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此人体外生罡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三十五章 此人体外生罡气?

    徐泽不肯定今儿的运气好不好,但是至少现在运气还是不错的,一路屏住气息小心地走过,看着眼镜视界中的那个盘膝坐在房间中的淡红色身影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安全走过去的徐泽,这时却是又有一点怨念了,为什么四个忍者不搞做一个房间呆着呢?要是搞在一个房间呆着,自己现在偷偷地丢进去十个高爆手雷,或者一块c4,那么任对方武功再高,也只有俯首认栽的份。

    当然,徐泽这也是想想而已,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事情等着他,现在能够偷偷跑过去没有让这边守卫的忍者,那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事情了。

    当下便继续朝着四周张望着,小心地戒备着朝前走去,这眼见就要成功到达青鸟的身边,那可是万万不能出什么问题的。

    一路小心地走到了青鸟所在的位置,确认没有人发现之后,徐泽对着最后一堵门,轻舒了口气:“启动x扫描…”

    虽然生物探测确认里边只有青鸟一人,但是徐泽可不相信里边没有一点防御措施之类的东西。

    生物探测虚拟成像功能,可以看清生物体的模样,可以虚拟周围景物,但是它无法发现其他的非生物体的物体,所以只有通过x光透视扫描,徐泽才能确认这周围是否有其他东西的存在。

    看着x光透视的视野中,这块木门边上,有两块金属模样的东西,徐泽倒是笑了,看来防卫厅还真是对四个忍者信心很足,竟然只用了一个磁性监控门贴,还真是够自信的。

    这个门贴总得来说对这里防御,其实也算是一个很合适的东西,一但有人打开门,那么就会激活警报,自动报警。而这里却是只能通过这个门进入里边的房间,所以只要有人进入,防御系统都会自动的报警。

    对于一般的入侵者来说,果然是合适的很,不过对于徐泽来说,这还真是太简单了,这木门厚寸许,很厚,无可质疑;但对于徐泽的那个小型激光切割器来说,寸许的钢板都是小事,这木板就更不是个事了…

    徐泽根本就没动这个门,只是挥手启动指环上的激光切割器,轻轻地将下半截木门,给切了下来。

    将那厚重的木板放下之后,徐泽便从里边抬头钻了进去。

    进到里边,徐泽抬起头来,这才看清青鸟的真正模样,被绳子斜斜吊在上边,端的是一副很凄惨的模样。

    不过这时衣衫倒是还完整,脸上似乎也没有多大的伤痕,只是惨白的很…

    听得有人进来,这青鸟似乎已经警觉过来,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来人。

    看着青鸟费力地抬起头来,徐泽这时心头已经是暗叹了一声,看他那抬头的模样,就知道这青鸟所受的折磨不轻;不过当他看到青鸟的眼睛的时候,徐泽这时却是一震。

    那是一种死灰一般的颜色,没有色彩,没有任何生机…

    直到看到徐泽,看清徐泽一身黑色作战服的模样,这眼中才缓缓地冒出了一丝生气…

    看得青鸟这副模样,徐泽心却是猛地一动,眼中冒出了一丝深深的同情和敬佩,作为一个具备精神力沟通的人来说,他很清楚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这样的神情,而且他也能够通过青鸟眼中那种已经侧地失去生气的眼睛感觉到,青鸟眼下的状况,是一种已经彻底失去了对生的希望,只求速死的模样…

    只是看到眼前的状况,徐泽倒是也松了口气,可以肯定,青鸟虽然已经遭受了无数的非人折磨,这些折磨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但是青鸟应该还保守着那个情报的所在,没有吐露出来。

    徐泽看得青鸟抬起头来,轻轻地竖起了一个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模样,然后走上前去,看了一眼这条绳索,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这才挥动了轻轻地一挥手,将绳索割地,将青鸟放下来。

    青鸟倒卧在地上,这时却是死死地盯着徐泽,看着徐泽将背上的小包放下,从里边取出了十枚高爆手雷,一枚一枚地挂在了身上,然后又从里边,摸出了两根长长的宽宽的索带。

    这时青鸟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兴奋,不再是那种死灰之色,压低着声音,嘶哑着道:“你真是我们的人!”

