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杀,我们回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杀,我们回国

    “防卫厅已经调到了你入境资料,经过情报本部的仔细对比之后,确认你就是华夏总参部新任作战部特战处副处长徐泽大校…”

    一号冰凉凉的以事不关己的声音继续地道:“所以,现在海上自卫队的几十名蛙人依然在附近海域大肆搜索你的下落,同时两千名自卫队员和三千多名警视厅警员已经开始在附近展开了密集搜索,根据计算大概在今天晚上十点前,这栋小屋会被对方发现…”

    “呃…这么快?”徐泽摸了摸自己两条被修得有些变形的眉毛,轻叹了一声,可惜了自己那两条帅气的眉毛,这至少也得个把月才长得还原;虽然竟然还只撑了一个礼拜便被人认出来了。

    “看来得准备跑路了…”徐泽看了看还有六、七个小时,转过身去走回小木屋,看着在火堆旁睡得十分香的青鸟,不由地轻摇了摇头。这青鸟这段日子被折磨的不轻,让他安心睡睡也好…

    看了看身上,昨天在用c4炸房子的时候,倒是弄了一身的灰,结果下海也是被能量护罩给护着,现在一身的不爽。想想这里可是温泉山,当下便往后边走了走,寻一个较大的水潭,脱了衣服进去好生清洗了一番,同时对着一号命令道:“帮我查一下,最近有出发往国内船只的港口在哪里?”

    “在横滨…附近最大的港口,有开往华夏青岛港、滨海港的货船…从水下进行能量喷射航行大概需要一到两个小时…但建议继续补充能量,现在能量蓄积已经不足30%...”一号回答道。

    “行了…啰嗦!”徐泽瘪了瘪嘴,现在还几个小时,足够补充到百分之五十了,到时候只要上了船大把的时间进行修炼的…

    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徐泽这才穿上衣服走回小木屋休息起来,修炼三、四个小时的能量循环,便要准备出发了。

    徐泽坐在小木屋中开始修炼能量循环,倒是发现这这的空间中的能量粒子十分的充足,竟然比之北湖边的能量粒子浓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倒是让他稍稍地兴奋了起来,这里空气不错,加之有温泉,或许这会是能量粒子含量较高的缘故吧。

    当下便毫不迟疑地全力运转起能量循环来,感觉着那庞大的能量粒子,融入体内,全身都暖洋洋的,徐泽舒爽地轻叹了口气。

    如此般地一圈两圈,到得第三十三圈,他已经有了一种冲动,一种直接冲刺地三十四圈的想法,不过他很清楚这一次如果冲击的话,那么却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所以他放弃了,继续地第二次大循环的运行,他相信,经过第一次的酝酿,那么第二次要想成功,似乎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如此般地四周的灵能粒子,开始以盘坐的徐泽为中心,出现了一个螺旋式的灵力漩涡,从周围将大量的能量粒子吸取了过来,然后进入到那个灵力漩涡之中,然后在融入体内…

    一圈,两圈,三圈…三十二圈、三十三圈…徐泽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地朝着第三十四圈冲击了过去。

    这个附近数十米范围中的灵气都开始朝着这里聚积过来,而这些灵力的运转,在徐泽的身周轻轻地打着旋旋,甚至激起了徐泽额头处的几缕头发,轻轻地开始缓缓舞动了起来。

    而这时,静卧在火堆旁的青鸟,也被身周那带着些淡淡的凉意,但是却有让人感觉舒适至极的感觉给弄得惊醒了起来。

    青鸟蜷缩在毯子里,静静地看着对面那个盘膝而坐的年轻军官,这时已经不再是今日凌晨时的火光,从窗外透出的天光可以清晰地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模样。

    “果然很年轻啊…”他还是第一次见过一个男人能够长成这样的模样,一直身在东京的他,不是没有见过帅气的男人,那些日本的年轻人,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星们,总是被修饰的特别漂亮。

    但是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军官,却是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刚刚泡过温泉的皮肤极为的雪白温润,一双修长而且似乎被修剪过而刚刚长出短短眉茬的眉毛躲在眼镜之下,挺直的鼻梁和坚毅有型的嘴唇,反而是显得十分的英气磅礴。

