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帮人把自己帮进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零九章 帮人把自己帮进去了

    “噶…”见得这位麻醉科医生跑进来,徐泽的脸瞬间便黑了…

    脸很黑很黑…原本他听得那护士说麻醉科那边忙不赢,一会小会地还赶不来,以他那软软的心肠,看着那病人不马上救就玩完了,这才出手做了这个气管切开术,救了那病人一命。

    原本他估算着自己做这个手术也就是三、四分钟的事情,做完就闪,谁也捞不着自己的把柄。

    但是谁知道千算万算,竟然是出了漏子,这个麻醉科的医生还真负责,竟然跑着步就这么赶过来了。

    而且早不来,晚不来,就在徐泽将要顺利脱身的时候,赶过来了,所以徐泽的脸很黑…很黑…

    听得那位冲进来,满脸汗意的麻醉科医生的言语,徐泽的脸很黑,其他的人脸色也不甚好看…

    那位协助徐泽的护士脸上是一片惊愕茫然之色,她张大着嘴巴,看了看那个比较相熟的麻醉科医生,然后又看了看眼前的徐泽,却是没有能回过神来,只是呆呆地道:“你们不是有医生过来了么!”

    “啊…”这医生也是一呆,愕然道:“哪里?都在手术室做手术呢,就我一个人在外边跑…谁有时间出来?”

    听得这医生的言语,那边的吉雪萍医师这时却是也愣住了,刚这个不是来了么?怎么又来了一个…

    吉医师很是惊愕地看了看这个刚进来的麻醉医师,这个麻醉医师她是认识的,来呼吸内科做过几次的气管插管和气管切开。

    但是这先来这个,似乎以前倒是没有见过,当下不禁疑惑地看向了首先这个过来的做手术的医生;方才这个是麻醉科医生,那首先来到的这个是谁?

    她仔细地瞄了瞄这个医生,倒是突然觉得这人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的模样,但是却还真看不出是谁,这医生突然客串了一把麻醉科医生,帮了咱们一个忙,但是怎么倒是看起来有些鬼鬼祟祟的。

    不过,吉医生这时却是赶紧跑了过来,紧张地看了看刚刚徐泽给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的病人,看着那病人的窒息明显地改善了不少,吉医生这才松了口气。

    这人不知是谁,但是还好手术却是做的不错,总算是没有出什么乱子。

    众人这时也都跟着醒过神来,既然这个麻醉科医生说就他一人出来了,那首先这个只怕就不是麻醉科医生了,那他是谁?怎么着就冒充了麻醉科医生…想到这里,众人都死死地盯着这个头戴口罩帽子的医生,想要看看到底是谁?

    看着这里边这些医生护士那怪异的模样还有那诡异的气氛,麻醉医生终于将自己的视线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到了徐泽身上。

    “难不成这个人…”这麻醉医生想到了刚才那护士所说的言语,这下也愣住了,难道还有人假冒咱们麻醉科医生?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这人是其他科室的医生,既然帮了手,而且也做的不错,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为什么要冒充麻醉科的医生呢?

    处于众人炙热视线中的徐泽苦着脸,却是将离开的心思丢到了脑后,轻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来。

    看着那帽子下露出的两道俊秀眉毛,还有那双很有些熟悉,带着一丝苦笑的清澈眼瞳,吉医生的嘴巴渐渐地张大了,然后又赶紧看了看那人身上那白大褂的左胸处,果然只见,上边的那一排细小红字,并不是星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而是星城大学临床医学院…

    看到这一行字,吉医师是已经差不多可以确认了眼前这人是谁了,不过她却是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道:“你…徐泽…”

    徐泽苦笑了笑,然后缓缓地取下了自己的口罩帽子,看着吉医师无奈淡笑道:“吉老师…”

    “真是你…”见着那熟悉的清俊容颜,吉医师愣了愣,然后惊愕地道:“怎么会是你?”

    看着吉医师那愕然震惊的模样,徐泽不禁地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刚才见你们忙不赢,那病人眼见就不行了,就来帮了帮手而已…”

    “……”众医生护士听得这话,又看了看徐泽给做了气管切开的病人,不由地面面相觑,他们可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的医生是谁,不过听他刚才叫吉医师叫老师…

    众人想起今天那一批来见习的学生,心中倒是有了几分估量,纷纷看向这小子胸前,果然看到了临床医学院的字样,这下心头可是不禁地惊骇不已。

    “一个来见习的学生,竟然假冒麻醉科医生,动手一人给病人做气管切开…”想到这个可怕的事情,众人的脸色都不禁地阴沉了起来。

    虽然他似乎做的不错,但是这种严重的违纪,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医院都是绝对不允许的,这种手术,就算是在医院的实习医生,也没有谁敢放手让他们去做,可眼前这一见习医生,竟然就做了,不但没有老师在一旁指导监督,而且似乎是假借麻醉科医生的名义来做的…

