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一章 附赠的玉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月春雨绵绵,连绵不绝地下了五六天的小雨,这两日总算是放晴了;阳光明媚,微风轻抚,随着天气的转暖,人们都脱掉了厚厚的棉衣,欢喜地换上件轻便的夹克和T恤,在阳光和微风中肆意快活着,暖暖的阳光和淡淡的轻风,实在是让人惬意至极!

    星城大学旁边不远处的惠民诊所,随着天气的好转,这时生意似乎也跟着火爆了起来,注射室里已经坐满了五、六个吊着水的病人。

    徐泽小心地将最后一个病人的针扎好,调好液体的滴速,然后跟护士罗姐打了声招呼,便走了出来,走到诊室里,看了看正看书的张老医师,小心翼翼地道:“张老,我今儿晚上有些事,所以晚上可能不会过来!”

    “嗯…有事就去忙吧,不要耽搁了学习!”张老医师抬头看了看一脸谦恭的徐泽,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递过来道:“这是上个月的薪水,收好!”

    看着那个薄薄的信封,徐泽眼前微微一亮,暗道等的就是这个,当下微笑着接过信封,道:“谢谢张老,那我先走了!”

    满心欢喜地数了数信封中的八张百元大钞,然后又到学校门口的取款机上将自己的存了许久的全部财产五百元取了出来之后,徐泽便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直奔铜子街而去。

    铜子街是星城最大的古玩玉器一条街,徐泽以前也陪着同学来这里逛过几次,所以对这里还算是熟悉。

    不过今日他可不是来闲逛的,今儿是女朋友张琳韵的生日,作为男友那是必然要准备一份不同寻常的礼物,所以徐泽省吃俭用了个把月,今天可是打算豁出血本去一讨女友欢心。

    他知道琳韵很久以前就一直想要一个玉佛的吊坠,不过由于一些稍稍好些的玉坠,价格都不菲,所以从来都只是羡慕的看看而已,而从来没有动过买的念头。

    而徐泽今儿,便是打算为琳韵挑上一个,作为生日礼物,来给她一个惊喜,毕竟在一起已经几个月了,还从来没送过琳韵什么东西。

    他知道这里有一家比较老的玉器店,这家店在铜子街已经有了八十余年历史,店主是祖传的手艺;他曾陪几个家住星城的同学来这里买过玉,这家店的店面不大,但是几个星城知根知底地同学却是说的很清楚,店虽看起来不大,但向来童叟无欺,比在外边的珠宝行买,要划得来极多。

    所以徐泽既然打定了主意要买玉坠,当然是取了钱直奔这里来。

    铜子街向来热闹,徐泽推着自行车一路行去,逛了好一阵,才从两边那花花绿绿的招牌中找出了王记玉器店的那块古香古色的小招牌来。

    在门口停好车,徐泽这才推开那扇有些陈旧的玻璃木门,走了进去。

    看到那个有些面熟的店主,徐泽轻轻地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没找错地方,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伯守店。

    店主见得有人进来,朝着徐泽点了点头,笑道:“这位同学,想要买点什么?”

    徐泽走了过去,朝着店主笑着道:“老伯,我想买一块玉坠,那种玉佛形状的!”

    店主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看徐泽,突然笑道:“男带观音女带佛,你要买玉佛?送女朋友的吧!”

    “呵呵……”徐泽摸了摸后脑勺,干笑着点了点头。

    店主看着明显有些尴尬地徐泽轻笑了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吧,想买个什么价位的,我帮你挑几尊看看!”

    “嗯…七、八百左右的就可以了!”

    “七、八百……”店主摸了摸下巴上几根稀疏的胡渣,然后便俯下身去,从柜台里摸出三、四个盒子来,,一个个将盖子打开,然后放到柜台上,笑道:“看看吧,这几个都是七百多八百的,看喜欢那个就说;你既然直接找到我这里,当然知道我不会开你的价!”

