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教授,我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教授,我错了

    “老爷子真这么说?这可能么?那徐泽最多不过二十一、二吧?”林秘书长听得唐国瑞的言语,不禁地长吸了口气,虽然他对徐泽方才展现出来的能力十分的钦佩,但是也就是限于这针灸术上,但是怎么可能在内外科上,会有如此的造诣?

    以林秘书长那多年磨砺的眼光,自然看出徐泽的年纪绝对不大,自忖这等年纪,要想什么内外科兼修,自然是应该不可能的…

    唐国瑞明白林秘书长这话的意思,不禁地笑了笑,当初自己不也是这想法?

    这林秘书长乃是他的心腹之人,倒是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当下便摇头感叹道:“这是老爷子的亲口所说,而且我也听唐志证实过此事,附一急诊科的瞿主任向老爷子报告的消息,应该是不会有假的…而且今天看这小子那模样,看来应该假不了。”

    “而且…我家老爷子的病,也是这个小子给治好的…”唐国瑞继续轻声言道,很有些自得地透露出这个惊人消息。

    “啊…老爷子的病治好了?真的么?”林秘书长听得这消息,果然是一愣,然后却是又一喜,这个可是大喜事,绝对的大喜事。

    对于唐系一脉,这实在是最好的喜事了,唐系后边最强大支柱自然就是老爷子;虽然老爷子已经半隐退数年了,但是老爷子的影响力却是没有减退一星半点,反而因为老爷子的隐退,不轻易干预政事,上头在某些事情上,却是更加地会尊重老爷子的意愿。

    这对如同自己这样的已经被完全打上唐系标志的人来说,实在是个大喜事,只要有老爷子在,只要老爷子能够多坚持几年,那眼前的这位风头正劲的唐系现任领头人,便有希望登顶…而自己这样的铁杆唐系,将来自然也能顺势而起。

    看着自己这位得力手下那脸上兴奋的笑容,唐国瑞微笑着点了点头,老爷子现在那个胸痛的毛病已经全好了,而且在那小子的调养下,现在身子骨上似乎比之以前也要强健了几分,看样子这十来年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小子实在是帮了唐家一个大忙啊。

    林秘书长在兴奋的同时,不禁地对徐择也有些感激了起来,这几年由于唐老爷子的病频繁发作,一些唐系的对手都在蠢蠢欲动,就连那常务副市长张毅也都有些肆意了起来,直到前阵子好像是被唐老爷子给狠狠地踩了两脚之后,才稍稍地消停了一些。

    如果老爷子如果真不在了,还不知道这些人会嚣闹到什么程度…

    林秘书长微笑着道:“听说张副市长最近频繁进京,好像都是往张家去了…”

    “张家?”唐国瑞皱着眉头看向林秘书长,两道浓眉轻轻地扬了扬,道:“张毅抱上燕京张家的大腿了?”

    “应该是的,我看最近张副市长最近的脸色很好,在政府里也很有些意气飞扬的模样,一扫前些日子那低调的模样,看来是联系上李家了!”林秘书长轻笑着点了点头,前些时候他对这事还有些紧张,但是现在,却是丝毫不用担心了。

    唐国瑞扬眉轻笑了笑:“李家那位趁着老爷子隐退这几年,也渐渐地在京里的位置越发的显要了,不过…咱们唐家自然是不惧的,那张毅就算抱上了这条大腿,也轮不到他在星城发威。”

    林秘书长很有些认同意味地淡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他此时的心思却是又飘到了远处…唐市长这个叫徐泽的侄子好像前阵子有些名声,似乎就是那把张副市长的小儿子弄得疯疯癫癫的那位…

    这年轻人果然是了不得,他的银针扎得好像很不错,竟然连章里德都在他手里吃了亏,而且连老爷子的那种病都能治好,那自己这个腰痛的老毛病,倒是也可以寻着法子找他试一试…

    自己也算是唐系的要人,这要找上门去,他总应该会给些面子才是…

    酒驾实在是个违反法制的事情,虽然这点酒对徐泽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想起这阵子国家在这上边的严厉动作,所以徐泽自然是小心翼翼。

    不过一路还好,倒是没有遇上什么交警拦截,安安全全地将林雨萌送到了学校门口。

    回到家,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将一身的血腥味儿全部洗去,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后才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他对血腥味早已经习惯了,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厌恶这种可以让人恶心欲呕的味道,如果真有人喜欢这种味,徐泽一定会认为那人是个变态。

    亦如以往一般,穿着长长的舒适运动裤,走到阳台上,任由那清凉的夜风在**的上身轻轻拂过,感受着那淡淡的凉意,徐泽轻轻地伸了个懒腰,长舒了口气,手扶着栏杆轻轻地俯望着北湖的夜色…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毫无约束的放松感觉…

