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局长,他袭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三十七章 局长,他袭警

    看着这警察一脸凶相地叼着烟,在自己对面一屁股坐下,斜斜瞄着自己的冰冷眼神,徐泽突然觉得有些不妙,暗忖看对方这样子这次只怕还真有些麻烦了。

    不过,徐泽倒是也不太害怕,虽然这里是国家暴力机构,据说有些地方的黑暗程度十分的惊人,一般人进来,还真只有任人蹂躏的份。

    可徐泽自然是不怎么害怕的,他不是一般人,而且现在他也有了些认知,以自己现在在星城的关系,至少他在这个地方不用太过担心,只要他并没有真正严重地触犯法律,都不是多大的事情。

    如果真有人打算用某些权力来阴他,他还真是不怎么怕的…

    “你小子胆子够大啊…”对面的警察看着徐泽坐在这地,竟然还一脸的淡然,丝毫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而且甚至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好奇,这不禁地让他极为的不爽。

    进来这里的人,从来没有这个样子的,至少目前,在他牛博的记忆中,有人吓得发抖,有人强装镇定,但是没有人是这般模样,一脸的淡然,甚至看着自己还有些好奇和期待。

    当下,牛博不禁地猛地一拍眼前的桌子,寒着脸冷声哼道。

    徐泽看着对方眼中露出了一丝凶光,倒是真有些好奇,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竟然招得对方这般对自己不爽的模样,当下不禁地淡笑着道:“我胆子向来不小,但是却没有大到会让你们来找我的地步。所以,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们是以什么理由带我来这里的!”

    “什么理由?”牛博想起自己姐姐在自己面前哭诉的模样,还有当时她脸上的血迹和那少了几颗的牙齿,那和其姐般很有些相似的肥腻脸上,不禁地露出了一丝残忍之色,看着徐泽寒声道:“蓄意伤人,你难道不知道么?”

    “蓄意伤人?”徐泽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些什么,自己倒是很少打架,要说伤人,除了最近在河边上打的那一场不算打架的事情,还真没有哪件能扯上伤人的事了。

    当下看了看这警察和那被孙凌菲打落了几颗牙齿的那肥婆似乎有些相像的模样,徐泽倒是恍然大悟,不禁地微笑了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个…

    看得这小子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贱样,牛博就想起自己姐姐那少了几颗的牙齿,当下眼中寒光一闪,却是一巴掌猛地扇了过去。

    徐泽的反应自然是快的,看着对方突然扇过来的一巴掌,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头轻轻地往后一闪,避过了这一巴掌。

    看着对方轻易地便闪过了这一巴掌,这牛博眼中凶光却是一闪,他原本今儿那抓徐泽来,就是为了替姐姐出气,听得手下将这小子给逮了回来之后,便通知了姐姐和姐夫,自己处理完事情就赶紧过来,准备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动自己老姐。

    谁知这小子这般嚣张,在自己这地盘上,竟然敢这般让人不爽的模样,如果不是他早已经将对方的底细调查清楚了,他还真不敢这般轻易下手。

    但是现在已经弄清楚了不过是连阳乡下的一个小子,他自然是不惧的,他牛博当治安队长已经两年了,虽然黑过不少人,但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就是靠得他的谨慎。

    所以下手对付徐泽之前,却是早已经通过局里的系统摸清了情况,才让属下特意在那星大外边守着,将这小子给弄了回来,准备用个蓄意伤人的罪名好生收拾一番。

    这见得一巴掌竟然没有打到这徐泽,牛博不禁地怒上心头,猛地一巴掌却是又扇了过去。

    见得这牛博竟然还真如传说中某些暴力机关一般黑,徐泽倒是也目光冷了下来,当下伸手轻轻一格,便挥掌劈在了牛博的腕脉之上。

    见得对方竟然还敢回手,这牛博却是更怒了,正打算再加一把力,定要扇掉对方几颗牙齿,突然却是觉得自己的手腕一麻,不禁地惊呼了一声,赶紧缩了回来。

    看着牛博那抱着手腕,但依然一脸凶残的模样,徐泽不禁地轻皱了皱眉,原来现在的某些警察,竟然真有那般肆无忌惮,这电视里常常还演人家要打人还弄本书垫垫,免得弄出伤痕来。

    可这警察为了公报私仇,竟然就这般随手伤人,丝毫没有顾忌,看来这世道果然有些地方黑的很;今儿要是换了别人,只怕还真就要栽到这里了。虽然对方不敢真下狠手,但是只怕皮肉之苦是免不得了的。

    牛博凶狠而又带着一些惊愕地看着对面那个面沉如水的小子,不禁地失声怒笑道:“我说你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大,进了我的地方,还这般有恃无恐,原来是手里有两下…”

    “可你他妈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警察局!老子是什么人…治安队长…在这里,老子就是爷,你以为会两下就敢在这里横?今儿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知天高地厚!”

