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惊愕的考核成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六十四章 惊愕的考核成绩

    作为一个医生,给人治病,最重要的是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一个肚子痛的病人,你得分清楚他到底是那个部位痛?然后通过部位来判断原因;

    比如,徐泽通过彩超已经发现这个病人有明显的胆结石,而且胆囊也有肿胀的时候,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这个病人的腹痛主要是由这个胆结石引起。

    但是医生不是这么容易当的职业,看病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徐泽方才只是为了应付这个考核,却忘记了对一个医生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除了主要的病症之外,还得进行其他疾病的辨别分析,因为像这种腹痛,除了胆结石,还有胃炎乃至胰腺炎等可以引起。

    目前徐泽已经可以确认主要是胆结石,但是也得排除相应的其他可能性疾病…虽然合并有其他疾病的可能性较小,但作为一个医生来说,不能因为可能性小,而就不去理会;因为很多时候,就是只一点点小问题没有注意,而导致严重后果的产生…

    现在徐泽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对于向来谨慎,而且又对病人向来负责的他来说,这是绝对不可忽视的问题。

    所以他又定了定神,启动了彩色b超,对着病人的胃和胰腺扫描了起来。

    彩色b超能够有效地判断出胰腺和胃的整体变化,通过这个检查,可以大致判断出有没有异常。

    彩色b超扫描的结果让他稍稍地放了下心,这个病人的胃并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而胰腺外表也甚为光滑,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徐泽这时差不多也算是放心了,不过想起最近三级系统功能中的新出现的血淀粉酶功能,便也顺利给病人做了一下。

    这个血淀粉酶测定,正是排除是否有胰腺炎最标准的化验,只要做了这个测定,那么就完全可以确认有没有问题,比单纯的彩色b超扫描还要准确的多。

    随着他的命令,正把着病人脉门的右手食指处的指环,快速地弹出一根牛毛细针,在病人的手腕上轻轻地扎了一下,在病人不知不觉中,便抽取了少许的血液进行了化验。

    “1200u/l”徐泽看着眼镜上显示的这个红色数值,不禁地皱起了眉头,血淀粉酶明显超标,这病人竟然真还合并有胰腺炎!

    不过,主要诊断方面还是胆结石,第二诊断胰腺炎;中医诊断方面,胆石症的诊断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下便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前边已经有些不耐的众前辈国手们,点了点头,然后道:“郭老院长,我已经诊察完毕了…”

    听得徐泽的话,众前辈国手们也都缓缓地点了点头,而王老国手看得徐泽脸上那虽然严肃,但是却依然自信的神色,倒是松了口气。

    原本王老国手见得徐泽在哪里迟疑犹豫的模样,便看出徐泽在中医方面,比之其他几位新秀确实还是弱了一些,这正担心徐泽能不能顺利过关;但现在徐泽虽然多耗了些时间,但是似乎信心依然极足的模样,自然是稍稍放下心来。

    王老国手现在对于徐泽没有能过关,对自己的声誉影响倒是也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是很不错,如果不能通过这次的考核拿到执业证,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郭老院长看着对面那个一脸肃然的年轻人,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已经诊察完毕了,徐泽,请你回答一下这个病人的诊断依据以及治疗方案吧…”

    “患者主要表现为上腹痛、口苦厌油,征象可见舌苔薄黄、脉弦…西医体查可见右上腹轻压痛,墨菲氏征阳性…故中医诊断考虑:胆石症,肝郁气滞型,治疗原则为疏肝理气,方药选用:柴胡疏肝散…针灸:取日月、期门、胆囊穴,配足三里、中脘…”

