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强制封脉止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强制封脉止血

    剩下来的这个伤者,是首先那个腰椎骨折的伤者,而腰椎骨折的搬运是极为麻烦的事情,因为伤者的腰椎已经骨折,如果搬运的时候,让病人的腰部稍稍地扭动一下,就容易损伤到脊柱的神经,而一旦损伤,轻则下肢瘫痪,重则腰部以下知觉全无,再也无法动弹。

    对于这种病人的搬运,最好的办法是用木板或门板搬运,先使伤员两下肢伸直,两上肢也伸直放身旁。本板放在伤员一侧,两至三人扶伤员躯干,使成一整体滚动,移至木板上。

    而其中要注意不能使躯干扭转。或三人用手同时将伤员平直托至木板上。禁用搂抱或一人抬头、一人抬足的方法,因这些方法将增加脊柱的弯曲,加重椎骨和脊髓的损伤。

    不过,徐泽现在却是头疼了,这附近哪里会有门板,而且又是在车内,这又如何送得出去。

    但是不用木板的话,自己一个人自然是不行的,而两个人的话,这要是在平地还好,小心一点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可这眼下还是在一辆翻到的车内,而且四处都是碍事的座椅和杂物,一个不慎,眼前这人便只有瘫痪的份。

    “这可如何是好?”徐泽不禁地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连手上沾满了血抹上了头发,都没有注意到。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人自然是不能总留在车内的,毕竟等下就算救护车来了,医生护士们也要想办法将这人搬运出去,也不会有太多更好的办法。

    看得徐泽挠头的模样,那傍边的年轻人却是也知道徐泽现在肯定是遇上了麻烦…

    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伤者,知道徐泽刚才说过是腰椎受伤的,也知道了现在的严重性,当下却是也不禁地皱起眉,学着徐泽一般地无奈挠起头来。

    不过想了许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搬动,这里边实在是太乱了,碍事的东西太多了,两个人根本不可能能够顺利地保证不出问题的将这人搬出去。

    这时,那挡在地上的那一直在低低呻吟的伤者,终于也在晕乎乎中,发觉周围的人都已经被救出去了,就剩下他一人了,当下心头大慌,不禁费力地看了看四周,在看到徐泽之后,却是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伸着手用力惨声呼救着,生怕徐泽将他丢下不管:“救救我…救救…”

    “放心,马上就救你,你先不要动…”徐泽赶紧安慰了一下这个伤者,让他不要随意动弹之后,转头看了看四周,想要找个合意的东西来抬人。

    而随着他的张望,战地急救系统再次发挥作用,眼睛的视界中这时却是又一阵彩色线条闪过,一波一波地从四周的物品上闪过,然后突然聚焦在一个长形的物体上,红色标识一闪一闪。

    看到那红色标识聚集的所在,徐泽眼前一亮,战地急救系统已经给他找好了最合适的搬运材料,正是刚才被自己扒拉下来的那两块车门,只是这时那车门却是还被一根小轴承斜斜吊在车身上,没有掉下来。

    经过系统的分析,看来现在周围也已经没有其他更合用的东西了,只能借用这个东西了…徐泽皱着眉头看了看那车门,这种车门宽一尺,高米八左右,倒是刚好用来抬人。

    徐泽走过去,在年轻人疑惑的目光中,抓起吊在那处的车门,猛地用力一扯,那车门轴承处,发出“嘎啦”地一声脆响,应声断裂,然后便砰然掉落了下来。

    看着徐泽用蛮力将那车门轴承扳断,这时那年轻人除了惊佩徐泽确实力量惊人之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徐泽抓起那门板,然后走了过来,小心地放到了那伤者的身边,然后小心地看了看伤者的腰椎损伤情况。

    只是视界中那伤者的腰椎骨骼再次浮现在徐泽的眼前,徐泽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腰椎只是单纯的骨折了,并没有明显的移位,看来这人的运气还不错,只要小心一点,他以后出现下肢瘫痪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当下徐泽轻轻地对着旁边的年轻男子道:“我们两个一起托住他的身子,这样滚着往车门上移,记住你托住他的上身和头,配合我一起动手,要保持绝对的同步,尽量不能让他的腰或身子,有丝毫的扭动!明白么?”