    而配着一身合身的黑色作战服盘膝而坐,挺直的腰身和宽阔的肩背,具备了一个男人该具备的傲人身形。

    “这个家伙一定是个很招女人喜欢的家伙!”青鸟眼中闪过了一丝羡慕之色,虽然他自信自己也是一个拥有足够魅力的男人,这甚至是他在东京情报圈中,能够挥洒自如,弄倒许多紧要情报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但是他自认比不过眼前的这个应该比自己小上三四岁的年轻人,如果这个小子愿意进三局来东京,那么我想在这个充满了暧昧气息的京都,应该没有他弄不到的情报吧…

    正惊叹间,青鸟却是发现对方的双眉渐渐地已经轻皱了起来,那细腻的额头处,甚至已经开始缓缓地透出了一些淡淡而细密的汗珠。

    “怎么回事?”青鸟看着那些汗珠,这才发现了一丝异常,外边似乎在下着雪,但是这间小木屋的门闭得紧紧的,不可能有风能从上段那个小窗户中透入进来,但是这个军官额头的那两缕有些长的黑发,却是在不停地缓缓在额前飘动着,似乎有着一阵淡淡的微风,在不停地轻拂这一般…

    正惊疑之间,对方似乎突然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然后那正不停拂动的两缕黑发也轻轻地飘落了下来。

    “要醒了?”青鸟赶紧闭上了眼睛,让人看起来似乎任然沉睡着一般…他不清楚自己刚才发现了什么,但是很定很不同寻常,对方刚才的那些表现,似乎都能体现,这个年轻的军官,那并不是在睡觉或者休息…倒像是如同某些功夫电影中的调息吐纳功夫。

    徐泽轻轻地站起身来,缓缓地舒展了一下筋骨,他现在觉得全身都是一阵的舒爽,刚才,他已经顺利地突破了第三十四圈,离进阶四级,已经只有两圈的距离了。

    而且通过这一次的突破,他的能量蓄积也再次地由百分之三十,已经再次蓄满了百分之百那般的多…

    这下已经可以顺利地回国了,就算是在水底全速全进,那些充足的能量也足够自己这一路挥霍的了。

    徐泽看了看手表,这时已经是傍晚接近五点了,如果要走的话也差不太多了…

    当下正打算弯腰叫醒似乎仍在沉睡中的青鸟,突然脑海中一个声音传来,让他瞬间的僵住了…

    “六点钟和八点钟位置,五十米外,有两个人正在快速接近…”一号机械地给出了警报。

    徐泽缓缓地直起腰来,然后转过身去,打开门,缓缓地走出去…这两人看来很不一般,能够令一号在他们接近五十米才发觉,似乎很不一般…

    徐泽走出门外,似乎装作不经意地朝着周围一片空白的雪地,轻轻扫了一眼之后,眼中这却是有着一缕淡淡的寒意冒出。

    如果没有一号的警报,他绝对发现不了在那块空荡的雪地上,有着两块稍稍隆起铺满了白雪的石头似乎有着一丝丝的异常。

    “好厉害的忍者…至少是中忍吧!”透过眼镜的生物体探测功能,徐泽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白雪下边,却是隐藏着两个淡红色的人影,这两个人影小心地卷缩着啪在雪地之中,身上那雪白的衣服完全地与雪地融入了一起。

    徐泽轻吸了口气,脸上渐渐地闪过了一丝坚毅之色,这次还真是有些棘手了,想不到两个至少是中级以上的忍者竟然能追踪自己到了这里,看来确实是麻烦了…

    如果自己一人还不怕,打不过还可以跑,但是现在木屋之中,还有着一个青鸟,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丢下他的…