    当下转身从门背后,猛地抽出一根警棍来,冷笑着看着徐泽,哼声道:“原本今儿就打算打落你几颗牙齿,再让我姐出口气就暂时放你一马;不过看来,不能就这样放过你…得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看着牛博拿出了警棍,徐泽自是轻轻地皱了皱眉,他来之前可还真没有想到这地方,竟然真有这般黑,要知道,他还真就不会这般轻易地进来。

    不过现在进来了,也没法子,只好想办法先处理着,然后找人来捞自己。

    毕竟自己现在呆的地方可不是别的地,是国家暴力机关,要是自己在这里闹上一把,可也是不好怎么收场的。真要惹出了事,只怕会有大麻烦,而且可能还会比当初那法庭上闹的一把还要大…

    徐泽轻叹了一声,手机刚才可是被没收了,现在只能靠小刀了;

    当下却是在脑海中对着自动反应系统命令道:“帮我拨一下唐志的电话…”

    不过这命令一下,自动反应系统没有反应,倒是小刀冒了出来,笑嘻嘻地道:“怎么,这点小事你也摆不平?还要找人帮忙?”

    听得小刀这幸灾乐祸的笑声,徐泽不禁地瘪了瘪嘴,无语地道:“这里可是警局,你以为是别的地?我要是放翻了眼前这个,还得找人放我出去,否则这袭警的名头可是就在我头上坐死了…”

    “而且这里可是国家暴力机关,虽然没有什么重武器,可是要拿几把枪出来,我还能放个护罩在这里,直接杀出去不成?直接和国家暴力机关对抗,我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要真闹出这么一手,到时候只怕老爷子也保不住我!”

    “嘿嘿…这倒也是…”听得徐泽的言语,小刀倒是有些失望了,原本他倒是想怂恿着徐泽闹上一闹,徐泽自从进阶之后,还真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小刀倒是真想试试徐泽现在的能力。

    不过他自然也是知道这真要在这里闹起来可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他倒是计算过,就算徐泽闹了,也不会出太大的事情,不过难免会影响徐泽继续在星城呆着,所以既然徐泽不愿,他自然是也不会再鼓动。

    当下只得帮徐泽接通了唐志的电话,让徐泽和唐志说去…

    那牛博自然是不知道徐泽正在脑海中利用超级系统和他的后援联系,这时正操着警棍,就打算狠狠地教训徐泽几下。

    这时,门外却是传来了敲门声,牛博轻哼了一声,然后收起警棍便起身去开门。

    刚打开门,一个人就冲了进来,大声嚷嚷道:“牛博,牛博…那小王八蛋在哪了?老子今儿要收拾他…”

    看着这个冲进来的姐夫,见他看得眼前那小子,就开始捋袖子动手,牛博不禁地轻哼了一声,提醒道:“姐夫…这小子可有两手,你可别又吃了亏…”

    听得牛博提醒的话,这人却是想起了那日被这小子轻轻一脚就将自己踹翻在地,这下脖子却是也一缩,赶紧站住,只是一脸怨恨地看着对面的徐泽,寒声道:“牛博…可就是他打了你姐,你还不给姐夫揍他…”

    “对…牛博你还等啥呢?快给姐揍这个小王八蛋…”门外又冲进来一人,正是那日被孙凌菲扇了几巴掌的那肥婆,这时正扯着漏风的嘴巴,大声地咋呼着。

    “吵什么,小声点…”牛博轻哼了一声,然后赶紧将审讯室的门关上,然后才寒声道:“你们也注意一点,真以为这警局是我们家呢?”

    被这牛博一骂,两人才消停了下来,不过这肥婆这时看到徐泽,想起那日的事情,这气就是只觉得往上涌起来,当下便扯着那漏风的嘴巴看着徐泽,得意地哼声道:“嘿…小王八蛋,今儿老实了吧?今儿怎么不嚣张了…”

    徐泽这时刚利用小刀和唐志说完这事情,见得这肥婆一家在这里嚣张的模样,却是轻叹而来口气,这富平分局看来还真是够有些黑的…连这样的人都能仗着兄弟,在里边横行…

    当下不由地轻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还真的当这里是你家呢,这里可是警局,是法制机构,你们也不用这么嚣张吧?”

