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十章 知识冲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泽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将心神沉入脐下三厘米的气海之中,感觉着那股暖暖地气流,然后缓缓地推动运行起来。

    在徐泽的推动之下,气海中的气流开始顺着任督二脉朝着会阴部慢慢地运行起来,经过会阴之后,再转向后背,直行而上,经头顶百会,额前印堂…再回流入气海之中……

    而顺着气流的运行,徐泽身体四周的空间中,一些肉眼不可见的微妙能量粒子,开始缓缓地朝着徐泽的身体靠拢,再投入到徐泽的身体中去,经过皮肤、肌肉、骨骼,汇入任督二脉的气流之中。

    花了一个多小时运行了三圈之后,又起床到北湖边跑了一个小时的步,稍稍地出了一些汗,徐泽才一身清爽地回到了寝室;今天下午同样有影像学的课程,徐泽现在头疼的是该怎么提醒李教授去照个胸片才好。这个事情可是不能总推,毕竟多拖一天,便多一份风险。

    一上午的诊断学,徐泽难得有些思维不太集中,想了许久,终于决定下午找个机会和李教授聊聊,不行的话,那就搞直接的,找他的电话换个声音给他打电话提醒。

    在午休时,再次运行了六圈能量循环之后,徐泽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这次运行的时间,似乎稍稍比上次短了一点点,看来这是个好现象,时间越短,说明自己越有多运行一圈的可能,看来只要这样努力下去,这样也就能更有希望达到九圈的界限了。

    从床上爬起来,徐泽拿着影像学课本,走向了教室,下定了决心,这次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提醒李教授。

    上次的影像学,讲的是肺炎、肺结核,而今天正好接着讲的是肺部肿瘤,徐泽眼前一亮,似乎找着了一个由头。

    李教授今天的课讲的很好,至少在徐泽看来,是深入浅出,用几个肺部肿瘤的胸片,解析的极为清晰,徐泽听得是暗暗点头:“如果李教授这样讲,还有人没听懂,那只能说那个人根本没有用心听了。”

    课间休息,李教授不出意外地又端着水杯在徐泽身边坐下,笑对着徐泽道:“怎么样?听懂了没有?”

    “听懂了,教授讲的课极为明了易懂,很容易让人接受的!”徐泽微笑着赞道。

    李教授满意点了点头,道:“嗯…听懂了就好,但是一定要记得,如果有不懂的就要问,这个知识的积累,一定要不懂就问,否则一个一个不明了的问题积累下来,到最后,就会什么都不懂!”

    “嗯…嗯…”徐泽连连点头,脑子却是飞快地转了起来,接口问道:“教授,您今天讲了这个肺部肿瘤,但是不知道它一般的诱因,都有些什么?”

    对于徐泽的“肺部肿瘤的诱因很多,但是大多都是呼吸过程中的因素,其中最主要的是吸烟,其次是一些化学物质……”

    “哦……”徐泽看了看教授,笑了笑道:“看来还是吸烟的危害最大,教授您可也得少吸一些才好!”

    “哈哈…”教授摇了摇头,朗声笑道:“没办法,已经吸了几十年,养成了习惯每天不吸几根就觉得不舒服,我是戒不了了!”

    徐泽轻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教授,您抽了这么多年的烟,难道也没有什么影响么?”

    李教授稍稍地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徐泽,他不明白为什么徐泽会这般毫不忌讳地提起这个问题,不过他也不以为意,既然徐泽这般问,说明还真是关心自己,当下笑了笑道:“还好,只是冬天偶尔咳嗽一下,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哦……”徐泽转了转眼睛,突然又笑道:“教授,不知道现在学校多久为你们做一次体检?”

    “体检?”李教授想了下,答道:“我们是一年一次。”

    “那您上次是什么时候做的?”徐泽似乎是豁出去了,看着李教授认真地道。

    见得徐泽有些纠缠不休,李教授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当下顿了顿,见得徐泽认真的样子,便又答道:“上次是去年六月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徐泽犹豫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说下去,毕竟如果继续说的话,那就有些太露骨了,到时候李教授问起自己怎么知道这事,可不好怎么回答了。但徐泽又不希望李教授真因为自己的迟疑,导致未及时治疗。

    毕竟周围型的肺癌如果发现的早,通过手术,完全可以有极长时间的存活率。

    但是如果拖的两个月,等到教授体检的时候,那时候只怕是已经迟了。

    看着教授那清瘦和蔼的脸孔,想起他对自己的关怀,徐泽咬了咬牙,继续道:“教授,您最近不觉得哪里有不舒服么?”

    “不舒服?”李教授皱着眉头看着徐泽,眼中满是疑惑道:“你是什么意思?”

    “教授最近不觉得有咳嗽或者其他什么不适么?”徐泽定定地看着李教授,认真的问道。

    李教授见得徐泽的模样,渐渐地也严肃了起来,看着徐泽,肃然道:“最近是有些咳嗽,但是并不厉害。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教授…我建议您有时间去照个片,您的…气色有些不好!”徐泽咬了咬嘴唇,终于冒出了这句话。

    随着徐泽说出这句话,上课铃声恰好响起,李教授看了看徐泽,看着徐泽那认真而清澈的眼神,却是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向讲台。

    徐泽看着讲台上依然神采奕奕的教授,心中暗叹了一声,自己也只能言至于此了,至于教授相不相信,就看他怎么想了。下了课,徐泽便站起身来,感觉着背后教授的目光,没有回头,随着人流走出了教室。

    傍晚时候的诊所依然是忙碌的,虽然张老让他可以少去些注射室那边,但是徐泽还是先去了注射室帮着罗姐打针,毕竟现在诊所的人手确实有些不够。

    看着在依然注射室中忙碌的徐泽,张老医师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许之色,这个孩子果然不错的,很懂事……

    快速地帮罗姐挂上所有的输液,徐泽这才回诊室;张老医师这时正给一个病人看病,见得徐泽出来了,便微笑着朝着徐泽招了招手,道:“徐泽,你过来这边,看看这个病人…”

    在张老详尽的解说下,徐泽对晚上前来就诊的这几个病人,都了解的很是透彻,并对一些不够了解的东西,进行询问之后,不由地感叹不已,有个老师在旁边详细讲解,跟往常只靠自己揣摩完全不同,对一些东西的理解也更深了许多。

    晚上是一如既往地学习,小刀讲解的速度是极快的,当然徐泽的学习也不过是以此从记忆深处,挖掘出那些深藏的知识而已,一切都很简单,只是徐泽总是会被某些问题困扰。

    现代知识和未来知识似乎总是会有些差距的,而某些知识的相互冲撞,实在是让徐泽头痛不已,不得不花上许多的心力,让自己的脑子将这些有区别的东西,分门别类,莫真要搞混淆了才好,毕竟到时候考试什么的,可还是以现代知识为准的…….

    而小刀似乎对磨炼徐泽的意志力十分的感兴趣,所以徐泽又被邦德狠狠揉虐了整整四个小时,每次体力被消耗一空,懒得实在不想再动的时候,都会享受一次具有着强烈酥麻快感的电刺激奖赏,直到四个小时之后,再次趴倒地上一动不能动为止。

    徐泽是对小刀又爱又恨,恨的是出生以来,他还从来没有遭过这样的罪,爱的是自己的篮球技巧,在迅速的直线上升,虽然练习才两次,但是这两次地狱般的训练,完全地让他挖掘出了某些深藏在记忆区中的篮球经验,虽然还不是特别熟悉,但是徐泽自信现在在系队里,自己的球技应该不会太丢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