    看来只有全力一战了,将这两个忍者搞定…

    徐泽轻轻地拔出自己右腿处的手枪,毫无预兆地,便扬手朝着其中的一个忍者连连开枪射了过去。

    看着对方猛地弹起,在半空之中利落地几个翻滚,躲过自己这几枪,徐泽不禁地又低叹了口气,看对方的身手,丝毫不弱于自己昨夜遇见那个…

    将枪中的十发子弹射完之后,徐泽挥手将枪猛地砸向另一个依然潜伏在雪中的忍者,然后猛地朝着两人扑了过去。

    另一个忍者见得徐泽脱手将枪朝着自己砸了过来,自然也知道已经被对方发觉,当下便也不在侥幸的伪装了,猛地弹了起来,和另一个忍者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清叱了一声,探手从背上摸出一柄雪亮的短刀来,再齐齐地朝着徐泽冲了过来。

    徐泽轻扬了扬眉,这时却是在后悔,为嘛不要柞木给准备一把近战刀也好,这些好了,对上两个忍者手里没一把格挡的武器…这下还真惨了…

    不过这时也没有什么犹豫了,徐泽这时也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那管银针从里边摸出了几根在手中,然后朝着两个忍者扑了过去。

    刚刚冲进,便只觉得对方的手一扬,一道寒风袭来,那短刀却是已经朝着自己的腰间猛地捅了过来。

    而另一个忍者这时也是一挥手,朝着自家胸口扎来,两人算是配合的分毫不差,让徐泽闪无可闪…

    “擦…”徐泽轻哼了一声,心底暗道:“如果自己不是有一号这个虽然有些啰嗦,但是还算靠得住的家伙在身边,还真不敢这般和你们两位这般打!”

    当下仰头便是往后边一倒,看着胸口一凉,这黑色的作战服已经是被对方两刀,给划了两个口子出来。

    看着对方两刀依然不后退,朝着自己继续猛地扎了过来,徐泽手中的几枚银针一闪,便朝着两人射了过去。

    那几根银针,徐泽全力出手,自然是速度惊人的很,两个忍者见得银光一闪,齐声怒叱了一声,然后以极为不可思议的动作,猛地翻身轻弹了出去。

    不过,这几根银针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躲的,两个忍者一人胸部被射中了一针,虽然没有准确地命中穴位,但是却也让两人捂着胸口一阵猛咳。

    两人伸手将那一根针给拔了出来,狠狠地丢了出去,看着胸口处那一渗着鲜血的针孔,两个忍者一扬手中的短刀,却是又朝着徐泽冲了过来。

    徐泽这时倒是也不敢在留手了,这些中高级的忍者实在是不好惹的很,要是再藏着掖着,只怕是真只能靠护罩保命了。

    只要隐秘一下,后边那应该已经醒来的青鸟,当不会发现太多的异常的…

    而青鸟这时却是早已经听得外边的打斗声,躲在那小窗户的地方看。他透过窗户看得外边那两个穿着古怪的白衣人,这时脸色却是早已经变了。

    他在日本呆了这么多年,而且又一直活跃在日本的高层社交圈之中,自然是听说过关于这些神秘忍者的一些东西,而他一直以为这些都只是传说而已,却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看到了。

    这些身着奇怪白衣,手拿短刀,打斗起来,身法诡异,下手狠毒的家伙,定然就是就是那些日本高层一直流传着依然还存在的忍者们。

    看着对方那攻击的速度,还有诡异的手法,青鸟只觉得是心头一阵阵的发寒,作为三局的高级情报人员,他自然是也是搏击方面的高手,而且这些年来,他依靠着自己身份的掩护,也经常地进入了东京的武道馆,与人交手搏击,从未放下过。

    但是现在看着这些忍者的厉害,他知道就算自己再厉害,再多加上几个也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就算是自己见过那些武道馆的高手,也绝对不是这些忍者的两合之敌。

    当下不禁地是开始担心地现在正和那两个忍者交手的徐泽起来,他不敢想象在两个这样厉害的忍者手下,徐泽能够坚持多久。

    不过看的徐泽虽然和两人打斗起来险象环生,但是却总能坚持下来,而且又想起了方才徐泽盘坐在自己眼前,那副奇异的景象,青鸟心中却是又多了一线的希望,既然真有忍者,那么我们这边自然也有那些高手。

