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二十五章 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五章  决定

    听到滕青山的声音,这樊安然双眸隐隐有着血光,疯狂施展着枪法,同时喉咙中发出一声声嘶吼怒喝声:“杀,全部死,全部去死,一个都逃不掉,你们一个都逃不掉,全部去死!!!”一时间枪法中劲气四射。

    “嗤嗤~~”

    五彩的天地之力瞬间充斥在整个书房当中,这樊安然的长枪当要攻击到书房内物品时,会自然被天地之力挡下。

    “嗬嗬~~”樊安然仿佛一头野兽,喉咙中发出声声怪声。

    “嗯?”

    滕青山表情变得很严肃,“没想到这个叫樊安然的,内心深处竟然藏有如此疯狂的暴戾之气。”本来滕青山以为,这樊安然就算心底有悲伤有仇恨,或许不会太强烈。可是现在看起来,这暴戾之气强大的惊人。

    “怪事,怪事。”

    “这樊安然说要杀人,全部杀死,到底要杀谁?”

    “还有——之前在我面前,表现的很朴素,心底也比较善良。可是心底却隐藏如此暴戾之气。一个人外表和内心反差,怎么如此之大?”滕青山心底已经否定了这个叫樊安然的青年。内心和外表就算有区别,也不应该太大。

    戴着面具生活,很正常。

    可是像樊安然这样,反差如此大的,就不正常的。说明,这樊安然隐忍能力太强,将这一切都隐藏在内心深处。

    ……

    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

    “怎么了?”

    “怎么回事?”

    滕青山朝外面看了一眼,李珺和霖霖都赶过来了,这也是滕青山故意没隔绝声音,让女儿亲眼看到这樊安然疯狂暴戾的一面。

    “这,这……”洪霖惊愕看着眼前一幕,不敢相信疯狂犹如野兽的男子,就是她的心上人。

    “安然!”洪霖猛地喊道。

    这一声喊,仿佛一桶凉水浇在这樊安然身上,令樊安然豁然惊醒回来。

    “我,我怎么回事?”樊安然有些慌乱。

    “安然,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了?”洪霖有些惊乱,而樊安然则是看向滕青山,洪霖也转头看向她爹,连焦急问道:“爹,爹,刚才安然到底是怎么回事。安然怎么会变成刚才那样?爹,你快告诉我。”

    滕青山看着女儿‘洪霖’:“没干什么,只是,让这樊安然的内心深处表露出来罢了。”随即冰冷的眼神看着樊安然。

    樊安然感到自己瞬间如坠冰窟。

    惊恐。

    滕青山瞬间捕捉到樊安然这个眼神:“他在惊慌?惊慌什么?惊慌他的失态,还是……害怕他内心深处什么东西被我发现?”

    “伯父,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刚才怎么了?”樊安然看着滕青山,随即连转头看向洪霖,“霖霖,我刚才怎么了?”

    “你刚才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跟发疯地野兽一样。”洪霖担心道。

    旁边李珺皱眉看着樊安然。

    “年轻人。”

    滕青山淡漠道,“你能解释,刚才为什么那样。”

    樊安然,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一脸担心之色的洪霖,深吸一口气说道:“霖霖,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爹,他过去并不是一个铁匠。其实,他过去是一个马贼。而我,则是马贼的儿子!”

    “马贼?”洪霖一怔。

    滕青山眉头微皱,其实这一点他早查出来了。

    “嗯。”樊安然微微点头,“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是在马贼窝里的。”

    樊安然似乎陷入回忆当中。

    “虽然在马贼窝里,可是那些叔叔伯伯对我都很好。不过,就在我七岁那年……我爹他所在的马贼帮派,遭到另外一个帮派的猛攻!”樊安然身体微微一颤。

    “在那一次灭顶之灾中,我爹他们帮派完了,都完了!大当家,还有诸位大伯么,叔叔们,一个个死的死,逃的逃。还有我娘——”樊安然咬着牙,“一开始,娘她就被箭矢射杀了。马贼窝里其他的女人,或是被杀,或是被掳走。而爹,当时也是带着我,仓皇而逃。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

    “后来,我和爹,来到了永安郡。”

    “爹当初在马贼窝里,就经常帮忙打造兵器,有一份打铁的手艺。靠着这份手艺,在永安郡扎下根来。”樊安然双眸隐现狠色,“不过当初害死我娘,还有叔伯们的那个马贼帮派。我一直想着报仇报仇!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十岁那年,那个帮派就被另外一支帮派给灭了。我想报仇都没地方报啊!”