    “那是那是!”徐泽微笑点头道:“我可是陪着几个同学来买过,所以才会直接上您这,当然放心的很。”

    当下便也不客气,趴在柜台上小心地端详了起来,这几个玉佛都是淡绿色的翡翠种,还有一个是乳白色的白玉,徐泽皱着眉头看了一阵,在他看来,淡绿色的翡翠种都是极为漂亮的,但是似乎琳韵好像是喜欢那种白玉来着。

    所以,徐泽看了看那白色玉佛,似乎也挺漂亮的,便朝着店主问道:“这个白色的多少钱?”

    “唔……这个白玉吊坠是八百五!”店主笑道。

    “八百五呀…”徐泽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口袋里的一千三百块钱,暗道总还是留点生活费才好,当下抬头看了看店主道:“老伯,可以便宜点么?八百五有点贵……”

    店主看着徐泽轻笑着道:“就这个玉,八百五已经是很公道的价格,我敢保证这个玉你要是在外边的珠宝行里,没有一千五以上你绝对拿不下来;你既然来过我这里,就应该知道我这里都是实价,不讲价的!”

    “可是实在贵了一些。”看着桌上的那块白玉吊坠,徐泽有些犹豫了。

    见得徐泽犹豫,店主又笑着从柜台中拿出两个盒子放到徐泽面前,笑道:“那要不看看这两个,也都是白玉,一个是六百八、一个是七百五。”

    徐泽看了看那两个白色的玉佛,实在是不太满意,这个八百五的明显的漂亮得多。既然给琳韵买,当然要挑好一点的,不靠省这百来块钱。

    当下,轻摇了摇头,不死心地看着店主道:“老伯,您就便宜一点,我真是比较喜欢首先这个!”

    “呵…你知道我们店的规矩,真是不讲价。”店主轻摇了摇头,看了看徐泽,笑道:“我也看得出你确实想买,如果你确定买这个的话,那我可以送个赠品给你。”

    说罢,店主从柜台里又摸出一个小绸袋,从中取出一块淡绿色的玉坠放到柜台上,道:“所谓男带观音女带佛,我看你好像也没有护身的观音,这里有一块我进货附送过来的观音玉坠,虽然雕工不怎么好,但是玉质还勉强可以,你要喜欢就一起拿去,正好配一对,但是八百五的价格那是一分不能少!”

    看了看眼前的玉坠,徐泽轻叹了口气,这玉看起来还算通透,但是那雕工就不能算是不怎么好了,只能说是非常的不好,因为仔细看起来,任谁都看不出这是尊观音来。

    不过没法子,徐泽知道店主说的是实话,王记玉器从来是不讲价的,现在自己能赚个赠品玉坠,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也好凑上一对吧,琳韵带弥勒佛,我带观音,也算是情侣对!

    想到这里,徐泽心里甜兮兮的,当下便也不在纠缠,反正自己还有几百呢,先省着点用吧!

    当下付了款,将那个不太像观音的淡绿色玉坠挂到自己脖子上,然后宝贝地拿着那装着白色玉佛的盒子,跟店主道过谢之后,便骑着车欢喜的直回学校而去。

    满脸欢喜的徐泽,飞速地骑行在回学校的路上,骑得一阵,身上渐渐地冒出了一丝汗意,而这些汗水顺着胸背部缓缓流下,渐渐地沾湿了胸口的那个玉坠。

    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脖子上挂着的这个淡绿色的玉坠,在接触到那些汗水之后,却是突然闪过了一丝奇异的亮光,然后整个玉坠开始变得透明起来,里边一阵七彩的光芒缓缓变幻,过了两秒之后,光芒又缓缓地消逝,整个玉坠又还复了首先的模样,只是里边产生了一段奇怪的信息:系统载体开启,等待激活……

    而这时正满脸兴奋地骑着车的徐泽,对于这一切,却是一点都没有发觉……

    回到学校已经是一点半了,草草地吃了些午饭,便赶去上课,下午的局部解剖学徐泽是在混沌中度过,不停地翻看着手中的那个装玉佛的精致盒子,看着那莹白透亮的玉佛在盒子中是那般的晶莹夺目,徐泽的心一直都是甜丝丝的。

    琳韵看到这个玉佛,肯定会非常喜欢的,想到琳韵那欢喜的样子,徐泽的心也都跟着轻飘飘起来。

    坐在一旁的寝室老大骡子,在看了一下午都傻笑不已、心不在焉的徐泽两眼之后,终于忍不住笑,一把抢过了徐泽手中的盒子,嬉笑道:“看看你到底给琳韵买了什么东西,这般宝贝的模样!”

