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四十二章 真相公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嗯。滕青山点头赞同。

    自己的形意门,主要乃是吸收九州大地上大量的内家拳精英。是以整个九州为收徒的来源,特别是形意门刚开始几年,九州大地各大宗派都没意识到内家拳特殊时,并没阻拦那些赶往形意门的弟子。

    待得发现内家拳的特殊后,各大宗派再用各种方法吸引自己地盘内的内家拳弟子,已经晚了。那时,形意门的根基已成!

    以整个九州的精英,构成形意门。自然要比归元宗收徒来源要好不少。

    “青山,我先回去。等事情处理安当,一切你都会知晓。”诸葛元洪,那稳住滕青山心后,就,立即离去了目送着师傅离去。

    片刹,从客厅侧门当中,李珺走了进来“青山,你师父走了,他说什么了?”“师父,是担心我恼怒。”滕青山淡笑道。

    你不怒,我都怒了。”李珺俏脸上有着一丝怒色”那群弟子都冲到会馆前叫骂,这归元宗实在太不像话了。根本是恩将仇报!”滕青山伸手握住李珺的手,看着妻子,“世间浑浑噩噩的人更多,真正能看青事实真相的,毕竟是少数。你跟他们生气,恐附天天都气的吃不下饭。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查出真相,知道背后策划的主谋!然后,一举除掉!”“对了,小珺,洪武呢?”滕青山问道。在后院练拳呢。”提到儿子,李珺露出一丝笑容。

    练拳?”滕青山有些惊奇“走,去看看。”陪着寺子,滕青山朝后院走去。

    后院当中,洪武脸上也有着一丝怒色,他之前也听到了冲到青山会馆前叫骂的一群人的骂声。“竟然说我爹翅膀硬了?说我爹是叛宗弟子,不念旧情?”洪武咬着牙,他一直以他爹为傲,在他心中,他爹滕青山那就是高高在上的风华绝代人物。可现在,他爹竟然遭到流言蜚语,遭到那群人来扣屎盆子。

    滕青山能不气,可洪武却气!

    为他爹愤怒!

    “都怪我,没好好学拳。这天下间不知道多少人梦想着,能得到我爹亲自教拳。门内,达到宗师境界的,也只是偶尔才能得到我爹教导。而我能够随时得到爹教,却根本不愿学,反而只想去经商。”洪武现在后悔了。

    “如果我一开始就认真练拳,每天花更多时间练拳。说不定,我已经踏入宗师境界。到那时,能控制气血,哪还会中毒?更何况,根本不会被刀伤到。”

    洪武完全看青了。

    他一直是生活在他爹的羽翼下,所以能够做他想做的事情,经商,。然而这九州大地,英雄豪杰无数,一个个都在奋力拼搏。没足够的武力,想要经商都是不可能的。

    “要立足!”“不要爹娘操心,就,需要像爹一样,成为真正的高手。”“等我哪天,成为真正的高手时,再经商不迟。”洪武心中,终于有了一颗,真正向往成为绝世强者的种子洪武便在这后院中,认认真真连着拳“呼。”许久,洪武终于收势。

    爹,娘。”洪武朝不远处,已经站着看了许久的爹娘喊道。

    ,洪武,难得你下午练拳啊。”滕青山惊讶笑着道。

    “爹。”洪武深吸一口气,看着滕青山”我想要好好练拳,全心练拳。”滕青山一怔,随即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和旁边的妻子李珺,相视一眼,夫妻。人都很吃惊。滕青山在儿子刚出生后就对儿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从小帮儿子伸展开筋骨,从小逼着儿子去练拳。

    不过滕青山有一个想法,儿子长大后,想干什么由孩子自己决定!

    在滕青山看来,年幼时,儿子没是非判断能力,父亲可以强行逼着练拳。可等孩子长大后,可以自己判断了,那时候逼迫没好处。

    要想真正取得大成就,必须是自己渴望去某件事。

    儿子欲要经商,滕青山虽然失望却没阻拦。他知道,强行逼迫儿子去练拳,儿子心不在拳上,根本不可能有大成就。只有真正的心在拳上,如果能够勤奋努力,再加上有一点悟性。特别再有滕青山亲自教,没成就才是怪事。

    “洪武,你是真的想全心练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滕青山郑重道。

    “爹。”洪武看着滕青山,双眸灼灼发亮“我想明白了,这是九州,强者如云的九州。没绝世武力,做什么都不可能有巅峰成就。而且爹,我不想爹因为孩儿再受诸多刁难,受那些流言蜚语。”滕青山心中滚热,儿子这番话比什么灵丹妙药都让滕青山感到舒服。

    “好!洪武!”

