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假冒麻醉医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零八章 假冒麻醉医生

    对于吉医生的那带着些好奇意味的考验,徐泽很是不屑地瘪了瘪嘴,暗自嘀咕道:“有必要么?您可是带教老师,还是副主任,有必要总拿着咱寻开心?”

    不过嘀咕终究是还只是嘀咕,他可不会没事就拿这个说出出来寻开心,只得上前去,从头到脚地给这个病人详细地进行了一番体格检查。

    徐泽现在可是想通了,觉得也没有什么忌讳,要他去装什么都不会他可是不会去装的,反正现在这个医院也没有什么太让他忌讳的地,既然他现在要来这地见习,那么免不了还会要去其他科室的,说不得什么时候就遇到熟人,被揭穿了。

    所以,现在他倒是无所谓了,反正这些个同学,大多知道他以前在诊所上班的事,而且不少人都知道他医术不错,在这里稍稍张扬一点,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至于眼前的吉老师吉医生,徐泽就更是懒得去顾及人家的感受,你叫我做,我便做就是…让你也见识见识咱们的手段,省得到时候你在咱们面前教得不得力。

    看着徐泽娴熟的手法和利落的动作,几乎已经是按照最标准的手法在做,这位吉雪萍副主任医师却是越发地张大了眼睛,满脸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学生,她是在不明白了,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大。

    这一组学生定然是一个班的不会错,可是为什么眼前这小子自己什么都还没教就这么利落,其他学生却是一脸白痴相,然后又看着这眼前小子似乎是理所当然。

    “自己当初刚来上班的时候,只怕是也比不过眼前这小子吧…为什么人跟人差距真这么大呢…除非这小子以前干过这个…”吉医师的脑海中满是混杂的念头,不过想着又觉得不对,眼前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比其学生要成熟一些,但是年纪最多也不过是二十一二,而且现在愣是在读大四,难不成大二大三就能在医院混?这自是不可能的。

    所以吉医生虽然满心的惊讶,却是也只能惊讶着,见得徐泽娴熟的手法,便也省了自己的事,在一旁一边对着徐泽的手法进行夸奖,一边顺着徐泽的手法,对其他学生们进行教导,让他们也学习如何对病人进行体格检查。

    看着这吉医生的行为,徐泽眼中不禁地露出了一丝鄙视之色,还副主任医师,竟然还会这样偷懒,难怪总是抓着我做事…

    徐泽愤愤然地将整套的体格检查做完,吉医师这时也顺利地讲解完毕,对着而徐泽点头笑道:“徐泽你这个小组长很不错,比我们当年可是要强多了…”

    虽然心底不忿,但是面对带教老师,徐泽依然是装的一脸的恭顺,谦虚地点头微笑着道:“吉老师过奖了…”

    好奇的吉医师正待向徐泽询问他到底是如果会对这些东西这般熟悉,突然却是听得广播中传来声音:“吉医师…请到抢救室,请到抢救室…”

    听得广播中的声音,吉医生脸色却是一整,赶紧对着徐泽道:“徐泽…你带着他们先到办公室坐一下,我等下就过来…”

    徐泽自然也听得广播中的声音,自然知道吉医生要去做什么,当下便点头应了,待得吉医生小跑着出去之后,便带着带自己小组的众人去办公室坐着,等着吉医生回来。

    徐泽小组的十来个组员,有男有女,大家伙又都是同学,坐在办公室里,倒是也不觉得无聊,众人嘻嘻哈哈地聊着天,在议论着这几天来医院见习的新鲜事。

    众人这几天可是过得新鲜自在,以往每天都是在学校呆着,现在却是换了个地方,到医院感受了一番新鲜滋味,自然是新鲜的很。

    听得同学们在那里说道着这星大附一,议论着星大附一的诸般好处,还有人意淫着将来要是能到这里来上班就好。

    徐泽却是十分无味的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如果是一年之前的他,或许现在他也会和这些同学们一般,为能到医院见习,而感到兴奋和新鲜。

    但现在的他,视界已经和这些同学们,完全不同了,在这些同学们眼中新鲜的东西,对他来说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东西了,而现在却是得重新听人将这些东西讲解一便,所以觉得是乏味无比。

    看着同学们谈论的热闹,徐泽倒是笑了笑,感觉着办公室里有些气闷,便自己一人走出了办公室去,在外边逛了逛。

    呼吸内科的病房这时已经住的满满的,徐泽在走廊里逛了一圈,也觉得是无味之极,慢慢却是在不经意间走到了抢救室的前边。

    看着吉雪萍医生正在里边一脸严肃地指导着医生护士抢救着几个病人,徐泽倒是来了些兴趣,靠在门边看了起来。

    作为仅次于科主任的总住院医师,在科室中的权责是极大的,在这种抢救病人的时候,如果主任不在,那么她就是最高上级医师,由她指挥抢救工作。

    看着抢救室里的几个同时在抢救的病人,徐泽不禁的皱了皱眉,一下有几个需要抢救的病人,看来这些病人应该是因为某一个原因导致的集体发病才是。

    可现在看里边的情况可不太妙,有四五个病人,但是现在可是只有吉雪萍医师和另一位医生在,至于护士倒是有四五个在,但是却也忙得手忙脚乱。

    这时吉医师在里边紧皱着眉头,一边在跟一个病人进行抢救,一边怒声对着一旁的护士问道:“怎么回事,麻醉科来人没有…这几个病人都要做气管切开,我们怎么忙得过来…”