    说到这里,徐泽不禁地眼睛微眯,看了看上头几位前辈国手的表情…见得王老国手微笑着轻轻点头,心底这才算是大松了口气,只要这个没有错,那么自己就不担心了…

    接下来的西医诊断和治疗方面,对徐泽来说,自然是再简单不过,心情大松的徐泽,这时便淡笑着继续道:“西医诊断考虑:急性胆囊炎、胆结石;并不排除急性胰腺炎可能…建议行肝胆彩超、血常规、血淀粉酶等检查,治疗方面暂时予以头孢拉定、氧氟沙星抗感染治疗,并予以西咪替丁抑酸、6542解痉止痛…”

    “如有相关检查确认有胆结石,根据病人身体状况尚可,建议在有效的抗感染和抑制胃酸保护胰腺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治疗…”

    听得徐泽说罢,郭老院长却是轻皱了皱眉,郭老院长一身遵从中医,虽然近年来对西医也逐渐接受,但是对于西医擅长的手术,依然是甚为抵制。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能够保守治疗,用中药来协助排石,自然是最后的,毕竟西医做手术,虽然干脆,但毕竟是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不合中医之道。

    不过此时,虽然他不太满意徐泽所提的治疗方法,但这手术毕竟是属于西医范畴,这方面他自然是不便轻易出言否定,当下便转头看向一旁的两位首都医科大学的教授,等待他们的评判。

    郭老院长看向唐无忧教授和蒋凌云教授两人,却发现两人这时看着徐泽,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惊色。

    郭老院长看得一愣,不禁地对着两位教授疑惑道:“两位教授,还请置评…”

    唐无忧和蒋凌云两人互望了一眼,然后蒋凌云却是点头笑道:“郭老…此子诊察辩证都极为紧密…关于急性胆囊炎和胆结石的诊断,条理极为清晰,而且治疗方案明确无误…”

    听得蒋教授的言语,郭老院长却是听得一愣,眼前这个徐泽的年轻人,难道西医方面的造诣真已经到了如此高超的地步?

    而旁边的王老国手这时也是轻轻颌首微笑,徐泽终于是没有让他失望…

    不过,旁边的几位新秀,特别是那郭玉建,看着徐泽,眼中却是也露出了一丝佩服之色,都是学中医的,但是西医方面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那自然是他们所不能比拟的…

    特别是郭玉建,这时却是也收敛了脸上的自傲之色,

    正惊诧之间,却听得蒋教授,突然又道:“只不过…”

    “不过什么?”郭老院长听得又是一愣,不过倒是也不觉得奇怪,这徐泽虽然西医方面似乎甚为精湛的模样,但是毕竟还太过年轻,很有可能还是会有些地方会差些火候的。

    当下心头却是也有些高兴,假如这徐泽如果在这一轮考核上,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么却是以一个学西医的身份来参加中医新秀考核都能如此出色的话,那么这在座众人的脸面却是也不好看。

    而且,原本他孙儿郭玉建今日已经是稳拿第一了,也跟他争了不小的脸面,但是如果徐泽这能这一轮取得这般好的成绩,那么可是能和自家精心培育十数年的孙儿并驾齐驱了…他自然也是心里不太舒服的…

    当下见得似乎徐泽所答仍有遗漏之处,当下便稍松了口气,笑道:“蒋教授今日执掌评断之职,有言自当但讲无妨…如徐泽诊断有不当之处,自当由蒋教授提点才是…”

    蒋凌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却是对着徐泽好奇笑问道:“徐医生是吧…”

    “蒋教授…我是徐泽!”徐泽看着蒋凌云这般模样,却是也跟着一愣,心底暗生疑虑,难道自己说的不对?