    见得徐泽凝重的神色,这年轻人,轻轻地吸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好吧…我们现在开始!”

    这时,这伤者虽然精神依然极差,但是却也依稀地明白了自己现在伤得只怕极重,否则眼前这位年轻人不会这般慎重;听得他们要开始救自己了,却是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看着那病人紧张的模样,徐泽安慰地轻笑了笑,眼中精神力随之溢出,然后道:“你闭着眼睛,没事的…等下就好了…”

    看着徐泽那突然充满了温暖安心神色的眼睛,那病人渐渐地放松了下来,极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徐泽等人施为。

    徐泽轻轻地伸手托住病人的臀部和双腿,朝着同样托着病人胸部和头部的年轻人点了点头,示意开始…

    两人缓缓地推动着伤者的身体,互相配合着使伤者的身躯侧身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朝前滚动。

    这是个极为考究人的动作,两人屏住了呼吸,连气都不敢喘,小心地互相配合着,如此般地将这伤者整整滚了个三百六十度之后,终于顺利地将他放到了那车门之上。

    这时,两人才互相对望了一眼,长嘘了口气。年轻人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苦笑着摇头道:“这比抬两百斤让还让人辛苦些。”

    “咱们配合的不错…”徐泽倒是没有那么紧张,轻笑着道:“现在就没什么事了,只要找个东西把他绑在上边就好…”

    那年轻人应了一声,赶紧转身将窗户上边垂着的几条窗帘猛地拉了下来,然后递给徐泽。

    看着这些厚实的窗帘,徐泽倒是满意的很,有这几条足够将这个伤者牢牢地固定在门板上,不让他移动了。

    小心地将这些窗帘一条条地将门板和病人紧紧地缠在一起,如同绑木乃伊一样绑了个结实,确保病人的身躯在抬门板的时候不会晃动,徐泽这才停下手来。

    然后带着年轻人,两人小心地抬着这块门板,从车门出送了上去。

    上边接的几人,看得被绑得跟个木乃伊一样的伤者,都是一愣,不过他们这时都知道内边有个很厉害的医生在,这样绑肯定有用意,当下够赶紧小心地帮着接住,然后再通过车下的人小心接力,将伤者送下车顶去。

    看着伤者都已经被送下车,徐泽和那年轻人这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两人笑着对视了一眼,徐泽微笑着道:“我叫徐泽…你了?”

    “徐泽?”那年轻人一愣,然后却是恍然笑道:“原来你就是小神医徐泽啊…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我叫李强,是青阳镇的!”

    “噶…”徐泽倒是一愣,自己许久没有回家了,怎么这个名号还在传啊,而且连附近的青阳镇的人都知道…

    见得徐泽惊愕的模样,李强忙笑着解释道:“前几个月我们青阳镇可是也有两个人特地到星城找你看过病,他们都说你治病效果好的很…连县医院都比不上!”

    “哦…”徐泽这倒是想起了,早几个月确实有两个青阳镇的人来找自己看过病,后来还有几个人打过自己电话,想找自己看病,然后当时自己正好就去了燕京…

    这样想来,那倒是说得过去,只是徐泽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久没回家,竟然在家附近这一块,还有这么大名声…

    两人正打算出去,这时却是听得外边有人叫道:“刚才里边不是有位医生么?这里有个出血的止不住怎么办啊?快来看看…”

    听得这声音,徐泽赶紧爬了出去,然后两步跳下车来,看着四周问道:“哪个人出血止不住?”

    “这里这里…”见得车里有人出来了,旁边赶忙有人叫道。

    看得那边几人围在那里,正一脸的焦急,徐泽赶紧跑了过去。

    这时那地上却是躺着个老头,老头的身下流了一滩的血,大腿上一个伤口,这时正朝着外边喷着鲜红的血液,有人按住了那伤口都按不住。

    这按着伤口的人,见得徐泽过来,见得徐泽年轻的模样,却是一愣,然后惊道:“你是医生么?”

