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遇张天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遇张天宇

    第二天,大内科主任章里德带了一个见习生的事情,很快地便传遍了整个大内科,乃至其他科室也隐有耳闻,不少人都因为这事感到是惊诧不已,也有极多的人对这事极为的怀疑。

    因为见习生一般最多也就是安排个主治医生带教,而副主任医师带教的情况都可以说是极少。

    至于科主任带见习生的情况,在附一来说,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更别说是大科主任了。

    所以这事传出来之后,许多人都是不相信的;不过几个内科昨天值班的医师,都信誓旦旦地说章主任确实带着一个见习生到科室来看了病人。而且又不是查房,就是简单的带着见习生看病人。

    而且这些医生都还神秘兮兮地说道:“这个见习生的名声最近在附一也是极为的有名的,就是那个自己动刀给病人做气管切开的那个…”

    医生们说的这般活灵活现,而且还有几个科室的医生这般说,自然没有人是不信的。

    所以附一那些医生护士们却是也好奇了,这个徐泽到底是个什么人,竟然能劳动向来眼高于顶的大内科主任章里德带教,实在是够让人好奇的。

    不过知道徐泽真实情况的人,大多都是内科各个科室的主任们,当初那个课题争抢事件的影响到现在都还在,事关这个内科的颜面,他们自然是不会将徐泽的情况透露出去的。

    而急诊科瞿主任和少数的医生,却是除了内科诸人之外,唯一知道徐泽真实情况的人,不过当初徐泽可是挂着轮科医生的牌子在急诊科上班的;但是现在徐泽的身份,却是星大尚未毕业的见习生。

    谁又敢将徐泽的底细给透露出去,否则这要是透出急诊科竟然让一个未毕业的学生挂轮科医生的牌子,只怕是连瞿主任都会有麻烦的。

    所以,徐泽同学在星大附一现在却是在那些医护人员当中却是极为的有知名度,许多的人都想看看这个姓徐的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这般牛逼,甚至能让大内科主任章里德如此青眼有加。

    就连星大校园中,也被那些亲眼见到徐泽跟在章里德身后一对一进行带教的同学们,给传了出来。

    这事在星大临床医学院中可是也掀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特别是这些大四同样在见习的学生们,自然知道被星大附一大内科主任带教是个什么待遇,当下不禁地是对徐泽越发的敬佩有加了。

    这位风云榜榜首的人物,果然非同一般,不管到哪里都会是极为惹人注意的人…

    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徐泽同学,自然是不太清楚着一些的,因为他这个时候,正跟在章里德的身边,在门诊大楼的内科诊室中坐诊。

    章里德作为星大附一的大内科主任,自然他的名气在星城地区都是极为有名的,他坐的是心血管内科的专家门诊,每个礼拜有两个下午会在门诊坐诊,而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诊室门口都会排起长长的队伍,每天都有上百号的病人等着他给看病或复诊…

    徐泽同学,这时正坐在章里德专家同志的身侧,帮助着给病人看诊。当然坐在那里,并不是只帮帮手,量量血压什么的,这些自有门口的护士一个个都给检查好,他要做的只不过是在看过病历之后,等章里德给病人看完,然后他再接着看一看而已。美曰其名:学习…

    徐泽首先也对章里德每天下午能够看一百多号病人,感到极为的疑惑,不过他很快地便清楚了,章里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速度。

    来一个病人,章里德简单的问过情况之后,再稍稍地针对性的听上一听,最多十来秒钟,然后就会将相关的化验单开给病人,让病人去将检查做过来。自己又接着看下一个病人,如此般的效率自然是极高的。

    不过,徐泽既然挂名来学习,他自然还是会认真看上一看的,每当病人做了检查,拿了结果来的时候,而章里德正给另一个病人做检查,徐泽都会抽着先看上一看。

    这时,徐泽却是正拿着一个病人的检查报告,在皱着眉头,这个病人是个胸痛的患者,已经出现胸痛有两天了,而且胸痛发作的时候十分的剧烈。

    而章里德已经给病人开了心电图和胸片等检查,病人的这些检查报告显示,心电图有心肌缺血的表现,考虑有冠心病;而胸片显示没有任何异常。

    但是徐泽看着病人的情况,却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病人有胸痛表现,很像是心急缺血所致的心绞痛,但是这个病人的胸痛却是绵绵不断,时轻时重,并不像是单纯的心肌缺血。