    “徐医生…刚才你关于急性胆囊炎和胆结石的诊断,依据很清晰明了,诊断也很不错;但是你怎么能肯定他有合并急性胰腺炎的可能?”蒋教授看着徐泽,很是有些意外地好奇问道。

    听得蒋教授这般言语,徐泽心头也是腾出了一丝异色,暗道:“难道这两位教授也不知道病人有急性胰腺炎的可能?”看着蒋教授那般模样,徐泽心底倒是有了些底,这两位教授肯定提前看过这个病人,但是并没有进行详细地各方面检验和检查,所以才没有确定这个结论。

    不过,徐泽自然不是说是自己给病人做了血淀粉酶才确定的…当然,他自有准备,早想好了辩解之策。

    当下便笑道:“蒋教授,患者自述在发腹痛之前,有大量进食油腻炒饭和啤酒等情况,后方出现腹痛;这种暴饮暴食,及进食酒后出现的腹痛,虽然是可以引起胆囊炎发作的因素之一;但是还有急性胰腺炎这种疾病必须考虑,因为内科学上关于这种情况第一条,便曾提及这种暴饮暴食加进食酒液后,可以导致这种比较严重的疾病…”

    “所以,我想虽然目前可以通过墨菲氏征阳性可以断定有胆囊炎胆囊结石可能性大,但是这种情况自然是不可排除的,而且可能性也不算小…所以,我提出了这个合并症…”

    听得徐泽的这般分析,蒋教授和唐无忧教授两人惊异地又对视了一眼,两人却是没有想到,徐泽竟然连书上记载得这么小的一条,他都能记得这般清楚,而且还能拿出来分析得如此清晰…

    连他二人没有一时仓促之下,都没有注意的情况,都能在短时间内分析出来,这年轻人实在是非同寻常…

    想到这里,蒋凌云感叹地笑着朝着徐泽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郭老院长叹道:“郭老…你们的这些年轻人可是了不得啊…竟然单凭这样简单的手段,就能诊断出如此复杂的情况…实在是不易…不易啊…”

    听得蒋教授这般的言语,郭老院长却是脸色一滞,他自然是没有想到,蒋教授这个只不过…竟然倒是让徐泽更争了几个分数,甚至连两位西医界的老专家都这般称誉…

    当下,却是只能抚须干笑道:“看如今后辈人才辈出,我等老朽也是欣慰之至…欣慰之至啊…”

    说罢,却是只好笑评道:“徐泽今日表现优异,评价为优秀…所有新秀皆顺利过关…请林主任宣布此次考核总体情况…”

    旁边的那位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的林智奎副主任,笑点了点头,正待说话,突然旁边却是有位老头突然笑着插口道:“郭老,方才王老弟说徐泽一手针灸之术甚为了得,今日咱们不知可否一观…不知道众位意下如何?”

    听得这老头的言语,徐泽心中是暗暗皱眉,看来自己一个主学西医的来参加这个中医新秀考核,偏偏还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抢了这些新秀的风头,果然是有些树大招风…

    不过旁边众位老头国手们,听得这提议,自然是一个个纷纷点头赞同,毕竟首先王一波可是一力称赞这徐泽的针灸之术了得,今日如果不看上一看,自然是有些遗憾;

    而且偏偏这小子今日这般了得,成绩还胜过了绝大多数中医新秀,如果这小子没有那份本事,也算是稍稍地压了他一压,也让自己这些老家伙也不至于太过脸上无光…

    见得众人都附和,王老国手看得也是无奈苦笑,不好反对众人再将徐泽考上一考…

    郭老院长这时也是看着徐泽微笑不已,道:“徐泽…王老弟可是对你针灸之术赞赏不已,我等也甚为好奇,不如今日你便在此病人身上展示一番如何?”

    看着众老头都看着一脸微笑,但是却不容反对的模样,徐泽只得苦笑了一声,自己这证可是还扣在你们手里,自己能不答应么?

    当下只得点头道:“既然诸位前辈老师想要考验在下,在下自然是遵从的…”

    诸老头听得徐泽虽然言语中,有些不忿之意,但是却也不敢反对,众人自是互相得意一笑,然后道:“那自然是好…那就开始吧…”

    徐泽轻吸了口气,知道今儿自己要是不露一手,只怕是也不好交代,眼前这几个都是前辈国手,也不好不给他们几分面子…当下便摸出自己向来随身携带的银针,便准备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