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腹痛的奇怪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零三章 腹痛的奇怪病人

    徐晴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看着对面那个也是一脸惊疑的明艳女孩,很快地回过神来,心底暗笑,看对方这眼神,似乎很有些不对哦……

    当下,微微地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好,你是我哥的同学吧?”

    “你哥?”孙琳菲听得一愣之后,这时心头却是也无由来地松了口气,当下脸上却是多了几分笑意,走近来笑道:“对……我是阿泽的同学,叫孙琳菲,你是阿泽的妹妹呀……”

    徐晴微笑着打量了这个明艳的女孩一眼,暗中笑着想道:“自家哥哥还真有本事,这么快就又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我叫徐晴,我也是刚来的……你过来这边坐吧,我哥还没醒了,我先帮他洗完脸……”徐晴轻轻地替哥哥擦着脸,一边对着孙琳菲笑了笑道。

    “好的……不用客气……”孙琳菲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了,今天下午没课,吃过午饭,就赶紧赶了过来看看,不知道徐泽醒了没。

    当下走近前去,看了看依然在昏睡中的徐泽,看着那张俊秀明朗的脸,已经没有昨日那般的苍白,这却是稍稍地放下心来。

    正打算先去一边坐下,却看得正在被擦脸的徐泽,突然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来。

    徐泽轻皱着眉头,刚睁开眼来,却见到了两张宜喜宜嗔的俏脸,一愣之后,却是微笑着道:“晴儿你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住院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呀……”听得徐泽的清晰问话,徐晴这时却是放下了心来,撅着小嘴哼声道:“哥哥……你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这么大人还会晕倒,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

    “呵呵……好啦好啦,我的乖晴儿,别生气了,哥不是没事么……”徐泽呵呵笑着,想从床上坐起来。

    见得徐泽想起来,一旁的孙琳菲和徐晴儿赶紧一把扶住徐泽的两只胳膊,将徐泽扶了起来。

    徐泽微笑着扯动着嘴角,自己的身体哪里还要这种照顾,不过是因为精神力透支太多,而昏睡过去进行自我恢复而已。

    不过他倒是也不抗拒,难道有这种被两位美女照顾的情况,那就给她们一点机会吧。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没趁我睡着没醒的时候,占我便宜吧?”刚睡醒的徐泽,精神极佳,微眯着眼睛带着些细微的笑意,很有心情地调戏着孙大小姐。

    “哼……我刚过来的……还在你妹妹后边,想占也没机会呀……”面对徐泽的调戏,孙大小姐很难得的没有发飙,而是有点小小娇媚地,白了徐大无赖一眼。

    “嘎……”对于孙大小姐的配合,徐某人实在是有些讶异,不过转念一想,嗯……可能咱是病人,孙大小姐才会容忍一下吧。

    “刚才在下边遇到了唐老,他说如果你要是醒了,就让我告诉你,善后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什么后患,让你放心……”孙琳菲瞄了瞄一脸轻松的某人,轻哼着道:“你胆子还真是大,竟然敢在那里弄出这样的事情来,打了不少人的脸,这个漏子可捅的不小。以后你做事可要想想想后果才是……”

    “哈哈……这些个脸不打,我怎么对得起我自己?我又怎么对的起陶晓?”徐泽感叹地轻笑了笑,摇了摇头道:“只是麻烦了唐老……”

    “哼……你知道就好……为了给你善后,唐老爷子已经放出消息去,说你是他干孙子……”孙琳菲看着徐泽嘿嘿笑道:“这下你可赚大了……多少人年年逢年过节地求上门去,想求个这身份,都没有人成功过,你倒是因祸得福……”

    “干孙子……”听得这个消息,徐泽却是有些郁闷地摸了摸头,突然笑了笑,道:“孙子就孙子吧,反正老爷子年纪也足够当我爷爷了……”

    两人这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一旁的徐晴却是听晕了头,担心地看着徐泽道:“哥……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看着徐晴儿一脸担心的模样,徐泽笑了,伸手捏了捏徐晴的小脸蛋,呵呵笑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家不要管……”

