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医道官途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真相】(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乔老怒吼道:“站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要给我站起来,挺起胸膛,像个男人一样的跟我说话!”

    乔振梁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对别人我不会下跪,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挺着脊梁,哪怕有些事像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肩头。我跪您,是因为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我不该带给您这么的烦恼。”

    乔老摇了摇头:“我问东,你答西,我要你清清楚楚地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站起来说清楚!”

    乔振梁慢慢站起身,他将那份鉴定报告重新放回到桌面,低声道:“这份报告,究竟是谁交给您的?”

    乔老道:“别人将这份东西邮寄到了家里,而且特地打电话通知我去收件,如果不是看到这份东西,我还不知道,你原来一直都在瞒着我……”乔老的双手紧紧抓住座椅的扶手,内心中刀绞般疼痛。

    乔振梁道:“爸,我不是存心想骗您,我不想您的晚年受到这样的侮辱,如果有一个人注定要遭受折磨,我想那个人就应该是我……她和我结婚之后一直貌合神离,但是为了家庭,为了我所谓的前程,我们必须要这样走下去,我早已接受了命运,在有了鹏举之后,我更认同了这种生活,我希望这个家庭能够幸福,这也是你们的期望。梦媛出生之后,我们的感情并没有变好,反而变得越发疏远,她在有意回避我,我并不麻木,从她的一些微妙表现,我产生了怀疑。”

    乔老没说话,望着儿子悲愤的面庞,内心中充满了悲哀的情绪。

    乔振梁道:“但是我仍然选择了相信,随着梦媛的长大。从她的身上,我并没有找到太多属于我的影子,而我和孟传美之间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淡,我们的和睦只是流于表面,我们的身份决定,我和她都必须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使我们已经不爱。”说到这里乔振梁苦笑了一下,低声道:“其实也从未爱过。”

    乔老抿起嘴唇。这让他的面庞显得越发严峻,他点了点头,开始回想儿子的这段婚姻,应该说,他和孟传美之间的婚事是双方父母一力促成的。

    乔振梁道:“梦媛出国留学后,她开始信佛。我和她的隔阂越来越深,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找借口提取了梦媛的血样,秘密做了亲子鉴定,结果……”乔振梁的嘴唇有些颤抖,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可每次想起当时知道结果的震惊,他的内心仍然备受煎熬。他深吸了一口气道:“爸,她背叛了我!”

    沉默,长久的沉默,书房内死一般的沉寂,乔老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有力的挤压着,让他说不出的难受,他张开嘴,用力呼吸着。

    乔振梁看到父亲难看的脸色。有些惊慌的叫道:“爸。您没事吧?我……我去给您叫医生。”

    乔老挥了挥手,他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一粒药塞在嘴里,过了一会儿方才缓过气来,低声道:“我没事,我没事……”

    乔振梁道:“我想梦媛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乔老点了点头,直到今天,他才明白梦媛距离这个家越来越远的真相,乔老道:“鹏举知道吗?”

    乔振梁马上明白父亲这样问的真意,父亲是在担心连鹏举都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乔振梁道:“他不知道,梦媛的事情之后,我对一切都产生了怀疑,我甚至专门和鹏举做了一个鉴定。事实证明,她背叛我在生下鹏举之后,那段时间我在河通担任县委书记。”

    乔老叹了口气,他不想在这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低声道:“既然已经成为事实,我们也无法改变,只是这件事看来要引起一场风波了。”

    乔振梁内心一沉。

    乔老道:“这个人肯定深悉内情,既然能打电话给我,一样可以将这份结果昭告天下,我老了,什么样的风雨没经历过?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走到今天也经历了无数沉浮,我相信你挺得住,可是,我真正担心的是梦媛。”

    乔振梁道:“爸,梦媛也不是小孩子了。”

    乔老低声道:“等出席完老薛的追悼会,我会去滨海一趟,我想和梦媛好好谈谈。”

    乔振梁愣在那里,不知道父亲何以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乔老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振梁,你既然能够忍受二十多年的屈辱,我相信,这次的风雨难不住你,无论传美是否背叛过你,人都已经死了,该放下的始终都要放下,不然痛苦的只有你自己。”

    乔振梁低声道:“爸,我明白。”

    张扬当晚还是抽时间去了顾允知那里,顾允知已经从医院输液回来,和女儿在房间里聊天,聊着她小时候的趣事,父女两人都没有想到张扬会来。

    顾养养开门看到张扬,惊喜道:“张扬哥,我不是说你不要来了吗?”

