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同学,你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同学,你错了

    面对内科教授的质问,徐泽倒是羞愧地低下了头,这位内科教授潜心教学数十年,那课讲得自然是没得说的,可是唯有自己却是没有法子。

    毕竟教授讲的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熟的不能再熟的,而且他讲的一些理论,拘于现在的研究程度,有些精细的地方在自己看来都是错误的。

    所以对徐泽来说,就算教授这课讲得再怎么精彩,但是就如同一碗已经被炒了无数次,而且还有些发馊的剩饭,只怕是谁也没有兴趣再去吃一次。

    “怎么?既然不是觉得我的课讲得不好,你倒是为何在打瞌睡?我看你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难道你就觉得我这内科课不重要?”见得这小子终于有了些羞愧之色,内科教授越发地气愤了起来,越发地对着徐泽义正言辞地教训了道:“你难道不知道内科学是你们将来必用的…基础…随时要用的…”

    看着徐泽一脸哭笑不得的模样,周围的同学一个个是都在一旁低笑不已,他们自然是知道以徐泽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些强悍医术,自然是不再需要像他们一般还要认认真真地学习这些东西,徐泽既然能有这么厉害的医术,这些课堂上教的东西,自然他早已经是会的。

    徐泽看着教授一副痛心疾首,训了半天还没有停口的模样,任由他的脸皮多厚,这时也渐渐地觉得苦笑的面容有些发干了。

    “那个…那个教授…”徐泽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看着被打断,而极为不爽,意犹未尽的内科教授,干笑着道:“教授…您说的我我记下了,以后绝对会认真听讲的…”

    内科教授已经许久没有这般教训人了,这时见得被训斥的对象,还敢贸然打断自己的言语,实在是极为的不爽,不禁地怒声哼道:“我看你是口是心非,你根本没有真正意识到内科学的重要性…”

    看得这内科教授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徐泽这下可是也有些恼了,咱打瞌睡是不对,你教训一阵也就算了,怎么还一副喋喋不休的模样…

    当下不禁收敛了脸上那已经很是干涩的笑容,看着内科教授道:“教授…我已经很诚恳地道歉了,而且也已经保证以后不会在您的课上打瞌睡…您就继续讲课吧,我对内科学的重要性,真是很明了了…”

    “你…你…”看着徐泽竟然敢顶嘴,这内科教授原本念叨了许久已经稍稍熄灭了一些的怒火,却是又冒了出来,瞪着徐泽,怒声道:“你明了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明了的!”

    这内科教授看着那张微皱着眉,似乎有些不耐的清俊脸孔,这下心底却是越发地厌恶了起来,当下哼声道:“既然你说已经明了了,而且你还敢在我的课堂上打瞌睡,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我现在已经讲到了冠心病这一章,那我就考考你这一段时间学习的成果,如果你真能全部答上来,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以后我的课你可以睡觉,也可以不来,我绝对不会扣你学分…”

    听得这话,徐泽心头却是稍稍地一喜,他最近可实在是厌烦了这样枯燥的日子,如果真能得到这内科教授的这句承诺,那么今儿这一顿训,也算没有白挨。

    不过内科教授却是不会白给徐泽这么好的机会,看着徐泽眼中露出的惊喜,当下心头冷笑了一声,继续道:“但是如果你要是答不上,那以后我的课你不能缺一节,而且不要让我发现你上课的时候走神…只要发现一次,这课你就得给我重修…”

    “噶…”听得老内科教授这后边的两句,徐泽原本还有些兴奋的脸,一下就阴了,这老头子够阴…给自己下这么个套子,而且还逼着自己却是不得不跳…

    不过,对于这样的考验,徐泽自然不是很怕的,毕竟这些东西他早已经学通了,他唯一担心的是,他学的一些东西,其中混杂了许多来自未来的知识,和现在的理论有许多的不同,这万一一个没注意,要是答得和现在书上的理论不同了,那就容易出岔子了。

    只是看着内科教授那很有些自得的模样,还有周围同学们兴奋期待的模样,徐泽却是无奈地苦笑了起来,这已经是骑马难下了…

    “好吧…教授,您这个考验,很合情合理,我接受!”徐泽苦笑着点着头,很是有些暗讽地道。

    这内科教授听得这话,却是也老脸稍稍地一红,毕竟这内科学已经讲了个多月了,也有不少的知识量,这自己随便挑几个细微的地方问问,这刚接触一月的学生,要是能答出来,那还真有些为难。

    当下不由地干咳了一声,心底也暗暗打定了主意,等下挑一些关键点的知识点问一问,万万不能留下什么什么故意刁难学生的把柄出来,最多多问几个问题就是…就不信这小子真能全部答对…

    “好…那我现在问第一个问题…”

    徐泽撅了撅嘴,轻撇着眉头,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看得这小子一副郁闷的模样,内科教授倒是觉得心头大畅,当下稍稍地一思量后便开始提问了,他决定先从稍稍简单点的开始,先让他得意一下。

    “大叶性肺炎常出现哪种热型…”内科教授出完题,然后轻笑着看着徐泽,心底暗笑道:“如果这么简单的题,你要是也答不出,那就莫怪了…”

    这个自然是难不倒徐泽的,徐泽听着题目,稍稍地扬了扬眉便毫不犹豫地道:“稽留热~!”