    见得徐泽一脸无奈的模样,这肥婆却是得意了起来,指着徐泽,自得地哼声道:“嘿…小子,今儿我就告诉你,这地可就是跟咱家差不多…咱说要收拾你就收拾你…你他妈今儿还就得栽在这里!”

    “就是…小子,你那天踹我一脚可是踹得舒服吧?爷今儿也让你舒服舒服…还你个十脚八脚的,你觉得如何?”那三角眼看着徐泽却是不禁得意地冷笑着,他罗三刀在星城混了这么久,已经许久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了,那天被徐泽踹了一脚,可是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今儿可是得一定要把这场子给找回来。

    “哼…几脚怎么够,老娘还得敲掉***几颗牙齿去…那天那几个小婊子找不着人,就只好找你了…”这肥婆得意地看着徐泽,然后对着自己身后的牛博道:“牛博…你姐被人欺负你,你可得帮你姐把这场子给找回来,今儿先让姐出出气,你再慢慢收拾他…”

    “行…姐,咱今天先弄他一顿出出气,再拘留他几天,慢慢消气…”这牛博看来还真是疼她姐,当下赶紧应着,然后又摸出一根警棍丢给三角眼道:“姐夫,这小子手头有两下,咱先好好收拾他…”

    “好…”这三角眼结果牛博丢过来的警棍,眼中却是一喜,如果要他一人上去揍这小子,他还真有些心虚,眼下有自己这小舅子一起,他自然是放心多了,当下欢声道:“咱两一起收拾他,倒是看他还能扛多久…”

    当下两人操着警棍便狞笑着朝着徐泽围了过去,是做好了打算要好好收拾徐泽…

    徐泽坐在椅子上,看着围过来的两人,却是轻叹了口气,自己的后援只怕是还要一阵才能来,眼下看来,真要玩玩袭警试试了…

    话说,唐志在安排人要捞徐泽出来,那张秘书这时却是也急得心急火燎的,刚才王局长已经打了几个电话了,正等着几个分局的回音,可是已经有两个局回电话,没有徐泽这人,只剩下一个分局了,如果还没有徐泽的消息,那他可真要抓狂了。

    要在这星城,真把这小子给弄丢了,这星城只怕是要掀起一番大风雨,不管是唐市长的怒火,还是唐老爷子的怒火,这安静了许久的星城,总得要震上两震才是。

    终于,王局长的电话再次响了,王局长赶紧接了,听得那边的言语,嗯嗯了几声之后,却是失望地挂掉电话,然后沉着脸对着张秘书道:“张秘书,没有徐泽的消息…”

    “没有?这几个局都已经问过了?”张秘书的脸色一寒,盯着王局长寒声道。

    王局长这时的脸色也极为的不好,人是在他的地界上丢的,而且还是挂得警局的牌子,不管怎么的都跟他脱不了关系,当下沉着脸回道:“真没有…这几个局,他们都自己问过了,说没有这么个人…”

    “那你还等什么,快点派人去找…他要是出了事,你这个局长,只怕是也当到头了…”张秘书这时的脸色却是狰狞了起来,他可是最后见徐泽的人,可这徐泽就这么当着他的面,被人带走了,现在还找人不到,他这下说不定只怕是也要背责任了。

    这张秘书这时只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当时怎么没有记下那警车的车牌来,否则可是要好找得多。

    看着张秘书那难看的脸色,和严厉的语气,王局长心头也是一沉,暗道:“实在倒霉,这事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地界上,看张秘书这神色就知道那小子的来头绝对小不了…这下完了,自己的麻烦大了,只希望那小子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当下,丝毫不敢再犹豫,赶紧打电话安排了下去,让所有局所出动,并联系其他分局协查…

    而张秘书这时却是也赶紧打电话给林秘书长报告,这事他可是一时都不敢再拖了,得赶紧报告领导…

    而此时,星城市警局局长杨立,却是也满脸阴沉地在接着一个电话,同时一边点头,一边地小心地应着。

    挂断电话之后,寒着脸猛地一拍桌子,低低地怒骂了一声,然后才抓起电话,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李墨祖,你***在干什么…你这个局长是不是不想干啦…”杨立强铺头盖脸地骂了富平分局的李局长一阵之后,才抑住怒火,道:“有个叫徐泽的学生,被你们治安大队无故扣留了,现在可能正被刑讯逼供,你赶紧去把那学生给我保护好喽,如果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这个局长下台,你们***也都跟着我下来…”