    “哎…骡子,便乱动,快还给我……”这一失神间,便见得手中盒子不见的徐泽,赶忙紧张地道:“别给我砸坏了……”

    见得徐泽那紧张的模样,骡子小心地将手中的盒子打开,看着那晶莹透亮的白色玉佛,不由地惊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徐泽道:“你小子往日节俭的很,想不到对琳韵还真舍得出手,这玉佛没有千来块只怕拿不下来吧,我上次见过一个差不多的,都一千八百多呢!”

    徐泽小心地从骡子手中抢回盒子来,赶紧盖上,这才松了口气道:“差不太多,只要琳韵喜欢就好!”

    “啧啧…你小子,还真看不出是这样的情种!”骡子装模作样地叹了两声,笑道:“好啦,小子,今儿玩得高兴一些,最好是趁热打铁…哈哈……”

    对于骡子的调侃,徐泽是视若不见,只是小心地收起宝贝盒子,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等着下课。

    好不容易等得下课铃声响起,徐泽这才兴奋地朝着琳韵她们的十号宿舍楼跑去,自己保留了一天的惊喜,终于要在这个时候带给她了。

    徐泽早问到了琳韵今儿下午没课,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寝室里打扮准备出来吃晚饭吧。

    徐泽跑到十号宿舍楼,兴奋地拿出自己的二手诺基亚,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不过,话筒中并没有传来那首熟悉的彩铃声,而是让人郁闷的电脑女声:“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已关机,如需……”

    霎时,徐泽一下愣住了,“关机了?怎么回事?”

    “肯定是她忘记充电了!”徐泽想了一下,似乎恍然地笑道,然后又按下了另一组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徐泽等了许久,却是始终没有人接听,就在他越来越觉得不安的时候,终于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旋子,琳韵在吗?”徐泽带着一些疑惑和不安,在听得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赶紧问道。

    旋子的声音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答道:“唔……琳韵不在,我…我今天下午起就没见到她!”

    “琳韵不在?”听得旋子似乎有些不自在的语气,徐泽心头越发的觉得不安了,他沉吟了一下,再次问道:“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她的手机关机了!”

    “不知道,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吧,要不你等下再打下试试?”旋子干笑着道。

    徐泽轻吸了口气,强抑住心头的不安,淡淡地道:“好的,旋子谢谢你,如果看到琳韵让她给我一个电话好么?”

    “好的,我还有事,那就先这样吧……”随着语音的落下,话筒中很快地便传来了“嘟嘟嘟……”的断线声。

    握着手机,徐泽那清秀的双眉紧紧地拧到了一起,满心的不安和疑惑:“到底怎么了?今儿可是她生日,可是她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又想起方才旋子那有些奇怪的语气,徐泽的脸色渐渐地阴沉了起来,难道……想到这里,徐泽心头一惊,转而又摇了摇头,快速地甩掉脑海中的那种可怕想法,喃喃地道:“不会的,琳韵绝对不会……”

    “但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她的手机为什么会关机?旋子说话为什么会这样古怪?”徐泽脸上的神色快速地变幻着,良久之后,终于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六楼的那个窗口,转身离去;

    不过,在离开十号楼的门口之后,徐泽犹豫了一下,却是在不远处的树下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就那样坐着,似乎在静静地等着什么……

    十号楼,602寝室,旋子站在阳台上,小心地朝着下边张望了一下,终于叹了口气,转头对着一个明艳的女孩道:“琳韵,徐泽走了!”