    内科教授点了点头,然后便继续问道:“诊断阻塞性肺气肿最有价值的检查是?”

    “肺功能!”

    “慢性呼吸衰竭最常见的病因是?”

    “阻塞性肺疾病!”

    见得几个问题,徐泽都没有怎么犹豫,便直接地答出来,内科教授心里也是暗暗点头,暗道:“原本以为这小子上课这么不认真,肯定没有学好,但却是不知道竟然还不错…这些东西虽说不是很难,但是如果没有认真学,一般只怕都难以答出来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可是不愿意真让一个学生在自己的课堂上睡觉,睡觉也没什么,可是这个面子只怕就丢得有点大了。

    当下想了想,便稍稍地找了个难一点的问题,又继续问道:“门脉高压三大临床表现是?”

    对于这个问题,徐泽自然清楚的很,如果连这样的问题都答不出,那还能当什么医生,当下毫不犹豫地便张口道来:“脾大、腹水、侧支循环建立和开放!”

    见得对教授的几个问题,徐泽竟然都是随口道来,这满教室百余人眼中都是感叹不已,徐泽不愧是徐泽,竟然想都不用想,顺口就来,可想而知徐泽对这些知识果然非同一般熟悉。

    内科教授瞄了瞄依然一脸淡然,随口道来的徐泽,轻皱了皱眉,暗道这小子倒还真学了些东西,似乎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顽劣学生,不过他倒是还不打算就这般放过徐泽。

    “一定要搞个难点,看他怎么答…嗯,找个病例分析题,我就不信你小子刚接触内科学,就能这么灵活。”这教授想了想后,便继续问道:“女,40岁,自幼咳嗽,常于感冒后加重,咳黄痰。1天前忽然咯出鲜血100ml。其可能的病因为?”

    说罢,便看向徐泽,看着徐泽怎么答,毕竟这样的分析题,稍稍一点想差,就全部错误了。

    看着教授一脸考究的模样,徐泽倒是轻笑了起来,这样的题目,假如是给其他的同学提问,或许是个挺难的分析题,但是对于他这样已经接触过临床很久,经验丰富的人来说,只可以说是太简单了。

    “病人自幼咳嗽,病史较长;且感冒后加重,咳黄痰,那么目前主要考虑慢性支气管炎;而突发咳血,血量不少,那么主要考虑支气管扩张可能。”徐泽淡笑着将内科教授给的几个设定一一分析道来,听得其他同学是频频点头。

    对于教授的这个问题,他们自然也在私底下,自己分析考虑,不过听得这么快便答了出来,而且徐泽还将这个题目一一分析,这让原本还在皱着眉头考虑的同学们听得是茅塞顿开,暗道:“徐泽果然厉害,分析的这些东西,和书上所说一印证之后,果然觉得十分的有理!”

    这内科教授听得徐泽的分析,这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愕然诧异之色,这个题目对于大多数医生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题,但是对于还刚接触内科学的学生们来说,却是十分的不容易。

    他原本估计,徐泽就算是能答上来,起码也得考虑许久才是,但是谁知徐泽一听题目不过数秒,便将答案说出,而且还详细分析了一番,这实在是让他震惊至极。

    “他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出来了?还这么快…”内科教授突然觉得自己的脑瓜子似乎有些转不过弯来,不禁地在深深地思虑着,到底是自己真老了,还是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了?

    看着明显有些走神的教授,徐泽扬了扬眉,终于忍不住地道:“教授…可以出下一个题目了么?”

    “呃…”听得徐泽的这一声言语,内科教授看了看四周都好奇地看着自己,等着自己评判的那些学生,这才醒过神来,赶紧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一声,掩去了脸上的尴尬后,道:“嗯…答得不错,继续下一道…”

    “肺结核分几型?还有它的临床诊断标准有些什么?”内科教授发现病例分析无法难倒徐泽,便有转变了方向,开始进行综合性的考验。

    “肺结核一般分为原发性肺结核、血行播散型肺结核、浸润型肺结核、蔓延性肺结核、慢性纤维空洞型肺结核!”

