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徐泽满脸感叹地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红酒,轻轻地抿了一口,看着孙凌菲道:“看样子咱们这次闹得挺不错的……”

    “什么呀……”孙凌菲的脸稍稍地一红,然后无辜地看着徐泽道:“可不关我事,我可什么都没闹……”

    看得孙大小姐装的什么都没有,徐泽轻笑了笑,倒是没有深究,只是笑道:“张副市长只怕是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现在又无可奈何吧,他终究还是对老爷子对唐家极为忌讳的……”

    “咦……你也知道这事?”孙凌菲好奇地看了徐泽一眼,倒是有些意外地道:“这点倒是,想不到你竟然也这么清楚,难道唐老爷子跟你说了?”

    “呵呵……”徐泽轻笑着摇了摇头:“老爷子当然不会说,不过他应该知道我能看出来的,我一下害了张家三人,张毅要是能吞下这口气,他也就不是张毅了……”

    孙凌菲轻叹了口气,看着徐泽道:“你也真敢做,一个人就敢去惹张家,实在是……你知道后来我都不好怎么说你了……”

    “惹都惹了,还有什么后悔的,呵呵……既然我敢惹,我就做好了准备的……至少有老爷子在我身后,他不敢怎么明目张胆动我……”徐泽缓缓笑道:“上次那事情,不做也得做……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你就是这脾气,虽然看起来一脸淡然随意,但是要认真起来,没有谁倔得过你……”孙凌菲轻叹了口气摇头笑了笑。

    徐泽轻笑了笑,将手中的红酒一口喝掉,将杯子放回到茶几上,过的一阵,终于苦笑着道:“红酒果然还是适宜一点点品,这样一口喝掉,实在是浪费了!”

    “呵呵……品酒也是要心境的……哪能像你这样……”看着徐泽一脸的郁闷,孙琳菲终于忍不住捂着小嘴,呵呵地笑了。

    “确实……我现在倒是不适宜品酒……”徐泽苦笑了笑,然后忍不住抬头看着孙琳菲道:“你家里有什么反应?”

    听得徐泽的话,孙琳菲不禁地一愣,然后脸上稍稍地露出了一丝不自然之色,笑道:“我家里倒是没什么反应,虽然他们不愿我在学校找男朋友,但是知道我和你其实也就是关系好一点的普通朋友而已……他们能有什么反应?”

    “这样么?那就好……”徐泽嘴角轻弯了弯,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和孙琳菲现在应该没多大关系才是,只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那么一切都应该不会是多大的问题。

    期末考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的人都开始了紧张的复习,每天上课听导师划重点,然后下课就背书,准备熬过这最后个把礼拜的时间。

    而徐泽倒是悠哉游哉的,毫不在意,他现在脑海中已经将各科的资料塞得满满的了,虽然这些资料某些方面有些小的混淆,但是问题都不大,至少用来应付考试过关时完全没有问题的。

    现在徐泽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修炼之上,他的目标是尽量在半个月之内达到第十六圈,然后尽量在下学期初的时候进阶二级医护兵。

    在虚拟空间中,徐泽依然在头疼地学习着钢琴,不可否认具有虚拟真实的小刀是一个很好的老师,短短的三四日已经徐泽已经对钢琴有了相对的熟练度了,而且差不多已经可以勉强地完整弹奏一曲《秋日私语》了,虽然这首曲子级数并不低,但是对于被直接灌输了钢琴经验的徐泽来说,缺少的只是熟练程度而已。

    至于其他的时间,多数还是在诊所里呆着,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很少在诊室这边呆了,多数的时间只是帮着罗姐打打针,在张老医师忙不赢的时候,看着看看病人而已。

    但是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徐泽的表现,倒是让他在附近小有了一些名气,不少的病人都慕名跑来找他看病。

    对于这些指明找徐泽的病人,张老医师倒是极为的热情,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有赵启龙常常地有些眼热。

    不过徐泽倒是极为的本分,他现在在诊所也只不过是混混日子而已,帮忙做点事情,并不争什么,倒是也过得安稳,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在诊所已经安稳不了多久了,张家虽然无法将他怎么样,但是找一点麻烦还是可以,而现在正在筹划着某些东西,打算让徐泽过的不要那么舒坦……

    至于赵启龙早已经是认命,知道自己无法奈何徐泽,所以最近也收敛了许多,至少表面上来说,态度好了不少,没有再敢对徐泽怎么着。

    看到赵启龙逐渐收敛了脸上的傲气,张老医师也暗暗点头,暗道自己老友往日对弟子太宠爱了,他这个弟子才学还是有的,人也还机灵,就是太骄傲了一些,不过还好到了自己这里,磨炼磨炼,至少性子方面还是有进步的。

    诊所现在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张老医师不禁暗叹自己在老友的请求下,答应赵启龙过来这边,还是没有做错的。

