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那小子是妖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一十一章 那小子是妖怪

    对于临床医学院这边,突然这般为这个学生解脱关系,星大附一政教科的这位白科长倒是有些愕然了起来。

    对于这样严重违纪的学生,临床医学院倒是从来没有这般过,一般都会比较严肃的处理,毕竟这个事情不比别的,事关医疗和教学安全,一般两方互相通报之后,关于处理方面都不会有太大的歧义。

    不过今儿,这白科长倒是有些奇怪了,这张启江今儿是怎么了,说的好好的,怎么一下改口了?

    不过他倒是很快回过神来,这张启江似乎是听得这学生的名字,就开始改口了,当下这白科长心头就有了些计较,能让张启江这般帮着解脱的只怕这学生要不就是后边有什么人,让他有忌讳,要不就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当下皱了皱眉头,这个违纪的事可是不轻,但是如果这学生身后真有什么大人物,倒是也得小心一些才是;而且要是张启江的什么人,这似乎也是要给点面子的。不过不管怎么的,面子要给,但是原则还是要些的,否则这以后就不好做事了。

    当下稍稍一估量之后,便直言笑道:“老张…平日里你可不是这样的…怎么这学生还让你有些忌讳?”

    “呵呵…也不是什么忌讳!”听得对方说的这般直白,张科长倒是笑了,知道对方大概也知晓自己的想法了当下便笑道:“这个叫徐泽的学生很不错,也是学校最优秀的学生,很让人欣赏,而且校领导都很注意他…所以,我想尽量地减轻一下对他的处理情况…”

    见得张科长这般说道,白科长倒是大概搞清了是怎么回事,能够让学校老师也帮之如此维护的学生,那自然是不会错的,只是这小子确实鲁莽了一点,不过倒是也没没造成太坏的结果,当下稍一沉吟,还是决定同意临床医学院这般的意思,毕竟这个最后最决定的还是他们…

    徐泽对自己最后会是什么样的处理结果,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看着陶依依好奇担心的模样,倒是笑了:“见习的时候,帮着救了个人,但是却属于严重违纪,所以暂时被停止了见习,等候处理…”

    “啊…这么严重?那会不会对你有影响?”陶依依脸上满是担心之色,如果是严重违纪,那么徐泽这次可就麻烦了。

    看着陶依依娇艳的脸上的担心之色,徐泽笑着摇头道:“放心,没事的,这个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原本陶依依还十分的担心,但是见得徐泽那自信满满的模样,陶依依倒是放下了心来,既然徐泽说没事,那便自然没事才是…

    校园中张贴的处理公告,很快地便引起了悍然大波,徐泽被记过一次。而非他自己想象中的记大过!

    不过不管怎么的,还是让学校的同学们以及学弟学妹们大吃了一惊,偶像级学长徐泽竟然会被记过,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

    无数的人围在了公告栏前,看着公告栏中的告示,看着上边写到,由于徐泽在见习期间,严重违纪,故记过一次,望各位同学引以为戒…

    霎时之间徐泽的电话却是响了无数次,前来探查究竟的,慰问的,足足有数十个之多,就连学生会主席李宇轩却是也打了个电话前来慰问。

    倒是孙凌菲同学后知后觉,最后被李晓蕊告知,才知道这事。

    两人最近倒是没有以前那般亲密,限于孙父的威胁,两人虽然可以说是极为想念,但是也就是偶尔偷偷地约下会而已,并不敢再像以前一般的明目张胆地在一起,倒是让徐泽满腔的怨言。

    “徐泽…你怎么回事呀…怎么会被记过了…”孙凌菲很是有些担心地娇嗔道。

    “没事…就是看医院那边抢救人不够,然后我见那病人再不救就要死了,就偷偷去给病人做了个小手术,结果被发现了…哼…真是好人做不得!”徐泽在别人面前是一脸的无谓,但是在孙凌菲面前,却是才露出了真面目,大诉自己的郁闷之气。

    “啊…你也是的,都知道你有本事,但是你也不能偷偷去做啊,被发现了学校自然会要处理你…”孙凌菲嗔怪道:“不关你的事,你没事去弄什么…这下好了,被记过了…档案里肯定会有的…”

    “唉…我也不想啊,可是见人要死了,我去不动手救,实在是…”徐泽哀怨地叹了口气,然后倒是笑了:“算了算了…只要救了人,我记个过就算了,也算不得什么…”

    记个过,对徐泽来说,确实也不算什么,反正档案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以他的能力,将来就算是档案里都是七七八八的玩意,他也不会愁什么的…

    不过,现在被暂停了见习,徐泽可就有些郁闷了,学生科的张科长也特意地找上了他,也给他透了个底,说出了这么个事情,附一那边的政教科已经说了,这样的情况,应该已经没有哪个科室愿意接受这样的学生去见习。