    富平分局局长办公室,李墨祖丝毫不敢分辨,满头大汗地挂下电话,抓起桌子上的帽子就赶紧往治安大队那边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怒骂道:“他娘的…这陶强怎么搞的,我刚还特意问了没这个人,怎么杨局又找上门来了…今儿要那叫徐泽的真在这,那陶强就立马给我滚蛋…”

    李墨祖拖着那一身肥肉的身躯,气喘吁吁地跑到治安大队,猛地推开治安大队办公室的门,怒声叫道:“陶强…你给我死出来…”

    里边一个警督听得李墨祖的叫声,赶紧站起来,小心地跑过来,笑道:“李局,您这是干嘛呢?还您亲自跑过来…”

    “陶强,我问你,你们这到底有没有个叫徐泽的人?”李墨祖怒声问道。

    这陶强听得李墨祖的言语,倒是一愣,然后赶紧道:“李局,没有,真没有…我们今天带回来的人里,没有这个叫徐泽的…”

    “没有?”看着陶强那不似作伪的模样,李墨祖一愣之后,却是怒喝道:“怎么可能,杨局亲自打电话来说,那徐泽就在这里…”

    陶强听得这话也是一愣,正打算说话,旁边却是有一人赶紧道:“李局,陶队…我首先见牛队带进来一个,直接进了审讯室,不知道那个是不是…”

    “啊?”陶强和李墨祖都是一惊,两人对视了一眼,却是赶紧朝着审讯室跑了过去,李墨祖这时想毙了那牛博的心都有了,他自然知道这牛博是什么货色,以前就是外边打混的,后来混进了警局当协警,后来不知怎么攀上了领导的大腿,爬上了这个队长的位置。

    但是那习性却是没有怎么改,仗着关系,在队里是很有些横行霸道;不过看这小子还有些本事,而且也没惹出什么事,李墨祖倒是也没有去怎么管,结果今儿却是惹出这么个事来了。

    这下好了,只怕这小子倒霉,自己也跟着完了…

    李墨祖这时那肥胖的身躯倒是跑的飞快,连那陶强都被他丢到了身后,冲到那审讯室前,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便狠狠地照着那审讯室的门拍了起来。

    这李墨祖刚拍了两下,却是隐隐听得里边却是一阵阵的惨呼声传了出来,当下脸色却是一青,暗道:“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当下却是提足了劲,狠狠地拍着门,一边怒声大叫道:“牛博,你***给老子开门…”

    看得李墨祖那脸色都变得一片铁青,又听得里边不时传出的惨叫声,旁边的陶强这时却是也吓得面色发白,他这时也总算是明白了这事的严重性,心底不由地一阵阵地发虚:“完了…这事,自己这副队长也脱不了关系…”

    李墨祖狠狠地拍了一阵,这门才缓缓地打开,李墨祖猛地朝着里边冲了进去,正紧张地四处张望着,却见得一个清俊的少年,正一脸淡笑地站在门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

    而前边牛博和一男一女,却是一脸的鼻青脸肿,被人揍得跟个猪头一般地,趴在地上痛叫不已。

    那牛博见得李墨祖进来,这时却是如遇救星一般地,挣扎着从地上爬来,满眼怨毒地指着徐泽,大声嚷嚷道:“李…局…李局,这小子袭警…袭警……”

    看得那清俊少年丝毫好发无伤的模样,李墨祖却是大松了口气,这时见得这草包,竟然还好意思叫袭警,当下李墨祖却是气上心来,猛地一巴掌便照着那牛博抽了过去:“袭你妈个头…”

    那牛博刚挣扎着强忍疼痛,费力从地上爬起来,原本还以为来了救星,谁知却是又被救星猛抽了一巴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这一巴掌抽的那叫一个妙,满头金星…在原地猛地打了两个转,之后才又扑倒在地。

    这牛博被一巴掌抽倒,吓得那正费力地想从地上爬起来的三角眼夫妻也是全身一软,又一头扑倒在地,撞得是惨叫不已…

    “陶强,给我把这三个都铐起来…等下再收拾他们…”做完场面功夫,见得陶强开始动手拷人了,李墨祖这才脸上堆着笑,转向一旁,看着一脸淡笑的徐泽,赶紧干笑着道:“徐…徐泽同学…你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