    又看了看病人的刚才测的血压,似乎是正常的。

    看着病人那苍白的脸色,徐泽皱了皱眉,想了想后,却还是不放心,然后自己又取过一个血压表,给病人测量了一下血压。

    病人左臂血压与护士记录在病历上的血压基本一致,都是110/70mmhg,属于正常;但是测完之后,徐泽却是总觉得不对,然后心神一动,却是让病人将右臂伸了上来,再次测量了一番。

    这病人这时却是总是看着章里德那边,等着章里德给自己看病,对徐泽总在这里检查来检查去,却是极为的不耐烦。不过限于章里德现在手头的一个病人还没有看完,还没有轮到他,只得耐着性子让徐泽给检查着。

    帮助不耐烦的病人将袖子捋了上去,然后又仔细地检查了一次,听到自己这次测的血压,徐泽却是不禁地扬了扬眉,果然不对…这病人的右臂血压竟然和左臂相差极大,右臂的血压只有90/50mmhg,脉压差竟然有20个毫米汞柱。

    想到了这个脉压差,徐泽心头灵光一闪,似乎觉得这个中间,有个很大的问题,但是他却想不起什么病有这个征象,只是似乎有轻有重,他倒是不敢肯定…

    这时,章里德却是正好将他手头的那个病人给看完,而这个徐泽正在看的病人,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见得章里德已经将那个病人处理完了,轮到了自己,当下赶紧抓过徐泽手里的病历本和检查结果,坐到了章里德那边去,热情地道:“章主任…我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请您帮我看看…”

    徐泽看着坐到章里德那边去的病人,欲言又止,因为他虽然觉得有个问题,但是却是又不知道这个病人到底问题再哪里。所以只得看着章里德给病人检查,看他是否会看出什么问题来。

    章里德接过病人的病历本和检验结果,快速地翻了翻了,然后又给病人听了听后,点头道:“你这个应该是冠心病,心肌缺血…现在还间发的有胸痛,所以我建议你住院治疗…”

    “真是冠心病啊…”这个病人听得一愣,想了想后,却是对着章里德道:“章主任…住你们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我想您可不可以给我开些药,我回我们当地去治疗,不知道可以么?”

    对于病人这样的要求,章里德倒是丝毫不意外,毕竟从外地和下属几个县来星大附一看病的病人很多,有近五六成的病人在确认了疾病之后,不想在附一治疗,而是想回当地去。

    章里德十分的有经验,当下便点了点头道:“你这个病,还是比较严重的,最好是要在我们医院治疗,还要做一些相关的检查…回你们当地治疗,倒是也可以,但是相对来说,自然不是那般的保险的…”

    那病人想了一下,还是继续坚持道:“章主任,我还是想回我们那里去治疗,我们附近的人民医院比较方便,只要诊断明确了,去那里治疗,我想应该问题不大的…”

    “那好吧…这个就随你自己了…”对于这样的病人,章里德自然是不会勉强的,当下便挥笔在病历本上记载了几笔之后,便交给病人,让他离去,好看下一个病人。

    那病人接过病历本,对着章里德感谢了几句之后,便打算离开,这时徐泽在一旁想了许久之后,却是终于想起了这个病人的这种情况很有些符合某种极为严重的疾病的表现。而章里德刚才只是看了病历上护士测量的血压,应该没有注意到病人双臂的血压有这个的脉压差。

    想到这里,徐泽当下赶紧焦急地对着那站起来正打算离开的病人,道:“你还等一下…”

    那病人听得徐泽的叫声,却是一愣,他首先被徐泽检查了许久,却是早对徐泽不耐烦,现在又被这小子给叫住,却是很是有些不耐地看着徐泽道:“小医生,你还有什么事么?”