    不然自己这要是一出诊,诊所里没有一个有执业医师证的医生在这里压阵,这心里还实在是有些悬乎,不过现在好了,有赵启龙在,而且又徐泽在一旁注意,这样就让人安心多了。

    想到这里,趁着现在没有就诊的病人,注射室那边也没有几个病人,张老医师安心地交代了赵启龙一声,然后又朝着徐泽点了点头,踏实地上了车,出去出诊了。

    要病的人,终究还是要病,一要发病,这个可是不论时候的。所以张老医师一出门,很不巧地就有一个病人被人背着过来了。

    见得有病人上门,赵启龙倒是一脸的兴奋,往日都是在张老头的监督下,自己给病人看完病,还要让他再看一次,然后才确认用药,搞得人家以为自己是一个实习医生一般。今儿好了,张老头出诊去了,自己总算是可以独当一面,发挥发挥坐堂医生的气度了。

    所以,赵启龙赶紧朝着病人家属点了点头,让一直低低在呻吟的病人在就诊椅上坐下,然后开始询问病史。

    旁边的家属转头四望了一下,没有看到张老医师,不过看到眼前的年轻医生倒是也没有说话,只是暗自想道:“早听人说张老医师带了一个好徒弟小徐医师,治病救人有时候比张老医师还厉害,应该就是他了吧。”

    赵启龙这时详细的询问了一下病史,这老太太面色泛白,捂着上肚子,不时地呻吟两声,说晚边自己打算早点睡,然后吃了一次往日常吃的预防冠心病和中风的阿司匹林肠溶片、维脑路通片等等后,过的不久,就开始出现上肚子痛,不但痛的厉害,人还出汗,而且还呕了两次。

    赵启龙一听,眼前一亮,长期吃阿司匹林是可以引起胃溃疡或胃炎的,而这老太太吃了阿司匹林之后出现上腹部疼痛,而且还有呕吐,看来只怕是个胃炎,当下赶紧问道:“那老人家你以前有胃病没有啊?以前有没有肚子痛过什么的?”

    听得医生问话,老太太想了一下,这才低低道:“哦……这个好像有,以前胃一直不太好,吃饭还撑,有时候还痛过两次。”

    听得这老太太既往一直有胃病,这下赵启龙就更加肯定了,赶忙笑道:“哦……是这样啊,那你这痛应该是胃痛引起的,我给你检查一下。”

    说罢,伸手拿起听诊器在老太太的胸口处听了听,嗯……心跳还正常;然后又伸出手去,使劲地在老太太的胸骨下的胃部处按了按,按得老太痛叫了两声,这下是赵启龙是完全笃定了,这老太太肯定是个胃炎。

    当下抬头对着一旁的病人家属道:“她是一个胃炎,看痛的这么厉害,要输液才行。”

    病人家属是个中年男子,这时正心焦了,听得赵启龙这般道,赶紧点了点,笑道:“都听医生的,都听医生的……”

    见得病人家属一副恭谨的模样,赵启龙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处方,开出了一些护胃和消炎的药,递给病人家属去拿药。

    这时那家属拿了药单赶紧扶着老太先过来注射室这边,见得有了病人,徐泽也不敢怠慢,赶紧上来帮忙扶着,然后让病人家属先去拿药。

    看着老太太一副惨白的脸色,而且又捂着上肚子不停地呻吟,徐泽不禁地皱起了眉头,暗道:“这老太病的不轻啊,看这副模样情况可不太妙。”

    扶着老太太在输液躺椅上躺下之后,徐泽有些不放心地问道:“老太太你怎么不舒服啊?”

    对于徐泽好似关心地问话,反正药还没有拿过来,老太太也就随意地和徐泽说了起来:“哦……就是上肚子痛,痛得厉害,还出汗,又作呕……”

    “痛得厉害?还出汗?”看着老太太痛苦的模样,和惨白的脸色,徐泽一听这个,就眉头扬了起来,暗道:“这么痛不会是心绞痛吧……”

    当下赶紧又问道:“老太太,你痛了多久了?”

    “有一个多小时了,一直没停,疼得厉害啊……”老太紧皱着眉头,低低地呻吟道。

    “一个多小时?这么久?那应该不是心绞痛,难道是心梗?”徐泽想到这里,心头一惊,然后赶紧稍稍地提起老太太的衣服,露出肚子,问道:“老人家,你指给我看看是哪里疼?”

    “这里……就是这里……”老太太指着胸骨的正下方心窝处,哆哆嗦嗦地道:“就是这里,突然一下疼……然后就越来越疼,疼得人出汗,好像就要死了一样……”

    看着老太太指的地方,徐泽不禁又皱起了眉头,这里是胃所在的位置,看来赵启龙应该也认为是胃炎。

    不过,徐泽总觉得有些不对,持续上腹剧痛……有出汗,还有呕吐……对啦,病人说还有频死感……

    一般胃炎可以有剧痛,有呕吐,但是多数没有出汗,而且很少有频死感出现……

    而一旦出现这两种情况,而且又有胸部或上腹部剧痛的,多半还要考虑是不是心肌梗塞可能。

    虽然这个位置并不是心脏所在,但内科学某一段似乎里有提过有一小部分心肌梗塞的病人疼痛可以表现为上腹部疼痛。

    想到这里,徐泽的心一下沉了下来,如果这个病人真是心肌梗塞,那么随时有可能出现心跳骤停,而出现猝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