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恐怖的新秀大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六十二章 恐怖的新秀大考

    听得上边的郭老院长在上边颤巍巍地说出这般言语来,徐泽在下边听得也是心生叹息之意,确实,现在中医没落,西医盛行…

    就算现在国家数十个中医药大学和中医学院,每年培养出中医人才上万人,但是事后,这些中医人才就职于那些中医院中,治疗病人,使用的依然大半是西医的治疗手段,至于中医中药的使用,都是极少的。

    大多数的中医院,就算使用中药,也都是起一些辅助治疗,医生们也从来不相信,单靠中药就能取得好的效果。

    如此般地,几年之后,他们对于中医的了解,也大多只是能够针对一些症状,翻着方剂书或中医内科书,如同西药的使用一般,用着一些固定的方剂开出一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中药来…

    如此般地,便注定着,这些院校培养出来中医人才,便渐渐地沦为了西医的信奉者…

    而唯一一些能够将中医继续发扬下去的,多数都是一些老中医亲自带的一些弟子…他们才能够掌握一些中医的真正真谛所在…

    不过,在现代这个以文凭为标准的社会,虽然国家有着一些规定,名老中医的学徒可以获得直接参考执业证的资格,但是这种资格的认定,却是极为的繁琐…

    而他们在获得执业证之后,却是也大多只能依旧经营这一个小小的中医诊所,很少会有哪个县级以上的医院会接纳他们…

    所以,大多数人依然会通过院校去获得文凭,那样就业却是轻松得多,由此导致了现在中医逐渐的没落…

    随着一批批老中医的逝去,或许中医,真会只剩下一些皮毛的东西,支撑着这个门脸…

    徐泽对于这些老前辈们的担忧十分的清楚和理解,不过,他自己也是惭愧的很,他来参加这个考核,却也是只为了拿到那一纸证书而已,至于中医…他或许还比不过眼前这几位真正的中医新秀们。

    因为他的治疗,依然主要是依靠临床的手段…唯一出彩一些的,或许只是那种特殊的电针急救术而已…

    随着思绪的沉沦,郭老宣布考核开始的声音,唤回了他已经逐渐走远地心神…

    这次考核的手段,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特殊,唯一和执业考试有区别的是,首先进行的是笔试…

    一纸试卷上,试题并不多,但是上边的东西,徐泽一眼望下去,却是暗暗惊叹,这上边的一些试题,根本没有什么中医基础等等,考的竟然都是关于特殊病症的中医辩证…还有勉强算是中医基础理论的竟然考的都是《灵枢》《素问》乃至《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等古代医学理论…

    看到这些的时候,徐泽不禁地有些傻了眼…那些特殊病症的中医辩证,对来他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毕竟他家传的就是中医,而且这些年中医学课也还算认真,加上一些名老中医的辩证著作等等他也看得不少…

    加上这么些年的临床经验,倒是也没有什么太难的东西…或许有些地方,会和这些老前辈的认知有点差距,但是应该不会太大…

    但是后边的那些《灵枢》《素问》之类,他就真傻了眼,《黄帝内经》他不是没看过,但是只看了前边几页,就没看下去了…

    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枯涩难懂…就连自认古文功底不错的徐泽同学,当时也看得是头晕眼花…

    倒是后期的《千金翼方》他有些接触,《外台秘要》也看过一些现代的编注版本…算是有些了解…也不算是什么不学无术…

    绞尽脑汁,把一些稍稍简单些的题目做完之后,便只剩下了最后几个基础分析题了,看得这个题,徐泽是无奈地轻叹了口气…这样的题目,只怕是拿到星城中医学院去,只怕是也得难道一批人…

    不过还好,徐泽同学敢来参加这个考核,自然是早有准备的…小刀的百科全飘天文学络上,搜索到了这些言语的标准解析所在,徐泽借此进行了扩展和分析…写下了洋洋洒洒一大篇…

    人身由“神”与“形”组成。所谓神,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是指整体生命活动现象;狭义是指中医学心所主的神志,包括人的精神、意识、思维、性格、情感等活动。

    所谓“形”,指人的整个形体而言,包括五脏六腑、经络、四肢百骸等组织结构和气血津液等基本营养物质。中医学强调“形与神俱,不可分离”。

    神为形主,无神则形不可活。神是一切生命活动的最高主宰,它既能协调脏腑、气血、阴阳的变化,维持人体内环境的平衡,又能调节脏腑等组织使之主动适应自然界的变化,缓冲由外部因素引起的情志刺激,从而维持人体与外环境的平衡。

    神为形生,无形则神无以生。即神是形的产物,形是神的物质基础。从病理上看,形的病变可导致神的异常,神的改变也可影响形的生理功能变化…

    最后总结: 外避邪气以养形、内养真气以充神,故…..