    所以,张科长很好心地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转去星大附二去,虽然星大附二离学校远了些,但是也还是不错的。

    不过徐泽可是不想这般麻烦,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去处而已,至于什么见习对他来说,纯粹只是学校的需要。

    但是要为了这个,让他整天跑到几公里外的不太熟悉的附二去,他可是不愿的。所以便拒绝了张科长的好意,说自己会想办法摆平这事。

    见得徐泽这般自信满满,张科长倒是也便没有再勉强,不过他自然知道政教科这般说,那么要继续在里边见习那实在是有些困难,所以只是拍了拍徐泽的肩膀,然后叹道:“如果有需要,你还可以再来找我…”

    等得张科长离去,徐泽掏出手机,想了想,却是翻到了附一急诊科江智博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响之后,很快便接通了,里边传来了江智博欣喜的笑声:“徐泽…你小子倒好,一晃就不见人了,跑哪里去了?”

    听得江智博的言语,徐泽却是无奈地苦笑了笑,除了瞿主任,其他人可是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呢,当下便也不再隐瞒,笑道:“开学了,回学校上课了…”

    “什么?你说什么?”江智博一愣然后却是惊愕道:“回什么学校?难道你辞职,又回去读研去了?”

    “没有…”徐泽笑了笑,却是解释道:“我一直在学校读书,还是本科…前阵子在医院上班,不过是来实习一阵子,不是什么轮科…”

    “什么?啊?”江智博听得徐泽的话,很是一愣,许久才回过神来,可不置信地道:“你…你还在读本科?”

    “对…我还在读大四…”对于江智博的反应,徐泽很是在意料之中,当下只得苦笑着道。

    “大四…”终于确认了徐泽确实还在读本科的江智博,拿着手机,完全地愣住了,好一会才苦笑着道:“如果不是知道你不是那种喜欢胡口乱言的人,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在骗我…”

    “可是你真的还在读书么?你在我们急诊科弄出来的那些事,你踩下了章里德,还有那次车祸中你一人处理了五个病人,这样的本事,就算是整个医院都没几个人比得了…你莫不是真在骗我吧…”虽然已经信了徐泽的话,但是江智博还是不敢置信地道。

    听得江智博的这些言语,徐泽也只能无奈地叹着气,自己这人实在是有些做出来的那些事,确实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自己原本也不想宣扬,但是现在没法了,被终止了附一的见习,只能去找些人了。

    反正终究要暴露一些东西的,既然这样,那就索性不瞒了,先把这事给摆平了再说。

    “我骗你做什么,我现在要到附一见习,不过遇上了些麻烦…所以,你帮我找一下章里德的电话…”

    “见习?”江智博一愣,突然却是想起最近医院私底下隐约传的一事,当下不禁地愕然惊声道:“徐泽…那个呼吸内科的事,不会是你弄出来的吧?”

    “嗯…就因为惹了这事,所以我得找章里德去,不然我可要换去附二院见习,可是个麻烦事…”徐泽倒是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事,很老实地实话实说。

    “还真是你啊…我说现在的学生怎么这么牛逼呢,原来是你,这倒是正常呢…不过你也太倒霉了,做好事竟然还被抓住了…啧啧…听说你还捞了个记过处分呢…”江智博倒是在那边笑嘻嘻地说着一些风凉话儿…

    “你别笑了,笑什么呢…我都被记过了你还高兴…赶紧给我找号码,我找章里德去…”听得江智博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徐泽瘪了瘪嘴,哼声道。

    “好啦好啦…哈哈…不过,你不如还是回咱们急诊科来吧…”江智博倒是丝毫不担心徐泽被记过的事情,在他看来,对徐泽这般强悍能力的人来说,这个什么都不算…

    “不来了,你见谁见习是在急诊科的…我可不打算搞这个特殊,还是去找老章比较靠得住!”徐泽摇头笑着。

    看着手机显示的陌生号码,章里德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搁下手头的一份病历,朝着几位一起集体会诊的内科主任点了点头后,待得众人安静下来后,便按下了接听键。

    “喂…那位?”章里德淡声问道。

    “章主任…你好,我是徐泽…”听得章里德那很是有些自傲的声音,徐泽微笑着道。

    “徐…泽…”章里德一愣,很快便记起了这个声音还有那个让他当初很是郁闷的清俊少年,当下不由地清咳了一声,哼声道:“徐医生…今儿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难道你打算到我们内科来轮科了么?”

