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一百章 我只要一个公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章 我只要一个公道

    “现在宣判,张俊涛、李本龙、李江明涉嫌强奸一案,因证据不足,维持原判,罪名不成立!”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随着法官的宣判,陶母却是依然当庭大声嚎哭了起来,陶父在一旁默默地流着泪,抱着因为这事而已经一夜之间白了大半头发的妻子,没有去安慰,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让人看着心碎不已。

    而相对于陶父陶母的悲戚,张家那边却是得意洋洋,为了总算是了断了这件事,而互相握手庆祝,而张家一位叔叔这时正朝着法庭上的法官,微笑着轻轻点头示意,似乎是在表示感谢。

    张俊涛、李本龙、李江明三人同样也满脸得意,已经准备从被告席走出来,和家人庆祝了。

    看到这一切,坐在最前排的徐泽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脸上开始闪过了一丝淡淡而森寒的笑意。而在一旁正等着他动作的骡子四人,看到他脸上的冰冷笑意,在感觉纷身一寒之后,却是兴奋了起来,知道徐泽可能要有动作了。

    徐泽这一段时间来的神奇表现,和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习惯,让骡子他们对此充满了信心,他们坚信今天自己绝对不是来看看而已。

    随着徐泽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寒冷,庭中头顶的天花板处却是突然传来“噼里啪啦”地一阵轻响,在众人抬头惊愕的目光中,审判庭中天花板上的那些悬挂着的灯管,在快速地闪过了几缕火花,一明一暗闪了两下之后,却是突然的完全熄灭了。

    随着灯管的熄灭,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庭中的光线却是一下阴暗了下来,唯有两个开在走廊上的窗户有着一些天光透了进来。

    正当众人惊愕的时候,突然庭内,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让人听得不寒而栗的撕声裂肺的凄厉悲叫声:“为什么……为什么……”

    听得这个突如其来的悲叫声中的那种凄厉悲切和怨恨,所有人都是无由来地打了一个寒颤,就连早有准备,知道可能会有异动出现的骡子等人,却是听得这个声音,却是也吓得心头一颤。

    其中特别是张俊涛和李本龙还有李江明,他们听得这个凄厉的叫声之后,却发现怎么这么的耳熟……似乎很像……霎时,三人都是脸色突然一下白了。

    而骡子等四人对这个声音和这句话同样很熟悉,这正是那天陶晓在跳楼前,那发出来的凄厉悲叫和逼问声……

    想到陶晓跳楼之前所说的那几句话,四人都不禁心寒了起来,赶紧看向徐泽,不知道这到底是他弄出来的,还是真的有那种事情出现了……

    不过看得徐泽脸上那淡淡的冰寒笑意,四人总算是放下心来,看来这个真是徐泽弄出来的,并不是真有其他什么,只是他们极为好奇,徐泽是靠什么做到这一切的?

    而其他人在听得这个声音之后,都是一愣之后又心头一寒,至于陶父陶母,却在听得这个熟悉而凄厉声音,在一愣之后,两人却是一脸的又惊又悲又喜,以为冤屈而去的晓晓因为不满这个结果而出现了,当下朝着四周快速地张望着,大声地悲声呼喊着:“晓晓……晓晓……是你么?”

    两人四处张望着,撕声呼喊着,却并没有能看到期望中自己女儿的身影出现,陶父老泪纵横,一把跪倒在地上,举着手狠狠地砸着自己的胸部,朝着四周悲声凄呼道:“晓晓……是爸爸妈妈没用……不能给你报仇啊……你要怪就怪爸爸吧……是爸爸没用啊……让你去了也这样不安心哪……”

    陶母这时也往前一扑,双目泪流如注,挥舞着双臂,悲切地朝着四处张望着,大声呼喊道:“晓晓……你来了么?是你来了么?你来见见妈妈呀……见见妈妈呀……妈妈想你啊……”

    随着陶父陶母这般悲声地大声呼喊着,四处张望着,这诡异的气氛更加的浓郁了,所有人的心头都觉得自己脊背似乎有些冒寒了,这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向来自傲镇定的人们,纷纷不禁惶然地四处张望着,想着:“莫不真是……”

    而那还在审判席上的法官,这时却是稍稍地镇定一些,脸上涌过一丝苍白之后,却是很快便回过神来,知晓这些声音应该是从周围的那些音箱里传来的。

    赶紧一把关掉自己面前的麦克风,同时对着一旁也是满脸惊骇的法警大声呼喝道:“快关掉所有的扩音器和话筒……”

    两个法警听得这一声喝,却是也稍稍地镇定了一些,赶忙去关周围一些扩音器和话筒的开关,不过随着他手忙脚乱地将几个话筒和扩音器的开关关掉之后,刚松了口气。

    却哪知道,那个凄厉的悲呼声再次从四周那些音箱中传来,而且越来地凄厉了:“为什么这世上会没有公道?”

