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二十七章 图穷匕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3月二十八,傍晚时候。

    大延山形意门内。

    一头体型娇小,只有拳头大的绿毛鸟,仿佛一道利箭从西南方向极速俯冲飞进了形意门当中某一个它们已经习惯居住的某一府邸中,这府邸内,立即有形意门弟子跑到鸟儿旁,从这鸟儿腿工取出了密封在小,竹筒内的密信。

    这竹筒上有着三道金色剑痕。

    “三剑密信?”这弟子吓得一跳,这是形意门内等级最为高的密信,一般密信是让宗路长老麾下负责的几人经手查看,而最高等的密信,是直接呈送给宗路长老的。

    “赶紧得禀报长老。”

    这名清年弟子立即飞奔着朝宗路所在处赶去。

    片刻后,东华苑内。

    滕清山正在一片空地上研究着拳法,因为一直关心着女儿的事情,滕青山根本没法一闭关就是一个月。

    “门主,门主。”外面传来宗路长老的声音。

    “呼。”

    滕清山收势,缓缓呼出一口气。

    “宗叔,什么事这么急?”滕清山笑着转头看去,只见宗路长老脸上满是急色,连奉工手中密信说道,“门主,大事不妙!这是永安郡那边,刚刚送来的密信。密信上说,霜霜她霜霜她离开了永安郡。”

    “什么?”滕清山一惊二“霜霜离开永安郡干什么?”滕青山当即从宗路长老手中接过密信,打开来仔细看。

    宗路长老没有开口。

    看着密信,滕青山脸色也变得难看。

    “跟龚安然幸口他那个叫,龚乌同,的爹,离开永安郡?据估计是去拜祭婪安然他死去的娘?”滕清山心中很是恼怒,这事情似乎是很理所应当的,可是当年滕青山早给女儿,儿子下过命令。暂时只亮许在大延山,永安郡两地呆着。

    不允许轻易外出,如果真的要到别的地方,水须经过滕青山同意!

    一直以来,女儿和儿子都做的很好。

    可是现在女儿,却根本没通知自己,就跟着妻安然一道出去了。

    滕清山明白,很显然女儿是在和自己赌气,同时也说明了内点、女儿的确是很信任这个叫,婪安然,的青年二“我这闺女,一点没过去的机敏劲了。”滕青山摇头道。

    “门主,霜霜她这么出去。我担心那阴谋对付我形意门的势力………………会出手。

    ,宗路长老有些焦急地连道”霜霜的性命,可大意不得。若真的被那势力给捉住,那就麻烦了二”

    “放心。”

    滕青山眼眸中掠过一丝寒光“如果那股势力真的显身,例是好事!这次,我早已经让,…小青,一直跟随着霜霜,保护好霜霜。如果霜霜真的陷入危局,说不定借此还能找到这股背后的势力!哼多,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我。”

    如果还想动我女儿…”

    “我一定会将其连根除掉!”滕清山最恨的,就是威胁自己亲人生命的敌人。

    “慢慢看着就是。”

    “如果真的是拜祭这婪安然他娘,就算了。如果背后有阴谋我就看看,背后到底是谁。”滕清山双眸寒光一闪,右手情不自禁一用力,手中的那封密信直接化为了碎末飞灰。

    三月三十,这天傍晚时候。

    “驾!”……,驾!”

    只见炎洲境内官道工,三匹骏马正撒着蹄子飞奔着,一路过处,溅起窜窜灰尘。

    “霜霜,这天色已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看,今天咱们就在周围什么地方,勉强住上一宿吧。”龚安然背负着一杆长枪,骑着马和洪霜并行着。

    嗯。”

    洪霜看看天色,太阳早已经下山,天色昏暗,显然快天黑了“安然,这样吧。我们就在前面路旁的荒地工,休息一夜。”

    “好。”婴安然笑着点头,回头看向身后骑着马的黎乌同,喊道,“爹,我们就在这歇息吧。”

    “嗯。”

    那糟老头应了一声,只听得一阵马嘶声,三匹骏马便在不远处的荒地当中停下,先是将三匹骏马扣在旁边的大树工。

    “唉。”这婪乌同老头,甩动两下手臂,摇头晃脑道“年纪大了。没想到这才赶路第三天,颠簸的整个筋骨都酸疼。想当年当马贼那会儿,可是天天在马工。老喽,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喽。”说着,樊乌同随意地坐在一片杂草上。

    “霜霜,爹,吃点东西。”

    婪安然将包裹打开,放在荒地之上。这包裹当中带着不少吃的东西。

    “霜霜,今晚就将就一下二”婪安然笑着说道。

    “没事,等会儿有机会,说不定周围能打两只野鸡啥的。”洪霜眼睛朝四周看看,眼珠滴溜溜一转,显得很是调皮。

    擦安然看看四周,“这里荒郊野外,想遁外野鸡,环真难。”说着他啃了两口面饼,随即从腰间敢醚外一水壶递给洪霜,笑道,霜霜来,喝点水。赶路这么长时间,没喝水,嗓子都快干了吧?”