    张扬笑道:“听说爸病了,我不来,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顾允知道:“没什么事,就是受了点风寒,去医院已经挂了两瓶水,这会儿感觉好多了。”

    张扬来到顾允知身边坐了,先帮他把把脉,确信顾允知没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

    顾允知道:“薛老的身后事办得怎么样了?”

    张扬道:“帮忙的人有很多,今天来了不少国家领导人,平时在电视上才有机会见到的,今天全都看到了。”

    顾允知道:“薛老昨天还好好的,想不到今天就……”他叹了口气。

    顾养养道:“我看都是那个薛世纶的缘故,好好的非得办什么寿宴,年纪大的人最怕大喜大悲,薛老寿宴本来挺高兴的,谁料到冒出一人刺杀薛世纶,肯定把薛老给惊到了,要说薛老的死,百分之九十是薛世纶造成的。”

    顾允知嗔道:“养养,你胡说什么!”

    顾养养道:“我没胡说,反正啊我不喜欢他,昨晚上他还故意在你面前提起姐姐的事情,根本是……”

    “养养!”顾允知似乎有些生气了。

    顾养养咬了咬嘴唇,委屈的撅起了嘴巴。

    张扬也是现在才知道昨晚上演了这一出,从顾养养的话里就能够知道,昨晚顾允知在薛世纶那里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薛世纶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佳彤的事情,本身就是往别人伤口里撒盐。

    顾养养起身去泡茶。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你别听她乱说,没事的。”

    张扬点了点头:“爸,您和薛世纶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顾允知道:“还好啊!”他并不想提起过去的事情。

    张扬道:“养养刚才的话有些道理,薛老如果不是受到了昨晚大喜大悲的刺激,应该不会这么突然离开人世。”

    顾允知道:“人都已经走了,我们就不要猜测原因了,无端的猜疑只会给生者造成困扰。”虽然在昨晚的寿宴上遭到薛世纶的挖苦,可是顾允知却仍然不愿在别人的背后论其是非。

    两人聊了几句,外面又传来敲门声,顾养养抢着去开门。

    这里是顾养养租住的地方,按理说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张扬正在好奇是谁过来拜访的时候,看到顾明健走了进来。

    顾允知看到顾明健,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低声道:“张扬,你们聊,我先回去睡了。”

    顾养养赶紧推了哥哥一把,顾明健叫了一声:“爸!”他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了。

    顾允知原本已经转过身去,听到儿子双膝跪地的声音,内心中也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他抿了抿嘴唇,仍然继续向里面走去。

    顾明健道:“爸,我知道错了,这些年来,我总是做蠢事,做傻事,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爸!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允知已经走入了房间内,轻轻把房门关上。

    顾养养看到父亲压根不理会哥哥,也有些傻眼了。

    张扬道:“明健,你先起来吧。”

    顾明健性情非常的倔强,他摇了摇头道:“我爸要是不原谅我,我就永远跪下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他病还没好,你何苦刺激他?”

    顾明健听到张扬这么说,也是一脸惭愧,他叹了口气道:“难道我爸这辈子都不原谅我吗?”

    今天的这场会面其实是顾养养安排的,她想借着父亲在京城的机会,安排哥哥和父亲见面,期望他们能够冰释前嫌,毕竟是一家人,关系不能永远这样僵持着。

    顾养养道:“哥,你先起来吧。”

    顾明健道:“张扬,养养,我知道我过去对不起你们,我……”他说着说着眼圈红了,站起身,向张扬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道:“我走了,养养,帮我照顾好爸。”

    顾明健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到里面的房门打开了,传来父亲的声音:“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又想去鬼混吗?”

    顾明健听到父亲这样说,当真是又惊又喜,一时间愣在那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