    徐泽能够以一对二,定然也是那些高手…

    青鸟鼓着眼睛小心地看着,心底却是在暗暗念叨着徐泽一定要赢,如果要是输了,自己好不容易跑到这里,那坚持了这么久,就完全等于白费了,等下如果徐泽真输了,自己先自刎好了,免得像前几天一般,想死都死不了…

    不过,很快他便惊愕狂喜了起来…只见徐泽在惊险地避过对方一刀之后,轻轻一掌挥了过去,然后突然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然后那个忍者便尖嚎一声,倒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在地上颤动了数下,然后便不动了…

    不过,徐泽这指环上一道蓄积已久的电弧射出,将这个忍者电了个有出气没进气,但是徐泽却是也没有捞得什么好,胸口被另一个忍者猛地扎了一刀。

    感觉着胸口一疼,徐泽却是也痛哼了一声,险些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不过,对面对那个忍者却更是惊骇,他刚刚明明看着这个华夏战士就穿了一件作战服和里边一件内衣,根本没有什么防弹防刺衣之类,怎么这一刀明明刺中了却是似乎被一层极韧的东西阻挡,根本再刺不进去。

    徐泽这时候倒是没有去管着胸口处随时可能喷涌出来的鲜血,刚才要不是一号及时启动呃能量护罩,那么自己便死定了,这样的机会不抓住,那就太浪费了,当下右手一挥,又是一道短短的电弧射出,在剩下这个忍者的胸口上一击即退…

    看着这个忍者迎头倒了下去,徐泽这才忍不住,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看着外边两个忍者似乎都已经被徐泽击杀,青鸟这才赶紧跑了出来,扶住徐泽,紧张地道:“你没事吧?”

    “没事…”徐泽伸手抹了把嘴角的血迹,他很清楚的知道,方才那忍者击出的力量有多大,虽然自己有能量护罩给挡住对方的刀没有能刺入进去,但是那力道却是因为自己的命令,一号控制着能量护罩是贴肉保护的,所以并不能卸去,所以才被对方那一刀的力量震伤了肺部而已。

    见得徐泽喷了一口血,似乎真没有什么问题的模样,青鸟这才松了口气。

    徐泽轻轻地呼吸了两次,然后悄悄地运转了两下能量循环,调动了一些生物电能量在肺部之处转了两圈,控制了一下伤势之后,这才转过身对着青鸟道:“走…这里不能呆了,既然这些忍者能够找到我们,那么接下来自卫队的人应该也不远了…”

    “哦…”青鸟见得徐泽因为喷血,原本还有些泛白的脸色,在呼吸了两次之后便还了原,这才是松了口气。便打算走里边提剩下的那些食物,不过刚一转身便又被徐泽伸手在脖子上敲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头一晕,便又朝着地上栽倒了去。

    徐泽扶着青鸟,然后拿出索带,又将青鸟缚在了背上,然后伸手去讲自己首先丢的那把枪捡了起来,在右大腿处插好,轻吸了口气之后,便又朝着山下快速地狂奔而去。

    这时,他是一刻也不敢在这里停留了,这里已经有两个忍者追了过来了,谁知道后边还有没有?这万一要再来得两个就麻烦了…自己刚已经受伤了,再打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这下他是撒开大腿开始朝前大步奔跑了起来…

    花了二十来分钟,他便跑到了一处海边,徐泽紧了紧背上的青鸟,然后便从岸边的一座大石上跳了下去。

    这处倒是不高,不过是数米高,不过在落水的时候,一号便已经撑开了防护罩,让徐泽和青鸟缓缓地落入水中,然后快速地启动了能量喷射,从水下朝着横滨港而去…

    而徐泽这进入了海中,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在这海中,除非是被海上自卫队发现了,派蛙人下来追击,否则那些什么忍者总不可能追下海来…

    如此般地,徐泽在海面之下十余米的地方快速地朝着前方前进着,这样耗费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一号才回报已经到达横滨港…

    徐泽这时正感觉有些憋气,浮上水面,轻嘘了口气之后,才看到前方果然是个大港口,不停地有大型的船只从里边穿进穿出。

    “探查一下前边的情况…”随着徐泽的命令,一幅幅的景象出现在他的视界之中,这是一号从横滨港那些摄像头监控网络中给徐泽拦截过来的,这些图像上,可以看到有不少地警察,还有海上自卫队的士兵,在对每一箱运上船的货物进行检查…

    “我就知道这些该死的家伙,一定会守得严…”徐泽轻哼了一声,然后道:“一号,帮我确认一下,下一艘出港前往国内的船是哪一艘?”

