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二十四章 见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关于霖霖的。”宗路说道。

    “霖霖的事?”滕清山转头和旁边走来的李珺相视一眼,便伸手接过这一叠纸张“宗叔,你就先去忙吧。这情报我们会慢慢看。”

    关于女儿,洪霖,的事情,滕清山和李珺都是很重视的。

    两天后,大延山形意门,东华苑中。

    “爹!”“娘!”

    一身劲装的洪霖,飞奔在自家院宅内,老远便高声喊了起来,一脸兴奋笑容。地面上虽然都是积雪,可是洪霖飞奔起来却依旧快的很,直接冲进了中庭院当中。

    “霖霖啊,你就知道你爹娘。都没喊一声爷爷。”头发已经有不少银丝,精神却很是不错地滕永凡,笑着说道。旁边的袁兰,也宠溺看着自己的孙女:“霖霖啊,快一个多月没见你了。嗯,又长标致了。不知道哪个小伙子,有福娶到咱们家霖霖啊。”

    “爷爷,奶奶。”洪霖立即很甜得喊两声。

    滕永凡、袁兰夫妇二人满脸笑容,连连点头。

    “爹。”滕青山一笑说道“现在霖霖,可是有了意中人了。”

    “哦?谁啊?”滕永凡和袁兰都是吃了一惊,连惊喜看向洪霖。

    洪霖摸摸鼻子,秀了看滕清山“爹,是弟弟告诉你们的?”

    “我可还知道,那个走运的小子,叫樊安然,。霖霖,我说的对吧?”滕清山微笑道旁边的李珺更是笑着说道“我可是听说,我的女儿,跟这个樊安然地,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手牵手一同坐船游湖呢。”

    洪霖的脸羞得通红。

    “都手牵手了?”滕永凡大吃一惊。

    这九州大地上,男女之间是不轻易牵手的,就算当初在归元宗,滕青山和诸葛青也从未牵过手。更别说,光天化日之下牵手了。

    这意义可非同凡响。

    “这个樊安然,哪里的?”滕永凡忍不住问道。

    “安然他是归元宗弟子,现在是黑甲军的一名都统。”洪霖老老实实交代。

    滕清山和李珺相视一眼,都觉得不妙。

    都称呼,安然,了?

    这个称呼太亲昵了吧。

    “霖霖啊。”滕青山笑道”我和你娘,还有你爷爷奶奶,都想见见这个叫樊安然的小伙子。什么时候,你将他带到家里来吧。”

    “带家里?”洪霖眨巴两下眼睛。

    “嗯,过两天就年祭了。待得年祭之后。你就将这樊安然带到家里。让我和你娘好好看看。”滕清山一笑说道“如果这樊安然真的想娶我的闺女,可得经过我这一关。否则一我可不会答应。我可是养了快二十年的女儿了。”

    洪霖嘻嘻一笑。

    她很清楚她爹脾气,对贫富等等都不会在乎,只会在乎对方为人如何。

    “嗯,好。”洪霖点点头“过年后,就带他来,见见爹娘。爹娘,你们可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夜晚,滕青山和李珺都已经睡下。

    “青山,按照之前情报杳的,这个叫,樊安然,的,他本身还好。

    可是,他爹身份有些不确定。”嗯。他爹,也是在十五年前,才来到永安郡。之前,据查是个马贼出身。其他就查不到了。”这九州大地太乱,就算是形意门的势力网,要查十五年前,一个已经破灭的马贼帮派的事情也很难。

    “他爹出身不够清白,就罢了。先看看这个叫“龚安然,的小子,到底怎么样吧。”滕清山说道”如果这樊安然,经过咱们的考验,真的很不错。让他和霖霖在一起也好。而且霖霖,也早到了婚嫁的年龄。”

    “嗯,在她这个年纪,我早就和青山你成亲了。”

    滕青山夫妻二人,对于女儿的事情显然很是重视。

    年祭很快便过去了而洪霖也离开形意门,到了永安郡。

    永安郡,一家茶楼二楼靠窗户位置,一名长相一般眼神很亮的青年,正和洪霖相对而坐。这个时间来喝茶的客人很少,整个二楼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五个客人。

    “什么?”青年大吃一惊,去你家?”

