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竟然紧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六十三章 竟然紧张了

    六位新秀,虽然有些人看起来有点傲气,但是互相之间还是十分的谦和有礼。

    工作人员送上来一个签盒,众人互相推让了一番之后,便上前一人从盒中摸了一个纸条出来。

    徐泽走第三摸了一张纸条,打开来之后,便见得上边就写了一个名字:杨立明。

    一愣之后,徐泽便明白了,这定然是其中一个病人的名字,看来这实践考核还真是要考真本事,什么情况都写清楚,就给你个病人去看,完全是按照真实的看病诊治的情况来,别想取一分巧。

    徐泽看了看手头的名字,又看了看眼前的六个病人,实在是没有看出自己的病人是那个…

    这眼前六个病人,都是男性,有老有少,从六十岁到三十岁之间都有,按理说取这个名字的,一般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可能性比较大。

    不过眼前这六人中,起码有三人符合这个条件,一个捂着肚子,紧皱眉头,看来来是腹痛的病人。

    一个面色苍白,头冒虚汗…情况不太明了的…

    还一个看起来似乎是没什么毛病的人…

    原本徐泽还想早点弄清自己的病人是那个,不过这下可是拿不准了…

    要是看病人他是不怕的,但是如果这个病人要用中医来治疗,那个…就实在是有点点…悬乎…

    徐泽觉得现在用悬乎这个词来跟自己说,实在是很贴切的事情,如果要他用西医来治,那他一点不担心,他学的就是这玩意…

    可是真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考中医诊断,他心里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底,虽然说家传的是这玩意,而且学校也学了一学年的中医课,但是真到看病人的时候,他可还确实没有怎么用过…

    所以,这时他咧着嘴,悬着心,面容古怪地等着考试的开始…

    见得众人都已经抽完了签,郭老院长轻抚了抚花白长须,然后点头道:“好了,现在实践考核开始…”

    “第一个,李柏林…”

    听得郭老院长的喊声,那个年纪最大的病人便走了上来,在中间的诊桌旁坐下,等着医生来看病!

    “谁抽到了?开始吧…”郭老院长轻抿了口茶,然后缓声道。

    当下,旁边便站起来一个板寸头的年轻人,点头应了一声,然后便走了上去,在诊桌的主位上坐下。

    “哦…吴林啊,嗯…你可以开始了!”郭老看了看这位年轻人,点了点头。

    “是…郭老!”这个叫吴林的年轻男子,便开始动手了…

    看着这吴林有条不紊地按照望闻问切四诊手法,对病人熟练细进行检查,徐泽在一旁看得暗暗点头,这些能参加这个考核的人,果然都是了不得的角色…

    吴林很快地便做完了检查,朝着前边的几位前辈恭敬地道:“各位老师,病人已经诊察完毕…”

    郭老院长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缓声问道:“好…请说出这个病人的诊断、依据和治疗方法…”

    “患者李柏林,男,六十二岁,主要症状为:上腹疼痛半年,再发加重三天,伴有泛酸、烧灼样痛…征候:胃脘灼痛、口干口苦、舌红苔黄、脉弦数;考虑为胃疡之肝胃积热证;治法宜用疏肝理气、泄热和胃;方用丹栀逍遥丸加减…针灸穴位可选用:中脘、内关、足三里…以泻法行针…”吴林小心地答道。

    听得吴林的答题,几位前辈国手们,都纷纷地点了点头,特别是江南名医王一波,这时是欣慰地微笑不已,这吴林正是他的弟子,能够顺利答出,王一波自然是高兴不已,因为这个可不单单是弟子能不能过关的问题了,而且还关系着他这师傅的面子…

    郭老院长也抚须轻轻颌首,然后微笑道:“不错…所答征候,治法和方药都甚为不错…”

    听得郭老院长的言语,这吴林心头大松了口气,微笑地点了点头。

    郭老继续言语道:“好了,中医考核合格;下面进行西医临床考核,你可还要做检查?”

    “西医临床考核…真要考这个呀!”吴林听得是面色稍变,考中医他可是一点不担心,但是考西医,这还真是个严重的考验;不过他又还是暗暗庆幸,这个病人的西医治疗,并不算太过复杂,如果是个心脏病的那就麻烦了,西医的心脏病可是个复杂玩意,咱可不懂…

    检查那自然是不必了,当下稍稍地考虑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言语,吴林便道:“西医诊断考虑:胃十二指肠溃疡可能,药物使用阿莫西林消炎、西咪替丁、果胶铋护胃,腹痛较剧时,可使用654-2解痉止痛…”

    说罢之后,吴林想了想,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补充的了,便抬头看向上头的几位前辈,等着他们评判。

    听得吴林似乎已经答完了,郭老院长便转头看向旁边首都医科大学的唐无忧和蒋凌云教授…

    这两位教授是郭老特邀来的西医方面的专家,自然是由他们来进行评判。

    两位老教授互望了一眼,然后唐无忧教授便点头道:“诊断方面没有多大的问题,用药也算中庸,但是现代治疗胃十二指肠溃疡的药物,已经更新换代,一般使用效果较好的克拉霉素抗感染、奥美拉唑护胃…总体算是合格!”