    “好的…”一号快速地从横滨港调度系统中查出了徐泽需要的答案:“最近一艘出港的前往华夏的船是,滨海市船运公司的飞鱼号,现在正在载货,大约在一个小时候出港…”

    “行…就这艘…我们过去…”徐泽缓缓地沉入水中,然后在水下继续朝着飞鱼号的位置潜了过去。

    不过这次他倒是要小心的多,毕竟这港内进出的船实在是比较多,这样花费了近半个小时之后,徐泽这才靠近了飞鱼号,这是一艘很大的海轮,那连接岸边的舷梯已经开始卸下了,徐泽轻舒了口气,这倒是来的及时,船等下就要开了,看来这下倒是来的及时…

    看着徐泽小心地从水下潜入到飞鱼号抛锚的地方,然后轻轻地握着那粗大的铁链然后静静地等着,等着起锚…

    等下只要起锚了,而船锚在船的另一侧,岸上的人自然是很难看到自己,那么便顺着铁链便能爬上船去,船出了港便算是万事大吉了…

    如此般地徐泽等了一会,这时便听得了鸣笛声,然后便感觉手中的铁链一震,便开始往上缩去。徐泽倒是一直没有浮出水面,而是等着拿锚从水下升起,这才站在锚上,朝着船上升了上去。

    不过这锚却是只升到那处锚孔中,并不会直接升上船沿上,所以徐泽就这般站在巨大冰凉的铁锚上,直到船开始启动,驶出了港外。

    听得甲板上没有什么人声了,这才取下缚着青鸟的两根带子,打了个结,连在一起,再取下手枪系在顶端处,拿在手里打了一个旋抛上甲板,听得“铛”地一声轻响,在船沿的栏杆上打了一个结,又拉了拉发现没有问题之后,这才一手用下端的带子将青鸟系紧了,自己顺着带子爬上船去。

    爬上船去,看得甲板上一片阴暗,并没有其他人,徐泽这才将青鸟给拉了上来…

    在一号的帮助下,徐泽很快地便找到了一个宽阔的干净的货舱呆了下来,这样的货船一边住人的舱室都不很大,徐泽如果不想人看见,就只能找个货舱呆着,一般货舱都不会有人来,到时候只要偶尔去厨房偷点吃的和水,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徐泽这时正待将青鸟弄醒,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出水这么久了,竟然现在还有些憋闷的感觉,当下倒是有些觉得怪异了,赶紧在一旁坐下,然后小心地运转起生物电能量对自己的检查了起来。

    这一检查,这倒是让徐泽大吃了一惊,自己刚才受伤的那处,竟然有这一股怪异而冰寒的能量盘踞在哪里,让自己的受伤的肺部不能痊愈,所以自己才会有憋闷的情况出现。

    徐泽并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初李老爷子也是因为那胸口处受了旧伤,然后再次因为长期的受寒,然后在胸口里边形成了一股近似的能量,这让徐泽花费了许久这才算是将阻塞李老爷子肺络的那些寒气清除。

    而徐泽现在几乎也跟李老爷子的情况差不太多,只是他的这种情况,并不是因为受伤未愈之后,再重复受寒才导致,而是因为那个忍者确实修炼的那种邪异功夫,所产生的这种能量,在忍者攻击的时候留在了徐泽的体内而已。