    说到这里,徐泽顿了顿,然后又道:“临床诊断方面可以通过:一、痰涂片:将病人的痰制成涂片在镜下检测患者的阴、阳性。 二、x线检查,肺部x线检查不但可早期发现肺结核,而且可对病兆的部位、范围、性质、发展情况和效果作出诊断。三、结核菌素试验阳性:表示结核感染,但并不一定患病。稀释度一作皮试呈阳性者,常提示体内有活动性结核灶。这几项来进行确诊。”

    听得徐泽的这些言语,这教授突然眼前却是一亮,他终于找到了徐泽一个错误的地方,而且这个错误还不小。

    当下不禁松了口气,总算是考住了这小子,轻哼了一声道:“徐泽,这个问题你答错了…想不到你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会错误…”

    “错了?”徐泽一愣,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答案,突然却是一惊,果然错了…

    关于肺结核分型那里,自己答了整整五型,这答案错是没错,但是现在的教科书上却是只有四型,其中蔓延型肺结核是没有的…

    这蔓延型肺结核,是小刀教的,虽然说好像近期a国的国家医学组织,也已经分出了这第五型,但是这个分型方法却是刚刚传到国内,国内不少这方面的专家正在针对研究,但现在国内大体却是还按照着四型进行分类的。

    看着徐泽那恍然的模样,教授得意地轻哼了一声道:“怎么样,答错了吧?连这样简单的分型你都会答错,怎么样,认输吧?”

    “好好安心上课,以后不许打瞌睡…要是敢打瞌睡,你就重修…”老教授这时发现徐泽不是什么顽劣的学生,倒是早对徐泽消了气,不过就是为了一个面子问题,所以才得想办法把徐泽给难住。

    所以这时倒是也并没有什么太过严厉的言语,只是警告着徐泽,以后不得再在课堂上打瞌睡。

    这时旁边的那些同学们也是觉得惋惜不已,眼看得徐泽就能干出挑翻教授这样的伟大事迹来,但是怎么会犯这样低级错误呢?这个分型,却算是自己等人也能答出来啊…

    当然,也有那些向来眼热徐泽的人,这时倒是幸灾乐祸,徐泽上课打瞌睡可是常事,要他上内科课不打瞌睡,实在是不太可能,这下可好了,他以后这内科课重修,只怕是免不了的事情,老师们眼中的优秀学生,风云榜榜首,竟然有课要重修,这想想都让人觉得痛快。

    徐泽在一旁,却是苦笑不已,不过他却是不愿放弃这个可以被教授允许不来上课的好机会,毕竟每次上课,他都是乏味之极,而且又不能走神打瞌睡,万一一个不好,就是重修,实在是难以忍受之至。

    当下苦笑着叹了口气,却是又抬头看着教授道:“教授…这个题目,我觉得我没有答错…”

    听的徐泽的这般言语,众人却是都一愣,愕然地看向徐泽,没有答错?怎么会没错,这书上答案可是写的清清楚楚,你徐泽莫非还能比书本强不成?

    “哼…这小子还想垂死挣扎,还真以为你是谁呢…难道教授还会被你给糊弄过去?”有那心头不满的人,却是冷笑着想到。

    这老教授听得徐泽的话,也是一愣,愕然地看向徐泽,却见得他似乎不是开玩笑的模样,当下却是失声笑道:“这位同学,你如果是怕要重修,那我可以给你机会,只要你以后上课稍稍专心点,偶尔犯一两回错,我倒是也能原谅你,并不一定就要你重修!”

    “呃…”听得教授这话,大多数人都是替徐泽心头一喜,毕竟除了某些眼热的家伙,这学校大多数人对徐泽可是极有好感的。

    而那些原本正幸灾乐祸的家伙,这时却是心底郁闷地暗骂:“这教授老家伙,还真是出尔反尔…原本一出好戏,倒是被搅合了。”

    众人奔以为徐泽就会这般不再言语这事,顺驴下坡,哪里却知道,徐泽可不想沾这点颜面,虽然教授说以后不会轻易让自己重修,但毕竟自己如果真靠教授的宽宏大量,自己也脸上无光…

    当下徐泽却是笑道:“教授,不知道您看了最近两期的国家医学杂志没有,a国那边已经将肺结核延分为五型,而我国最近也刚刚认同这五型的分型,只是我们的课本暂时尚未改动而已;我想咱们教材的下一个版本,应该就会是分为五型了…”

    听得徐泽的这话,老教授却是一愣,国家医学杂志,他倒是也常常看,这个国家权威杂志上边都是关于一些医学的新进展;只是最近他却是没有怎么看,不过他前两天,在内科教研室时,倒是似乎听过关于这个肺结核的新进展讨论,不过当时他却是并没有太过注意…

    眼下这学生这么一说,这才想起,他们说的可能就是这事!

    而且其他同学,听得徐泽这话,却是面面相觑,不是吧…徐泽这话,不会是胡乱编造的吧…

    虽然这些同学都满脸疑虑,但是这老教授眼前倒是一亮,这学生不但内科学学的不错,而且竟然连国家医学杂志都有关注,难怪较之普通的学生,强得不止一筹。

    当下不禁欣赏地点头道:“不错,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