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高级品酒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启龙好不容易在徐泽给他的打击中清醒过来,不过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徐泽竟然会说法语。

    “一个乡下小子,又不是读的外语系,怎么可能会法语,而且还讲得如此标准,比自己这个在法国呆过两年的人发音还要标准…这怎么可能?”赵启龙不停地暗自絮叨着,不过最后实在是发现,这事不是自己在做梦,而且是确确实实的事实。

    不过,不管怎么着,赵启龙现在是极度的郁闷,原本便打算借机羞辱这小学徒一番,这下倒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惹得孙凌菲极不高兴,实在是得不偿失。

    所以,赵启龙倒是稍稍地收敛了一些,自己点完餐之后,便看着孙凌菲道:“我想不到你竟然会喜欢这个小子。”

    “我喜欢谁,不需要你管…”孙凌菲轻哼了一声,然后看着赵启龙冷声道:“反正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喜欢你的,而且以后也不会…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凌菲,你这样让我很难过,叔叔阿姨都希望我和你在一起,再说当初我们在法国的时候,相处的不是很好么?为什么你进大学就变心了呢…”见得孙凌菲脸上冷艳的表情,赵启龙的脸色一下变了,突然满脸哀怨地道。

    “噗…”看着赵启龙那极为做作的表情,徐泽差点将口中的水给喷了出来,当下只得尴尬地低笑了两声。

    不过徐泽这一声笑,却让好不容易酝酿出哀怨的赵启龙,脸上表情霎时烟消云散,让赵启龙是憋屈不已,只得恨恨地瞪了徐泽一眼之后,继续看着孙凌菲,想继续说话。

    “在法国,不过是我爸妈拜托你在学校照顾我而已,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什么变心,赵启龙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恶心了…”听得赵启龙的话,孙凌菲的脸色也是一变,这赵启龙什么意思,怎么把两个人在法国一起上学的事情说得如此暧昧,当下不由地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徐泽,见得他一脸的淡然,这才稍稍地放了些心,然后迅速地反驳道。

    被孙凌菲一眼揭破了用心,赵启龙不由地冷哼道:“凌菲,我就不知道这小子那点配得上你,一个乡下小子,除了脸白点,什么本事都没有…”

    “哼…赵启龙你给我闭嘴,我喜欢徐泽关你什么事,我就喜欢他,他比你帅,比你人品好,比你上进,又会关心人,哪一点都比你强…所以你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喜欢你的。”

    “帅?人品好?上进?会关心人?”徐泽在一旁砸吧着嘴巴,不由地摸了摸鼻子,暗道:“我有这么多优点么?我怎么没发现?”

    旁边的赵启龙听得这话,可没有徐泽这般的心情,直气得是鼻斜嘴歪的,鼓着眼睛看着孙凌菲,指着徐泽怒声道:“他人品好?长得帅?凌菲,你不要被他给蒙骗了,其实他就一阴险小人,一小白脸…哪里比得上我?”

    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手指,徐泽皱了皱眉头,正待说话,旁边却是有侍者走了过来,对着赵启龙,客气地轻声道:“先生,请您说话轻声一些,不要打扰到其他客人。”

    “呃…”听得侍者的话,赵启龙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太过忿怒,声音大了一些,当下赶紧收敛了语调看了看四周,发现不少的人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地老脸一红。

    法国餐厅最注重情调和格调,在这里所有人交谈时,都会自动放低自己的语调,以防骚扰到他人,偏偏赵启龙在不忿之下,却是犯了大忌,招惹来周围不少人鄙视的眼神,赵启龙脸红的甚至都能想象到这些人鄙视眼神中的想法:“这个乡巴佬,怕是没来过法国餐厅,还当是在外边小饭馆喝酒划拳呢…真粗俗…”

    不过还好,菜很快地上来了让赵启龙稍稍地消除了些许的尴尬,也比之首先收敛了许多,让孙凌菲和徐泽有好心情来享受着一顿美食。

    侍者这时将冰镇好的白葡萄酒放到明显较年长的赵启龙面前,请他审视了酒之后,便启开瓶塞,用毛巾包好,准备请赵启龙试酒。

    不过赵启龙却是摆了摆手,阴笑着朝着徐泽点了点头,示意侍者让徐泽试酒。

    一般的餐前试酒,也不过是让客人品品酒是否合意,并表示餐厅的酒货真价实,并不具有特别的意义,赵启龙也不过是想再试探一下徐泽,毕竟徐泽今儿的表现太诡异了。

    一个乡下小子,沦落到了上学还要靠兼职打工生活的份上,不但会法语,而且对法国菜的点餐搭配似乎也颇为了解,这实在是奇怪了。

    看了看侍者走过来,在自己面前的酒杯倒上一些酒,徐泽轻笑了笑,明白赵启龙意思,伸手轻轻地端起酒杯,举到眼前晃了晃,看着上边涌起的一点点微末,然后然后又凑到杯口嗅了嗅酒香之后,再轻轻地抿了一小口酒液在口中细细的品味了一番,然后又一口将酒杯中剩下的一点酒喝下,微笑着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侍者用法语笑道:“70%UgniBlanc加30%Clmbard,酿制而成的8年份波尔多,很不错…”

    听得徐泽的话,旁边的法国侍者一愣之后,却是面容一肃,他知道徐泽并没有审视酒标,而是单凭自己的感觉,而评判出了这瓶酒的年份产地甚至原料,这是只有一些高级品酒师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眼前的这位年轻的中国人,看来不过二十一二岁,竟然也能品出来,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这个神秘的东方古国果然是太神奇了。

    当下极为恭敬地朝着徐泽点了点头,然后替徐泽倒上酒,恭敬道:“得到您的夸奖是本店最大的荣幸,先生您请用…”

    旁边的赵启龙和孙凌菲,看着徐泽娴熟的品着酒,说出来的评语,以及那侍者越发恭敬的表情,看得是目瞪口呆。

    Lavlla是星城最早也是最为正宗的一家法国餐厅,所做出的菜以传统精致美味而著称,这里的侍者都是正宗的法国人,服务向来最为严谨,所以保持了这家餐厅在星城最正统的地位。

    而这里的侍者对客人都极为的恭敬和热情,但是赵启龙和孙凌菲却是看得出眼前这位侍者对徐泽的那种恭敬是发出内心的,甚至还带着一些仰视和钦佩。

    这赵启龙和孙凌菲是完全地被徐泽给震撼住了,两人都听懂了徐泽刚才说的话,徐泽不但真品出了这瓶酒的年份和产地,甚至原料都能分辨出来,而且通过侍者的反应,很明显的他说的很正确。

    这实在是让他们太震惊了,赵启龙是满脸的惊愕和不可思议;而孙凌菲眼中却是异彩连连和满眼的惊喜,今天徐泽给她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赵启龙被徐泽首先娴熟的法语还有熟练的点餐搭配给震了一下,现在又被徐泽那恐怖的品酒能力给吓了一大跳。

    又看着徐泽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双手轻轻贴近身体,一副法国菜老手的模样,这下开始不敢仰仗自己熟悉法国菜而再试探徐泽。今天他打算以势压人,羞辱徐泽的想法的是彻底地破灭了,还差一点自取其辱。

    不过他怎么知道,有小刀在,有系统一直在收集的庞大的资料库,什么食物或饮料的原料和制作时间是分析不出来的,要品评酒的年份和产地原料,实在是太容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