    徐泽正待说话,后边那跟出来的李强却是赶紧道:“他当然是医生,小神医徐泽呢…”

    “徐泽?你就是陈塘的徐泽?”那按着伤口的人,一惊之后,却是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赶紧道:“徐医生,你赶紧想想法子…要这样下去,这老头只怕就…”

    徐泽应了一声,赶紧伸手撕开那老头的裤子看了看,这一看却是皱起了眉头,因为眼睛的视界里,这时又是一阵彩纹波动之后,老头的大腿上很快便从大腿根部,浮现了一根淡淡而且比较粗的红影,而那红影的尽头正是伤口出血处。

    徐泽这一看就清楚了,这么粗的血管,这老头肯定是伤着大腿上一根比较大的动脉了,所以这才会出血不止。

    这种动脉出血,要想止住,要不就是马上缝合结扎血管,要不就是通过外部紧扎止血。而现在徐泽在没有其他器具的情况下,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选择。当下赶紧转身朝着身后的李强道:“快去车里再扯两根窗帘出来…”

    李强应了一声,然后又转身爬进车离去,扯出两根窗帘送了过来。

    徐泽接过窗帘,双手抓住那窗帘布,猛地就是一扯,扯下一条来,然后快速地在那老头的大腿上绕了几圈,然后再猛地一勒紧,看着那老头腿部的伤口处的出血随之一缓,但是却没有能完全止住出血,徐泽赶紧伸手将布条打了个结扎紧之后,便看着周围的人急声问道:“打了急救电话没有?”

    “已经打了,急救车马上就来…”旁边的人赶紧接到。

    徐泽点了点头,然后又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两根银针,然后挥手朝着老头的大腿根部扎了下去。

    旁边的人原本见得被徐泽扎住了大腿,那伤口却还是出血,这正心焦着看着,见得徐泽两针扎下去,那出血便迅速地停住了,这才不禁地松了口气。这看向徐泽的目光中也更多了几分佩服,小徐医生果然名不虚传,两下就止住了这么大的出血。

    不过徐泽这却是没有怎么彻底放下心来,因为现在那两根银针只能暂时地止住一小会,现在只能希望急救车快点来,如果救护车来了,那急救车上应该有缝合的针线,只有缝合结扎住出血的血管,才能完全止住这个出血。

    搞完这老头之后,徐泽交代着旁边的人帮忙看着,然后又赶紧去看其他病人了,这里可是还有几个危重的,这个一不小心就要出问题了。

    徐泽先看了看那脾脏破裂的女孩,这时那女孩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却较之首先也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又看了看那破裂的脾脏处,视界中的那个脾脏的破口并没有明显的增大,徐泽这才稍稍地放了些心。

    刚看了这个女孩,那边却是又有人叫道:“小徐医生,小徐医生…你来帮我儿子看看…他这手出了好多血呢…

    林雨萌站在一旁,看着在人们的请求声中,在人群中转来转去,如同救火队员一般的徐泽,眼中更是露出了几丝倾慕之意,自家徐泽哥哥,果然是其他男生都比不上的…

    等了一阵,救护车终于来了,不过只有三辆,对于这里十几个受伤不轻的伤者来说,确实是少了一些。

    一些伤者能走的,或者是家属在能扶着的,都开始急着朝救护车走去。

    几个医生护士下来,看得现场一片混乱的场面,也是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后边的李强却是喊道:“大家不要急,现在只有三部救护车,咱们先让那些严重的先上去…”

    不过,那些人不少都受了伤,这时都纷纷嚷着道:“我们的伤也不轻…我们也要马上去治疗…”一个个不理会李强的喊声,继续地朝着救护车挤过去。

    看得这些个场面,那些医生也不好怎么办,劝人家也不听,被人围着出都出不来,正无奈间,却听得一个声音响起:“大家听我的安排,大家的情况我都清楚,我会安排最严重最需要急救的上车…”

    听得这个有些耳熟,而又不容抗拒的声音,众人一愣,然后李强也赶紧接道:“对…大家听徐医生的,这么多病人,让徐医生安排,不要耽搁了这些严重的病人…”