    “好…谢谢老唐…”郭老院长对唐教授点头表示感谢后,然后便道:“吴林,总体评价优良…”

    “下一个…林东平!”

    看着前几个病人的考核情况,有两个人考核是合格,一个是优良,总体来说,考核极为的严格,出一点小偏差,就只给一个合格…

    所以,徐泽倒是也稍稍地捏了一把汗,这些坐上边的前辈们一个个都是专家级别的,自己中医算起来也是一个半吊子,如果真要是被考住了,错个一两点,只怕就是被打下去的份…

    悬着一颗心,看着身边的几位新秀们一个一个地上前去,参加考核,到最后,竟然只剩自己和那理论考拿了第一的郭玉建了,其他四人差不多都是险险过关,徐泽这下倒是越发地紧张了。

    这时郭老院长念出了第五个病人的名字:“胡江…”

    听得这个名字,徐泽不禁地是又叹了口气,又不是自己,这种等待还真是一种折磨。

    这个胡江对应的考核新秀是郭玉建…

    看着郭玉建那利索的检查手法,徐泽在一旁看得是羡慕不已,这郭玉建十几年专注的中医磨炼,果然是非同一般的。

    这个病人对郭玉建来说,实在是轻易至极,很快他便将诊断、依据以及方案等等,都进行了阐述,然后还清楚地将这个病人的西医诊断和治疗,都对首都医科大学的两位教授进行了解答,让两位教授也频频点头不已,只有到最后评价的时候,蒋凌云教授对一点点小小的偏差进行了纠正…

    最后,郭玉建得到的评价是:“优秀…”这让头上的郭老院长是欣慰地抚须微笑不已。

    随着郭玉建的考核完毕,众人便将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位新秀,也是最为让人期待的一位新秀:徐泽同学。

    这上头坐的几位国手前辈们,都通过王老国手知道徐泽的一些底细,所以这时也极为的好奇,想要知道这个得到王老国手如此破格推荐的年轻人到底真实本事如何…

    而徐泽这个时候,却是早已经盯着最后一个病人已经观察了一阵了,因为毫无疑问,这最后一个病人一定是自己等了许久的这个杨立明。

    徐泽已经开始为等下的考核做准备了,他通过病人捂着肚子的举动,可以看出,这个病人是主要症状是上腹痛;

    而上腹痛最常见的原因,一般是胃部、肝胆、或者是胰腺的问题…还有少许是心脏的原因引起。

    所以,徐泽早已经开始对这个病人进行了初步的检查,在他的命令下三级系统功能彩色b超,早已经开启。

    虽然隔了两米的距离,但是在系统强悍的功能下,那个病人上腹部的情况,很快地便在灰暗的视界中,呈现在了徐泽面前。

    看着病人那个稍稍有些肿胀的胆囊,还有胆囊里的那颗带着一些白色光焰的光点,徐泽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病人主要是一个胆结石所引起的腹痛。

    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病因之后,虽然依稀记得一些关于胆结石中医方面的东西,但徐泽为了以防万一,立即通过了小刀的百科全书,对胆结石的中医诊断和治疗原则资料进行了搜索…

    中医将胆结石分为:肝郁气滞型、湿热内蕴型、热毒炽盛型、血瘀内阻性……

    治疗原则:1) 肝郁气滞型:疏肝解郁,理气止痛;2)湿热内蕴型:清热化湿,通里攻下;3)热毒炽盛型:清热解毒、通下泻火;4)….

    看着这些资料,徐泽开始快速地与自己脑海中的资料进行复习和加深印象,这些可都是等下考核的时候必须要用的,现在必须加深印象和理解,如此方可减少出现错误的机会…

    “杨立明…”随着郭老院长的言语,最后一个病人也上场了,上边的王老国手,这时脸色也开始稍稍地有些紧张了起来…

    见得徐泽缓步走上前去,众位前辈都淡笑而且又带着一丝期待地着看着这个长相俊秀的年轻人,想要看看,这个主攻西医的学生,到底中医造诣如何?是否真有王老国手所说的那般让人惊艳?

