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二十二章 踪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二章 踪迹

    自从滕青山携带两本天级秘典回到形意门之后,就开始经常性闭关。

    每一次闭关一般都要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就算出来三五天,处理一些形意门事情,陪陪妻子孩子后,就又再次闭关……这种频率,就连妻子‘李珺’也是大吃一惊。毕竟,如果闭关没有收获的话,继续强行闭关没有好处反而对心境有影响。

    形意门,东华苑内。

    李珺正站在池塘边,洒着一些饵料,给池塘中的鱼儿。一群鱼儿都争先恐后地争着吃,时而有鱼儿跳出水面。

    “夫人,门主还没出关呢。”在李珺身侧,是她的贴身侍女,名叫秋菊。

    “嗯,估计还得半月吧。”李珺摇摇头。

    秋菊也在一旁,陪李珺闲聊。

    “轰隆隆~~”

    不远处练功房的两扇大门缓缓的拉开,这令李珺猛地转头,只见练功房大门处,走出来一人。

    “青山。”李珺惊喜地连跑过去。

    “小珺。”滕青山脸上满是笑容。

    “这次比过去快很多啊,青山你又是满脸笑容,定是大有收获吧?怎么,突破洞虚之境了?”李珺可没有‘领域’,无法感应滕青山的气息变化。

    “这么好突破的?”

    滕青山微笑着,同时左手轻轻一划,仿佛撒开万千甘露一般,周围空间中都充满了生命的气息,“这次,我悟出了‘生之道’,如今‘生死二道’我尽皆悟透。能够悟通这生死二道,也是我对五行的领悟更高一筹。”

    金行、火行以及部分‘水行’融合,便为‘死之道’,也就是毁灭之道。

    而木行、土行以及部分‘水行’融合,便为‘生之道’。

    自从和禹皇门‘黄天勤’交手后,到如今已经有足足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当中,滕青山几乎每次闭关都感觉自己都有些进步。直至今日……他终于,悟出了生之道。生死之道悟透,对他实力并没有增加。

    “对于五行,达到‘圆’的状态,很接近了。其实我现在感觉得到,我离洞虚之境。只差一点点。”

    “我甚至于在悟出生死之道之后,欲要继续闭关。一气呵成,踏入洞虚之境。不过……刚刚悟透生死之道,心境不对。沉不下去。”滕青山摇摇头,“还是等歇息几天,再好好静修。努力,一气呵成突破至洞虚。”

    欲速则不达。

    这种境界提升,并非想要达到就可以的。

    “洪武和霖霖呢?”滕青山皱眉道,“又不在?”

    “他们在永安郡。”李珺回答道。

    “嗯。”

    自从上次感觉到,截杀内家拳弟子队伍的事情,有阴谋在其中后。滕青山就小心翼翼,命令自己的儿女,最好呆在大延山。或者去永安郡!除了这两个地方,其他地方绝对不允许去,直到危机解除。

    大延山,是滕青山大本营。

    而永安郡,是归元宗核心,且云梦战神‘穆涛’也在那坐镇。滕青山自然放心。

    ……

    滕青山出关的当天下午。

    “师傅,师傅。”二弟子杨冬就急匆匆赶来了。

    滕青山正坐在池塘边,喝着茶水,看着池塘中的鱼儿。

    “阿冬,什么事这么急?”滕青山皱眉道,每次出关后,一般杨冬都会选一个时间将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禀报给滕青山。很少会如此急匆匆。

    “师傅。”杨冬连道,“我听说师傅出关,就立即过来了……现在的确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说。”滕青山眉头微皱。

    “在两天前,我们形意门在整个九州查找了整整一年的‘龚宇’,终于有人发现,这龚宇隐姓埋名躲在了东北幽州的一座小城内。”杨冬说道。

    “龚宇?”滕青山眼睛一亮。

    这个叛门弟子,的确是滕青山心中一根刺!这第一个叛门弟子就抓不到,对门派威信也是有影响的。

    “抓到了吗?”滕青山连问道。

    “我已经命人,开始全力抓捕。”杨冬连道,“师傅请放心,在那座小城周围,我形意门大量人马都赶过去……而且,抓捕龚宇的事情。在幽州。我们也得到天神宫帮忙。相信这龚宇肯定逃不掉。”

    在九州悬赏,形意门自然是要和各大宗派打点好一切。

    “好,这龚宇,必须抓住。”滕青山郑重连道。

    “弟子明白。”杨冬也是早气的牙痒痒了。

    叛门弟子,竟然躲了一年没被抓住,如果这次再被逃掉,他这个代门主就更没面子了。

    ……

    三天后。

    东华苑,滕青山一家四口聚集在一起。

    “你们俩,也舍得回来?”滕青山笑看着儿子和女儿。

    “爹,我们可不是去玩,是忙正事。”洪霖连道。

    “就你最滑头。”滕青山一笑,而后目光落在儿子洪武身上,“洪武,这次在永安郡,和那雷家小姑娘,相处的如何?如何你们都有心了,我就派人上门提亲,也和这雷家人商量一下,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爹……小茹守孝期还没满呢。”洪武连道。