    “嗯,是干的难受。

    ,洪霜故意咳嗽两声,婪安然不由呵呵一笑。

    “你们聊,我到一边去。”

    那典乌同老头眨巴两下眼,走到了旁边。

    洪霜和妻安然,这两个年轻人相视一眼,都嘿嘿一笑。洪霜随即抓起水壶,仰头便喝。

    “泊油几~,,那白暂的脖子,让龚安然看地有此失神。洪霜喝水的声音,在他耳中是那么的明显二“唉…”妻安然长长叹息一声。

    “安然,叹什么气?跟个老头似的。”洪哦放下水壶,一抹嘴角,笑嘻嘻说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难受而已。”整安然随手接过水壶,低头看看水壶,随即又看向洪霜,目光显得很特殊,时而有着一丝伤感,时而爱恰,时而愤恨、洪霜一怔,“怎么看着我干什么,怪吓人的。”

    “嗯?”

    洪霜面色忽然一变,眉头一皱。

    “安然。”洪霜连对龚安然急切道,别喝水,这水壶里的水不对劲,有毒!”说着,洪霜整个人脸色都隐隐苍白起来。

    “是有毒。”

    整安然淡然说道,低头看看手握着的水壶,随即摇头一笑,随手一扔,水壶划过一道弧线,而后坠落在荒地工,洒油~~水壶中的水不断流出二“这毒,名叫软骨散。喝下去死不了人。不过,整个人手脚都会软弱无力,内劲也无法调动。连个孩童,恐怕都打不过。”妻安然站了起来,而远处的糟老头,龚乌司,也站了起来,原本显得浑浑噩噩的糟老头,一下子整个人精神都不同了。

    变得彪悍很多。

    “软骨散?”

    洪霜死死盯着黎安然,这个看起来并不俊俏,只是略显清秀的朴素清年,就算是傻子,到了这个时候,也该明白了。

    “安然,安然为什么,为什么”洪霜直到此刻都不敢相信。

    “这个傻姑娘。”旁边的婪乌同老头低头看了一眼洪霜,嗤笑一声”滕洪霜,你要怪,就怪你爹吧。”

    “怪我爹?”

    洪霜摇摇头,依旧盯着婪安然“安然,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过去和我说的话,全都是假的?”此刻虽然全身软弱无力,可是洪霜就仿佛发怒的一头的狮子,恨恨地盯着她长这么大唯内喜欢的男人。

    “滕洪霜。”

    婪安然看着她,摇头一笑,我对你没多少仇恨,不过,也没多少好感。我对于一个令我家破人亡的仇人女儿,实在是升不起一丝爱意。”

    滕洪霜心中冰凉。

    仇人女儿?

    升不起一丝爱意?就算知道了是婪安然下的毒,可是滕洪霜依旧不敢相信,之前一年,都是做戏二“必须得承认,滕清山就是滕清山,九州大地都了不起的大人物。

    我自认已经做的够好。就连我义父,都根本看不出一占破绽。可是滕清山却能看出破绽来。”黎安然淡然一笑“可惜啊,再英明的人物,生出的女儿,却不一定聪明。”

    “义父,通知他们吧。”龚安然说道。

    婪乌同老头点头,很快从他包裹里取出一响箭。

    “嗤嗤~~”

    点燃后。

    “咻!”

    响箭破空飞起,发出刺耳的声音。

    “安然,安然,你,你怎么会,,洪霜不敢相信“你是归元,宗弟子啊,你怎么会”她怎么都不敢相信一十从小生活在归元宗的青年,一切竟然都是假的二“十五年。”

    “我和义父,在永安郡装了十五年。不对准确说是义父伪装了十五年。而我,伪装了十年。在十年前,我知道真相后。我黎安然,就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做了。”葵安然目光凌厉,他当初加入归元宗开始时,的确没有伪装。

    因为那时候,他根本不清楚他的身世二后来,才知道。

    “我和我义父,这十五年二为的就是这一天。能捉到你,够了。”龚安然双眸中光芒吓人。

    “不,不……,,洪霜依旧不敢相信,之前还和她那般甜蜜,甚至于她都准备嫁的男人,一瞬间竟然变成这样。这是噩梦!她不愿意相信的噩梦。

    “嗯?人来了。”

    婪安然,婪乌同二人,遥看官道远处,已经隐隐有马蹄震动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