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赵大忽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名正言顺地逃过了一堂课,但徐泽倒是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他总是想起那个女生恐惧和无助的目光还有那凄厉的叫喊声,以及和对方进行精神沟通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恐惧和无助,。

    以徐泽远超常人的精神力和相关经验,徐泽知道,其实那一切,都绝对是那个女生所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甚至应该就是近期所发生的,只不过那种强大的抑郁感和恐惧感,一直都压在她心底。

    而这些事情,她无法跟其他人述说,而这些东西都积压在心底,恐惧、无助和彷徨不住地升腾,直到今日才突然爆发出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而徐泽在感受到对方那种强烈的恐惧时,甚至依靠精神沟通,勉强感觉到那个女生在某个印象极为深刻时候的一些情况,甚至能隐约看到了数个淫笑着的身影,不住地在对方的脑海中盘旋。

    很多人都评价过徐泽,说徐泽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似乎事实也是如此,所以徐泽的心情因为这个事情,整个一下午都不太好,不过那个女生这时已经被家人接走,上午的伤人事件,也逐渐的平息,

    只是另一件事,却是闹得沸沸扬扬,临床医学系大三的徐泽竟然是个催眠术高手的消息不胫而走。

    当时在场的百余临床系同学,纷纷地向着自己的朋友、女朋友、男朋友宣扬着今天上午自己看到的一切:“那女在砍伤了几个人之后,就把刀就搁在脖子上,发疯似的乱叫,徐泽当时走上去就是说了几句话,跟电视里的催眠一样,数了五个数字,那女的当场刀一丢,就睡了过去…真神了……”

    “啊?有这么厉害?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你去问啊,咱们系百多人看着了,这还能有假……”

    “真的啊?你跟那徐泽熟不?那下次我可要去见识见识……”

    位于风头浪尖的徐泽,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这时也已经勉强地将上午女生的事放到了脑后,因为那个女生已经回家了,而且这事情再想也不过是扰乱自己的心神而已。

    晚饭的时候,还有一件马上就要让他头疼的事情出现了,所以徐泽可谓是现在自顾不暇,却哪里还有心思再去为别人的事忧伤愤怒。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想起今儿要客串孙凌菲男友的事情,徐泽都在郁闷中度过;相对于徐泽来说,旁边的赵启龙可是精神振奋,一头头发梳的油滑水亮,下巴刮得光溜溜的,纷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虽然徐泽不排斥男人喷香水,但是偏偏这种古龙水的味道却是他最讨厌的,不得已只得坐远了一些,否则今儿下午他都没法安心做事了。

    徐泽在一旁暗道好在张老医师今儿下午出去了,否则张老医师闻到这味道,只怕是也会在诊室里呆不住。

    下午的事情不很多,赵启龙在看了两个病人之后,并没有来什么新病人,所以徐泽才得以偷闲跑到注射室呆了下来。

    没有了赵启龙的古龙水味,徐泽的心情总算是安稳了一些,帮着罗姐打了两个吊针之后,便悠闲地找了个躺椅躺了下来,打打瞌睡,上午的精神力实在消耗过大了,中午睡了几个小时,这个头都还晕乎乎的,似乎还没有恢复过来。

    徐泽这在注射室睡着了,外边诊室就成了赵启龙一人的天下,这时没有什么病人,赵启龙这时却是拿着一面镜子面前左照又照,看着自己今儿足够精神,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镜子还没放下,便听得前边有人道:“赵医生你在呢…张老医师不在么?”

    赵启龙抬头一看,却是前两天发烧来找自己看过病的那人,今儿似乎气色不错,看来应该是好很多了,当下赶紧笑道:“哦…是你呀,今儿好些了没?没有发烧了吧?”

    “呵呵…今天没有发烧了,张老医师不在么?”那病人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继续问道。

    赵启龙听得这人总说要找张老医师,这心头就不高兴了,自己也是执业医师,你还是自己给开的药,怎么今儿总找张老头干嘛?

    不过当着病人的面又不好发火,只好强笑道:“张医师出去有事了,来我给你看看吧……”

    那病人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诊室,似乎那个小徐医师也不在,当下只好走过来,在诊桌旁坐下,让赵启龙给他看看。

    赵启龙给量了量体温,然后又看了看喉咙,然后自得地笑道:“看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喉咙也不红了,今儿再打一天针,就应该差不多了。”说罢,便拿起处方开起来。

    看得赵启龙给自己开药,这病人又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赵启龙给开的药,似乎还是跟前天一样,然后才道:“赵医生,昨天小徐医生说我不是喉咙发炎,给我换了药了,昨儿打的不是这个。”

    一听这个,赵启龙就怒了,火上心来,哼声道:“换药了?他凭说不是喉咙发炎,凭什么给你换药?你不是打的好好的,好很多么?”

    “没有,昨天我过来的时候还烧得厉害,后来小徐医生给我换了药,打了一天,吃了两次药,今儿就感觉好多了。赵医生,你还是给我用昨天小徐医生给开的那些药吧…”病人稍稍地停了停,见得赵启龙的脸色不太好看,又赶紧小心地继续解释道:“昨天的药虽然便宜些,但是真的效果不错;赵医生,我不是在乎钱,只要效果好就行,但昨儿那药好像确实好些。”

    赵启龙听得病人这话,这心里就越发的不舒服了,翻了翻昨天的处方,找到徐泽给开的药,看了看上边两种很普通,又便宜的抗生素,不禁冷笑道:“什么昨天的药效果好些,这两种药都是最低级的抗生素,对你这样的高烧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你只不过是首先打了两天我给你开的药,病菌已经被控制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有显效而已;昨儿换了这些药,只能起些巩固作用,不过正好到今儿病情才正式好转而已。”

    “但是…赵医生,昨天小徐医生说我找个是个什么虫病,用这些药刚好合适,我自己也觉得不错,首先那药打了两天都没一点效果,这个药,昨天只打了一次,就好很多了…”

    见得病人依然固执着不相信自己,而是相信那狗屁小子的话,赵启龙嗤声笑道:“还什么虫病?从来没有什么寄生虫病,会烧成这样的…你相信他?他只是一个实习医生而已,他知道什么。”

    “啊?”被赵启龙这样一说,病人倒是怀疑了起来:“是啊,一个实习医生说的话能相信么?那什么虫咬了怎么会烧成这样?说不定真是前两天的药,到今天才见效呢,那些药那么便宜,怎么会有这样的效果,这赵医生说的只怕没错…”

    这病人被赵启龙这般的信誓旦旦地言语给忽悠了一番,倒是信了七、八成,当下便没有再坚持,而是继续用赵启龙前两天的药。

    而赵启龙费的不少力气,才把这个病人说服,不过心底却是极为的窝火,当下却是找徐泽麻烦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