    那麻醉科医生,这时也总算是搞清楚了到底出了什么事,看着眼前这个假冒自己科室医生跑来乱搭手的小子,这脸却是也渐渐地阴了下去,还好没出事,这要是出了事,说不定就的扯上麻醉科…当下却是看着众人,沉着脸,没有做声…看这呼吸内科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这事?眼前这个见习生,该怎么处理?”呼吸内科众人也都纷纷阴着个脸,互相望了望,然后便看向了一旁的吉医师,毕竟这里吉医师的级别最高,而且又是吉医师带的见习生,这个当然是交给她来处理。

    吉医师面色阴沉,看着眼前的徐泽脸色是变了又变,又看了看四周的医生和护士,才沉声道:“徐泽…你先回办公室,等候处理!”

    听得这话,徐泽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出了抢救室,他现在可是清楚的很,虽然自己帮了个不小的忙,但是心底暗叹着:“咱就是心肠软,这下好了,做好事做好事,结果把自己给弄栽进去了,这下的麻烦可惹得不小…”

    “原本以为做完就跑…谁也找不到自己头上,谁知现在可好了,竟然被抓了个正着,倒霉…倒霉呀…”徐泽摇头,满脸的感叹,施施然地回办公室去了,等候处理意见。

    这时,办公室的十几个同学,正无聊的扯着谈,聊着天,看起来实在是轻松写意的,见得徐泽进来,倒是也没有人问他那里去了,毕竟徐泽是组长,又是众人心中偶像级的人物,自然是无人会纠缠这些问题。

    徐泽倒是若无其事地进去,找了个椅子坐下,脸上丝毫没有惹了麻烦,要等候处理的颓废模样。

    而此时,吉医师却是满脸阴云地对着那麻醉科医生道歉道:“这件事,我们会进行处理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嗯…这个确实要严肃处理,引以为戒,否则要是出了岔子,那就是大问题了…”见得吉医师这般表态,这麻醉医师才点了点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然后提着家伙便回去了。

    听得麻醉科医师的言语,看得她离开之后,吉医师也叹了口气,她实在是想不到徐泽竟然不单是基础厉害,而且连这些手术都会。

    这个手术虽然都不是很难,但是她特意和麻醉科医生一起给徐泽做了气管切开的病人,进行了手术的检查,发现实在是做的不错,真是难以想象,他竟然几乎是一个人完成的。

    想到这里,吉医师倒是满心的疑问,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个徐泽明明不过是个刚进大四的学生,怎么会这么多东西,而且都还表现的很不错,在这个年纪,不管他在哪里学过这些东西,但能够做到这样,简直是天才一般。

    “只是这个徐泽的胆子也是在太大了,竟然自己动手给病人做气管切开,还好没有出问题,要是出了问题,只怕是他的前途就完全给毁了。”想起这个清俊的少年,吉医师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过,现在他的麻烦也不小…”

    徐泽在办公室等了许久却是并没有等到什么处理的意见,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事,虽然算是帮了呼吸内科一个不小的忙,但是惹出来的祸端,所犯的忌讳,却是也不小,至少过远大于功。

    徐泽很明白自己犯的错,一个见习医生没有任何的许可出手给病人做一个可及危及生命的手术,这已经是严重违纪,而且还冒充麻醉科医生,这几乎是罪无可赦。单凭这一点,都足够学校开除自己了。

    但是总算还好,自己出发点是好的,而且手术也做的不错,算是帮了医院一个不小的忙,所以可能开除可能还是不会的,但是不排除记大过,甚至留校察看可能…

    但是这个处理意见绝对不会是带教的吉医师能够下的,这个吉医师或许对自己颇为欣赏,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惹的有些大,而且还有不少医师护士甚至麻醉科的医师在场,她就算是想包庇自己也没法包庇。

    吉医师必须将这件事通报给呼吸内科主任,由呼吸内科主任决定此事的性质,最后通报给医院政教科,由政教科和学校直接联系,最后拿出处理结果来…

    所以,徐泽和他的小组,这次的见习便是在小组的同学们的疑惑中草草收场了。而徐泽却是也被吉医师留在了医院中,等候呼吸内科钱志勋主任的到来,钱志勋将决定这件事的大概性质,也就是说,他几乎决定着徐泽在星大的前程。

    钱志勋主任今天很有些不高兴,他正在家中休息,难得地陪着一岁多的小孙儿玩,但是吉雪萍医师一个电话打来,却是让他不得不赶回医院去处理这事。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可大可小,如果单是呼吸内科的人知道这事,也就罢了,很好处理,钱主任随便下个指示,好生将那莽莽撞撞的瓜娃子收拾教导一番,也就处理了;但是现在牵涉到了麻醉科,这就不得不让钱主任重视这件事了。