    徐泽抬头看了一眼青鸟,点了点头然后却是没有说话,继续地将两根长长的索带整理好,然后扶起青鸟,将青鸟放到自己的背上,开始用索带将青鸟和自己用力地紧锁起来。

    “你疯了…”见得徐泽的动作,青鸟这时的脸上,已经再没有了方才的那种惨白,脸上涌起了一丝潮红,然后却是低声哑着嗓子,嘶声吼叫道:“你怎么能够带我出去…快,我告诉你情报在哪里…你赶紧走…

    “别动…噤声,我会带你出去…”徐泽低声言语道。

    “你疯了…我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但是你绝对不可能带着我出去…”青鸟这时神智显得极为的清醒,然后焦急地道:“你放我下来…我告诉你东西在那…这里很古怪,你带着我跑不出去。”

    徐泽没有理会青鸟的言语,只是最后地紧了紧自己腰上的两根索带,确认已经锁稳之后,这才沉声道:“你不用告诉我…现在你好生休息…等你醒来,就安全了…”

    徐泽轻轻地抬起右手,在青鸟的脖子上按了一下,青鸟瞬间便昏了过去。

    徐泽轻嘘了口气,右手在右部大腿处,将那柄手枪摸了出来,然后轻轻地一笑:“开始…”

    柞木呆呆地坐在原地,这里能够清晰地看到远处的那处庄园,这时她已经开始相信,徐泽应该已经陷落在了哪里。

    她很不清楚,这个代号叫“徐福”的家伙,到底脑子里是不是生了锈,早已经警告过他,里边可怕的很,但是怎么会还这样轻易地陷落了进去。

    她这时已经开始咒骂总参的那些混蛋参谋们,怎么会派这么个家伙过来,明明说他很重要,但是现在怎么会这样,青鸟没救出来也就算了,还把这个混小子给丢了进去,这下可亏大了…

    想起那个混小子,帅帅的脸上,那种莫名自信的模样,让人是那般的信任那般的充满信心…可是怎么一去,就没有了消息?

    柞木清丽的大眼睛中,再次地露出了一颗晶莹的泪滴,他已经是第七个了…他带了那么多东西,怎么连一点声息都没有,就这样陷进去了呢?

    正当那滴晶莹的泪滴,将要顺着脸颊滑落的时候,突然只觉得耳边猛地传来了一声闷响,然后脚下就是一震…

    柞木满脸震惊地转头看向那爆炸传来的方向,看着那处庄园,只见这时那处庄园已经被爆炸的火焰吞没…

    “c4…”柞木看着那处几乎已经消失的庄园,艰难地咽了口口水,200x6的c4,这绝对是分散开之后,然后同时爆炸的…

    “难道他已经成功了么?还是?”柞木惊疑地看着那处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庄园,迟疑了一会,然后赶紧掉头就跑…

    不管徐福有没有成功,留在这里都是找死,难怪徐福临走之前,让自己快走,现在庄园已经被炸毁,要是还留在这里,等下自卫队来了…自己也跑不掉了…

    徐泽这时只觉得眼前还是一阵阵的金星直冒,两耳嗡嗡直响,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伸手将身后被震醒的青鸟再次弄晕之后,徐泽暗骂了一声:“c4威力这么大,你怎么不提醒一声?是不是想连我也一块炸死!”

    “根据计算,1.2kg的c4**,在这个范围之内,能够造成最大的杀伤力…可以提高你的百分之二十五的成功率!”一号机械地在徐泽的脑海中回答道。

    “最大的杀伤力…”徐泽看了看四周,轻叹了口气,确实是最大杀伤力,自己离c4的位置,至少有三十五米,现在自己所在的房间,屋顶是早不见了,就连墙也被震翻了半扇,刚才自己还被无数的碎砖烂瓦袭击了,确实也算是达到了最大杀伤力。

