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到底怎么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一十章 到底怎么处理

    “从重处理…”吉医师听得这话,却是轻叹了口气,然后看着钱主任道:“主任…这个学生虽然确实是有严重违纪,但是他毕竟是因为好心,而且又救了一个病人,咱们还是要考虑一下这个情节吧,毕竟这学生资质不错,要是因为这个,而从此断送了前程,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看着吉医师那感叹的模样,钱主任倒是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如果这个学生真的按照最严厉的处罚,那自然可能会是开除的,但是这等完全断送他人前程的事情,不是什么罪不可恕,或者怨苦仇深,自然无人会下这等狠手。

    当下钱主任便看着吉医师叹道:“这事说严重也确实严重,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怎么能由得他去胡闹,这要是出了一点事,那便就是天大的麻烦…既然没有出问题,而且既然吉医师你如此看重这个学生,那咱们就帮他兜上一兜…”

    说到这里,便笑道:“你去叫这个学生过来吧,该批评教育的,咱们还是要批评教育,至于具体的处理,那是政教科和临床医学院的事情,咱们据实上报就是,应该也不至于太重…也省得麻醉科挑岔子。”

    听钱主任这般言道,吉医师总算是稍稍安了些心,据实上报,那么就是说徐泽这个学生至少学籍是保住了,政教科和临床学院那边协商,一般也应该是个记大过左右的处分…虽然说档案会有个不小的污点,但是总比被开除好。

    当下吉医师便赶紧去那边办公室叫着徐泽过来,一边带着徐泽朝着主任办公室走,一边小心地交代道:“你这次的违纪比较严重,等下钱主任可能会语气重一些,你好生听着,然后这事便等着政教科和你们学院协商沟通,至于处罚的话…”

    说到这里,吉医师却是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徐泽道:“你要有一定的心里准备…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徐泽点了点头,暗道:“果然如自己估计的差不多,不过这事确是自己太过心软,而且运气不好,倒霉而已,怨不得别人…”

    见徐泽点头,并没有其他什么太过激动的反应,吉医师总算是松了口气,暗道:“这小子也知道厉害,首先怎么却是那般鲁莽呢?”

    徐泽老老实实地跟着吉医师进了主任办公室,装的一副恭敬的模样,小心地坐在一旁,等着这钱主任教训。

    看着眼前这个学生,钱主任板着个脸,轻哼了一声,沉声道:“你叫徐泽是吧…”

    “钱主任您好…我是徐泽…”

    听得徐泽这两个字,钱主任却总是不禁地想起某个在内科很是忌讳的名字,想到这里,心底却是不禁地暗哼了一声。

    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徐泽,看着这个学生虽然一脸恭敬,但是却没有并没有什么明显害怕的模样,不禁地拎了拎浓浓的眉毛,然后哼声道:“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做出这样严重违反纪律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这个问题有多么的眼中?”

    徐泽很老实地点了点头,一副乖学生的模样,然后很是诚恳地应付道:“对不起,钱主任,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严重违纪,会是什么后果…”见得徐泽一副诚恳认错的模样,钱主任倒是稍稍地消了消气,然后哼声地道:“一个刚刚进入大四的见习生,竟然就敢自己动手动手给病人做气管切开…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样的手术,就算是实习生也没有资格做的…”

    “对不起钱主任…我也只是看那个病人再不进行气管切开就不行了…所以才动手的…”徐泽低着头郁闷地瘪了瘪嘴,然后解释道。

    听得徐泽辩解的话,钱主任哼声道:“话是不错,可是这个是你能动手的么?而且你还假冒麻醉科医生,还真是胆大包天…”

    “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这么严重的违纪,我们必须向政教科申报,至于具体的处理结果,会由政教科和你们学院联系之后,通知你的…”

    “还有,我们科室以后不会再接受你的见习了…”

    这些处理结果,徐泽都已经预料到了,不过听得呼吸内科不会再接受他的见习,徐泽却是不禁惊愕地抬头看向钱主任。

    竟然拒绝接受自己以后的见习,那自己这见习怎么办…自己这个小组第一部分都是在呼吸内科,难道自己还搞特殊化调到别的组去?这可是个大麻烦…

    徐泽皱了皱眉头,然后看着钱主任道:“钱主任…这个是不是可以再考虑一下,我要是无法再这里见习,那会影响以后的学习的…”

    “哼…我们能够从轻考虑你的情况,再向政教科汇报,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你这样严重违纪的学生,我们科室可不敢再要…”钱主任看着徐泽,哼声道。

    旁边的吉雪萍医师在一旁听得这话,又看着徐泽心焦的模样,倒是心头一软,也向着钱主任求情道:“主任…这个是不是…”