    那护士被吉医生这般一吼,脸上却是一惊,赶紧道:“吉医生,我再打一个电话问问…”

    那护士赶紧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跟那边念叨了几句之后,然后挂掉电话,一脸难色地看着吉医生道:“吉医生…麻醉科那边现在也忙的很,说还要等一下…”

    “还要等一下…”吉医生听得这话,只差是没咬牙切齿了,怒声哼道:“还等一下,他们就来收尸吧…”

    徐泽在外边看得里边吉雪萍那愤怒而又手忙脚乱的模样,又看着床上几个病人,不由地叹了口气,这爱心却是又开始泛滥了起来。

    “原本不关我的事,但是人命关天…”拿出口袋里的帽子口罩,给自己戴上,然后轻叹着气,一脸镇定地朝着抢救室里走去。

    走进一个病人床前,徐泽看了眼,那明显呼吸困难,甚至脸色都开始发绀的病人,然后对着一旁正手忙脚乱给病人吸氧的护士沉声道:“给我气管切开包…”

    听得这声音,这护士脸上却是一喜,然后却是不满地看着徐泽道:“怎么你过来连包都不带…”

    “我们忙不赢,我刚在下边做完一个,就赶了过来,哪里还有时间回去拿包…”见得这护士果然以为自己是麻醉科的,徐泽赶紧顺水推舟,笑着道。

    护士这下倒是没有犹豫,赶紧从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了一个气管切开包交给徐泽,然后哼声道:“还好是我们呼吸内科,其他科室,只怕是没有这么多备用包…”

    徐泽笑了笑,倒是没有再多做言语,现在吉雪萍医师就在旁边另一个病人身边,要是被她发现了是自己,那可就绝对没有自己动手救人的机会了,要是这个病人因为耽搁的一会,而出了问题,那就太可惜了。

    当下接过气管切开包,便利落地在一旁的治疗桌上打了开来,然后便开始动手给病人进行气管切开。

    徐泽伸手拉住那个快要窒息的病人,一把将他的肩头拉了起来,然后抓起床头的一个枕头垫到病人的肩下,让病人的头后仰,露出了颈部的气管。然后对着护士道:“帮我固定他的头部!”

    “好的…”听得徐泽言语,护士倒是不敢怠慢,赶紧伸手按住病人的头,让他不能随意动弹,好等徐泽动手。

    见得病人的头部已经给固定住了,徐泽可是不敢再怠慢,将气管切开包全部打开之后,然后又折了两支利多卡因,打开之后放到一边备用。

    利落地戴好无菌手套之后,徐泽再拿起气管切开包中的镊子,夹住里边的络合碘棉球,快速地在病人的颈部气管处消好毒,再小心地铺无菌巾,准备开始手术了。

    这时,里边那张病床边的吉雪萍医师,见得那个无人处理的病人,总算是有人给做气管切开了,这也算松了口气,暗道这麻醉科今天总算是有点速度,否则这病人要是出了事,明儿非得跟他们麻醉科闹上一闹不可。

    虽然松了口气,但是这吉医生还是一边自己动手给病人手术,一边对着徐泽交代道:“这几个病人都是气管烧灼伤的,比较麻烦一点,你切开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听得吉医生的言语,徐泽哪里敢答话,只是低着头点头应了应,生怕被这吉医生给看出破绽来。

    当下拿过包里的一个注射器,小心地在旁边的利多卡因瓶子里抽取了几毫升的利多卡因之后,徐泽便开始动手对病人进行术前麻醉了。

    徐泽小心地沿颈前正中上自甲状软骨下缘下至胸骨上窝,以2%利多卡因对病人进行浸润麻醉。

    这个他做起来倒是熟门熟路,毕竟这些都是在虚拟空间中,通过了多次的虚拟实习的,做起来,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所谓的气管烧灼伤,对他来说,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他在虚拟空间中,进行的气管切开病人,大多都是战伤,气管烧灼伤的自然多,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当下拿着手术刀,轻轻地采用直切口,自甲状软骨下缘至接近胸骨上窝处,沿颈前正中线切开皮肤和皮下组织。

    待皮肤和劈下组织已经在自己的手术刀下顺利划开,一股股细小的血流顺着伤口开始滑落了出来。徐泽拿起包中的一块小纱布轻轻地拭去血液,然后再用血管钳小心地沿中线分离胸骨舌骨肌及胸骨甲状肌,暴露甲状腺峡部。