    听得章里德的话,徐泽不禁地笑了:“章主任…这次我倒是真找你帮忙…确是想到你们内科来…”

    “还真来呢…”想起自己当初的承诺,章里德总是会想起自己当初被这下子弄得下不来台的模样,当下不禁轻哼了一声:“徐医生…倒是还真看得上咱们内科…我还以为你都不打算来了呢…”

    “呵呵…章主任,您大人有大量,就别总惦记着那回事了,我这不是找您帮忙么…”对着这个章里德,徐泽倒是丝毫不怵,上次和章里德一番较量,徐泽发现这老头虽然有点固执,有点好面子,但是还算是个不太坏的老家伙。

    听得徐泽这小子倒是再自己面前服软,章里德心头大爽,当下便哼声道:“你想来便来就是…还找我帮什么忙,让医政科开个条子,就可!”

    “噶…我政教科都摆不平,还医政科…否则找你干嘛…”徐泽瘪了瘪嘴,然后却是干笑道:“这个…章主任,这个…我得找政教科…”

    “政教科?你找政教科做什么…”听得徐泽这话,章里德不禁疑惑地道。

    “章主任…这个…嘿嘿…我来见习…”徐泽嘟噜了一大阵,终于干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见习?”章里德愣是没有搞懂徐泽是什么意思,他轮科跟见习有什么关系…又关政教科什么事。

    “那个…那个…章主任…我是来见习的,不是来轮科…”徐泽咽了口口水。

    ……

    “什么?你还在读大四?那事你是弄出来的?”跟徐泽很是扯了一阵之后,章里德总算是弄清楚了怎么回事,不过却是也如同江智博一般,被徐泽给惊住了。

    旁边几个等着章里德的内科主任看着章主任脸上那精彩至极的表情和那如同见鬼一般的瞪大了的眼睛,都不禁地好奇至极,谁能够让向来极为严肃,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章主任这般模样。

    半响之后,众人才看得章主任在深吸了两口气之后,脸色才稍稍回复了一些正常。

    “你没有骗我?”章里德让自己勉强接受了一下这个事实之后,终于忍不住再问了一声,然后在得到徐泽肯定的回答之后,良久,终于吐出一词:“嗯…你小子…你小子是个妖怪…”

    挂掉电话,章里德看了看眼前几位一脸好奇的内科主任,终于叹了口气,然后看着钱志勋道:“老钱…那个…那个你们科室有个见习生叫徐泽是吧?”

    “呃…有个,就是那擅自给病人做气管切开的那疯小子…不过已经被我退回去了…”钱志勋疑惑地看着章主任,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事。

    章里德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等下去给政教科打个招呼,他明天继续回你那里见习…”

    “啊?”钱志勋一愣,然后惊愕道:“主任…这个学生严重违纪…”

    “算了…老钱,他不就是做个气管切开,他娘的…这小王八蛋就是没事做个剖腹探查,只要他敢做,我也随他去…”想起当初徐泽那小子的那自傲的模样,偏偏自己却是拿他无可奈克,章里德不禁地哼声道:“瞿之源那老东西,竟然…他娘的…被他给阴了…”

    想起自己当初竟然被一个大四的本科生给压住了,章里德就又不自觉地摇头叹息着:“那小王八蛋竟然还在读大四,实在是太可怕了…妖怪,他娘的真是妖怪…”

    听得从章主任口里不忿地吐出这几句话来,连粗话都冒了出来,众主任不禁是一脸的愕然,不过还是有几位主任从章主任口中的,两个名字给勾起了某些记忆…

    “徐泽…瞿之源…莫不是?”上次跟着章里德一起到急诊科抢课题的神经内科主任以及普通内科主任等几人,突然又想起了章里德刚说的见习,小王八蛋还在读大四等词语…

    这脑海里却是又冒出了一个会让他们有自杀冲动地想法…难道这个徐泽,是当初急诊科的那个轮科的徐泽…当下三人是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没有参与那次课题争抢的钱志勋这时听得章里德的话,还在一脸的迷糊,结果又看得坐在自己对面的几位同僚突然面色大变的模样,不禁又是一愣,暗道:“这大家伙是怎么了?”

    “主任…你说的是…是那小子?”神内主任黎华明,看着章里德紧张地而又有些不自信地问道。

    在做的几位内科主任中,有近半的人,都一脸惊疑地盯着章里德,等着他的回答…因为他们想到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能了…但是听刚才章主任的话,却是又实在是很像…

    而其他几位并不太熟悉那回事的主任,却是都一脸好奇地看着黎华明等几人,不知道这几位同僚到底怎么了。

    不过,都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章里德身上,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看着几位主任惊骇的模样,章里德知道这事确实是有点离谱,但是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这小子今儿求的就是来见习这事…

    当下沉着脸,满脸郁闷地缓缓地点了点头…

    “啊…真是他…”见得章里德点头,众主任瞪大了眼睛,又齐刷刷地倒吸了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