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十一篇 第十五章 力压禹皇门(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五章 力压禹皇门

    禹王城之内,禹皇门内聚集着大量的弟子、军士,而在其中,有一幽静竹舍周围却连一名侍女、弟子都没有。

    竹舍内,正盘膝静坐着一名长相俊美,一身紫色柔滑长袍的男子,他的鬓角有几缕银发,这位正是近十七年来,禹皇门刚刚突破至虚境的天才高手‘禹奉’。也是如今禹皇门的第三位虚境强者。

    “嗯?”禹奉面色一变,陡然抬头看向东南方向。

    “不好!”他清晰感应到,两股强大的灵魂气息正迅速朝禹皇门飞扑而来,气息之凶猛,比他这个初入虚境要强太多。

    同时——

    “柳夏、黄天勤,给我出来!!!”一道雄浑的大喝之声,仿佛天神的怒斥,瞬间回荡在整个禹王城当中。禹王城内数百万子民,还有天南地北的旅客、商人们,一个个都惊愕地停下自己的事情,仰头看天。

    这一刻——

    整个禹王城内很多人都看到,在禹王城的高空,有一团类似于火焰的巨大的神鸟悬浮着,即使距离太远,不少人却没看清这神鸟背上有人。

    “不死凤凰,是不死凤凰。”

    “神兽火凤。”

    顿时无数人惊呼。

    “不死凤凰来了,那滕青山一定到了!”整个禹王城几乎瞬间,街头之上便满是仰头观看的子民。这十七年来,关于滕青山的传说那是传遍大街小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滕青山和不死凤凰的关系?

    就好比,当年不死凤凰跟随至强者‘李太白’。

    现如今,提到不死凤凰,大家自然联想到滕青山。

    咻!

    滕青山站在不死凤凰背上,俯瞰下方巨大的城池,发出这一声怒吼的同时,禹皇门内一道流光迅速地穿梭在城内建筑群当中,正飞速朝城外赶去。

    “哼。”

    滕青山冷然一笑,这一次他来,就是要杀鸡儆猴!拿这禹皇门开刀,借以震慑天下诸多宗派。如果不闹的沸沸扬扬,让更多人知道。又怎么能够起到‘震慑’诸多宗派,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不愧是最古老宗派,没想到这十七年,这禹皇门又多了一位虚境。不过……看其气息。只是一个初悟‘水行之道’的虚境。”滕青山完全能仗着不死凤凰速度去劫杀。

    不过,他没有。

    “他肯定是去找黄天勤、柳夏去了。”

    不死凤凰震动双翼,迅速地跟随着那名逃逸而出的禹皇门虚境。

    ……

    在禹皇门城外,就是熊瞎子山脉。禹皇门真正的根基其实是在这里,那十几座看似普通的宫殿当中。

    “柳夏、黄天勤,给我出来!!!”

    那声音也传到了熊瞎子山脉。

    “嗯?”

    一身青袍的柳夏,以及一身黄袍的‘黄天勤’也都同时冲出了圣殿,悬浮在半空当中。他们一眼看到一道流光迅速赶来,正是他们的晚辈,也是如今禹皇门第三位虚境‘禹奉’。这二人连飞到最近一座山头上,禹奉也是一闪,落在山头之上。

    “柳夏长老,黄长老。”禹奉怒视远处东南方向飞来的火红流光,“那应该是不死凤凰,是滕青山来了。”

    “对,是滕青山。”黄天勤目光发寒。

    旁边柳夏脸色阴沉,低沉道:“这滕青山,竟然在禹王城之上,怒斥师伯你和我的名字。这实在是太不将我禹皇门放在眼里!这次,如果不狠狠教训这滕青山一顿,在九州大地上,天下人肯定会瞧不起我禹皇门。”

    “这次,我倒要看看,这滕青山凭什么这么嚣张!”黄天勤同样一肚子火。

    这次,比上次让人传话更让他们难堪!

    这等于是被人踢上门了。

    若再示弱,祖师的脸都丢光了。

    “哈哈……”远处传来大笑声,只见不死凤凰悬浮在半空,一身白袍的滕青山脚踏不死凤凰,手持轮回枪,遥看站在一座普通山头之上的禹皇门三位虚境强者,“柳夏,黄天勤。你们二人,应该知道我这次来,所为何事了吧!”

    滕青山遥遥盯着远处三人,很显然,这三人脸色都很难看。

    其中为首的一身黄袍的‘黄天勤’一道清朗冷厉声音传来:“滕青山,你形意门和我禹皇门,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滕青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禹皇门。难不成……你以为,我禹皇门这么好欺负不成?今日,你若说不出个缘由来,就休想再活着走出这山脉。”

    其他二人也是冷厉盯着滕青山。

    ……

    此刻,这四人,一方三人是在山头之上。而一方滕青山则是在半空不死凤凰背上。

    而熊瞎子山脉当中,不少妖兽以及禹皇门的精英弟子们,都仰头看着高空三人。如今虽然是上午,可是炎夏的阳光是很毒辣的,整个熊瞎子山脉当中已经有了一股热气。可所有弟子都仰头看着。

    “缘由?”