    不过,他却从来没有真正放松过,想起孙凌菲还有孙家的态度,无形的压力总是会似有若无地环绕在他的左右。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地修炼着,壮大着自己的实力,以应付将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和意外,使自己有能力守护着和孙凌菲的这段感情…

    “如果不是因为她…或许自己现在会过的很轻松吧…”徐泽眼中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不过很快却是又坚定了起来,不管怎么样,孙凌菲都是自己的选择,自己心中依然只有她的影子,她的声音,她的笑容,绝不会放弃的…

    徐泽轻轻地吁了口气,松开握着栏杆的手,缓缓地站直,微微地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神识透入气海中去,再次开始了能量循环的修炼。

    今天那原本早已经蓄满的能量,却是因为白天的抢救,而再次地被消耗了近三成之多,而再次蓄满却是至少再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每每想到这个,徐泽却是不禁地有些心焦,每次蓄满的能量,竟然只能维持数次的使用,更别提其他的系统功能了。

    自己的级别还是太低了一些,如果能够提高到更高的级别,那么所能蓄积的能量就会更多,而且使用那些功能的时候,能量的消耗也将会想对的降低,只要级别越高,而将来万一遇到需要大量消耗能量的时候,也不会因为突然的能量耗尽而出什么漏子。

    此时,徐泽气海中的能量气团现在已经凝练到了一种极为粘稠的地步了,而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努力,他的能量循环的运行一次也达到了二十四圈的程度了,离再次晋级的二十七圈,也并不是太远了。

    能量气团在徐泽的驱动下,静静地在任督二脉中,缓缓而坚定地运行着,一圈两圈,速度越来越快…

    一连运行了两个大循环,总共四十八圈之后,徐泽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来,气海中的能量气团这时已经较之首先更加的凝练了一分,而且原本仅仅百分之七十不到的能量值,这时也冲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

    感觉着气海中充盈的感觉,徐泽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昏暗的北湖,轻嘘了口气之后,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他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几个小时的持续昂首挺胸的站立,对自己的身体能够起到极好的锻炼作用。

    待得手脚活动开来之后,徐泽便转回了房间,躺回了床上,现在该是进入虚拟空间的时候了。

    这些日子的努力,总算是将小刀规定的几门语言课程都顺利通过了,每每想起自己竟然学会七门各国语言,徐泽总偶尔会得意一番。

    “今天…咱们玩点你应该会很喜欢的东西…”小刀的言语,让徐泽极为的兴奋和期待。

    随着小刀的一挥手,徐泽的眼前出现了一溜的长桌,桌上从短到长,摆着一排的各种枪类,从手枪、冲锋枪、步枪、狙击枪…

    “作为一名超级医护兵,除了医疗能力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战斗能力…”小刀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看着桌子上的那一排排的武器,却是轻叹道:“你们这个时代的武器太落后了,我跑遍了所有军事机构资料库,发现竟然绝大多数都还是这些老式的火药枪,能量武器极少…”

    “能量武器?”徐泽抬头看了看桌子尾端的几件有些奇形的武器,不由地闪过了一丝惊喜之色,他自然知道小刀指的能量武器是什么,却是没有想到小刀竟然将这些武器全部模拟出来了。

    “好了…我们先从基础的开始…这些都是你必须掌握的…”小刀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徐泽很有些熟悉的家伙,递了过来….

    “呃…”徐泽看着手中这把小小短短的家伙,不由地轻叹了口气,看着小刀道:“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用这个了吧?这个可不可以算了?”

    小刀嘿嘿笑了笑,然后道:“这个是最基础的,虽然很少了,但是你也得掌握,毕竟现在还是有不少地方在用的…”

    看着手中这把给小时候玩的火子枪一样的左轮手枪,徐泽只得叹了口气,摸索起用法来…

    还好徐泽关于西部牛仔的电影还是看过几部的,稍稍打量了几番,便摸清了使用的手法,接过小刀递过来的两盒子弹,便开始装起弹来…

    待得徐泽装好子弹之后,小刀一挥手,两人对面便出现了一个标靶,小刀笑着道:“试试吧…十五米…可不要太丢脸…”

    看着六发子弹,竟然只在标靶上只留下了三个洞…徐泽很有些脸红的模样…

    小刀在一旁看得是呵呵直笑,十五米的靶,脱靶三枪…第一次的话,其实也不算太差…

    “胳膊稍微放一点,枪管抬高一点……”

    在小刀的教导下,徐泽整整射出去了百余发子弹之后,总算是摸着了些门道,颗颗子弹不脱靶,而且似乎在陶钧的经验影响下,后边的准确度越来越高…

    看着徐泽的成果,小刀也甚为的满意,对于小刀来说,徐泽的进步自然就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好了好了,现在熟悉一下这把…”小刀笑着拿起第二把枪,递了过去。

    徐泽不舍地放下手中的左轮,接过小刀递过来的新枪,看着这更加熟悉的模样,不禁地又叹了口气:“咱们的招牌五四…果然是它…”