    自己所在的位置都这样,这外边的四个忍者只怕是这时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才是…

    想到这里,徐泽心头一松,晃了晃脑袋,将耳朵中还在嗡嗡直叫的声音,给甩出脑外,然后一脚将已经残破的木门踹开,大步冲了出去。

    走出这个房间,徐泽这时才看到两边,原本美仑美焕的一栋庭院却是早已经化作了一堆的废墟,除了自己身边的几间房,还看以看到几跺墙之外,其他的早已经是被威力庞大的c4炸的垮塌了下去。

    当下不再迟疑,徐泽开始朝着外边大步冲了出去,看这模样,四个忍者所在的房间都已经大部垮塌,就算他们不死,这时也应当已经差不多了,但是此地不能久留,防卫厅应在在这个附近不远,已经部署了重兵,要是再不跑,最多三、四分钟,便有人杀过来了。

    不过徐泽刚跑了几步,这时却是感觉后边一道锐风袭来,当下心头大骇,猛地朝着地下一滚,手中的手枪,已经是连连地朝着伸手连连射出了几枪。

    背上背着一个人还真是吃亏啊,徐泽手中的枪不停,同时快速地从地上的碎砖烂瓦中爬了起来。

    “擦…命还真硬…”徐泽看着身后一个粉身破破烂烂,手中拿着一把长刀的蒙面黑衣人,轻叹了口气。

    不过徐泽这个时候可是不敢和对方纠缠,等下自卫队就要来人了,再不跑,等下想跑就麻烦了,当下丝毫的不迟疑,手中的枪连连不停地朝着那忍者射了几枪,转身撒腿就跑…

    不过刚跑的两步,却见得前边一个被碎瓦片和破砖头掩盖的一处,突然开始往里边耸了开来,似乎里边有人要从里边钻出来一般。

    徐泽看得是两眼一寒,这个位置似乎就是忍者的那位置,当下手下不停,伸手摸了腰间的一枚手雷,轻轻地丢了过去,赶紧又跑。

    “咻咻…”没跑得两步,这突然觉得头上被两下重击了,打得人猛地朝前一栽,差一点翻过去。

    “十字镖…”徐泽头也没回,伸手从腰间又拉下一枚手雷往后边丢了过去。

    后边的那名忍者,丢出两枚十字镖之后,原本以为那小子跑不了了,谁知道自己两枚十字镖丢到人家头上,竟然一下便掉了下来,似乎那小子的头跟铁做的一般。

    这下这忍者可还真傻了,作为一名中忍,他深知自己十字镖的威力,就算是一层铁板,自己的十字镖也能穿进去,哪有人头会穿不进去的。

    当下瞪着眼睛,手中的两枚十字镖又是一现,正待出手,这才想起刚才那小子丢过来一枚手雷,当下赶紧翻身往后一闪。

    如同一只抹着油的老鼠一般,飞速窜出去几米远,再往地上一倒。

    “砰砰…”

    连接两声爆响,第一声响,激起了一片的尘土,其中夹带着一丝丝的红色血沫,而后边的一声响却是没有能伤到这个中忍。

    这个中忍从地上弹了起来,看着刚才爆响之地,一个从刚废墟中冒出头来的忍者被炸的血肉模糊,怒声低吼了一声,然后弹身而起,便朝着前边的正在前边的废墟中快速逃跑的徐泽猛追了过去。

    手中的十字镖毫不留情地一串串激射而去,他作为一个中忍,被人偷袭了也就算了,但是还被人眼睁睁地在自己眼底杀了一个下忍,而且还劫走了自己守卫的囚犯,这实在是太丢脸面了。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失误之处,自己手中的十字镖,一连串地射了出去,但是每当击中对方的时候,总是会自动掉落下去,似乎对方以及他背上的那个囚犯,都身上背着一块无形的盾牌一般。

    “这怎么可能?难道对方已经是达到了那种天级境界、体外生罡气地步的高手不成?”这位中忍强忍住自己心头的惊骇,却是有觉得不对,一个这样境界的高手,好需用手里拿把手枪?还需要用**偷袭?这样的高手,随随便便进来,便能撂翻了自己这四名忍者,救走囚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