    最后一题,何谓子午流注针法,极其组成…

    根据小刀搜索出来的资料,徐泽苦笑着一一写道:子午流注针法十二经脉气血运行状态,根据不同的时间变化而有相应盛衰变化。子午,即时间变化。流注,即十二经脉气血运行的过程,以及在十二经脉的井、荥、输(原)、经、合等特定腧穴上所呈现的气血盛衰情况,由于年、月、日、时等时间的变化而相应地有所不同,根据这个原理,按时选穴进行治疗,即为子午流注针法…

    其组成为…

    写完最后一笔,徐泽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些东西交上去,虽然大多题目都是自己凭印象答的,但应该不会太离谱,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答题之后,这才小心地将自己的试卷交了上去…

    众前辈见得竟然是徐泽第一个交卷,都不禁地是一愣,眼中满是意外之色;这老王不是说这小子是主攻西医的么,怎么倒是第一个交卷了?莫不是这小子见得不懂,随便答一些,便算敷衍了事?

    其中王老就更是担心,毕竟徐泽可是他推荐过来的,原本他还想,这等试题,徐泽能够做到七八成便算不错,而且当是在最后时限交卷才是…

    不过谁知徐泽竟然是第一个交卷,他这下可也就紧张起来了,赶紧伸手接过徐泽的试卷,自己先看了起来…

    众老前辈们,见得王老先接过试卷紧张地看起来,众人也都对这些原因心知肚明,一个个打算都等着他看完之后,再行观看…

    徐泽这时自然是懒得理会前辈们怎么看自己,反正他现在都交上去了,而且也都算还有些把握,不会出什么大丑,自然也就心境平和的很,坐回座位上,等着其他人交卷之后,看最后结果…

    不过,接下来倒是有些意外了,他这一交,紧接着那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傲气男子,扬了扬眉,却是也紧跟着将试卷交了上去,让徐泽很是吃了一惊…

    徐泽自然是知道这些试卷的难度,他也不过是借助小刀的帮助,才能答题如此之快;但是这个满脸傲气的小子,竟然也有如此的速度,就不由得他不面露惊色了…

    接下来,更让他吃惊的是,在两人交卷后不过五分钟,剩下四人也紧接着将手头的试卷送了上去…

    看得这一幕,徐泽心底不由地暗叹,果然能到这里来的,没一个不是现代中医的精英…这新秀考核,果然都称的上新秀这两字…

    当下六人都互相观望了一眼,眼中稍露较劲之色,稍稍地点头微笑之后,便等着上头的各位前辈进行评判。

    毕竟诸人能够做到这里,也都可以算是精英中的精英,平日里也都是在同辈人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现在,和众人坐到一起,加上上头各位长辈在座,身上也都带着一些长辈们的期盼,自然会有较劲之心…

    所以众人这时,也都屏住着呼吸,看着上头的几位前辈互相传阅试卷,等着最后的评判出来…

    而此时,上边坐的几位老前辈们,也纷纷地拿到了试卷,便也开始分开看了起来,没有再注意王老那边。

    王老原本轻皱着眉头,仔细地看着徐泽的试卷,看得一阵之后,渐渐地眉头却是舒展了开来,开始偶尔地轻轻点头…

    看到王老的神色,下边的徐泽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原本脸上的一丝紧张神色,却是放松了下来。

    既然王老都开始点头了,那么说来,应该还是不会太差的,总不会太丢脸才是…

    而其他几人,见得徐泽松了口气的模样,倒是不由地疑惑了起来,心底纷纷暗道:“这小子这么紧张干吗?难不成他已经得知了成绩不错?”

    “不应该啊…这样的题目拿分不难,但是要考好却是不容易…难不成人家点几下头,他就知道自己考好了?就能够将自己等人压下去?”当下众人却是不由地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众人这般想到,却是不知道徐泽怀的心思,他只要求这次考试不要太丢脸就好,哪里还会存着将他们都压下去的心思…

    旁边的郭老院长这时倒是也很快地便将自己手头的一份试卷看完,见得旁边的王老早看完了第一份交上来的试卷,当下轻轻一笑,便将自己手头的试卷交了过去,与王老交换了一份,进行评阅。

    郭老院长这时倒是极为的好奇,这个主攻西医的学生,靠自己亲自出的这题,会是个什么成绩…这时他倒是打定了主意,只要这小子不是太离谱,便让他过了也罢;毕竟王老弟亲自推荐的,而且说其针灸之术神奇无比,心性也可…先让他过一关也不算什么…

    不过他接过试卷一看,这首先也没有什么,在他看来,也只能算还可的程度,但是到最后两题,看着徐泽的分析,倒是不禁地吃了一惊,这两题都是极为偏颇的题目,一般的中医专业学生,不是研究生级别的都难以答全,他倒是答得不错…