    徐泽小心地试探了一下这股能量,发现在自己的生物电能量的作用下,这股能量竟然极为的顽固,盘踞在自己的肺脉之中,竟然只被消除了少许。

    徐泽这下倒是有些心惊了起来,想不到这些忍者的功夫这样的邪异,他们修炼的这股能量,竟然以自己的能力都如此地难以消除。

    不过他倒是没有特别的紧张,这种能量虽然顽固而怪异,但是自己的生物电能量对它还是有效果的,徐泽相信,只要自己慢慢努力,只需要一段时间,便能将它完全地驱出或消灭在自己的体内。

    确认了原因之后,徐泽这才定下神来,然后将青鸟弄醒。

    青鸟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狠瞪了徐泽一眼,怒声道:“你又把我弄晕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见得青鸟暴怒的声音,徐泽赶紧竖起了一个手指示意噤声。

    看着徐泽这个手势,青鸟这才稍稍地压下了一下自己的怒气,小心地转头看了看四周,看着自己似乎是在一个船的仓库之中,这才转怒为喜,低声惊呼道:“我们现在准备回国了?”

    见青鸟的怒气似乎已经消去,徐泽这才松了口气,轻声笑道:“对…我们现在回国…”

    听得徐泽确认,青鸟这才惊疑地道:“你怎么做到的?自卫队那么严密,怎么可能会让我们混上船的?”

    “哼…我当然有办法,否则我敢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带着你逃?”徐泽轻嘘了口气,然后摇头低笑道:“好了好了…你先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一下,今天实在是累死我了…又要背着你这个大个子,又要偷混上船…你回去要是不请我吃一顿好的,那还真是对不起我…”

    见得徐泽那轻松的模样,青鸟这也放松地笑了起来,这时,虽然还有很多疑虑,但是他现在已经基本上完全相信了徐泽…笑着道:“行…等回国,我就请你吃…你说上哪就上哪…我这几年可是也存了一些钱…”

    听得青鸟的这般言语,徐泽倒是有些好奇了,道:“不是说你们经费挺紧张么?怎么看你还真存了不少钱的模样?”

    见徐泽一脸怪异的模样,青鸟倒是苦笑了一声,道:“我是现在在日本三局最老资格的人,明面上的身份可是混到了一家株式会社的主要负责人的位置…那薪水自然是不会低…比起柞木她们那自然是要好些…”

    “如果这次要不是我得知这次的情报实在太过重要,所以才走儿挺险,去偷来这个情报,被他们追了上来,我才不会被他们抓住…要不然我现在还是那个年薪几千万日元的总监…”

    “几千万日元?换成国内的钱,也几百万一年,你倒是还真混得不错啊…”徐泽不禁诧异地看了看青鸟。

    “可惜才混了两年,唉…要是再混两年,那就值了…”青鸟轻叹了一声,不过很快倒是笑了起来,道:“不过现在也不错,这次的情报对国家来说,实在是太值了…而且我现在能带着几百万回国,也算是有点小钱了,可以回家舒舒坦坦地陪着老爹老娘,过上几年好日了…”

    “嗯…咳咳…恭喜你了!”徐泽强忍住肺部一股上逆的肺气,轻笑笑着恭喜道。

    “谢谢…谢谢…”青鸟兴奋地看着徐泽,道:“这次还真是靠你,如果不是您,我这次绝对是回不来了,更别说再见一见爹娘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真不知道你的名字…”青鸟微笑着道:“你这次冒了这么大的险救我回来,如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徐泽…”徐泽淡笑了笑,然后道:“你了?青鸟?”

    “嗯…王卫国…呵呵…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这个名字了…”青鸟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惆怅,然后笑道:“回家了,我就又用这个名字了…”

    徐泽和青鸟很是聊了一阵,一直聊到青鸟兴奋地睡去,徐泽这才轻叹了口气,他们为国家实在是牺牲的太多了…青鸟在日本呆了十年,到现在还不知道快六十岁的爹娘还在不在;只是现在他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是柞木…她们…却是还遥遥不知归期…

    徐泽轻轻地摇了摇头,看了看口袋里那张用防水胶袋保护着的那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却是苦笑了而起来,原本以为在行动结束之后,有机会将这张支票给柞木…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被自己带回国去了…她现在一定还在担心自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