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奇怪的病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花了十分钟不到,结扎了两处小血管,缝了十来针,对齐皮肤,在覆盖敷料包扎好之后,赵启龙不禁地轻吁了口气,脸上满是自傲之色,虽然像这等清创缝合,对他来说实在是小儿科,但今儿这个伤口处理的甚为完美,甚至加起来,花了不到十分钟,实在是很满意。

    一旁的徐泽也是暗暗点头,确实缝的不错,这赵启龙确实有两把刷子。

    在病人的千恩万谢中,赵启龙满脸自得地挥了挥手,交代道:“去打针吧,记得明天来换药……”

    张老医师在一旁看的是频频点头,暗道老友的弟子果然还是拿的出手的,那么长一个口子,而且明显有血管破裂,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处理好,实在是不简单;看来以后诊所的业务又能多上一部分了,想到这里,当下看着赵启龙的眼神就多了几分亲热之色。

    看着这一幕,徐泽倒是无所谓,他倒是没有什么与赵启龙相争之心,反正自己现在也就是挂个实习医生的牌子,赚点生活费而已,没有要与人争什么,做好自己的本份事就好。

    ####分割线####

    事情很不妙,徐泽知道事情很不妙……因为孙大小姐,打过来电话,说谈崩了……

    据说晚饭的时候,粘皮虫又找上门来了,说请孙大小姐吃饭,孙大小姐正好想把事情说清楚,所以第一次答应了粘皮虫吃饭的要求,让粘皮虫很是兴奋了一把,以为孙大小姐总算是在他的进攻下,开始逐渐地接受他。

    不过事情恰恰相反,得知原委的粘皮虫恼羞成怒,说自己为了孙大小姐如此努力,耗费如此多少时间,那是绝对不会放弃,还要见见这所谓的情敌,到底是谁,他就不相信自己还比不过一个还在读书的小毛孩。

    所以结果很明了,两人饭没吃完,孙大小姐就差点掀盘子了,出来后就打了徐泽电话,要他明儿陪自己去把那家伙搞定,省得他天天来烦自己。

    徐泽摸了摸鼻子,暗叹天道不公,自己怎么就惹上这事呢?

    其实这事很无聊,真的很无聊,原本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就是一时好心救了一个超级祸水级校花,原本还以为自己蛮幸运的,竟然连校花都能就这样认识,谁知道祸水果然还是祸水,实在是招惹不得的,这下好了,不过是吃了人家一顿饭,结果连自己都搭进去了…实在是没有天理啊。

    徐泽坐在诊所的小桌子上无奈地扒了几口饭,刚把饭盒放下,就见得赵启龙一脸怨气冲天地回来了,坐在诊桌旁作势翻着一本书,一声不做,就如同刚被人**了无数遍一般的,紧捏着那本心电图分析的手指都捏的开始泛白了。

    徐泽眨了眨眼睛,暗道着家伙是怎么了,出去的时候都还难得的一脸灿烂,吹着口哨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怎么这会就跟死了妈一样,脸色难看的跟要滴水一般。

    “莫不是刚出去会网友,结果发现竟然是一男的,而且还被人迷倒了,当了回兔子?”徐泽恶意地想到,心底很是有些畅快,看来这小子人品不够坚挺啊…

    晚上的病人不很多,张老医师也瞧出赵启龙今儿心情似乎不太好,所以就让赵启龙早些回去休息了,整个诊所又只剩下了师徒两人。

    两师徒看了两个病人,就开始有些无所事事了,一人又搬了本书,各自看上了,徐泽这一点倒是对张老医师极为佩服,作为一个已经六十岁的老医生来说,还天天坚持看各类医学期刊,努力学习新的知识,实在是不容易。

    徐泽也明白,张老医师之所以能在这附近拥有赫赫声名,也就是靠了这一点,能够及时地接受新知识,扩展自己的知识面,才能够做到如今这一步,这也是验证了做医生这行,所谓学到老,用到老的这句格言。

    所以徐泽现在没事也都喜欢看书,虽然现在脑海中的那些庞大的知识量已经足够徐泽在现代医学界,拥有无数个一席之地,不过徐泽倒是并没有满足,那些知识多数都是未来层次的,与现在主流医学知识,很多都有极大的差别,所以徐泽也得时刻地了解现在的医学进展,省得到时候自己冒出来的许多东西,那些专家教授看不懂,给自己打个零分,或者一句荒谬,那也足够自己憋屈的。

    书看了几页,很快又来病人了,这个病人倒是个老病号,不过徐泽没看,是前天赵启龙看的开了药,然后张老把了把关。好像是个发烧的病人,不过昨儿听说还在发烧呢,看那模样似乎今儿依然不见好。

    这病人今儿一来见得赵启龙不在,倒是面露喜色,看着张老道:“张医师,今儿你详细给我看看,这总是发烧,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还发烧?”听得这病人的话,张老医师也是眉头一皱,朝着徐泽道:“徐泽你先给他量个体温。”

    等徐泽给这病人夹好体温表之后,张老亲自拿了个小电筒给病人看了看喉咙,然后又拿了听诊器仔细地听了听心肺,等得体温量出来,这眉头却是皱的更深了:“今天喉咙已经不红了,按理说这发烧应该也会退才是,怎么又烧到了三十九度?这倒是奇怪了。”

    这病人见得张老也是一副有些愁眉不展的模样,这下倒是有些紧张了:“张医师,你得给我想想办法啊,这样下去可不行,每次吃了退烧药,退了烧就好了,可是过不得多久它又烧起来,这实在是难受。”

    “嗯…你放心,我一定把你这病给查清楚。”张老捏了捏下巴上的几根胡子,半眯着眼睛道。

    说罢,张老又详细地做了一番检查,从淋巴结,到心肺肝脾,都仔细地通过触诊听诊检查了一遍。不过眼中的疑惑却是更浓了,低低地念叨道:“淋巴结不大,心肺没有问题,肝脾也都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徐泽在一旁听得张老医师的念叨,也跟着疑惑了起来,张老可是老医生,他既然检查了没有问题,那当然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怎么会总是发高烧呢?想到这里,徐泽又启动了X光透视功能,将病人的心肺什么的都透视了一遍,但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倒是真奇怪了。

    见得张老医师停了手,徐泽总觉得自己该动手检查一下,便道:“张老,让我也看看吧?”

    “嗯…好,徐泽你也看看,看能发现什么么?”张老医师点了点头,他对自己这个弟子可算是极为信任的,知道徐泽向来细心,倒是有可能发现某些自己没有发现的东西。

    徐泽首先也从常规的开始,看了喉咙,听了心肺,确实没有发现异常,而且病人的全身肌肉也没有什么压痛或酸痛的表现,除了眼结膜稍稍有些充血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徐泽皱了皱眉头,右手轻轻地在病人的手腕按了按,脑海中却是下达了一个指令:“启动血常规分析检查。”

    “嘀”地一声轻响,系统迅速响应,徐泽的右手指环中紧贴着病人皮肤处,突然冒出了一根极细的细针猛地扎进了病人手腕内。不过这个细针极小,病人并没有多少感觉。

    两秒钟之后,徐泽的眼镜镜片上显示了一排数字:“白细胞:0.8,中性粒细胞56%,淋巴细胞34%”

    P:总算码出来了,虽然有点晚,网络也不怎么给面子,让天南发了三次才成功,但是天南依然弱弱地求一下推荐票,这周编辑给的推荐,很小可能是起点最小的一个,杯具全仰仗众位兄弟姐妹们支持了给天南票票吧阿门希望这次顺利地发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