    樊安然痛苦地身体发颤。

    “别难过了。”洪霖连过去,拉着樊安然的手。

    樊安然向洪霖露出感激之色。

    “年轻人。”滕青山声音响起。

    “伯父。”樊安然看向滕青山。

    “这件事情,并非丑事。你为何一直隐瞒?”滕青山淡然看了他一眼。

    樊安然苦笑道:“来到永安郡,我爹后来想方设法将我送进归元宗。归元宗内大多数弟子,或是富家出身,或是一些乡下出身。他们对于马贼强盗都瞧不起,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爹是马贼,我肯定会被瞧不起的。小时候,我不想被人瞧不起,所以一直没说。时间长了……也就不想说了。”

    “安然。”洪霖想到自己的生活,再想想樊安然悲惨生活,不由愈加倾向樊安然。

    “爹,行了吧。”洪霖有些不满看向滕青山。

    “让安然去休息吧。”滕青山吩咐道。

    目送着女儿和那樊安然离开,滕青山脸色沉下来。

    书房当中只剩下滕青山夫妇二人。

    “青山,怎么样?”李珺询问道。

    “不适合。”滕青山摇头道,“一个正常人,如果小时候遭受如此大的困难。七岁遭受劫难,他八岁进入归元宗。你说,他应该是怎么样的?”

    李珺一怔,说道:“嗯,那么大的灾难。他年纪又小……应该,应该脾气怪异。或者冷漠孤僻吧。”

    “可是情报上调查,这个樊安然,从小进入归元宗,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一个孩子,非常听话。而且和师兄弟们相处的极好。提到樊安然,他的师兄弟们都啧啧称叹。”滕青山一笑,“刚刚经历大灾难,一个孩童加入归元宗,却能如此听话,和师兄弟关系又好?你说怪不怪?”

    李珺微微点头。

    “而且就刚才在书房里,以我的经验、感觉,这樊安然应该还有事瞒着我们。”滕青山摇头,“这样的人,和霖霖不适合。”

    ……

    傍晚时分。

    “爹,你说不适合?”晚饭过后,一家三口正在一起,听到滕青山的话,洪霖一下子愣住了。

    “对。”

    滕青山点点头,“这个樊安然,里外不一。不适合你。”

    “什么叫里外不一?”洪霖一下子怒了,气的胸口起伏,“安然他从小遭了大难,娘都死了。他心中当然痛苦、仇恨。他却一直只能埋在心里,不敢和人说……这次爹你将他内心深处仇恨引出来。就已经很不好了。爹,你还说安然里外不一?”

    滕青山眉头微皱。

    旁边李珺连道:“霖霖,坐下。怎么和你爹说话的?”

    洪霖深吸一口气,又坐了下来。

    “霖霖。”滕青山平静地看着女儿,“你如果相信爹的话,就不要再和这个樊安然来往。”

    “爹……”洪霖有些痛苦地看着滕青山。

    在洪霖心中,她最崇拜的就是她爹,她小时候就听着滕青山的传说故事长大的,虽然有时候调皮,可是滕青山说的话,只要是认真提出的事,洪霖绝对不敢违逆。可是……这一次,是关系到她这么大,第一个喜欢的人。

    “爹,不要。”洪霖眼睛都有着泪水。

    “这樊安然不适合你,如果要证据,一年之内,我将证据找来给你。”滕青山说道,“现在,和他断了来往吧。”

    洪霖没有吭声,沉默许久。

    “爹,我去睡觉了。”洪霖直接离开了屋子。

    滕青山看着洪霖离去,不由皱起眉头……对于说服女儿,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李珺也是一脸担心。

    第二天黎民时分,天还没怎么亮。

    东华苑内,洪霖的闺房中。

    滕青山、李珺二人都走了进来。

    “霖霖离开了,你不拦住她?”李珺皱眉不满道。

    滕青山摇头,指向不远处梳妆台:“昨夜,霖霖是在梳妆台前整整一夜,她没睡。霖霖这孩子我知道……固执的很。我硬拦是拦不住的。她要走,就让她走吧,有小青在暗中跟着,不会出事。”昨夜滕青山同样没有休息,他在时刻感应女儿所在方位,猜测女儿的心思。

    “嗯?”李珺走到梳妆台前,“这里有两封信,青山,这封是给你的,还有一封是给我的。”

    滕青山接过信件。

    “父亲大人亲启!“

    滕青山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纸张,这一看,滕青山心中一颤,纸张上依旧能看到泪痕。

    一共整整两张。

    看着看着,滕青山脸色就愈加难看,最后甚至于苍白。

    “怎么了?”李珺过来,然后一看滕青山手中信件,这一看,也不由气急道,“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

    “青山,别生气。霖霖也是头脑发热,才写着话的。”李珺连道。

    滕青山低头看看信件,心中一痛,随即苦笑摇摇头:“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我识人错了,还是我女儿眼光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