    “哦,看我这脑子,都忘记了。”滕青山微笑点头。

    儿子和女儿,如今也都大了。

    滕青山自然而然,对儿女的终身大事很是关注。毕竟,成亲大事,马虎不得。而如今儿子‘洪武’所喜欢的一个姑娘,滕青山暗地里早就命人,将其各种背景、事情都查的清清楚楚。虽然这雷家不是什么大家族。

    也就小有资产,不过在滕青山眼中,钱财根本算不上什么。

    家世清白,女孩德行不错,这就够了。

    “还是洪武不让**心。”滕青山心中暗道,“找个女孩,都一找一个准。”如今的滕家,那绝对是九州大地上都在最巅峰的大家族,许多人都妄图加入滕家庄,更别说,嫁给滕青山儿子的人要有多少了。

    所以,滕青山不敢大意。

    “霖霖这孩子,真是……”滕青山心中暗自叹息。

    当年遇到的那个叫‘魏江’的青年,如今更是形意门被重点培养的精英人物。可惜,霖霖当初对魏江只是好奇,而且进入形意门后。魏江更是修炼内家拳如痴如狂,根本没有主动和霖霖接触。

    自然,双方一点感情都没产生,之间只能算是师兄妹关系罢了。

    “难不成,我女儿,也要像裴三他女儿一样,一辈子不嫁人?”滕青山暗道,“不过,听小珺说,她师傅裴雪莲,似乎被男人骗过。才会终生不嫁。我可不想霖霖也这样。”

    滕青山在思考的时候,李珺则是和儿女交谈了起来。

    “娘,我告诉你一件事。”洪武忽然道。

    “什么事?”李珺惊讶道。

    “其实,我姐她现在也有心上人呢。”洪武嘿嘿笑道。

    “啊!”

    滕青山和李珺都大吃一惊,惊讶看向女儿洪霖。洪霖脸蛋红通通的,可是她还是故作没事人一样,先是瞥了弟弟洪武一眼,递出一个警告的眼神后,便笑哈哈道:“爹,娘。这世上能让我看上的可不多。你们放心吧,要娶我,最起码能击败我,否则,我可瞧不起。”

    “现在这个,只是聊了几句而已。八字还没一撇呢。”洪霖自信说道。

    滕青山和李珺相视一眼,都笑了。

    “嗯,等命人好好查查,和洪霖走的近的男子,到底是谁。”滕青山心中暗道,他现在可不敢有一点大意。

    “嗯?阿冬?”

    滕青山清晰感到杨冬的气息,正在迅速朝东华苑赶过来。

    “阿冬来了。”滕青山开口道。

    “二师兄怎么来了?”洪武和洪霖也惊讶道,随即看向门口,很快,杨冬身影出现在门外。

    “师傅,师傅。”杨冬老远便喊道。

    “怎么,抓住龚宇了?”滕青山连问道,他如今最关心的就是这事。

    “那个叛门的龚宇?”洪武惊诧道。

    “那个混蛋找到了?”洪霖一瞪眼。

    杨冬看了看滕青山,露出一丝苦涩表情,而后递出手中的密信:“师傅,情报都在这。”滕青山见杨冬表情,就觉得不妙,皱着眉头接过情报,仔细地翻看了起来。

    “二师兄,快说。”洪霖忍不住催促道。

    杨冬在一旁,向洪霖、洪武、李珺说道:“昨天夜里,我们的人已经找到龚宇藏身所在,里外三层尽皆被我们包围,这龚宇根本是无处可逃。可是……他根本没有逃。当我们冲进去,欲要擒拿他的时候。”

    “这龚宇竟然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在身上浇了煤油。我们冲进来时候,他就将自己点燃了。”

    “还高吼,说……”

    “滕青山,你休想得到我完好的尸体。”杨冬说出这话,不由看了看滕青山一眼。

    旁边的洪武和洪霖二人,一想到一个自己用火烧自己的一个人,在高吼这这么一句话,想象到那狰狞怨毒表情。便不寒而栗。

    “这人是疯子啊。”

    “这龚宇才多大,跟爹怎么有仇?”洪武和洪霖忍不住道。

    滕青山看着密信上那一行字。

    **,也不给得到完好尸体。这样滕青山根本无法证明,这尸体就是‘龚宇’的。

    “跟我真正有仇的,当然不是这个年轻人。而是他爹,或者他师父!亦或是……一个门派!”

    滕青山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