    滕青山双眸发亮“只要洪武你一心练拳,爹就会全力来栽培你。不过,要有大成就还是要靠你自己!爹会给你最好的师傅,最好的对手,最好的拳法。你以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自己了,”

    “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洪武心中也升起一股豪气。

    滕青山不由很是快慰。

    自己的一双儿女。论心性,儿子明显要比女儿好很多,女儿在练拳上虽然有天赋,虽然也喜欢练拳,可是,显然在心性毅力上欠缺。

    在滕青山的观念中。

    心性,比天赋更重要!

    归元宗,有两个传统收徒之日。是在腊月初六和六月十。。不过这一次腊月初六,虽然天南地北有不少武者齐聚永安郡,或者m些父母带着孩子而来。不过,这一次归元宗却宣布,推迟一个月。

    于一月初六进行入宗考核,收弟子等。

    腊月初八深夜,归元宗阴森的地午当中。

    地牢内,仅仅是根根火把插在通道墙壁两侧,昏暗的火光在地牢当中,摇曳着,时而照亮地牢中脆脏的犯人,时而照亮墙壁上一滩干泅的血迹。

    “啊!”惨叫声在地牢中回荡,久久不散。

    “嗤!”就好像肥肉被火烤滴油时发出的声音。

    这里,就是归元宗关犯人的地方。

    诸葛元洪站在地牢一处刑罚大堂内,旁边一名老者恭敬道,宗主,这是窜问出的一些事。”说着老者递出了一叠纸张,诸葛元洪接过后,就在火把的昏暗光芒照耀下,沉就着一张张仔细阅读,而后翻阅。

    刑罚大堂内一片寂静。

    唯有旁边的一些刑罚密室内,时而传出一些让人心颤的惨叫声。

    许久“嗯,做的很好。”诸葛元洪微微点头。

    “将他儿子真正的死因,告诉倪长老吧。”诸葛元洪吩咐道。“是,宗主。”旁边的老者点头道。

    倪长老的儿子,倪寒山,长老,并非气死。

    须知,倪寒山本是内劲高手,而且倪寒山正值壮年,也有美娇妻,完全可以再生孩子。岂会气的吐血而死?以倪寒山品行,也根本不是那种人。果然,归元宗查出的真相说明了一切。

    “真是好手段啊。”诸葛元洪双眸发寒。

    腊月初九,天蒙蒙亮就有不少弟子赶到大殿前广场上。

    “宗主说,今天要宣布所有真相。师弟,你说,会是什么真相?”

    “谁知道,我就担心,宗主会为那滕青山开脱。”归元宗的部分弟子们心中早有怨愤之气,归元宗被赶出江宁迁移到永安郡,火霉战甲,火羽战甲被夺走不归还,这些事早就深植在众多弟子心中。再加上在扬州,如今形意门的声势是明显压过归元宗的,更令他们愤懑。

    在他们看来,滕青山本是归元宗弟子,叛宗后创出的形意门而已,反倒压他们一头。

    窝囊!

    憋屈!认为滕青山实在欺人太甚。

    随着时间流逝,人是越来越多。大量的弟子,或是对滕青山有怨气的,或是心中对滕青山支持的弟子们,都赶来了。在归元宗,数十万弟子中,也是有不少弟子一直认为滕青山做的不错,《认为滕青山对归元宗有大恩德。

    那点火鉴战甲拿去,也是小事。

    “别说了,等会儿看宗主怎么说。”

    “怕就怕,宗主会向着滕青山。”

    整个广场上一片喧哗,仿佛沸水一般,喧闹声不断。当一身青袍的诸葛q洪为首,八名都穿着紫衣的执法长老在身后,出现在归元宗大殿门口时,下面的嘈杂声迅速地降低下去,仅仅几个呼吸功夫,便是一片寂静。

    寂静无声!

    甚至于能听到寒冬中阵阵刺骨寒风的呼啸的声音。不可计数的弟子们都仰头看着大殿门口的诸葛元洪。

    “归元宗,诸位弟子。”诸葛元洪声音响彻在天地间。

    “这些天来,因为三重楼事情,大家一直对滕青山不满。甚至于不少人去青山会馆前闹事。

    我知道此事后,羞愧难当!”诸葛元洪这一番话说出后,下方一片喧哗,宗主说羞愧难当?所有弟子们不敢相信。

    “我和青山,本是师徒,许多事情你们不知,我知!”