    “吉医生…这种严重违纪的学生,怎么能够再留在科室…这绝对是不行的…”见得吉医师的求情,钱主任这次倒是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冷声道。

    “主任…如果我们不要他,那别的科室只怕是也不会同意他去见习的…”看了看身边的徐泽,吉医师轻叹了口气,依然帮助徐泽求情道。

    钱主任寒声道:“吉医师,这个是没有商量的,他这样的严重违纪,自然是不可能再留在咱们科室,所以这个你不用在说了…”

    说罢,看着徐泽淡声道:“好吧…先这样了,你的见习暂时停止,等你的处理结果出来后,你再和你们学生科商量你见习的事情…”

    见得钱主任这般说道,徐泽也知道无法改变,当下却是也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吉医师笑道:“吉老师,谢谢你了,没事的…”

    看着徐泽脸上那一脸淡然的模样,吉医师却是也叹了口气,暗道这小子只怕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如果因为这件事被停止见习的话,那么他以后就算是向换到其他的组或其他科室,只怕是也没有那个科室会要的…

    不过,既然钱主任已经这样决定了,那自然是也没有办法更改的,只能先看情况了…

    由于徐泽被突然停止见习,结果徐泽在医院涉嫌严重违纪的事情,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但是徐泽的小组同学却是通过呼吸内科一些内部消息中,得知了这件事。

    听得徐泽自己一人动手给病人进行了气管切开术,而且还做的极为不错,众同学倒是也不怎么奇怪,不过倒是为徐泽被停止见习,还可能要被严肃处理,感到极为的担心。

    不过徐泽自己倒是也不以为意,这被停止了见习,他倒是优哉游哉地在别人都见习去了之后,自己找到了湖边的那地继续修炼能量循环。

    他现在已经是可以运行到第二次大循环的第二圈了,这些天的修炼倒是也稍稍地有了些进步,在进入第二级之后,由第一圈,进入了第二圈。

    不过,徐泽倒是丝毫没有放松,他现在的精神力锻炼,在每天的三种乐器的练习下,精神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所以现在精神力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太大的限制了,现在他需要的只是能量循环中能量的积累而已。

    只要他继续努力,尽力地突破到第三次大循环,顺利进阶三级医护兵之后,系统的功能将得到进一步的完善,也就离他的目标就更近了一段。

    所以他又回到了那个常躺着的湖边树下,继续地运行着能量循环,让北湖边那些浓郁的能量粒子,吸入任督二脉和气海之中,壮大着气海中的能量气团…

    陶依依再次地路过了北湖边,在再次希冀地看向那棵大树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让她一直希冀的身影。

    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发现并没有什么凌乱之后,这才强抑住兴奋的心情,轻轻地朝着树下那地走了过去。

    走到徐泽的身旁不远处,看着徐泽微闭着的眼睛,似乎处于沉睡中,陶依依却是没有做声,依然在徐泽旁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清俊的男子。

    她自从那次的迎新会之后,便再没有见到过徐泽,不过她想见徐泽的心思却是越发的重了,那次迎新会上,她听得徐泽弹奏的钢琴小提琴,还有唱的那首歌,早已经是对徐泽越发的喜欢,越发的情根深种了。

    不过由于徐泽和孙凌菲那似乎很是亲密和确定的关系,却是没有能抛下少女骄傲,主动联系徐泽,只是常常地会在北湖边这课大树旁路过,常常地会希冀地看着这棵隐蔽的大树之下,是否会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只是,今天却是终于看到了,所以陶依依很开心地坐到了一旁,静静地看着徐泽,丝毫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模样…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里有徐泽在的时候很舒服,而徐泽不在的时候,她也曾一个人在这里坐过,但是却总没有那种让人舒心的感觉。

    所以,她很享受这个时候,坐在徐泽的不远处,打开了手中的书,轻轻地看了起来,生怕惊扰了徐泽…

    太阳渐渐地西斜,陶依依却是在徐泽的身边坐了数个小时之久,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淡淡的湖风,轻轻地吹拂着她黑亮的长发,在湖边的草地上轻轻地飘扬。

    她不时地定定看着躺在地上的徐泽许久,在醒过神来合资后,却是又不时地翻一翻手中的书,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人,还是看书…也不知道她翻书,书上的那些东西,她到底看进去了没有…

