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夜半的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泽除了张琳韵之外,倒是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晚呆在一个屋里,而且是这样一个大美女,总觉得有些尴尬,当下赶紧打开电视机,随便找了一个台,两人看了起来。

    半夜的电视节目,总是无趣的,不是广告就是重播新闻,翻了两个台,也没找到什么好看的,却听得孙凌菲有些弱弱的声音道:“听听音乐吧。”

    “嗯…好!”徐泽赶紧调到音乐台,就着某个大牌女星的MTV,看了起来。

    往日性格阳光外向的孙凌菲倒是也觉得有些尴尬,她虽然粉丝无数,但是和男孩子这般半夜单独一起,还真是头一回,而且对方似乎还碰了自己某些特殊地方,实在是够羞人的。

    很无语的,电视中女星的MV拍的极为的唯美,美丽的枫林中男女主角抵死缠绵,低低柔柔的情歌淡淡环绕,让两人更是尴尬了起来。

    孙凌菲到底还是性情阳光惯了,终于出声打破了尴尬,找着了一个话题,看着徐泽道:“徐泽,你什么时候开始到这里兼职的?”

    “呃…有快两年了吧。”听得孙凌菲出声,徐泽也松了口气,赶紧笑着应道。

    “两年了?那你不是大二开始,就来这里了?”孙凌菲看着徐泽,好奇地道:“你和这里的医生很熟么?你才刚开始上大二,他怎么会同意你来做这个兼职…”

    听得孙凌菲问起这个,想起当初那时候,徐泽摇了摇头,苦笑着感叹道:“不熟,当时这里的张老医师是不同意我过来的,还差点把我骂了一顿,只是那时候想找个地方兼职赚些生活费,也想学些东西,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只好厚着脸皮,天天过来帮忙;后来,张老医师看我还勤快,帮忙做了不少事,最后发薪水的时候,就给我算了一份,所以,我就混到了现在…….”

    “哈哈…你真厉害…看不出你脸皮有这么厚,人家骂你,你还来……”孙凌菲看着自己醒来后,一直有些面色尴尬的徐泽,不由地捂着嘴巴失声娇笑了起来。

    徐泽却是淡淡地笑了笑:“想起那时候,我都佩服我自己…要搁现在,我都怀疑我能不能将这样的事情再做一次。”说罢,徐泽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轻叹了口气……

    那时候,从一个偶然中,挖掘出了父母深藏的那个秘密,心中的那种茫然和失落,还有一丝无助,让当时的自己很是有些无所适从,一下失去了方向感。

    一个一切还在依靠父母的十七八岁年轻人,突然发觉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那种茫然和失落,谁都无法了解。

    想起父母为了家里三兄弟姐妹,日夜操劳,甚至从小出身书香门第的母亲还抛下颜面,去外边摆摊赚钱,每每想到这里都很是痛苦,常常的想到,如果不是多了自己,或许爸爸妈妈不会需要这般的辛苦。

    所以那时候却是豁出去一切,才能厚着脸皮在那时候还很陌生的张老医师还有罗姐她们怪异的目光中,跑到诊所,在一旁瞄准机会帮着打针,甚至抢着打扫卫生,才算是获得了这个工作,回想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啊……

    看着徐泽脸上露出的那一丝淡淡伤感,孙凌菲似乎意识到自己勾起了徐泽某些不愉快的回忆,当下赶紧掉转了话题,看了看药瓶,对着徐泽道:“好像没有药了…”

    徐泽点了点头,起身从配药室又拿了一瓶左氧氟沙星出来,跟孙凌菲换上,笑着道:“好了,就这一瓶了。”

    “那就好,都麻烦你一夜了。”见得只有一个小瓶了,孙凌菲这时的精神倒是稍稍地振奋了一些,坐起身来,看着徐泽,目光流转,娇笑着道:“对了,这么久了,我都不清楚我到底是什么病呢,徐大医生!”

    看着孙凌菲那千娇百媚的脸上露出来的调侃笑意,徐泽眼光一个迷离,暗道:“这孙凌菲还真是天生的祸水级美女,不论是她板着脸发飙的时候,还是笑的时候,都有一种特别的魅人风情,难怪不单是艺术系系花,也是星大第一校花。”

    看得徐泽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孙凌菲不禁地暗自微微自得一笑,暗道:“看你首先一脸无谓的样子,还以为我现在这一病,却是长丑了呢…”

    “呵呵…可能是单纯感冒了,要不就是扁桃体发炎,只是你昨天睡着,所以我没有看到你的喉咙,等下再看看吧。”徐泽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然后伸手垫着后脑勺,靠在躺椅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笑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是。”

    “那就好….不然要是有大问题就麻烦了,我长这么大,还还没怎么生过病。”

    两人磨叽了一阵,很快小瓶也快滴完了,徐泽从躺椅上坐起来,对着孙凌菲笑道:“好啦,现在可以拔针了。”

    听得要拔针了,孙凌菲缓缓地抬起手,两只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徐泽:“疼不疼?你可要轻一点啊…”

    看着孙凌菲可怜的模样,徐泽心头暗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可是一个威风的小母狮子一般,却哪里知道竟然也如此胆小,当下赶紧点头保证道:“不会的,不会怎么疼的,我保证。”

    “哦…”见得徐泽如此般地保证,孙凌菲这才将手缓缓地伸到徐泽面前,还不停地叮嘱道:“你要保证哦。”

    徐泽轻轻地握住那温温软软的小手,心头却是无由来的一荡,不过还是很快地收敛了心神,聚精会神地小心给孙凌菲撕掉手上的胶带,然后伸手轻轻地一拔,利落地将针头拔了出来,然后伸手按住输液贴,看着孙凌菲笑道:“怎么样,不疼吧?”

    “嗯…真不怎么疼,还是你厉害。”孙凌菲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吧,你自己压住这里,我再帮你看看喉咙。”等孙凌菲小心地压住输液贴,然后配合地张开小嘴,徐泽拿着棉签和小手电,看了看孙凌菲的喉咙,果然只是有些红,扁桃体并没有太过肿大,看来再输两次液,就问题不大了。

    当下徐泽便笑道:“好了,应该只是感冒了,明天再输一两次液就没事了。”

    听得徐泽的话,孙凌菲倒是稍稍松了口气,她可是从小就害怕打针,现在听得说只要再输一两次液就好,这才放下心来。

    徐泽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抬头看了看孙凌菲,无奈笑道:“现在已经快四点了,看来只怕得在这里睡一会了。”

    “这里呀…”孙凌菲皱了皱眉头,正要点头,却突然听得徐泽的肚子传来“咕、咕”的两声。

    孙凌菲看着略显尴尬的徐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昨天不舒服就一整天没有吃饭,现在人舒服多了,好像也有些饿了,当下想了下,然后笑着道:“实在是辛苦你了,还是去我那里去吧,我那应该还有吃的东西,先填填肚子,明儿我再请你吃饭作为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