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章 路遇病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依着惯例,这半年以来的周末,徐泽是不去诊所上班的,他一般都是这两天赶回家帮忙,这也是他薪水一直是八百块的原因。

    下午三时,徐泽满头大汗地踩着那辆半旧的自行车“咯吱、咯吱”地缓缓前行着,身上那件薄薄紫色卫衣外套的脊背处,都已经开始出现了淡淡的湿痕,更别说里边那件嫩绿色的T恤了!

    费力地抬头看了看路边的界碑标示着:802,“总算快了!”徐泽深吸了口气,扬了扬秀气的眉毛,心底暗暗地给自己鼓了鼓气:“快了,快了,只有二十公里了,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到家了!”

    这般地给自己鼓了一把劲,似乎力气又恢复了一些,自行车前进的速度也渐渐地快了起来!

    随着徐泽的运动,在他脑中某处,一段奇异的程序也正在快速运行,一串串的信息不时涌现:“生物电充能加速,系统能量饱和度达百分之十,系统复苏……”

    只是这一切,徐泽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他只是继续努力往前骑行着。

    这般骑得一阵,不过好景不长,不过继续骑行了五、六公里,徐泽便开始觉得自己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又开始气急了起来,而且两条腿如同灌了铅一般的沉重,丝毫再没有多少力气。

    “果然还是支撑不住!”数颗晶莹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滑下,从略尖的下巴处轻轻地滴了下去,滴落在水泥公路的地面激起了一丝丝的灰尘。徐泽轻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一个小坡,却是丝毫没有放弃,已经在这条路上骑行了整整大半年的他很明白,如果自己现在下车了,等下再上坡只怕是会更难支撑。

    “从第一天开始决定挑战骑行回家到今天,从开始的第一次半路歇息了七、八次,花上三个小时才坚持到家,到现在的两个小时左右,自己已经不比一些长期骑行的自行车爱好者差了,而且这条路我已经坚持了半年多;今天这个小坡,当然一定也挡不住我!我一定能冲上去!”徐泽暗暗地给自己鼓劲,顾不得流下来的汗水将眼睛刺得生痛,深吸了口气,开始全力朝着坡顶冲刺。

    “呼哧…呼哧…呼哧…”徐泽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很明显他的大腿已经开始丝丝的颤抖,但是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停留,往日清明随意的两眼之中满是毅然,两脚缓缓而又坚定地继续往前踏行着。

    “嘀…能量溢出增加,充能继续加速…...”

    如此般地坚持了漫长的十余秒之后,整个后背都已经完全汗湿的徐泽终于出现在了小坡的顶端,费力地停下来,用脚尖踮着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公路上那并不算新鲜的空气。

    虽然胜利地冲上来了,但是感觉着双腿的乏力,以及全身的酸软,徐泽看着只有十几公里但依然显得有些漫长的路程了,暗叹了口气,自己的体力还是不太够,锻炼了整整大半年,却依然还是支撑不下去了;

    虽然在坚持了几个月之后,便已经习惯了这样每周来回一次的长途骑行,但是体力的消耗却是依然让他有些不支,毕竟方才他已经在一个半小时之内从星城骑行到浏河市,行程却是至少有四十来公里之多。

    而这车还是四年前,徐泽在浏河市读高中时,买的一辆不过三百来块钱的普通山地车,经过了四年的磨练,这山地车虽然在徐泽的小心护养下熬到了今日,但是却早已经是有些不堪重负了。

    不过,徐泽却是一直没舍得卖掉,毕竟要买一辆新的,至少也要四五百块钱,他可是舍不得!

    站在坡顶,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等急促地呼吸终于稍稍平和之后,徐泽伸手从三角架上取下矿泉水瓶,轻轻地晃动了一下水瓶,看着里边所剩不多的水,却是庆幸了一番,看来应该不用再去买水了。

    仰头狠狠地灌下去两口,将瓶中仅剩的几口水喝完,不舍地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水瓶,将水瓶小心地放回三角架上;然后又从裤袋里摸出三颗包装的极为精致的巧克力,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几颗巧克力还是许久以前张琳韵给自己的,自己特意留了几颗准备在回家骑行时补充体力,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小心将其中的一颗塞回口袋里,然后撕开剩下两颗那咖啡色的包装,闻了闻那好闻的浓郁香味,咽了两口口水;这两块巧克力将在口袋里放得久了些,这时已经开始有些变形了,不过对于徐泽来说,这依然是很不错的东西,味道不错而且又能补充体力。