    练了一晚上的枪,徐泽才勉强地将一些轻武器给熟悉了下来,至于那些狙击步枪乃至机枪类,徐泽却是还没有机会碰到。

    不过徐泽却是依然极为的兴奋,作为男生,每一个人都会喜欢这些冰冷冷的钢铁家伙,而且是换着花样玩了一整晚,足够他兴奋许久了。

    上午的课又是内科课,徐泽坐在大教室中,听着教授在台上口沫横飞地讲述着冠心病的病因以及病理改变,对徐泽来说,这样熟悉的东西,听起来有如炒剩饭的感觉一般的无味,让徐泽不禁地觉得阵阵的困意上腾,连连地打了几个哈欠…

    旁边的骡子等人,早已经习惯了徐泽在课堂上拿着书装模作样的样子,这大半年来,徐泽上课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但是每次考试却是总能轻易过关,所以众人也是见怪不怪,别说徐泽打哈欠,就算是睡觉也是正常的很。

    就算是许多老师,大多也是对最近风头甚劲的徐泽极为熟悉的,对于这样优良的学生,很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考试能过关,而且成绩还不错,也就随他去…

    可是下边的教内科的老教授,偏偏是一心教学的老学究,对于学校中的许多事情都不甚关心,而且这内科学也是这学期才开课,所以看着趴在桌上明目张胆打哈欠的徐泽,却是有些不高兴了,他教课数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课上这般的不用心。

    老教授很自负,这内科学可以说是以后这些学生用来安身立命的玩意,没学好这个,谁也没法子在外边混得好。

    所以每次内科课,可是少有人走神,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支着耳朵听着生怕丢落了什么去,他还真是难得见得有人这般不重视自己这门课。

    当下不禁地皱了皱有些花白的眉毛,对着手中的话筒轻哼了一声,道:“那位白色衣服的同学,请站起来一下…”

    听得这老教授这么骤然的一声叫唤,众人都一愣,顺着老教授的模样,朝着后边看去。

    而徐泽这时倒是还真没反应过来,他正拿着内科书装模作样地挡在自己眼前,打算在课堂上眯上一会。

    旁边的骡子,看得徐泽一副如无其事的模样,似乎还打算朝着桌子上趴下去,这下终于是看不过眼了,人家老教授正在下边瞪着你呢…你那么这么不给面子?

    当下赶紧推了徐泽一把,低声道:“教授叫你呢…”

    “啊?叫我?”徐泽一愣,突然却是响起方才教授似乎是叫谁站起来答问题,难道他叫的是自己?这么凑巧?

    当下赶紧从书背后伸出小半个头去,朝着下边瞄了瞄,这下终于看到了下边几排的同学,这时正一脸担心却是又带着些兴奋地看着自己这边…

    徐泽再仔细一看,呃…他们不是看着自己这边,而是愣是看着自己。当下心头发虚,赶紧又朝着下边讲台后的老教授看了过去。

    果然这一看,徐泽却是苦笑了起来,下边老教授的两条花白的眉毛,这时正不停地跳着,那双很是有些犀利的眼神正看着自己满是恼怒之色。

    “嘎…还真是叫自己呢…”徐泽赶紧站了起来,人家可是老人家,尊老爱幼可是咱向来的优良传统,可不能再让老人家等了…

    徐泽同学很是有些尴尬地看着下边的老教授,摸了摸后脑勺,倒是看着有些怒色的老教授,厚颜干笑着问道:“教授…您叫我呢…”

    “对…叫你…”老教授看着上边这个脸皮极厚的学生,不禁地是觉得火气直往上冒,还没见过这样在课堂上睡觉,还站起来毫无羞愧之色的家伙。

    不过毕竟是积年的老教授,自然养气功夫甚是了得,虽然被徐泽气得不轻,但是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怒色,只是眼稍冒寒光地看着徐泽,淡笑着道:“这位同学…今天天气很好啊…”

    “啊…哈…很好很好…”徐泽自然是看到了老教授那眼中强抑的怒气,但是却也只得干笑着应着。

    “嗯…”老教授带着些笑,缓缓地点着头:“是哇…天气微凉不热,实在是睡觉的好天气…”

    听得老教授带着些挖苦的言语,徐泽脸上的苦笑却是更浓了,干笑着无奈应道:“教授您说的对…秋风秋意送人眠…”

    见得徐泽脸上依然还没有什么太过羞愧,反而倒是油嘴滑舌的很,老教授心中冷哼了一下,知道这小子脸皮实在够厚,跟他这般说话实在是浪费口舌。

    当下终于忍不住直接训斥道:“你倒是还会作诗…但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见得老教授开始翻脸了,徐泽倒是松了口气,赶紧直接低头道歉道:“教授…我错了!”

    “错了?你倒是知道错了?”老教授哼声道:“你在我的课堂上睡觉…可是觉得我的课讲的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