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炼花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九十章 炼花毒

    一个身材挺拔、面容俊朗的年轻人,疑惑地张望了一下徐泽的房间,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不解之色,对于在卧虎藏龙的燕京能够遇上会内家功法的人,他不觉得奇怪,但是能遇到会在这样的地方修炼的人,这倒是让他奇怪了。

    “从这里边的能量波动看来……似乎不弱,但是他怎么会在这里修炼,难道他不知道这里的修炼效果是事倍功半么?”年轻人摸了摸后脑勺,实在是对里边的这位高手有些疑惑了。

    要修炼,总得选个好点的地吧?这样不单是浪费时间,而且那斑驳不纯的灵气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的……难道他不知道?

    这年轻人想了想,却是没有去打扰里边的人,毕竟打扰人修炼是极为忌讳的事情,而且他这次来燕京,实在是有要事要办,没有时间和这位同道打招呼,当下稍稍地一犹豫之后,便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转身离开了。

    而徐泽这时却是依然沉寂在修炼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修炼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年轻人离开酒店,走到门口,却是很快便有一辆车开了过来,从里边走出一军装男子,欢喜地跟年轻人握了握手,道:“林先生……欢迎您来到燕京……李队长他们已经在等您了!”

    年轻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道:“走吧……我们去看看……”

    “好的……”那人等年轻人上了车,便驾着车朝着郊外行去……

    车慢慢行入郊外一处戒备森严的大院中,这位叫林先生的在军装男子的陪同下朝着屋内走去。

    军装男子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在门口晃了晃,大门便自动打开,在经过了几重门,并进行了指纹检验之后,两人才走到一间房间的门口。

    这时,那房间中却是传来一阵阵的强制压抑的痛呼之声,旁边却是有人道:“快……再给他用一次吗啡……”

    “还用?他一个小时之前才用过……王教授,吗啡的镇痛效果已经越来越弱了,这以后怎么办?”另一人惊愕地道。

    “不用怎么办?这么强烈的疼痛,就算他再能熬……他也绝对坚持不过三个小时……只能给他用……”那王教授,却是无奈道。

    听得里边的声音,那军装男子这时赶紧却是推开门来,走进去,欢喜道:“队长……太行山的林先生已经来了……”

    “太行山来人了?快请……快请……”听得军装男子的言语,里边的人也跟着兴奋而来起来。

    年轻人笑了笑,然后便走进室内去,这才看清楚里边的情况,只见房间中央摆了一张钢床,绑着一个人,而旁边围着几个医生和军人。

    其中一个一个身着迷彩服,肩上带着两杠两星的高大军人,见得年轻人进来,当下便欣喜着走了过来,与年轻人握了握手道:“林先生……总算是等到您来了……”

    “李队长客气了……”林先生和这位李队长握了握手,却是笑道:“不好意思,接到电话,家师就让我赶出来了……只是实在远了些,所以来得有些晚!”

    “哪里……哪里,能够请到您过来……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李队长极为谦恭地笑着,对这个年轻人显得十分的恭敬。

    “什么情况……我先看看吧……”年轻人淡笑了笑,然后便走向那中间的钢床。

    “林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的这个队员,在和一个来历不明的间谍份子打斗的时候,被对方射了一刀,然后抢救回来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只有伤口发青,并没有其他什么变化,然后就是全身剧痛……只能用吗啡才能勉强控制,但是到今天已经是三天了,连吗啡的效果都不好了……”李队长希冀地替年轻人介绍着,希望他能想出一个办法。

    “哦?”听得李队长的介绍,年轻人轻轻地皱了皱眉,然后道:“好……我来看看……”

    当下,这个叫林先生的年轻人,便走到那床边去。

    旁边这时,有个护士却是拿着个注射器,看着旁边的一个老教授道:“教授……吗啡还打吗?”