    “走了?确定走了么?”在得到旋子的确认之后,这个叫琳韵的女孩原本紧拧在一起的柳叶秀眉终于舒展开来,松了口气,然后拿过旁边另一位女孩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旋子走进房间来,看着正细声细语和电话里的人亲密地说着话的琳韵,无奈地摇了摇头,等得琳韵挂了电话之后,才苦笑着道:“琳韵,这样好像不太好!”

    听得旋子的这话,张琳韵俏丽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影,不过很快便又转颜笑道:“旋子,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当初我是喜欢他,但是交往了一阵之后,才发现我喜欢的并不是他这种类型,而且他为人又比较小气;”

    “而我现在找到了一个我真正喜欢的,又对我好的人;陶志雄他不但篮球打的好,而且长得很阳光,为人又大方,可比徐泽好多了,你要祝福我才是!”

    张琳韵的这般言语让旋子无奈地摇着头,轻叹了口气:“好吧,这个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只是徐泽对你可不算小气,每月靠兼职上班赚生活费,但在一起是可好像是从来没让你掏过钱…那陶志雄虽然对你出手大方些,时常送花什么的,可是……算了今天是你生日,我们不提这个事了!”

    很快,刚才的那只手机再度响起,琳韵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脸上绽开了媚人的笑容,对着几个室友笑道:“走吧,我们下楼,他们已经过来了!”

    徐泽远远地看着十号宿舍楼门口走出来的几个女孩子中的那个熟悉身影,心头突然一阵从未有过的强烈刺痛猛地涌了上来,琳韵为什么要骗我……

    徐泽极为疑惑地痛苦着,不过他很快便明白了,因为他看到刚刚走到楼下的四个男生迎了上去,两批人会合到一起,然后其中一个男生给那个最熟悉的身影送上了一束粉红的玫瑰,而且两人还亲密地站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而旁边的几人却是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快的起哄声。

    看着这一切,徐泽脑袋无由来的一阵眩晕,胸口突然憋闷了起来,似乎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一般;

    徐泽眼睛泛红,咬着牙,狠狠地挥拳在胸口处狠砸了数下之后,胸口处似乎才稍稍地松解了一些,抚着胸,喃喃地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徐泽在这里痛苦着,那边的那一群人也离开宿舍的门口,朝着这边的大道走来,看样子是准备出去吃饭。

    看着这群人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徐泽强自镇定着,深吸了两口气,让胸口的憋闷不再那么的难受,然后缓缓地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这一群人走着,走着,终于走到了大道上,走向停在旁边的一部银灰色丰田车,但是这时,也终于有人看到了站在大道对面树下的徐泽。

    “徐泽!”旋子看着对面那苍白着脸的徐泽,惊呼了一声之后愕然停住了脚步。

    听得这个名字,其他的三个女生,都愕然地停住了,齐刷刷地抬起头,有些心虚地看向了对面正缓缓走过来的徐泽。

    而挽着那个男生的手走在前头的张琳韵,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徐泽,原本正巧笑嫣然的脸,也突然一下凝固住了。

    徐泽缓缓地走过来,看了看张琳韵,然后又看了看旁边那个板寸头带着个耳钉,满脸张扬的男生,苍白的脸上却是挤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却是让人看着有些发寒。

    “你的新男友?”徐泽淡淡的寒寒的地笑着,那双黑亮的眼睛闪着丝复杂光芒,静静地看着张琳韵,问道。

    张琳韵看着眼前这样往日俊秀温文的脸上挂着的那一丝淡淡透着些摄人的笑意,和那双黑幽幽的眼睛,嘴巴动了两动,心头惶然,却是没有说出话来。

    在面对徐泽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惧的感觉,以前徐泽给她从来都是一种温文随意,甚至有时似乎是懦弱的气息,而她在他面前也从来都是处于主导地位,她说什么是什么。

    但是现在,徐泽身上的那种奇怪气息却是让她心头微颤,似乎是一种让她感觉到…敬畏,对就是敬畏的感觉。

    旁边的那个男生,这时也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徐泽,好像就是琳韵的前男友;当下冷哼了一声,喝道:“小子,我是谁关你屁事,让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