    “谁是小孩子,我都快二十了……”徐晴儿不满地撅了撅嘴,看着徐泽道。

    “好啦……好啦……你是大人了……我家小晴儿是大人了,呵呵……”徐泽呵呵笑着,抬腿走下床来道:“走吧,我睡了一天一身都要锈了,咱们出院……”

    三人在外边吃了一顿晚饭,孙琳菲便送着徐晴儿回师大去了,徐泽回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了看诊所的方向,这时里边似乎人并不多,徐泽想了想,还是朝着大门走了过去。

    昨天在庭上,已经将自己辛辛苦苦储存的能量消耗了绝大部分,仅剩不到百分之十一,连小刀都差点沉睡了过去,不过现在也已经陷入了浅休眠之中。

    今天还是早些回去,多花些时间修炼能量循环,否则要是缺少了能量的供应,没有了小刀在身边实在是一件挺不安心的事情。

    走近星大的大门,看着里边熟悉的场景,还有那不时走过的一群群热闹的人群,让在医院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徐泽,不禁有了一丝感叹。还是自己的地方好啊,回到这里,感觉人都舒坦了许多。

    徐泽顺着路灯一路朝着自己的寝室走去,不过刚走了一小段,却被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女生给吓了一跳。

    “徐泽……”那个甜美可爱的小女生,试探地对着徐泽叫道。

    徐泽回头看了一下,似乎是自己不认识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正待问道。

    却突然见得那甜美可爱的小女生,突然双眼,猛地亮了起来,然后张大了嘴巴,猛地冒出了一声二百分贝以上的尖叫声:“徐泽……徐泽回来啦……”

    徐泽被着突然而来的尖叫声,吓得是猛地一愣,结果还没回得过神来,只听得周围一阵寂静之后,便掀起了一股声浪:“徐泽?徐泽在那?”

    然后只见的前边后边不少的身影回过头来,朝着自己这边涌了过来。

    在徐泽的一脸愕然中,已经有数十号人,将自己团团地围在了中央。然后似乎不远处,还有无数的人影开始朝着这边跑来。

    看着周围一个个热情地问着自己,是否康复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陌生同学,徐泽彻底地傻了,只得干笑着点头应着:“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

    谁知道这句话刚出来,才发现引出祸事来了,一群人听得没事了,猛地围了过来,抓的抓手,抬的抬脚,然后徐泽便被欢叫着猛地抛了起来……

    可怜的徐泽,被反复地抛上半空之中,隐约看得从四周不停地涌过来的人影中,悲哀的发现,自己只怕是要再晕上几回了。

    徐泽被在空中抛了半天,一件t恤被人抓成了无数块,一双手都被人握青了,最后,终于在闻声赶来的医疗系十来个同学的掩护下,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在骡子等人一脸的惭愧中,徐泽才找到了导致自己遭受如此待遇的源头,小心地打开星大论坛后,竟然发现里边多了一个名为“英雄徐泽”的专版……

    徐泽悬着心打开来一看,里边果然都是昨天前去法院门前支持的同学所发的帖子,而其中几个置顶的火爆贴,竟然是骡子和胡雪兆等人发的,里边还配有多张不知道从哪个记者手里搞来的法庭内的照片。

    几个帖子将将法庭内的一些情况,详详细细地进行了一番描述,加上所配的徐泽两眼血红,眼冒血泪直指众人怒诉的图片,将整件事渲染的是感人肺腑之极。

    看着下边那多达千页的回帖,徐泽晕乎了……

    徐泽呆了一阵,想起今儿晚上自己的遭遇,当下不禁恨恨地转过头,瞪大着眼睛,看着一脸惭愧的三人,指了指自己那件被抓的稀烂的t恤和自己还有些发青的手,点了点头:“明儿你们帮我把这事给我解决了,否则……你们三个以后都是我保镖了,一个都没有逃……知道了没?”

    三人组听得徐泽的威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想起如果像今儿的这种情况,只怕当保镖也是很可怕的事情,当下终于赶紧点了点头……

    见得三人点头答应了,徐泽恨恨地哼了几声,然后便洗了澡,直接上床睡觉,进行能量循环的修炼了,运行了整整五次共七十圈之后,才算是将系统的蓄能上升到了百分之三十八,将小刀从浅休眠状态给唤醒了回来。

    虚拟空间中,小刀犹如一个被抢光了钱财的守财奴一般,哭丧着脸,指着眼前只满了三分之一的能量存储标志:“徐……这几天你可得努力,咱们的能量可是不够……你要是想继续进行训练可得继续努力才行,否则这下下去,咱可维持不了多久!”