    按这个成绩,比之自己方才看得自家孙子那一份试卷,也差的不是太多…

    当下不由地眼露惊讶之色,抬头看了看下边的徐泽,一个学西医临床的学生,能够答到这样,实在是不简单,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看着那小子脸上一脸淡然自如之色,当下却是也轻轻点头,果然不错…现代的年轻人,还真是新人辈出,如果每一个学西医的人,能够他一半的中医水准,那已经是中医之幸了…

    很快地,六份试卷,在几位前辈的传阅下,不过半个小时,便得出了评判;基本上六份试卷,每一个前辈老师,都看过了,所以孰优孰劣,众人也都心知肚明…

    这时,众人看着下边的徐泽,却是都纷纷地有些感叹不已了,在六份试卷中,他的答卷虽然算是有些太过中庸规矩,但是总体成绩在六人中,竟然能排到前三,实在是不简单…

    要不是王老一力肯定,众人都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学西医的了…

    话说下边除了徐泽之外的五名新秀考生,看得上边几位前辈老师的目光,这心底却是有些不是滋味了,纷纷暗自想道:“看几位前辈的模样,莫非这小子竟然是拿了第一?”

    当下众人的脸色却是都有些黯淡了,特别是那中山装的孤傲男子,看得徐泽,眼中却是有些不忿之意…

    作为郭老院长的亲孙子,从小接受郭老的培养,中学毕业起,至今已有十年有余,加上燕京中医药大学五年深造,自认已经是中医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今日,似乎要败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子之下,向来自傲的他,这时却是自然有些不忿了…

    在众人的期盼中,郭老院长端着茶杯喝了两口之后,终于开始宣布笔试的成绩了…

    顾雪健,七十五分,合格…

    吴林,七十八分,合格…

    张志波,八十三分,合格…

    徐泽,八十六分,优良…

    李博,八十九分,优良…

    郭玉建,九十二分,优秀…

    听得这个成绩结果,下边的几位新秀考生,都是一愣:“怎么那小子不是第一?那方才那些前辈们那般看着那小子是什么意思?”

    这其中,郭玉建心头一喜之后,却是也更是疑惑了…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徐泽是学西医临床的,如果知道这个情况,只怕却是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惊讶了,只会了解众前辈们,为什么会露出如此的神色…

    郭老院长很满意地看着下边的众人,欣慰地点头道:“这次的试题难度比较高,大家这次的成绩,都算很不错…接下来,我们开始进行实践考核…”

    随着郭老院长的言语,外边很快地便进来了几个人…

    看着几人那或痛苦,或苍白的表情,几位考生们很快便看出了这几位都是有病在身的病人。

    徐泽看得这情况,倒是一愣,他还真没有想到,这样的考核会用到真正的病人来进行考试…

    一般的医生考试,都最多是在人体模型上进行一些考试,绝对不会让你在真正的病人身上进行治疗。但是今天的这个考核,来的竟然是真的,拿病人现场考核…

    而且这些前来的病人,只怕都不是什么轻松的病,否则也不可能拿到这里来考...想到这里,徐泽不禁地是暗叹不已,这绝对是国内最严格最恐怖的执业考试了;

    其他的执业医师考试,在这个面前,比起来,可真是连一点难度都算不上...

    这个可是要考究真功夫的…那些读死书的人,就算刚才那关轻松过去了,那么眼前这一关,那自然是极难过的…而且不是真正经历过临床给人治病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过去的…

    当然,这参加考核的六位新秀之中,却是只有徐泽脸露惊色,其他几人自然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关…

    看得徐泽脸上露出的惊色,众人倒是轻笑了一声,以为徐泽还真只是个没有真正经过临床的人,连看个病人都这副担心的模样…

    只有王老在台上,倒是依然微笑不已,他自然是知道徐泽为什么吃惊,因为这一切,他可都没有跟徐泽说过…

    除了这样规格的考核,国内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真实病人出来担当考核的试题,徐泽吃惊那自然是正常的…

    当然王老可是不怎么会替徐泽紧张,毕竟如果说真正经历临床,亲自给病人诊治,其他几人应该都比不过徐泽;

    唯一让王老有些担心的是,他不清楚徐泽的中医技能到底如何,虽然刚才理论上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真正给人看病的时候,王老可是只见过徐泽用银针和西医给病人治疗,至于中医诊断和中药方剂的使用方面,徐泽到底熟不熟悉,还是个未知数…

    而用中医治疗一个病人,考核可是绝对不会单单只考银针的…

    这时,郭老院长开始宣布考试规则了,六个新秀考生们自行对六个病人进行抽签,抽签完毕之后,对自己抽到的病人进行诊断,并进行治疗原则和方法的应答。

    应答包括中药方剂、推拿、针灸等各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