    见得病人已经站住,徐泽却是赶紧凑到章里德的耳边道:“章主任,这个病人两手有个脉压差…右臂的血压只有90/50mmhg,我觉得他可能有其他问题…”

    “相差二十?”章里德皱了皱眉,然后却是笑道:“冠心病人,有些人会有一点脉压差的,这个很正常…”

    “可是…”听得章里德言语,徐泽倒是稍稍地放了些心,确实有这样的情况,不过他却是依然有些不太放心,想了想,当下赶紧快速地朝着那正站在自己眼前的病人,他的心脏部位看了过去,同时对着自动反应系统命令道:“彩色b型超声启动,进行心脏彩超检查…”

    随着徐泽的命令,系统彩色b超快速启动,朝着那病人的胸口心脏处扫描了过去。

    “希望不要是夹层主动脉瘤就好…如果真是这个的话,那这个病人可就危险了!而且自己可是还要说服病人和章里德,实在是个大麻烦。”徐泽皱着眉头,暗叹着。

    其实,他首先也没有想起这个病,但是在虚拟空间中,徐泽却是见过一个这样的病例,现实中这样的病例极少,一般都很少出现,所以很多时候绝大多数医生,都不会想到这种情况上去。

    刚才很是想了一会,才记起这个病来,既然徐泽已经怀疑了,以他的心性,自然是不会任由这个病人就这般离去,因为万一是这种情况,那么这个病人却很有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的。

    看着病人的胸口在自己的彩超功能下,渐渐地现出了心脏的踪影,然后看着显示的心脏的那些彩色血流在各个瓣膜中穿梭流过。

    对于这些徐泽倒是不太关心的,只是赶紧顺着心脏的位置,顺着主动脉往上瞄去,他可是要看一看到底有没有夹层主动脉瘤,因为像出现这样的脉压差,而且又有胸痛,唯有这种病才是最严重的,只要不是这个,那就不用担心了…

    只是徐泽的预感向来都是很灵的,随着彩色b超的扫描,徐泽似乎看到病人的主动脉上段好像有一个淡淡的阴影存在,不过由于那主动脉已经深入到了膈肌中,彩色b朝却是无法探查清楚。

    不过,有了那个阴影,徐泽却是心中已经有了四、五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个阴影是夹层主动脉瘤。只是这个夹层主动脉瘤,如果要确定,却是必须得要做核磁共振检查才行。

    而以徐泽现在的级别,却是离启动核磁共振这个功能,却是起码还差一两个以上的级别。

    结合病人有胸痛,然后又有脉压差的情况,徐泽的把握却是又多了两成,足够六、七成之多,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是事关人命还有医疗安全,徐泽便看着那满脸不耐烦的病人道:“你还先等一下…你还要做个检查…”

    说罢,又看着章里德低声道:“章主任…我觉得他这个很有些像夹层主动脉瘤…要不咱们再给他做个核磁共振?”

    见得徐泽总是纠缠着这个事情不放,章里德自然是有些不悦,但是见得徐泽那满脸焦急说出了那个夹层主动脉瘤的事。

    作为大内科主任,章里德自然是知道这个病的,只是这个病例极少,所以他一时却是也没有考虑到这个上边;这下被徐泽一提醒,却是心头一跳,稍稍地一思虑,倒是觉得这个倒是也有着几分可能,不过他倒是疑惑,徐泽怎么能这般笃定的模样?

    不过既然徐泽提出了这个问题,章里德却是也重视了起来,毕竟这个这个夹层主动脉瘤可不是好玩的,如果真是这个,那这个病人可就真有危险了。

    当下便对着那满脸不耐的病人道:“对…你还等一下,再去做一个核磁共振,去确认一下,免得还有其他问题没有发现。”

    这病人听得章里德的言语,这下倒是犹豫了起来,然后道:“章主任,真还要做这个检查?”

    “对…去做一下比较放心!”章里德笑着道。

    见得章里德也这般言语,这病人脸上的不耐早已经消去,只是满脸疑惑地接过章里德递过来的检验单,然后再次出去做检查了。

    旁边的徐泽,见得这病人被章里德说的几句之后,便爽爽利利地去做检查了,而自己跟他说却是极为不耐烦,当下只得无奈地暗叹了口气:“这人跟人还真是不能比…自己说出来的话,跟章里德比,果然差距是巨大的!”

    章里德将这个病人弄去做检查之后,却是也轻吁了口气,刚才他没有想到徐泽提出的这一点,现在被徐泽提醒之后,却是也不禁地稍稍地出了一身的毛汗,万一这真要是误诊了,那只怕这一生的英明就毁到里边了。,

    过得不久,那个病人便将核磁共振的结果送了过来,看得那个结果之后,章里德面色一阴,心头实在是庆幸,暗道:“好在有徐泽提醒了自己一下,否则这下真要出大问题了!”