    “唉……行行……我一定努力还不成么?”看着小刀一张俊脸皱成了一条苦瓜一般,徐泽忙不迭地应承着,不管怎么的,小刀虽然是个守财奴,但关键时候还是没掉链子,没说一句反对的话,单凭这个,徐泽就觉得尽快给小刀将能量补充起来,实在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起来,徐泽偷偷地去湖边跑了几圈,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手脚之后,终于怀着一些忐忑的心情,在骡子三人的陪同下,连食堂没都敢进,直接地去上课了。

    不过不知道骡子他们怎么弄的,一路上遇上了的同学,都没有了昨天那般的疯狂,一个个都只是微笑地朝徐泽打着招呼,问候着身体是否无恙,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动,这才算是让徐泽松了口气。

    不过他倒是有些狐疑地看着骡子,疑惑地问道:“骡子?你们到底是怎么弄的,一下就把全校人都搞定了一般?你们什么时候有这般手段了?”

    面对徐泽的疑惑,三人原本极厚的脸皮上却是没有丝毫顺利解决问题的自得模样,而是你推我,我推你,都嘿嘿地干笑着乱扯话题,似乎打算绕开徐泽的注意力,不回答这个问题一般。

    看得三人一脸尴尬畏缩的模样,徐泽就越发觉得不太妙了,当下赶紧拎着向来相对比较老实的胖子的衣领,对着他寒声威胁道:“胖子……快说……到底你们怎么弄的?是不是使了什么坏招?”

    胖子到底是老实人儿,被徐泽这么三两下一逼,不顾旁边骡子和刚子紧张地使着眼色,结结巴巴地道:“昨天……你睡了之后,我们没法……只好想了个办法……说……”

    说到这里,胖子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看了看徐泽犹豫了一下……

    看得胖子这模样,徐泽就越发地觉得不对了,赶紧双眼一瞪,寒声哼道:“快说……想了个什么损招?”

    “呃……我们连夜又发了个帖,说你昨天病体还未完全康复,结果被大家一闹,你回去后又晕了……这样,别人就不会再对你怎么着了……”说罢之后,趁着徐泽一愣,胖子一把甩掉拉着自己衣领的徐泽,慌张地转身就跑……生怕徐泽找麻烦。

    而骡子和刚子又都是极为滑溜的人,一见事情暴露了,也跟着胖子后边一溜烟跑了……

    留下徐泽在原地回过神来之后,跺着脚怒声吼着:“哥的身体有这么弱么?名声够给你们给毁了……”

    上完课,又狠狠地拿着骡子他们出了口气之后,徐泽才回到诊所去上班,看到徐泽回来上班,张老医师也是满脸感叹地看着徐泽,他早也从今天的报纸上看到了关于陶晓案和徐泽的报道。

    当下,轻轻地拍了拍徐泽的肩膀,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只是道:“年轻人有激情是好的,但是还是要注意一些,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莫要做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来。”

    听得张老医师好心劝慰的言语,徐泽倒是闪过了一丝感动,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至于赵启龙,在一旁看着徐泽的眼神,却是分外的古怪,除了一丝怨恨外,却是更多了几分忌惮。

    他作为同样是星城大家族赵家一员,对于这件事自然要比其他人要知道得详细的多,虽然这次的事情里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他对徐泽竟然能主导这次法庭门事件,感到极为的震惊。

    不管这后边有什么人在帮徐泽,不管是否还有其他什么原因,但是能当庭将张家一个儿子和两个外甥弄成疯子,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且,赵启龙现在也隐约听得,唐家很少露面的老爷子竟然在今天放出了风声,说徐泽是他干孙子,庇护的意思明显甚浓,这徐泽到底和唐家有什么关系,这也让赵启龙不得不有所忌讳。