    良久之后,随着夕阳已经将要落下湖面,徐泽终于缓缓地张开了眼睛来,他早已经知道了陶依依在自己的身边坐了许久,但是却不知道陶依依坐了数个小时后,竟然还没有走。

    在他坐起来,看到身边不远处的陶依依之后,徐泽却是不禁地一愣。

    “你醒了…”陶依依轻抚着自己的百褶裙的裙摆,缓缓地站起来,然后看着徐泽微笑着道。

    看着陶依依那在夕阳下,带着一丝丝的淡淡金光的秀美脸庞,还有那漂亮百褶裙下修长的娇躯,徐泽却是不禁地看惊艳了一下。

    不过,却是很快地便醒过了神来,微笑装模作样着道:“对啊…睡的很舒服…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看着徐泽眼中方才看到自己时,那一呆的模样,还有眼睛中露出的那一丝欣赏,陶依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然后道:“我在这里看了几个小时的书了…你还真能睡…现在才醒,要还不醒可是要天黑了…”

    “对啦…你们下午不是要见习的么?怎么你在这里偷懒…”陶依依好奇地道。

    听得陶依依的疑问,徐泽心底苦笑了笑,然后却是笑道:“出了点小问题,所以暂停了见习…”

    “啊?”陶依依听得是一愣……

    星大附一政教科白科长接到了钱主任的报告之后,看得也是满脸的骇然,一个见习生,竟然敢假冒麻醉医生去给病危的病人做气管切开术,还好没弄出什么事情来,否则这事可就麻烦大了。

    对于这样鲁莽的严重违纪,他自然也是极为重视的,当下便马上联系了临床医学院的学生科负责人张科长,要求严处徐泽…

    不过还好,这学生科负责人张科长对自己的学生这般鲁莽,自然也是极为的愤慨,首先还没有太过注意是谁,当下却是也表态同意严肃处理。

    他的态度倒是让附一的政教科白科长甚是满意,当下便开始和张科长商量起具体的处理措施来…

    “这个徐泽,一定要严肃处理,虽然他也有些功劳…但是…”

    那边的那政教科白科长,正义正言辞地陈述着自己对这样严重违纪,对在他看来几乎是没脑子一般的学生的处理意见,但是这星大临床医学院的学生负责人听得这学生的名字之后,却是愣住了,徐泽…竟然是徐泽,要是别人他还真不怎么在乎,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只是是徐泽,那这可就有问题了,作为临床医学院专管学生工作的负责人,他当然听说过徐泽,也知道徐泽在学校中的庞大名声,他对徐泽做的一些事,可是也极为钦佩的。因为一些事情,可以说是就算是校领导也极为的清楚徐泽这个人。

    而且他也听说徐泽的经历,知道徐泽比之普通的学生可是要强得多,这会个气管切开术,似乎也不是奇怪。

    徐泽在学校,可以号称是最为优秀学生,对于这样的学生,学校自然是要好生保护的,当然不能让他出什么大乱子,否则这样一个优秀学生,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被严厉处罚,那么就算是校领导也会来询问这事的。

    所以,临床医学院的这位学生负责人张科长,却是赶紧打断对方道:“白科长,这个…这个学生…虽然违纪,但是他还年轻,不懂事,我们还是要过给他一些机会…否则太过影响他的以后可就不太好了…”

    听得对方刚才还一番义愤地信誓旦旦要严肃处理这个违纪学生,竟然突然一下改口,这政教科的白科长却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过得好一阵,才对着电话疑惑道:“张科长…你…你刚才说什么?”

    “哦…白科长…我说这个学生还很年轻,不懂事,不过在学校还是十分优秀的,这次可能是莽撞了一些,也是一时好心…所以才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事情;我们还是要以教育为主,多给他一些机会…”学生科的这张科长赶紧干笑着道。

    听得这张科长与首先那截然不同的态度,这白科长可是也愣住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对着电话道:“张科长…这个学生擅自给病人做手术,而且还假冒麻醉科医生,实在是严重违纪,这个处分,那自然是一定要的,否则以后其他人也要是也这般肆无忌惮地弄出事情来,那可就不会这次这样好运了,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白科长…这个自然是,自然是…”听得对方这般言语,张科长自然也是知道,这样严重的事情,要想完全不处分是不可能,但是至少还是要弄个轻一点的才好。

    当下便笑道:“徐泽这个学生在学校是极为优秀的,也是校领导十分关心的优秀学生…”

    “白科长…这个,徐泽虽然是违纪,但是至少还是做了一个气管切开术,帮着救了一个病人,也没有弄出什么乱子来…咱们还是要注意下这个事实,至于处理方面…还是咱们还是要谨慎一些…”张科长干笑着,尽力为徐泽减轻一些责任,他和这白科长也甚为熟悉,知道如果自己全力这般为徐泽说话的话,对方多少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