    “嗯,我爹娘,要见见你。”洪霖点头道。

    清年蒙了一般,眨眨眼:“你,你爹我去见你爹?”这青年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对面的洪霖不由笑了起来,她知道,她这个心上人,樊安然,是很敬仰滕青山的,其实九州大地年轻一代中几乎绝大多数都是在听着滕清山的传说当中,长大的。”放心吧,安然,我爹不会吃了你。”洪霖捂嘴一笑。

    “呼。”

    这樊安然长呼一口气“霖霖,你爹啊。我去见你爹这,这。虽然知道你爹是滕青山前辈,可是,可是从没见过也没感觉。可是,一想到要见面,我就感到紧张。比当初在归元宗的时候,选百夫长的时候还要紧张。”看你这没用的样子,在我爹面前,你可得有点男子汉气概。我爹最瞧不起软弱的人了。”洪霖故意说道。

    整安然点点头:“放心吧,在你爹面前,我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哼,你可得记住如果过不了我爹这关,你休想娶我。”洪霖直接说道。

    “啊”樊安然一脸苦色。

    洪霖见状,不由笑了起来。

    这一对小情人在这打情骂俏,旁边另外喝茶的人皱眉看了看,很快就离开了。整个二楼只剩下洪霖、樊安然二人。

    “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就出发。”洪霖做出决定。

    “好。”樊安然点头。

    “去见我爹,你得准备灭什么,走。我们出去看看,能买些什么。”洪霖起身说道。

    这一对年轻人准备了些礼物,在正月二十一这一天,就来到了大延山形意门。

    客厅内。

    滕清山,李珺、洪霖,以及这位带着不少礼物的樊安然,正坐在一桌上吃着午饭。

    “安然。”滕青山笑着看着这年轻人“这么只吃白饭?不用我帮你夹菜吧。”

    樊安然的脸微识泛红,额头、鼻尖都是汗珠。显然和滕清山同在一桌上,极为的紧张。

    “不用,不用。”樊安然连自己夹菜。

    “爹。”洪霖没好气瞪了滕清山一眼“安然他第一次,有点放不开嘛。”

    滕清山一笑,和旁边李珺相视一眼。

    初步的接触,夫妻二人对于这名叫,樊安然,的清年都算得上满意。

    午饭结束后。

    “安然,你跟我来。”滕青山起身就朝门外走去。

    樊安然一怔。

    “还不快去。”洪霖小声连道,推了他一下,樊安然这才惊醒,连跟着滕清山离开。客厅中也只剩下李珺,洪霖母女二人。

    “娘,没问题吧?”洪霖看着李珺。

    “现在看还不错。”李珺微笑着点头“等会儿,你爹会亲自和这樊安然谈谈。如果过了你爹这一关,那你们俩的事情,就算成了。

    不过如果没过你爹这一关,那娘也没办法了。”

    洪霖哼声道:“安然一定能过爹这一关的。”

    “吱呀!”

    滕清山推开书房房门,便走了进来,朝一旁的太师椅走去而后坐下。而樊安然这才进入书房当中,滕青山的书房明显比较宽敞,足有四五丈长宽,樊安然进来后略微显得有些拘谨。

    “安然。”滕青山开口。

    “伯父。”樊安然恭敬应道。

    “你在归元宗,用的什么兵器?”滕青山开口问道。

    “用的是枪。”樊安然连道。

    滕清山微微一笑,右手朝刚面一招只见庭院当中一棵大树的树枝直接断裂,杂乱枝权尽皆被削平,而后这么一根木棍,直接飞入了书房当中,落在滕青山手中。”你将你最厉害的枪法,施展给我看看。这地方,够施展吧?”滕青山笑着扔过木杆。

    樊安然熟练的伸手接过,深吸一口气拱手道:“伯父,请指点。”

    说完后,樊安然整个人气势完全不一样了,一时间凌厉地犹如一柄利剑,只听得,啪,的一声,樊安然便开始施展开枪法来,樊安然地枪法极为地迅猛,每一招都是狠厉地犹如野狼撕咬,一时间整个书房内都是枪影。

    “嗯。”滕青山微微点头。

    从枪法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这樊安然绝对是内心坚毅之辈,否则枪法不可能有如此气势。

    用心,才能练出好枪法。

    同样,从枪法中也能看出一个人的部分内心。

    “嗯?”滕青山眉头微微一皱。

    作为,可以说是整个九州大地上枪法第一人,滕清山从樊安然的枪法中,感觉到了一丝很隐晦的暴戾。

    “这樊安然心底深处,隐藏着一股暴戾之气?难不成,,小时候受过折磨灾难?”滕青山心中一动。

    “安然,用你最厉害的招式。”滕青山的声音突然有些诡异,隐隐带着一股奇异波动。滕青山前世的时候本来就对催眠术有些精通,今世,如今他的,神,强大之极,对于催眠的原理更是明白。要催眠一个先天都未到的人。

    轻而易举!

    须知,当初那天神山的天神,甚至于可以靠声音,影响洪天城那八万视死如归的大军。

    滕清山就算不如那位天神,催眠这樊安然轻而易举。

    为了女儿,滕青山显然要好好查探一下这樊安然的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