    缓缓地嚼了两嚼,感觉着那巧克力的丝丝香甜已经在自己的舌上化开,被逐渐吸收,徐泽这才不舍地咽了去。

    被汗湿的T恤这时正粘糊糊地紧贴着后背,徐泽脱下卫衣外套,用袖子在脖子上打了个结,然后拉了拉T恤的后襟抖了抖,让湿漉漉背上的汗液稍稍地干燥了一些,然后再狠狠地抖动了一下双腿的肌肉,稍稍地放松了一下肌肉,然后便跨上自行车,继续缓缓地朝前骑行而去。

    在有两颗巧克力补充体力之后,他的信心足了许多,嘴角又开始露除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接下来的这段路,应该不会太辛苦了!”

    用巧克力补充体力,确实是个好法子,至少比徐泽以前常用的奶糖效果要好得多,不过骑行了一小段,徐泽便觉得自己原本已经发软的双腿开始有了一些力气,整个人也觉得轻松了极多,接下来的这一段应该是不太难熬了。

    接下来的路程很顺利,不过二十分钟不到,小镇便已经遥遥在望了,徐泽鼓了把劲,正打算一鼓作气地骑回家去,却突然听得前头不远处的路边哭哭啼啼地冲出来一帮人来。

    定晴望去,只见得五、六个人簇拥着一个背着个半大孩子的老头,正急匆匆地朝前边的一辆三轮摩托车跑去。而旁边一个老太婆和一三十来岁的女人哭哭啼啼地追着后边跑着,一边跑一边喊:“我家的宝贝军啊,你可不要有事啊…你要是有事,叫我和你妈可怎么活……”

    看得那小孩趴在老头背上,悄无声息的模样,徐泽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感伤,轻轻地叹了口气,暗道:“看这模样,只怕是……”当下,没有再去想,便继续地骑着车,继续朝前行去。

    越行越近,而这时那老头也背着小孩跑到了那辆三轮摩托车旁,将小孩放到那摩托车车厢里,正要催着那摩托车司机赶紧走,却在扫了眼车厢里那已经悄无声息的小孩后,突然脸色一黑,惶然地伸出手朝着小孩鼻孔处摸去。

    见得着老头的动作,旁边围着的几人,这下脸色也都一下沉了下来,而那后边的老太婆和女人,这时都被吓得噤住了声,捂着嘴巴,面色惨白,等着老头的反应。

    老头颤抖着手指,在小孩的鼻孔出摸得两把,突然脸色一惨,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下来,颤巍巍地转头看向身后的老太婆和女人,颤声道:“军,只怕是没了……”

    “呜….我苦命的孩子……”后边的那老太婆和女人,听得这话,反应过来,哭嚎了一声之后,却是两脚发软地就这般软倒在地。

    其余几人都面色一黯,上前看了一眼,看着那孩子已经完全青紫的脸孔,另一人迟疑着伸出一个手指在那鼻孔处晃了一晃,然后摇了摇头,认同地叹了口气。

    老头抹了把泪,正打算将那小孩从车上背下来,那旁边软倒在地的女人却是突然呼地一下又爬了起来,一把抱住那车厢里的小孩,大声哭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家小军不会就这么没了!”

    一边转头看着老头一边哭道:“爸,小军不会就这样没了的,我们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救救他……”

    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抹了把泪,无奈劝道:“金华,小军连气都没了,这里到医院还有六、七里路,就算救也来不及了!”

    “不,爸,你救救他,救救他……我不要他死!”这女人这时却是也知道孩子基本上是没救了,只是她依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一把搂住那孩子却是怎么都不肯下车来。

    众人看着那女人的模样,都心情悲凉地无奈了起来,一个好好的孩子突然一下没了,这样的事任谁都接受不了。

    徐泽这时已经骑到了近前,听得那女人悲凉的哭声,却是也心底暗叹了口气,道了声可怜,便打算继续前进。

    只是,这时却是被傍边那处的一人无意看见,见得徐泽经过,这人却是眼中一喜,赶紧朝着徐泽大声喊道:“阿泽,阿泽,别走,快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