    “且说当初青山他欲要开山立派,我归元宗诸位长老商议,都担心青山他开山立派后的宗派,会反而吞没我归元宗。相信大家也看到如今形意门的强盛。”诸葛元洪这一番话,说到不少人心坎上。

    形意门的确是很强,是太强了。

    。十万血狼军,能进入其中的都是。流武者。连伍长都要一流武者竟争,如此军队,足以纵横天下。

    “青山考虑到今日,所以当时宣布,他形意门,永不争霸天下。

    永远不夸出五郡范围之内。”诸葛元洪的声音回荡在所有弟子耳边“形意门不争霸天下,自然,我归q元宗可以高枕无忧。”不少弟子听得一怔。

    “还记得,当年大延山一役。”诸葛元…洪双眸泛起一丝水雾“那一次,我的女儿青青身死,那一次,我归元宗因为要保护青山,而成为诸多宗派众矢之的。那时的归元宗,只是江宁郡一郡之地的归元宗,岂能和摩尼寺,赢氏家族等诸多宗派相抗?所以,青山那次叛宗,…宣称一切事情和我归元宗无关。他滕青山,开始逃亡天下!受青湖岛满天下追杀,而我归元宗呢,没有给他任何帮助。而且,反而得到了,北海之灵,。”

    下方数十万弟子一片哗然。

    北海之灵?

    一滴就,足以让人达到一流武者境界的北海之灵?

    其实龙岗军的出现,九州大地各大宗派已经知道,归元宗肯定是得到了北海之灵。这不再是秘密,所以无需保密口“对,就是仅仅一滴,就能让人达到一流武者境界的北海之灵。青山那次,为我归元宗留下了北海之灵。所以我归元宗,有了完全是一流武者组成的龙岗军!所以,当时我仅仅只有一郡之地的归元宗,能够覆灭青湖岛。一切都因为青山留下的北海之灵,而青山,当时却亡命天涯。我这个做师傅的,羞愧啊!”诸葛元洪这一番话,说百下面所有人都寂静了。

    这事怪对各大宗派而言不是秘密,可对普通弟子而言,却很少有人知道。

    “这就罢了。”诸葛元洪摇头长叹道“青山数年后归来,以虚境强者身份归来。

    为我归元宗一次次生死搏杀,在江宁郡城下。众人皆知。”下面成千上万弟子都沉就了。

    那些之前在骂滕青山的人,也想到了当初滕青山的一次次和虚境的厮杀。

    “青山拼了性命,保我归元宗。我诸葛元洪,一直感激青山他。

    可是。最最让人羞愧难当的是,…”“这些年,我归元宗,一直流传着一道谣言说他滕青山,将我归元宗的火裂战甲、火羽战甲给独吞,不归还了。”诸葛元洪仰天长叹“我听到这话”诸葛元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苦笑一声。

    “且说这打造出,火裂战甲”火羽战甲,的火要铁。整个九州大地,其他宗派都没有。唯有归元宗和形意门有,为何?”当时我归元宗仅仅占有一郡之地的小宗派。连天神宫禹皇门等都未有一星半点的火裂铁,我归元宗凭什么有?”诸葛元洪看向下面众多弟子,一时间下面众多弟子们震惊了。

    对啊。

    当年的归元宗,仅仅占有一郡之地。凭什么归元宗能独有火乘铁?

    “这火要铁,乃是在一特殊之地,凤凰栖息之地才有的珍奇矿石。青山当年亡命天涯,偶然结识不死凤凰。”诸葛元洪声音响彻在每一个弟子耳边,,不死凤凰,才赠与青山这火鎏铁。随后,青山归来后,便将这火鎏铁留在我归元宗,让我归元宗炼出铠甲来。”什么。”这火鎏铁是滕青山给的”所有弟子们蒙了。

    诸葛元洪看着下方大量弟子,“火鎏战甲、火羽战甲,几乎都在我归元宗。只有少量在形意门!这些年占得这些战甲,我一直感激青山。可是不少弟子竟然说是青山独吞我归元宗火乘战甲,火羽战甲。

    我岂不羞愧?”“让他自己的宗派,形意门永不争霸。”

    为我归元宗生死搏杀。”,留北海之灵,让我归元,宗造就龙岗军。”“更留下火鎏铁奇宝。这火鎏铁本是人家的,你们却说人家独吞我归元宗的。”诸葛元洪摇头叹息不已。

    下面的成千上万弟子们早就呆滞了。

    人,都是有脸皮的。

    一直说人家独吞火鎏铁,到头来,是他们归元宗独吞对方。加上之前的一次次恩德“我之前骂滕青山?”一想到之前还在高声骂滕青山无耻,欺人太甚,这数十万弟子们一个个都蒙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