    看着徐泽不过是轻易地几下,便顺利地剥开了患者的颈部皮肤,露出了里边的乳白色气管,旁边固定病人头部的护士,也不禁地多看了徐泽几眼。

    她刚才可是从徐泽没有被口罩遮住的上半截脸,看出徐泽甚为的年轻,原本她还为徐泽有些担心,暗道:“麻醉科怎么派些这样年轻的医生出来,这气管烧灼伤的病人,要进行气管切开可是比较难的事情,要是做不好,就麻烦了。”

    可现在看得徐泽那利落的手法,甚至似乎比吉雪萍医师也不慢,就将病人的气管暴露了出来,这才算是佩服地放下心来。

    徐泽拿出两个拉钩,轻轻地勾住一边,然后对着那护士道:“帮我拉一个…”

    作为呼吸内科的护士对于这样的协助工作自然是熟悉的很,当下便腾出一只手来,然后小心地接过拉钩,不让自己碰到徐泽那带着无菌手套的手,然后轻轻地拉住。

    只是她现在只能腾出一只手来,根本无法将两个勾都拉住,当下却是抬头看了看身后,想要在找个人帮忙来拉另一个勾。

    不过她张望了两眼,却是失望了,身后其他几个护士都在给吉雪萍医师和另外的值班医师当助手,根本没有人能来搭一把手,当下只得看着徐泽无奈道:“要不再等一下…”

    “不用了…你拉好另一边就好!”徐泽扬了扬眉,然后道。原本这两个拉钩确实是要助手帮忙拉住的,但是现在没有,徐泽却是不能继续等下去,要是不尽快地完成这个手术,那么这个病人随时可能会因为窒息而死亡。

    见得护士已经拉住了另一边,徐泽也用自己的左手拉住另一个勾,对着护士道:“拉好!”

    “啊…真不用别人么?”护士看着徐泽伸出左手拉住另一边,只剩下一个右手进行手术,不禁地愕然道。

    徐泽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道:“不用了,要是再等,这个病人就不用做了…”

    听得徐泽肯定的言语,护士自己知道徐泽这话的意思,如果现在不继续做,病人可等不了那么久,当下只得点了点头,看着徐泽的动作,希望徐泽能够靠一只手顺利完成才好。

    毕竟这个手术,虽然有些困难,但是如果是一些十分优秀的麻醉科医师,还是有可以顺利完成的。

    待得两人配合着拉好勾,两个拉钩用力都均匀,使手术野始终保持在中线,徐泽便伸出右手摸了摸环状软骨及气管, 确定气管保持在正中位置后,便正式地开始动手了。

    确定气管的具体位置后,徐泽左手拉钩,右手反拿着手术刀,从第2~4气管环处,用尖刀片小心自下向上挑开2个气管环。

    看着两个气管环比切开,空气顺着这个缺口灌入了病人的气管中,徐泽依然皱了皱眉头,这个小缺口实在是小了一些,等下插管的时候,只怕是会有些困难。

    当下拿起手术刀,却是利落地挥刀在气管前壁上切除部分软骨环,使气管切口扩大了许多,空气的灌入也多了许多。

    看着徐泽仅仅以单手持刀,便轻易地利落将病人的气管启开扩大,甚至开切除了部分软骨,丝毫没有用到左手协助,旁边协助的护士一双俏丽的眼睛,却是不由地张大了起来,看着徐泽的动作满是惊佩之色。

    她还是第一次见人能只靠单手便能这般轻易地切除环状软骨,而且还能切得恰到好处,没有多上一分,也没有少上一分。

    徐泽这时可是顾不得这么多,当下便伸手放下手术刀和那个拉钩,然后从手术包中拿出一个弯钳撑开气管切口,然后再摸出一个大小适合,带有管蕊的气管套管,顺着自己开除的气管切口,插入气管套管。

    待得气管套管插入之后,便顺手取出管蕊,放入内管,又拉过床盘的吸痰器,测试吸力正常之后,便吸净气管套管中的分泌物,发现气管没有明显出血,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又伸手拉起气管套管上的带子系于病人颈部,打成死结以牢固固定。最后用一块开口纱布垫于伤口与套管之间。

    完成这一切之后,徐泽看着病人已经通过颈部气管的插管,顺利地从外界吸入了一些空气,让脸上的缺氧发绀得到了明显的缓解,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手术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徐泽看了看对面的吉雪萍医师,也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她那个病人的手术,当下可是不敢再停留,自己做完了就该闪了,否则要是被人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假冒货,那可就又麻烦了。

    当下脱下手套,对着护士交代了两声,便打算转头就走,只是刚转过身,却是突然听得门口大步地跑进来一人。

    那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然后便大声问道:“病人在哪里?哪个病人要做气管切开…可赶死我了,接了电话,做完一个,我就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