    “等等……”那位王老教授倒是甚为灵泛,见得年轻人过来,却是赶紧让开一个位置,让年轻人来看。

    王教授自然是知道这个病人的情况极为特殊,各项检查都查不出问题,只是考虑神经性毒素可能,但他却是没有任何好的治疗办法,只能靠吗啡止痛。现在似乎有人来接这个摊子,他自然是巴不得,赶紧在一旁看着,看这个连李队长都极为恭敬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办法。

    年轻人走到那被绑住的病人床边,看着对方比自己还要年轻许多的脸上,强自咬牙忍住不让自己惨哼出声来,但却是额头青筋直冒的痛苦面容,不禁地轻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很佩服这些特种军人,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了这么多,却是心甘情愿,连这般的痛苦,都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哼出来……

    当下却是伸出手去,轻轻地用修长的三指握住了这个年轻军人的手腕,感受起那脉搏的起伏来……

    “脉象稳健,稍促……”年轻人,轻皱了皱眉,这脉象看起来还真没有什么异常。

    又翻开病人的眼睑,看了看对方的眼瞳,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年轻人却是发现了一丝丝的特异。

    当下俯下身凑了过去,仔细地看了看对方的眼瞳,看着那棕色角膜的周围,似乎环绕着一圈淡淡似有若无的蓝色。

    看到这一缕蓝色,年轻人的眉头却是轻皱了起来,然后对着李队长道:“把他的伤口给我看看……”

    李队长赶紧上前,将那病人肩膀上的衣服轻轻地捋了起来,露出了一个两厘米长的伤口。

    这个伤口这时并没有很多的异常,也没有任何的流血,只是伤口处却泛着一种淡淡的青色。

    看到这个伤口,这位年轻的林先生却是又不禁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竹管,扒开上头一个塞子之后,却是从里边摸出了一根银针来。

    年轻的林先生伸出两指轻轻地捏着银针,缓缓地刺入那伤口处,然后又拔了出来,凑到鼻端处轻闻了闻……

    “东瀛……炼花毒……”年轻人紧皱着眉头,寒声道:“东瀛人难道又来咱们这里捣乱了?”

    听得年轻人的言语,这李队长却是惊道:“林先生,您说那个间谍是日本人?”

    “至少从他用的毒来看,确实是东瀛炼花毒……”年轻人哼声道:“这么狠毒的手段,也只能是东瀛人才能使得出来。这种炼花毒,中毒的人一般都会痛不欲生,直到死为止……”

    听得年轻人的话,李队长也是频频点头,最近东海极不平静,日本人为了窃取情报,加大力度,那自是很有可能。

    当下却是担心地看着年轻人道:“林先生……那我们的这位战士……您能救么?”

    “试试吧……中毒已经很深了,我只能暂时控制一下,希望能够保住他一命……”年轻人轻叹而来口气。

    然后从竹管中,摸出十余根银针来,然后稍稍地打量了床上的病人几眼,道:“把他的衣服都脱下来……”

    旁边的几名军人,赶紧围了过去,七手八脚的降病人身上的衣服都解了下来,一脸希冀地等着这林先生动手。

    年轻人仔细地看了看,然后便开始施针了,从头顶百会,到太阳穴到人中,都一一地将银针插了下去。

    然后轻轻地用手不停捏转银针,同时不时地弹上一弹。

    随着他这般银针插了七八根之后,又不停地捏转,刮尾……六七分钟之后,这战士脸上的痛苦表情,却是也渐渐地缓解了下来。

    看得年轻人这一手神奇的针法,将吗啡都只能勉强控制的疼痛就这般控制了下来,众人脸上都是一喜。

    待得战士的痛苦表情缓解了不少之后,年轻人这才停下手,不过却并没有拔出针来,而是转过身,对这李队长道:“拿纸笔来……我开几味药……速速去煎来,给他喝,要尽快……”

    这时李队长见得手下的这个战士,已经在林先生的妙手下,得到了缓解,当下赶紧让人拿来纸笔,送到年轻人手中。

    年轻人接过之后,便挥笔写下几位药,递给李队长道:“这些药,都要用好的……而且有些比较难找,但万万不能作假……抓十剂,每日服四剂,五小时一次……再用一剂清洗伤口……”

    李队长接过药方,便对着旁边的人肃然交代道:“快去同仁堂……交代一定要用最好的药……要快……要是有些药没有,就找中医药研究所的,一定要尽快弄到。”

    “是,队长……”旁边一位上尉,接过药方,丝毫没有犹豫,就赶紧朝着外边小跑了出去,这个可是救命的药,那自然是要快的。

    见得药已经去弄去了,这年轻人却是又走回病人身边,从小竹管中摸出了一把长十来厘米,宽不过半厘米的小银刀,朝着病人的伤口处划了过去。

    随着那锋利的小银刀划过,病人的伤口很快便裂了开来,但是却很奇怪的,一点血都没有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