    毕竟医院的规章制度最是严格,这个学生的行为已经是大大的触犯了一些最为紧要的制度,而且又牵涉到了麻醉科,要是钱主任不好生处理这事,落下了把柄,那么要是被传出去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妙,所以钱主任也只能抛下休假和小孙子,回医院来处理这事。

    吉医师坐在办公室中,看着对面依然一脸淡然之色的那清俊少年,却是叹了口气,然后交代道:“等下钱主任来了,你态度要诚恳一些,他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这件事,我会尽量帮你说情的…”

    “谢谢吉老师…”听得这位年纪只比自己母亲小点的女医师这般关心的言语,徐泽倒是极为恭敬地应道。

    看得这少年恭顺的模样,吉医师又是叹了口气,这少年也太不知深浅了,看这事情弄的,原本以他的资质,将来自然是前途无量的,现在倒好,就算有自己说情,只怕是也不太济事。

    自己和钱主任的关系并不算太好,他一直对自己这个下属有些忌讳,毕竟自己比他年轻,又很快就能考主任职称了,所以钱主任向来是比较忌讳一些事情的。这次正好又是自己带教的学生,说不定还要牵扯一下自己也有可能。

    只是自己虽然不怕,但就怕眼前这少年却是要遭殃了,这事虽然他还有些功劳,但是这么严重的违纪,要是捅到政教科去,只怕至少一个记大过是少不了的,甚至…

    钱主任的速度不慢,很快便赶到了医院,走进自己的主任办公室然后便将吉医师给叫了进去。

    “吉医师,怎么回事?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钱主任拎了拎浓浓地眉毛,看着吉医师淡声道。

    看着钱主任拧起了眉毛,吉医师就心底暗叹了口气,她在呼吸内科十几年了,自然了解自己这主任的脾气,虽然他语气不重,但是看他拎眉毛的动作,就知道他心情不是很好。

    当下赶紧笑道:“主任…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其实也不能完全怪那个学生…”

    “我们科室突然送过来四个呼吸道烧灼伤的病人,都有严重的呼吸困难和窒息的情况,然后当时就我和李医生在,我们给其中的两个病人进行器官切开插管;其他两个病人,其中一个较严重的,却是没有人手!”

    “结果打电话给麻醉科让他们来插管的时候,麻醉科也忙不过来,眼见那病人就不行了,那个学生在门口见着了,就带着口罩帽子进来了,护士以为他是麻醉科的,然后就让他给病人做了气管切开插管!”

    说到这里,吉医师顿了顿却是稍稍加重了一些语气,看着钱主任道:“他的手术做的很不错,顺利地解决了那病人的窒息,救了那病人一命…”

    “手术做的很不错?”一直皱着眉头听着的钱主任,稍稍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看吉医师,他自是知道这个和自己在一个科室十几年的吉医师的严谨,能让她说出不错这词,那么真就不错了。

    他首先在电话里听得吉医师说的这事,倒是也不以为意,那气管切开术,说起来并不十分难,只要位置没错,在气管中划上一刀,紧急时候也能救人一条命;原本他以为那毛头学生真就划了一刀,然后缓解了病人的情况,倒也算是帮了点忙,但听得吉医师这般说,似乎又不单纯是哪么回事!

    “嗯…做的很不错,至少做的不比我差…”见得钱主任有些感兴趣了,吉医师赶忙继续道:“那个学生并不是真的鲁莽,而是确实有能力做好这个手术,所以他才进来帮忙的…只是怕我们不同意,所以才…”

    钱主任看了看明显有些想为那学生减轻责任的吉医师,倒是笑了,他自然是不信一个大四的学生能够有如吉医师说的那般厉害,只怕莫是吉医师的亲戚或者什么熟人?当下心底轻笑了一声便道:“吉医师…这学生真如你说的有那般本事?这不可能吧…才大四,怎么可能…”

    听得钱主任这话,吉医师自然知道自己说的这话,确实有些难以让人相信,当下便又赶紧笑道:“主任…这事倒是确实的,那学生真的不错…只是一时心急,才出手做了这个手术…”

    听得吉医师为徐泽辩护的言语,钱主任这时倒是笃定地认为徐泽真和这吉医师有什么关系,当下拎了拎眉毛,今天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麻醉科肯定还是会盯着这事,而且既然这吉雪萍牵涉到里边,又是她带的学生,那么不管是她谁,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今天可是不能轻易放过。

    当下稍稍一沉吟,便抬头看着吉医师笑道:“吉医师…你说的话,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而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今天这事牵涉到麻醉科,咱们自然是不好包庇的,要是落了人话柄,上头的几位只怕是会找咱们麻烦…所以,吉医师…这事咱们…只能从重处理了…免得让人家说咱们面对这样严重的违纪,还敢徇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