    徐泽这时心底有了些把握,所以倒是也能维持住如同首先一般的淡然自如,坐到诊桌旁,开始了熟悉的对病人进行检查的过程…

    他现在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什么病了,所以自然针对这个病人进行检查的话,那么做起检查来,自然是动作极为的流畅…

    看着徐泽那熟练的问诊技巧以及诊察手法,虽然其中不少都偏向于西医的检查,但是从徐泽那准确而又娴熟地把脉的动作中,众前辈也还是看出这年轻人确实对中医诊病还是十分熟悉的,并非单只会西医,当下也都暗暗点头…

    虽然众人见得徐泽表面上一脸的自信沉静,却是哪看得出徐泽现在心头的心焦之色,虽然徐泽已经确定了这个病人是胆结石,中医名称是胆石症,但是这中医除了这个胆石症可是还要辩证的,通过症状、脉象、舌苔等等,来确定治疗方法的不同…

    徐泽对把脉的脉象虽然有些了解,但是平日里那里会真正用上这个,往日在家给人看病把脉,最多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因为他根本不需要靠中药去治疗…

    可现在可是考较真功夫的时候到了,他必须要判断出眼前的病人的脉象是什么,否者要是连这样重要的东西,也判断错误的话,那么这次肯定是百分百的不合格…

    徐泽这时一边替病人把脉,一边回忆着刚才复习到关于胆结石的知识,胆结石的脉象只有几种,弦、弦数、弦滑、弦细还有弦涩…

    这些脉象分别代表肝郁气滞型、湿热内蕴型、热毒炽盛型、血瘀内阻型等等…

    可怜徐泽什么时候钻研过这样高深的脉象学,只是眼下却是没有退路,只能想尽办法来尽量摸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脉象。

    不过徐泽把脉把了许久,却是只把出一个弦脉来,到底是不是有数啊、滑啊之类的,他还真不肯定…

    “小刀…这个你有什么法子没?”徐泽皱着眉头想了许久,终于无奈地朝着小刀求救了;不过他现在却是也没有把握,小刀作为一个未来的医疗辅助系统,到底会不会这玩意?

    果然,小刀很郁闷地回答道:“这个…这个我资料库里没有相应的虚拟资料,单凭刚刚搜到的文字资料,我无法进行准确判断…”

    听得小刀的言语,徐泽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继续努力了…

    这旁边正期待地看着的众位前辈,在一旁看得徐泽轻皱着眉头,把着病人的脉,许久没有放手的模样,这时也都知道,这个年轻人只怕是遇到难题了…

    不过众人也都是暗暗轻叹,虽然眼前这年轻人中医理论研究的不错,但毕竟是搞西医的,哪里这能这般轻易将中医这最为难学的脉象学学懂?

    而旁边几位已经过关的新秀们,这时也是一脸好奇和差异地看着徐泽,他们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了,眼前这位方才理论考试的时候表现可不错,但怎么会在这脉象上卡这么久?莫非他学中医,竟然连最紧要的脉象学也没有学通?还是这个病人的脉象确实古怪到难以判断的程度?

    众新秀们有些怀疑,但是却又不敢真正认为是第一个原因,因为这每年仅仅一次,而且一次才数个名额的新秀考核可不是弄来玩的;这些前辈老师们,不对自己的弟子有足够的信心,那是决然不会轻易推荐前来参加这个考核的。

    如果连脉象学都没有学通,那这教导的长辈老师,怎么可能让他来参加的?那么肯定是这个病人的脉象确实难以把握,所以眼前这个叫徐泽的新秀,才会如此迟疑…

    众新秀们如此想到,当下也纷纷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抽到这个病人,如果这个病人的脉象真这么难确定,那么自己这个考核,说不定就要出丑了…

    可怜他们却是如此地为徐泽找理由,却是不知道,徐泽真是不太懂脉象学…所以才会如此难以决断…

    而徐泽这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倒是还真被他想出了一个取巧的办法。

    这个胆石症只有几个类型,而这几个类型都有自己独特的脉象和症状体征可以用来判断,既然自己没法确定脉象,那么也可以通过其他的症状体征来协助判断出这个病人是哪个类型。

    只要弄清了类型,那么便只要答这个资料上记载的这种类型是哪种脉象,那么多半是不会错的…

    所以徐泽很快地转了一个弯,开始避开脉象,来对这个病人进行类型分类的诊断…

    这个病人除了上腹痛之外,还有口苦厌油,及发热表现;看他的舌苔稍稍有点黄,但是舌苔并不厚,那么这个舌苔应该是薄黄…

    嗯…口苦厌油、发热,苔薄黄;并没有其他什么大便密结、舌苔黄腻的症状,和刚才小刀传过来资料一对比,最符合的是肝郁气滞型,其他几个类型都和这个有些区别...

    应该是这个类型没错了,徐泽心头一喜,总算是确定了类型,而这个类型资料上记载脉象,就是一个弦…并没有什么滑啊、数啊之类的…那这下就简单了,直接答脉弦就是,应该不会错…

    中医诊断和依据,以及治疗原则等等,在他完成类型辨别也就是辩证之后,便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只要根据那些标准资料答,自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徐泽正待站起来示意自己已经检查完毕,突然心头却是一惊,骤然想起,自己方才只顾着应付这个中医考核,却是忘记了西医方面,除了胆结石引起腹痛之外,还有其他病要进行辨别…

    虽然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病人有胆结石,也应该考虑这个病人是结石引起的腹痛,但是也不能百分百就保证,他没有其他什么疾病引起腹痛,比如说胃炎、胰腺炎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