    “为什么这个世间会没有天理……”

    “为什么啊……”

    看着所有的话筒和扩音器都已经完全关掉了,但依然从里边传出来的那些凄厉声音,这下连那法官也跟着有些脸色苍白了起来。

    至于张俊涛等三人,却是早在被告席上吓得一脸的惨白,三人惊叫着拥作了一团,瑟瑟地发抖。

    他们向来横行霸道惯了,虽然算不上是罪大恶极,但是这欺男霸女的事情可是也没少做,依仗着家里的权势,却是也从来没有出过事,却没想到今天这报应竟然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这等的吓人,让人简直是肝胆俱碎。

    徐泽静静地坐在听审席上,静静地看着这些人的表现,脸上的冰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不过此时,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却是打断了他的自得:“徐……你得抓紧时间,刚才用强电流爆裂灯管和摧毁音箱电源开关,消耗了不少的能量。你得尽快解决,否则如果对方万一切断了全部电源的话,我们的能量就肯定不够了。”

    徐泽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时也差不多了,当下便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出旁听席,朝着被告席走了过去。

    此时,陶晓凄厉的声音依然在庭内声声地盘旋着,重复着那天那些凄厉悲切怨恨之极的言语:“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这些悲戚凄厉的哀叫声,让张家的那些人,一个个吓得是面色恍白,在他们的眼中,这个自杀的女学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贫家女子而已,被自家宝贝孩子玩了就玩了,给点钱打发就是,谁知竟然还要寻死,弄得没事还要来拖累自家的孩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可是直到现在,直到他们听到这些凄厉的悲叫声的时候,才知道在他们看来并不是多大的事,对一个这样的女子来说,这是多么悲惨的事情,要怀着多么大的怨恨才会造成现在这样一个摸样。

    他们以前从来不信一个贫家女子能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这次也是对方走了狗屎运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这才会有机会再跟她们张家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进行两次必输的较量。

    但是今天,他们却是实在被吓到了,他们纷身冒寒地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臂,堆作一团,惊惶地看着这似真又似假的一幕,紧张地张望着四周,生怕那个可怕东西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如果世间真有鬼神,我愿从此化厉鬼,与那等禽兽日夜纠缠,不死不休……”随着最后一声凄厉悲戚而怨毒的叫喊声响起,整个庭中的惊惧气氛,瞬间给推到了最顶点。

    不过那名法官这时却是已经从慌乱中再次回过神来,作为一名老资格的法官,他见过无数穷凶恶极的人,他也不相信整个世界真的有鬼,肯定是有人在弄鬼,当下却是掏出手机,对着里边怒声喝道:“我是金白家,给我切断第三厅的电源!”

    徐泽这时已经走到了被告席前,眼冒寒光地看着三个面色恍白,吓得挤做一堆的畜生,突然轻笑起来:“怎么?你们也怕了么?”

    “你们也知道怕么?”徐泽嘿嘿地低笑了起来,眼中闪着凌厉而怪异的光芒,让三人充满畏惧和惊惶的眼中突然一阵迷茫。

    “刚才听到了吗?陶晓不会放过你们的……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听到她说什么了么?她会变成厉鬼……日日夜夜地纠缠着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不死不休……”徐泽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他的双眼也随着精神力的极度迫出,而开始充血泛红了起来。

    小刀这时在虚拟空间中,看着所剩不多的能量储备,不由地轻叹了一声,轻轻地弹了一个响指,瞬间之后,庞大的能量开始朝着徐泽脑部的某个部位积聚了过去,刺激着徐泽精神力瞬间暴涨强大了起来。

    这时张家的人,却是也注意到庭中除了那怪异的声音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什么,这稍稍地松了口气,开始醒过神来,认为可能是有人在捣鬼,应该不是真有什么出现才对。

    不过他们刚刚松了口气,却发现徐泽这个怪异的家伙,似乎是在恐吓自家的孩子,而且似乎已经吓得他们不轻了,当下几个人赶忙一边跑过来一边大声怒喝道:“你在做什么!”

    徐泽此时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他借助着小刀利用强大能量刺激神经中枢,而让他的精神力倍增,现在正对着三人进行着精神沟通的最后恐惧加深,当然是不能让他们打断的。

    不过他早有准备,身后早已经跟过来的骡子和胡雪兆等四人,见状知道该自己等人派上用场了,当下赶紧围了上去,挡在这些人的身前,纠缠到一起,为徐泽争取着最后的一点时间。

    这时,徐泽眼中的光芒越来越锐利,死死地盯着渐渐面如死灰,正瑟瑟发抖的三人,将自己脑海中构造的一个陶晓的凄厉悲叫怨恨的影像通过双瞳灌入他们的脑海之中,语调中带着一丝奇异的充满慑人寒意的震颤,寒声地加深着他们最后的恐惧:“她会日夜不停地纠缠着你们,不死不休……你们完了……”

    随着徐泽的语音落下,张家的人和几名法警,这时终于突破了骡子等四人的围堵,来到了徐泽面前。

    张俊涛的那个叔叔愤怒地一把推开徐泽,挥舞着拳头就要动手打人,却看到了徐泽那双血红的双眼,还有着那瞳孔中,透着的邪异光芒,当时便是心头一寒,然后感觉整个头都开始晕了起来,吓得不由自主地慌乱地倒退了几步。

    徐泽这时却是突然笑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精神力透支而有些苍白的脸上充满了舒畅的笑意,因为他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催眠,将极度的恐惧灌入了三人的脑海之中,从此之后,他们将被那种能让他们极度恐惧的影像和声音时刻缠绕,日不能安,夜不能寐,直到支撑不住,在极度恐惧中死去为止……

    这时,音箱中,陶晓的声音变了,变得低低的柔柔的带着一丝死亡的气息,再次在庭中响起:“徐泽……你说这个世界上会有公道么?”

    “有!”另一个有些耳熟的清亮声音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缓缓地答道。

    “可是……我不相信……”

    这次,那个清亮的声音很认真地道:“你要相信我,我说有,就有!”

    陶晓的声音明显的开心了起来:“真的有么?徐泽……你说有……我就信……”

    “我说有,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一定会有公道!”徐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