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十三章 青霉素过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启龙这时一脸的惨白,脸上满是惊惶之色,被那男子扯住衣领,手却是似乎有些发抖,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丝毫没有了往日那般自信傲然的模样。

    瞧得赵启龙被吓得这般模样,徐泽看得是心头一凉,赶忙跑了过去一把抢过赵启龙手中的听诊器,对着晕倒在躺椅上的病人就听了一起来,一边听还一边对着一旁的罗姐快速地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罗姐这时也是脸色发白,不过看起来却是比赵启龙这个新手要稍稍镇定一些,听得徐泽问话,这才精神一振,跟找着主心骨一般,赶紧慌声答道:“刚滴了苯唑青霉素才一小会,病人就叫不舒服,然后血压就降了…现在…”说罢,罗姐赶紧又加了一句:“但是皮试没问题”

    “苯唑青霉素…”一听到这个,徐泽就紧皱起了眉头,心头开始觉得不大妙了,然后再一听病人的心跳,却是不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跳竟然已经没有了!

    随之,徐泽的脸色也骤然一下变了,赶忙转过头去,对着罗姐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开抢救箱,上肾上腺素…”

    “啊…哎…”罗姐一愣之后,却是赶紧应了一声,小跑着去提急救箱了。

    这时那病人男友,见得徐泽似乎开始抢救了,却是赶紧放开赵启龙,对着徐泽道:“我女朋友到底怎么样了?”

    徐泽这时可没空理他,而是转过头去,对着依然一脸惨白,站在一旁明显是以前没见过这种情况而有些手足无措的赵启龙,怒声喝道:“你还呆这里做什么,快去提心电图,打电话给张老…”

    “嗯…嗯…”这时有徐泽在一旁做主,赵启龙却是也如同遇到救星一般,赶紧应了一声,跑了出去拿心电图机。

    徐泽伸手一把搂起那个女病人快步冲向角落的一张硬板床上,然后对着她一脸惊惶的男友道:“可能是青霉素过敏,很严重,你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

    “啊…什么意思?”年轻男子一听徐泽的话,慌声问道。

    徐泽这时可是顾不得再跟他纠缠,而是一挥手,将就年轻女子身上的一件T恤撕了开来,露出了里边的内衣,然后又是毫不犹豫地伸出两手一用力,将里边的一件胸罩猛地扯断,随着胸罩的被扯断,一对高耸的玉兔和光洁性感的胸部却是完整地暴露了出来。

    旁边的那年轻男子已经徐泽竟然撕了自己女朋友的内衣,却是怒声推了徐泽一把道:“你做什么?”

    徐泽这时可是没有时间和他纠缠,瞄了他一眼,只是寒声道:“不想她死,你就让开…”

    那年轻男子见得徐泽一脸的坦然,又被徐泽这一般一喝,当下却是一缩不敢再言语。

    这时罗姐已经提着抢救箱过来了,徐泽点了点头,轻声喝道:“肾上腺素1mg静推!”

    同时却是对着脑海中的自动反应系统命令道:“启动基础心肺复苏!”

    “嘀…基础心肺复苏启动!”自动反应系统迅速应答。

    听着系统的应答,徐泽伸手从病人的胸口两乳之间摸了两摸,确认了心前区的位置之后,却是挥手朝着病人的左胸乳房的稍下方出,快速地连敲了三拳。

    随着徐泽的三拳敲下,徐泽右手食指上的指环瞬间响应,数道生物电流快速地朝着病人的心脏激射了过去。

    随着三拳的击完,然后快速地用听诊器听了听病人的心脏处。

    听了几秒钟,听诊器中依然悄然无声…徐泽的脸色一下黑了下来,这三道生物电刺激,都没有使病人的心脏复跳,这下麻烦大了。

    这时赵启龙已经提着心电图机过来了,这次倒是极为主动地拿着心电图机的夹子赶紧将病人的手脚肢导联夹好。

    看着心电图纸上显示的一条只稍稍地带着些细微波纹的直线,赵启龙刚稍稍好转一些的脸色却是又猛地一下白了…

    他很清楚这条仅仅有些细纹的直线代表着什么,说明病人的心跳已经完全停止,可能只有一些细微的心电反应。

    这种情况,难道在这里还能抢救过来么?这里什么设备都没有,没有除颤仪,没有呼吸机…赵启龙想起这个病人是自己开的药,那处方上都是自己签的名,这下又开始慌神了起来。

    “不要发呆,快点,拿急救气囊进行心肺复苏…”看着赵启龙又在一旁发呆,徐泽瞄了眼心电图,不禁地怒声低喝了一声,这个时候徐泽实在是有够生气的,这赵启龙往日一副自傲得不得了的模样,现在真正有事了,却被吓成了软脚虾,实在是让徐泽气得不行。

    “哦…哦…”听得徐泽的怒喝声,赵启龙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地接过罗姐递过来的气囊,往病人的嘴巴上套了过去。

    看着赵启龙那手忙脚乱的模样,而且连上气囊前的准备工作拉直气道、都没有做,徐泽只差点没气得吐血,心底怒骂着:“这王八蛋到底会不会,难道就会伤科的,连普通的心肺复苏都没学过么?”

    只是这时徐泽也顾不了这许多了,病人对自己的生物电刺激都没什么反应,这说明青霉素的过敏原还在病人的体内起作用,抑制了病人机体的恢复,得赶紧想办法才是,如果再拖得几分钟,等得脑死亡,那可就完全没救了。

    当下赶紧又对着罗姐道:“地塞米松10mg静推,5%葡萄糖500ml加去甲肾上腺素4mg静滴,快…”

    交代过罗姐之后,徐泽双手交叉,轻轻地压在病人的胸口胸骨处,朝着站在床头正用呼吸气囊罩着病人鼻口的赵启龙交代道:“三十比二明白么?”

    赵启龙这时早将自己的自傲抛到了一边,只愿能将这个病人快点救活才好,当下赶紧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徐泽这下边不再迟疑,双肘关节伸直,按在病人的胸口胸骨处,利用上身重量快速垂直下压,维持下压深度为3—4厘米,而后迅速放松,解除压力,让胸廓自行复位。

    以快速而有节奏地反复进行,频率为每分钟80—100次,如此般地快速按压了三十次后,徐泽望向了床头处的赵启龙。

    见得徐泽望来,赵启龙赶忙按动了手中呼吸气囊。

    看着赵启龙按压着气囊,但是却从气罩的边缘传来“嗤嗤”的漏气声,根本没有能将氧气灌入病人的肺内,徐泽无语了…他当时很有着一巴掌拍死这丫的冲动。

    不过还好,这时张老已经从外边一脸紧张,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徐泽赶忙回头叫道:“张老,快来帮来压气囊…”

    见得徐泽一脸恼怒的模样,而赵启龙站在床头拿着气囊一脸的阴郁,张老医师就知晓了原因,赶忙二话不说地便接过赵启龙手中的气囊,轻轻地一拉病人的下颌,拉直气道之后,将气囊的气罩罩住病人的鼻口,伸手固定住,然后快速地捏动了两下。

    P:一天没喊票,就被人超了一千票,果然编辑还是说的对,不要怕羞,脸皮要厚,想要就要大声喊出来,你不喊,人家怎么会知道你想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