    对于赵启龙那有些闪烁的眼神,徐泽却是轻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很清楚赵启龙现在在想什么,作为赵家一员,就算不是嫡子,赵启龙也有足够的途径获知某些东西。

    既然赵启龙知道一些东西,那么至少以后应该不会在自己面前再那般讨厌吧,只要自己不去惹他,多数他不会没事再来找自己的岔子,自找没趣才是,想到这里,徐泽却是微笑了起来,这大概是这次闹出这么大事情来,唯一的几个好处之一吧。

    徐泽继续地坐在注射室安静地看着书,不过依然不时有不少来打针的老病号和他热情地打着招呼,甚至还有人朝着他挥舞着大拇指微笑不已。对于这些,徐泽只是微笑着回应着。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法庭门事件,终于缓缓地平息了下来,虽然在学校里,不时有人和徐泽热情地打着招呼,但是较之以前,已经是明显地让徐泽安静了许多。

    徐泽的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继续地开始每日安静上课上班的日子,还有每天两次给唐老爷子做电针治疗。

    唐老爷子现在已经恢复的极好了,至少在徐泽开始治疗之后,他便已经没有再犯过心绞痛了,让他是满意至极。而徐泽现在也改口叫了唐爷爷,将这个干孙子的身份给正了名。

    至于张家那边,虽然张俊涛和李本龙等三人的情况越来越差,但是却再没有敢做任何动作,似乎整件事就这么慢慢地烟消云散了。

    徐泽也安安心心地在诊所里上着班,继续消磨着这个学期最后的两个礼拜时间。

    这日,诊所的病人比较多,徐泽也在自己的小桌旁,帮着看了几个病人,张老医师对他看的病人是极为放心的,所以一般徐泽开了药之后,也就直接签上名字,让病人拿药便是。

    至于赵启龙可是没有这个待遇,他看的病人,所开的处方,可是每个都必须让张老医师看上一遍,确认之后才能去拿药,这让赵启龙可是觉得极为的憋屈,只是也没法,张老医师要如此做,他也只能听着。

    三人如此一番手脚,协同看病,倒是动作也快,很快便将病人处理完毕了,除了一些开药口服的外,倒是开了五、六个吊针过去注射室了。

    见得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张老便趁机拿了本杂志去上厕所去了,而赵启龙却是慢慢悠悠地掏出一根烟,舒爽地抽了起来。看得赵启龙在那里吞云吐雾,徐泽实在是不太喜欢着烟雾弥漫的感觉,便也一个人走出诊所去,在门口换了换气。

    刚出去一会,便听得注射室又过来了一个人,跟赵启龙说了什么,然后赵启龙便跟着过去了,过的一会赵启龙又回到了诊室这边继续抽起烟来。

    徐泽在外边呆了一阵,见得里边的赵启龙似乎已经抽完了烟,而张老医师也回来了,这才走了进去,拿起药物手册继续地看了起来。

    不过刚看了两页,便又见得首先那人又过来了,见得张老医师在,赶紧对着张老医师道:“张医师,我爸他还肚子疼呢,用了这么久药怎么一点没效啊?”

    张老医师抬头看了看这人,便记了起来,这人的父亲好像是个肚子疼拉肚子呕吐的病人,考虑是个胃肠炎,当下便朝着赵启龙道:“赵医生,你过去看一下……”

    那人见得又让赵启龙看,赶忙道:“张医生,赵医生刚才已经过去看了,而且还加了一针屁股针,但是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哦?”听得这人这般讲,张老医师这才皱着眉头,跟着家属过去看这个病人了。

    赵启龙见得张老医师过去了,赶紧也跟了过去,毕竟今天这病人首先也是他看的,有什么问题,总得主动一些,免得张老医师觉得自己不负责。

    至于徐泽,倒是不为所动,一个肚子痛的病人不是什么大事,以张老医师的经验,那自是手到擒来才是。

    不过,等张老医师过去了一阵,却听得他在那边叫道:“徐泽,你过来一下..”

    听得张老医师的喊声,徐泽却是一愣,扬了扬眉想道:“难不成还是个疑难病人?”