    “对对…听徐医生的…”这时,不少的人都赶紧附和道。

    被徐泽这么一说,还有这么多人附和,那些伤不太重的人,却是也不好意思再往车上去,只好停下来听徐泽的安排。

    那些医生护士们,见得场面稳定下来了,却是也都松了口气,几个医生赶紧跑向几个躺在地上看起来比较严重的,而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医生,却是被李强引到了徐泽面前,道:“这是徐泽医生,这些病人都是他刚刚检查过的…他最清楚情况…”

    那带队的医生,看了看看起来年纪最多不过二十二三的徐泽,眼中不禁地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他原见得这什么徐医生这么受人尊重,肯定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医师,却哪里知道是个这样年轻的人,眼前这个所谓的医生只怕是最多学校刚毕业的吧?

    当下便随意问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

    看着这医生的态度,徐泽倒是也不以为意,以貌取人是多数人的通病,当下便指了指那边被绑在车门上的那人道:“这个是个腰椎骨折的病人,需要马上送去医院做手术…”

    “那个女孩子可能是脾脏破裂…也需要立即送去医院做手术…”

    徐泽话还没说完,这医生看了那女孩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轻笑,却是不耐地一挥手道:“脾脏破裂?脾脏破裂怎么会这么轻松吧?还有别的病人没?”

    见得那医生还不太相信,徐泽却是眉头一耸,然后沉声道:“不管你怎么认为,但是这个女孩确实有脾脏破裂的可能,要小心一些,万一出了事,谁都担不起责任!”

    被徐泽这么语气加重地沉声一道,这医生心头倒是有些不爽,不过徐泽话没说错,不管是不是,既然有人提出了这个可能,那么就不能大意,万一要真是的,一但没有重视出了问题,那可是要负责任的…

    当下这医生脸色也是一沉,只得对着旁边的人道:“好,把这两个人抬上去…”

    待得旁边的人,将两人小心地抬去救护车后,这医生便不耐地继续问道:“还有哪个严重的没有?”

    徐泽指了指身后的那腿上出血的老头,然后却是道:“这个病人大腿动脉破裂,要马上缝合止血…”

    “什么?大腿动脉出血?”这医生一惊,然后却是下意识地朝着那老头看去。

    见得那老头身下的一大滩血,还有那扎在老头大腿上的带子,这医生这下自然是一下就相信了,赶紧带着护士朝着那老头跑了过去。

    这医生走到老头身边,蹲下去一看,看着那伤口这时正在缓缓地冒血,却是一惊,赶紧站起身,道:“快…快把他抬上车,要马上去医院做手术…”

    “慢点…”见得那伤口又开始出血了,徐泽在后边赶紧大声阻止道:“要马上缝合止血,否则他撑不到医院…”

    “马上缝合止血?”那医生听得却是一愣,然后转身朝着徐泽怒声喝道:“你懂什么…这大动脉出血,在这里怎么能够缝合成功…必须要去手术室,要专业的器械和专科医生才能够做好…”

    “你不能做,我来做…”徐泽这时可是顾不上再和这医生争执,眼下那银针刚刚控制的出血,却是又止不住了,必须马上要对那动脉进行缝合,否则这老头以这样出血的速度,要是赶得到医院已经差不多死定了。

    “你做?”那医生听得却是一愣,如同见鬼一般地看着徐泽,失声笑道:“你发神经吧?你以为你是谁,没有专门的器械,你能做成这个…咱们医院专业外科的也没人能在没有专门器械的情况下能做这个…”

    “别废话…快点拿针线出来…我做不做的成是我的事,但是要不做,他就死定了…”徐泽懒得理会这医生的冷笑,断然地道。

    “你不要耽搁时间…这病人要是现在送去医院,还有一线希望…你要是再在这里浪费时间,这病人就得你负责…”那医生听得徐泽的言语,却是冷声地道。

    听得这医生的言语,徐泽指着那银针已经控制不住,正在加大出血量的伤口怒声道:“你现在还只顾着跟我谈论责任的事情…以现在的情况,如果十分钟之内不能止住血,他就死定了…你有把握能在十分钟之内赶到医院给他止住血?还是给他输上血?”

