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章 奇怪的梦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徐泽看着学校大门那有些怔怔的表情,旁边的卤蛋阿婆和油粑大婶却是明显的会错了意,油粑大婶嬉笑地看着卤蛋阿婆道:“卤蛋婆,看到了吧,刚才那个小丫头可是比你家灵灵长得水灵得多,人家都看上阿泽了,你就别把你家的宝贝孙女拿出来显摆喽……”

    “哼……油粑婶,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卤蛋阿婆看着油粑大婶轻哼了一声:“放心,我家灵灵就算是阿泽看不上,也绝对不会看上你家那个傻小子……”

    这两位八婆吵得热闹,甚为话题主角人物的徐泽当然是不会没事上去插一脚的,只是低调地又从钱盒子里掏出那整理好的一叠钱,小心细致地数了起来;

    看了看算出来的数目,徐泽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今天的生意还是做得挺不错的,除去首先准备的零钱,只一个多小时便多了近两百块钱,加上下午应该能做到四五百块吧!

    刚将钱收好,便又来生意了,在卤蛋婆和油粑大婶们有些眼热的目光中,徐泽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

    晚上,徐母坐在床头,看着儿子交到自己手中的五百来块钱,却是轻叹了口气,儿子每次出摊都能比自己多做上近一倍的生意,可是自己却是依然不愿让他每周辛辛苦苦的骑车跑这么远赶回来。想起儿子那消瘦的脸颊,徐母就不由得一阵阵的心疼!

    徐父洗了澡进来,看着坐在床前发呆的老伴,轻笑着道:“怎么?在心疼儿子啊!”

    听得这话,徐母嗔怪地看着徐父一眼,哼声道:“难道你就不心疼?虽然阿泽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我可是把他看得比浩儿、晴儿还重!”

    “嘘…小声点,阿泽可就在隔壁屋!”徐父赶紧比划了一下手指,轻嘘了一声,等得徐母收敛了声音之后,才叹道:“你以为我不心疼?看着他这么懂事,这么辛苦,我可比你心疼得多,这孩子唉……”

    “其实,我都怀疑阿泽可能知道了这事!”徐父坐到徐母身旁,搂住老伴的肩膀,低叹了口气道。

    “是啊!唉......”徐母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老伴,无奈地道:“这事终究他会知道的,先不管了,只是我们还是让阿泽辞了兼职,以后也不要周末天天回来家来,他这样忙,不但也会影响他学习,对他的身体也不好!”

    “没法子!我看是劝不住他,他现在懂事了,我们也不舍得板着脸教训,唉……要是小浩、晴儿也有他这般懂事,我就什么都放心了…….”

    渐渐地,灯熄了下去,徐父和徐母的声音也缓缓停息;而隔壁房中,徐泽也早已经进入了梦乡,他确实有些累了,晚边的时候,徐母便过来接了他的摊,他回家吃过晚饭,又替两个约好了的病人开了些药,洗过澡便早早的睡了。

    而这时,徐泽的眼睛却是在眼皮下快速地转动了起来,似乎是做起了梦。

    梦境中,自己穿着一套奇怪的白色衣服,似乎是在给人看病;不过自己看病,却并不需要听诊器之类,而是坐在那里,朝着眼前的一人,轻轻地扫了一眼之后,却见那个人如同做彩色B超照X光一般地,连同里边的内脏骨骼都被自己看的清清楚楚……

    紧接着突然画面一转,又一个新的场景出现,在一个极为奇怪的地方,四处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植物,自己的身周,一队穿着奇怪迷彩服士兵正小心地快速前进着。

    而自己也跟随在这一队士兵之中,手中同样也拿着一柄式样极为奇特的枪械,小心地前进着。

    突然,走在前头的一名士兵猛地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快速地停了下来,举起手中的枪小心地张望着四周。很快,四周便传出了一阵沙沙之声,紧接着从那些奇怪的植物丛中猛地窜出来一些凶猛怪异的怪兽,朝着士兵们猛扑过来。

    而士兵们也举起枪快速地狙击了起来,随着一阵“嗤嗤”地射击声,手中那奇怪的枪械,射出一道道的奇异亮光,将一只只的怪兽击倒在地。而一些怪兽避过了狙击,杀入人群之中。

    士兵们手一挥,从身侧拔出一个短短的圆柄,一挥手间却是猛地变成了一柄激光剑式的长刃,呼喝着与怪兽杀做一团。

    而自己却是也摸出了一柄长刃,快速地穿梭在战场之中,寻找哪些受伤需要救治的士兵,在给他们治疗的同时,利落地挥手斩杀阻挡在自己身前,或者前来骚扰的那些怪兽。

    然后,紧接着场景又是一换,自己身着帅气军装出现在了某个典礼之上,一个气势威严的军装老头,拿着一个盒子站到面前,沉声喝道:“鉴于医官陶钧中校在此次探索行动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并顺利开启超级医护兵系统第六级进阶六级医官,现晋升其为上校,并授予二级银河荣誉勋章!”

    “陶钧?超级医护兵系统?六级?”这时,徐泽突然看到了自己的脸,这是一张陌生的脸,黝黑、看起来憨厚正直,但绝对不是自己。

    瞬间之后,徐泽猛地睁开双眼,满脸的惊惧,直到看到黑暗中那熟悉的天花板,这才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个梦…只是自己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而且这个梦似乎太真实了一些,想到这里,徐泽突然想起了救那个小孩时,听得的那个奇怪声音。

    那个声音也很真实,如果不是无法解释,徐泽知道自己或许不会认为是幻觉,想到这里,徐泽的心头却是一颤,难道这个梦和那个有什么关系么?

    不过想了许久,徐泽愣是没有想出什么头绪了,只得晃了晃头,暂时地将这件事抛出脑后,不过徐泽眯着眼睛许久,似乎再没有什么睡意,脑袋在胡思乱想地想着一些东西。

    黑暗中,随着思绪的流动,而一些难以忘却的东西,也在从脑海深处缓缓地浮上水面,让徐泽心似乎被什么拽紧了一般,痛苦地狠狠呻吟了一声。

    天渐渐地亮了,昨日的睡得并不怎么好,徐泽半睡半醒地懒懒窝在床上,并不怎么想动;不过,很快他便被外边的一阵鞭炮声给弄醒了过来。

    在一阵喧闹过后,房门外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徐泽的疑惑中,徐母明显有些兴奋的声音传来:“阿泽,快起来,有人给你送锦旗来了……”

    “送锦旗?给我?”徐泽惊愕地眨了眨眼睛,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依然是快速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边穿衣服,一边脑瓜子快速转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