    当下却是也没敢迟疑,便赶紧走了过去,对着一脸皱眉的张老医师笑着点了点头。

    见得徐泽过来,张老医师便轻皱着眉头指着眼前的这个病人对着徐泽道:“徐泽你来看一下,这个病人有些奇怪,看你有什么别的看法没?”

    徐泽点了点头,心头却是暗自嘀咕开了,张老都拿不准的病人,看来还真有些奇怪。

    不过,他也没有推迟,当下便对着病人问起情况来,这时这病人看起来五、六十岁,现在正肚子疼的厉害,没有多少精神答话,大多都是旁边的他儿子帮着回答的。

    徐泽花了些时间,才算是弄清楚了情况,原来这个病人这两天开始有些拉肚子,稍稍地有些肚子疼,首先是一天拉个四、五次的样子,每次拉很多;后来自己买了些药吃后,拉肚子已经好了许多,原本以为只要再吃两次药就没事了。

    不过谁知道,今天又吃了一次药之后不多久,突然发现肚子痛加重了,而且还伴着有出现呕吐的情况,所以这才到诊所来看病。

    问清楚了情况,徐泽便又对病人进行了详细的检查,病人的心肺没有问题,腹部的话,除了下腹部稍微有些压痛之外,便只有一点肠鸣音亢进,似乎确实应该是个胃肠炎没错才是。

    当下,徐泽不禁皱了皱眉,然后抬起头看着张老医师道:“张老,看起来确实像个胃肠炎,不知道用了些什么药?”

    张老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已经用了6542解痉止痛,还有一些抗生素,刚才赵医生也还给加用了一次罗通定止痛,但似乎依然是没有一点效果……”

    “如果是胃肠炎的话,应该用了这些药用该有效才是……”张老很有些疑惑地道。

    听得张老医师的介绍,徐泽这下却是也紧皱起了眉头,按理说如果是胃肠炎,那么多数都会好转一些才是,但是现在却是依然没有一点效果,这倒是奇怪了……

    徐泽想了一阵,然后又伸手再次检查了一次腹部,发现依然跟首先一般没有发现其他的特殊,似乎依然是胃肠炎的表现。这下,徐泽可是也疑惑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随着徐泽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张老也在一旁又仔细地分析了起来,只有赵启龙在一旁看得是暗自地幸灾乐祸,暗笑道:“哼……张老头对你徐泽高看了两眼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一样看不出来,哼哼……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什么玩意……”

    赵启龙在这里暗笑着,不过徐泽通过一番仔细的思考,这时却是似乎是已经抓住了一些头绪……

    病人首先拉肚子了两天,稍稍地有些腹痛,但是吃了药之后,却是已经好转了,拉肚子也好很多了,那么说来这个肠炎当时应该是好些了的;但是今天又突然发了腹痛,而且这么厉害,还伴有呕吐……但是拉肚子并没有加重。

    虽然腹痛和呕吐都是肠炎的表现,但是既然肠炎好很多了,那这很有可能不单是肠炎的问题,而且其他原因引起。

    而有下腹痛剧烈,还有呕吐的情况,除了肠炎的话,便只有几种可能了,一种是泌尿系结石、然后便是阑尾炎可能,而突发腹痛,其中最可能便是结石可能性最大。

    想到这里,徐泽眼前一亮,既然考虑到这两方面的情况,那么就可以慢慢地排除,最后做出最后的诊断。

    当下徐泽便在脑海中命令道:“启动x光透视……”

    随着徐泽命令,自动反应系统很快便响应,眼镜镜片上一道微光闪过,病人的腹部透视影像,便浮现在了徐泽面前。

    不过看到眼前病人腹部的征象,徐泽却是又皱起了眉头,因为现在病人肠道里明显的堆积有粪便,在这些东西的掩盖下,根本无法看清楚病人到底有没有结石……

    想到这里,徐泽又开始头痛了起来,这泌尿系结石一般x光照片是可以看出来的,但是碰到没有清肠的情况下,那是也没有办法的。

    唯有b超才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检查,而b超似乎是二级权限的,自己权限好像不够来着……

    徐泽正失望中,突然脑海中似乎又觉得有个地方似乎不对,徐泽拼命地想着,突然却是想起了自己一个忽略了许久的问题……想到这里,很快徐泽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