    那医生看的那伤口处正在增大的血流,这下却是也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以现在的那伤口处血流速度,是不可能支撑到医院的…

    这时,旁边的人却是看不下去了,一个没本事救人,偏偏却是硬要卡着要送去医院;一个能救人的,却是拿不到治疗用具…

    当下便有人怒声道:“你那个医生怎么回事…你要没本事救,就让徐医生来…这人都要死了,你还在那里七七八八的…”

    “对…就是,你拿东西让徐医生救…”众人纷纷地对着那医生讨伐起来。

    这医生被众人这般一阵喝骂,却是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让这年轻医生动手,只怕这老头要死了,这人家肯定会把责任怪在自己身上。

    当下只得脸色一冷,寒声道:“好…那你就给他做…要是出了问题,可不要怪我…”

    “去…你把箱子给他,箱子里有针线持针器,让他去做,我看他连血管钳什么都没有,他怎么做这个手术,怎么扎这个血管…”这医生寒着脸对着对着护士道。

    那护士赶紧应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急救箱送了过去,看了一眼医生,然后小声对着徐泽交代道:“针线在箱子最下边…”

    徐泽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护士感激地笑了笑道:“请帮我给他挂一瓶林格…”

    听得徐泽的言语,那护士稍稍地迟疑了一下,原本她是不能听这个还不知道有没有医生资格的年轻人的医嘱的,不过不知为何,看到对方那阳光般的笑意和温和的声音,却是起不了拒绝对方意思的念头。

    当下轻轻地叹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面无表情的医生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利落地从箱子翻出针线、持针器和一个小刀片递给徐泽之后,又赶紧拿出一瓶林格氏液还有输液器等….开始给这个老人输液…

    徐泽接过那护士递过来的针线和刀片,感激地点了点头,便开始给这老人动手术结扎动脉了。

    看了看那伤口涌出的越来越大的血流,徐泽轻叹了口气,然后却是从口袋里又摸出了那管银针,从里边轻轻地抽出两根,在那大腿的位置,又扎了下去,然后还在那四根银针的尾部轻轻地一一弹了一弹。

    看着徐泽竟然给病人扎了两根银针,那医生和护士才注意到那老头的大腿根部,竟然首先已经被扎了两根了,加上这两根,却是已经有了四根之多…

    他们倒是不清楚徐泽这银针扎了有什么用,但是很快,他们便清楚了…

    因为随着徐泽的这两根银针扎了下去,那伤口处的血流,却是突然快速地止住了,不再出血…

    当下,两人不禁是看得目瞪口呆,这大动脉出血,靠几根银针就能止得住?

    不过,徐泽这时见得血再次完全止住,却是丝毫没有敢放下心来,他很清楚,这种强制封血脉的做法,就算自己用上生物电能量的刺激,也不过是能止住出血几分钟。

    而这几分钟一过,血管再次出血的话,用过了一次生物电能量刺激之后,那么这个血管却是无法再用这种方法来止住出血;

    这种强制刺激局部细胞的止血手法在过效之后,因为细胞能量被强制的透支,短时间内再次使用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效果,这也是徐泽为什么直到现在才使用的原因,而四根银针同时刺激,却是能够起到最大限量的效果,尽量延长再次出血的时间。

    这种局部强制刺激封脉止血,却是不比平时那种穴位刺激止血,穴位刺激止血,是调动全身的能量,而局部强制刺激只是刺激局部细胞而已。

    对于这种大血管出血,穴位刺激是效果极不明显的,唯有直接刺激血管所在部位才能起到效果。

    当然,这个止血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病人本身那附近的细胞能量消耗最多能维持两到三分钟…也就是说,徐泽必须要在两分钟之内,完成这个结扎手术…

    见得那血已经止住,徐泽深吸了口气,便开始动手了,他必须趁着那血已经止住,才能精准地控制住那血管裂口所在,进行快速缝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