    这个病人果然是个夹层主动脉瘤,这种动脉瘤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破裂的情况,胸主动脉是人体内最大的动脉,而这种动脉要是一破裂出血,那这病人就死定了。

    看着章主任的脸色一下阴暗凝重了起来,那病人的神色却是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徐泽在一旁,只瞄了章里德的脸色一眼,就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当下看着那病人轻叹了口气,暗赞对方运气实在不错,如果不是自己一下想起这个,这人只怕就真死定了。

    那病人见得徐泽没有看报告,但是却看着自己叹起气来,看着徐泽眼中露出又是同情、又是庆幸、又是感叹的模样,这病人是越发地紧张了,他这时已经看得了章里德的脸色不太好了,但是又不敢打搅正在沉思中的章里德,想起这个检查还是这个小医生坚持要做的,当下只得挤出笑容,讨好地向着徐泽请教道:“小医生…那个,我这个到底是什么问题?”

    看得这病人前倨后卑的模样,徐泽脸上倒是涌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对着着病人摇头笑道:“我还没看结果呢…等下章主任会告诉你的…”

    “啊…您说说,这可是您要做的检查,您自然知道…”这病人见得徐泽不肯随便说,这心里可是更急了,这下连敬语都用上了,看着徐泽哀求道。

    徐泽淡笑了笑,正待说话,却见得章里德这时已经放下了手头的报告单,便笑着对病人道:“章主任已经看完了,你问他吧…”

    听得章主任已经看完了,那病人赶忙又看向章里德,紧张地问道:“章主任,怎么样?”

    章主任微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看着病人道:“你这个病很严重,必须马上住院做手术…”

    “啊?”听得要动手术,这病人却是一惊,愣道:“章主任,这不是冠心病吗?还要动手术?”

    “对…这个不是单纯的心脏病,是夹层动脉瘤,必须马上动手术…”章里德肃然地看着被吓得不轻的病人道:“这个病随时都可能有危险,必须尽快做手术,才能解决…”

    这病人被章里德严肃的模样给吓住了,当下赶紧是点了点头,然后面色发白地接过章里德开过来的住院通知单,走出诊室去办住院手续了。

    见得病人出去,章里德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徐泽,不知是感叹还是什么…

    十月的风已经渐渐地带着一丝凉意,片片微微有些发黄的树叶开始从树间缓缓飘落,一件淡黄格子长袖衬衫的徐泽,拿着两本书缓缓地走过校园小径,朝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今天急诊科的江智博早早地便打了电话过来,约徐泽吃晚饭,说许久没有聚了,今儿却是大家伙都有时间,打算聚上一聚。

    徐泽自然知道这几个家伙,只怕是又想聚在一起喝酒了,原本徐泽还不太想喝酒,不过想起这回来快两月,都没有和他们聚上一聚,徐泽倒是也不好意思就这般拒绝,当下便也利落地答应了。反正他可是灌不醉的,去喝几杯,也不算是什么。

    所以徐泽下了课,便拿着书,走出教室,打算直接过去。

    刚走出那条小道,便见得自己的前边有两个人在前边走着,徐泽抬头瞄了瞄,却见得是一个很有些熟悉的秀美背影。

    稍稍一愣之后,徐泽便认出了眼前的是谁,微笑了笑,正打算出声,不过见得她身边的一个男生,徐泽皱了皱眉头之后,却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轻轻地走在后边,没有打扰前边的两人。

    徐泽看了看两人,却是觉得眼前这个男生的背影似乎也有些熟悉的模样,但是一时却是又想不起是谁。

    正当徐泽好奇的时候,前边那男生的言语,却是引起了徐泽的注意力。

    听得这个男生的声音,徐泽却是一愣,皱着眉暗道:“张天宇?怎么是这个小子?”

    “雨萌…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就做我女朋友吧…”张天宇紧跟在林雨萌的身后,这时正喋喋不休地道。

    不过林雨萌似乎对他的言语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一人继续地朝着前走去。

    见得林雨萌丝毫没有任何理睬他的模样,张天宇却是不甘心地继续追上去道:“雨萌…你就相信我吧…那么多女生都喜欢我,可是我就喜欢你一个…我敢对天发誓…”

    徐泽听得张天宇的言语,却是暗暗地叹气,这个张天宇不但长得不错,而且还很会哄美眉,难怪这几年换起女朋友来是跟走马灯一般的。

    徐泽可是不愿林雨萌上了张天宇的当去,不过张天宇的言语似乎没有对林雨萌有任何的触动,这倒是让徐泽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