    滕青山怒极而笑,怒视远处山头之上三人,“今日,我就说出个缘由来。”

    “去年,你们禹皇门用栽赃陷害手段,强行掳走了我内家拳一脉修炼弟子。从古到今,我还真没听过。哪一个宗派收徒弟,是这么强行掳人的。”滕青山这一句话刚出,对面的柳夏就忍不住喝道:“滕青山,此事是去年之事。而且——我们所抓之人,都是有人证物证。”

    滕青山冷然一笑。

    人证物证?

    对于站在九州巅峰的虚境强者们而言,所谓的人证物证,完全可以捏造。不过滕青山也明白对方意思……禹皇门去年显然被自己骂过一次,丢了脸。人家禹皇门也没反击。显然意思是双方两清了。

    “好,此事暂且不说。”

    “今年年初,在炎洲境内。我青山会馆的一支专门护送内家拳修炼者的队伍。其中欲要加入我形意门的弟子就有过千人。可是——在半途当中,却遭遇一支神秘军队劫杀。”滕青山这话一说,远处禹皇门三人都愣住了,显然有些迷糊。

    “那些弟子,可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他们可都是有着英雄梦的少年,还没真正修炼。没想到,你们禹皇门也下得了手。”滕青山怒斥道。

    “胡说,我禹皇门没做此事。”黄天勤远远喝道。

    “哼,岂容你狡辩?”

    滕青山从怀中取出一叠纸张,而后猛地一扔,在天地之力包裹下,这一叠纸张宛如光球一般朝远处禹皇门三人射去,“我形意门已经查探清楚,这支欲要屠戮我形意门上千弟子的队伍,为首者,名叫‘郭杰修’和‘甘子涛’。难不成,你敢说,这二人,不是你禹皇门之人?”

    黄天勤他们三人,接过纸张后,都疑惑翻看。

    “没想到你禹皇门,如此心狠手辣。”

    “除了这第二件事情外。还有第三件事!”

    滕青山冷然喝斥道,“就在近期,你禹皇门偷走我形意门重要的秘籍《九皇炮拳》秘籍。而现如今,你禹皇门内还有不少人在修炼这《九皇炮拳》。刚才,我在高空当中,更是亲眼看到你禹皇门内,有人练《九皇炮拳》。此事,你没话说了吧。”

    滕青山接连两道‘事实’,让远处山头上的三人,心中更是愤怒憋屈。

    ……

    在熊瞎子山脉中,不少仰头看着的弟子们,一个个惊诧、疑惑。

    “门内,真的派人去劫杀上千名内家拳的少年?”

    “不会吧。”

    任何一个修炼者,都有着做梦的岁月,所以屠戮一群还未真正开始修炼的少年,这是被人耻笑的。这群禹皇门的精英弟子们,也不敢相信。

    ……

    滕青山的接连责问,气势凛然。不过很快,禹皇门一方就理清思绪。

    “哈哈,滕青山。你说我禹皇门的人去劫杀你内家拳一脉上千名少年?这纯粹子虚乌有!就算这‘郭杰修’和‘甘子涛’真在其中。也可能这二人,被外人收买。更何况——你这份证据,我怀疑纯粹是你形意门编撰的。”黄天勤冷笑道。

    滕青山面色一沉。

    “禹皇门,果真巧舌如簧。不过,你偷我形意门秘籍,无话可说吧?”滕青山声音传播开去。

    “偷?”

    黄天勤传音冷笑道,“当年你形意门,传播开一本名叫《虎形拳》的秘籍,并且高价卖出。我禹皇门当初也出高价买了一本《虎形拳》秘藏本。而这次,这《九皇炮拳》也是我禹皇门,同样花费重金买下。”

    “怎么,上次我们禹皇门买秘籍,这次,我们再次买。我们非偷非盗,哪里有错?”黄天勤气势凛然。

    “不知廉耻!”滕青山猛然一声暴喝。

    黄天勤脸色气成酱紫色。

    “这《九皇炮拳》,乃是我滕青山所创。”滕青山冷笑道,“这是我的拳法。没经过我答应,在我面前,你禹皇门竟然还如此嚣张。说的冠冕堂皇。真是不知廉耻!”滕青山可不是别人,他乃是内家拳一脉创始人!

    拳法就是他创的!

    黄天勤、柳夏、禹奉三人都气的不知该说什么。

    “这秘籍,我禹皇门花费重金买下。无愧于人!滕青山,你休得在我禹皇门闹事。”柳夏喝道。

    旁边黄天勤更是冷声道:“滕青山,你看清楚。这是禹皇门!不是你滕青山撒野的地方。”

    寂静……

    整个山脉一片寂静,连那些黑熊们,似乎都被虚境强者气势震住。没有一头黑熊敢发出吼叫。

    只见不死凤凰背上,那一袭白袍的滕青山,沉默许久后,咧嘴一笑:“既然你们不讲理……看来,还是得靠拳头啊。”

    “嗯?”

    黄天勤等三名虚境强者,顿时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