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连阳疑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想起刚辞那个李先生的表现,徐泽就觉得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去多想,等得强尼讲完这场课,三人便在钱副院长的陪同下,前往会客窒接受星城日报社的专访。

    前来进行专访的,是星城日报社一个资深的美女记表黎玉,对于徐泽,这位记者是早在许久之前,便将他的名 字铭记于心了。

    当年陶晓跳楼门事件,作为星城日报社的席记者,也是刊-这篇报道的人,虽然当时星城日报社因为某种压力,而隐瞒了这个事件主角的真实姓名,但是她对徐泽这个名字可是念念不忘了一两年。

    一个二十岁的学生,能够将这样一件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翻案的事情,愣是生生地弄翻了过来,实在是足以让所有了解这件事的人,将这个学生的名字铭记-一辈子了…当她得知要采访一个新生代外科专家的时候,一听得这个名字,当时却是愣住了…”徐泽…莫非是那个徐泽?这可能么?”

    怀着这种疑惑的心情,她终于在星大附一会客室中,等到了今天要采访的目标。

    看着那个走在两个外国著名专家中间的年轻人,黎玉的眼前不禁地一亮,当年虽然她没有能正式和这今年轻人见过面,但是她曾在那年的法庭大门前,见过眼前的这今年轻人。

    虽然已经快两年过去了,但是眼前的这今年轻人,除了较之以前成熟 了不少,少了几分张扬,多了几分沉稳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变化「那张俊秀的脸庞依旧让人眩目。

    当下赶紧带着摄影师站起身来,向几人迎了上去…

    钱副院长和这位记者很熟悉,他当年也接受过这位记者的采访,知道这位记者在星城媒体界乃 至全国的份量。当下赶紧热情地替几人介绍着…

    黎玉来之前,自然是做好了功课的,眼前这三位主角,她可是一眼便能认出来,但是别人可不认识她,只能是等得钱副院长介绍之后,这才热情地和三人握着手…

    徐泽以前倒是还真没怎么注意过这位美女记者…

    “皮特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 星城这次您对我们星城的感觉如何…”黎玉不愧是星城日报的席记者,开始便是和皮特这个老色头子,先侃了起来…

    徐泽在一边倒是悠闲地端着茶杯,轻轻地抿着,任由一旁的那摄影记者在哪里闪光灯对着闪个不停

    这位摄影记者也很清楚,今天真正的主角是谁…别看这两个外国老头名气大的很,要是搁在往日,随便一个都是绝对的主角,但是今儿不同…这旁边的这位俊逸淡然的年轻人才是主角,所以虽然对着两位老教授也拍了 几张…但是其余七成都是在给徐泽拘。。'

    作为新闻记者,自然知道什么才是能够吸引人注意力的东西…这么一个传奇性的人物,年轻、又帅又年轻,还多金。_而且还是星城本地人,以二十二岁的年纪,就能与这等世界闻名的著名专家平起平坐,得到他们的极大推崇,这样的新闻,就算是成为华夏年度最佳新闻也不为过。

    而作 为席记者的黎玉,则对徐泽更是感兴趣,在确认此徐泽是彼徐泽之后,这心头便是在飞快地转了起来,如果能够将当年的跳楼门事件再次挖掘 起来,加上徐泽这次的事情,足以出一篇传奇性的专访了。“徐医生您好,上次见到您,已经是快两年了,今天再次见到您,实在是让我再次惊叹了一把”看着这个美女记者对自己表现出来的这种熟络感,徐泽倒是愣了一下。

    见得徐泽一愣,黎玉赶紧微笑着道:“徐医生,当初您在为陶晓伸张正义,顺利从星城法庭出来的时候,我那时候正在外边,只是您当时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听得黎玉提起这个,徐泽倒是露出了一丝恍然,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这位眉眼极美的美女记者缓声笑道:“当年年少轻狂,倒是让黎小姐见笑了…”

    “哪里…徐医生,当初您为了陶晓,为了承诺给她的一个公道,独闯法庭,泣血指控,让几个凶手当场心神失控,从此精神失常,至今依然没有回复…顺利给陶晓讨回 了这个公道,但是您当时却是因为精神透支,走出法庭之后,便晕倒,当时不知道让我们多么感动…”说起当时的情况,黎玉现在都还激动不已。。'

    徐泽淡笑着摇头道:“当年年纪尚小,做事冲动…倒是让黎小姐见笑了 !

    “徐医生,您真是谦虚”看着徐泽那淡然的笑意,黎玉越地觉得徐泽真是不简单,当年那样的事情,别说是个才二十岁的学生「就算是再比他年长好多的人,只怕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好了,徐医生,那我们现在就不再回忆当年了,请问您这次的手术”

    徐泽和皮特等三人花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是搞完了这次的访问…这黎玉不愧是星城日报社的席记者,愣是将徐泽的祖宗三代都差点挖了出来…

    结果徐泽的身份也被她给问了出来,总参谋部大校…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所以徐泽才在这黎玉的追问下,透漏了一些。 ' '顺便还被她从里用蓝牙弄去了一张穿军装的照片去…才将这位喜欢打破砂锅的美女记者给打了去…

    弄完了这事,徐泽便赶紧先闪了,不然谁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事情来。反是这下他可是打定了主意,明儿再到 星大将答应那副校长的讲座给弄完,便赶紧回燕京去“阿泽…你明 天真要到学校演讲砷可…”孙凌菲伏在徐泽的怀中,紧贴着徐泽那温暖的胸膛,脸上满是幸福。

    轻抚着那温腻的玉背,徐泽轻轻地吻了吻孙凌菲的玉颊,然后无奈地笑道:“没办法…于校长死缠烂打的,不答应不行…再说毕竟星大也是我的母校,我这才走几个月,这点面子,我不给都不成啊!”

    “我知道你不想去,可是我喜欢你来…你是我们星大最优秀的学生,可也是我的男朋友哦…”孙凌菲很是有些自傲地道。“好好好…明儿就给你挣面子 去…”看着孙凌菲骄傲起翘着可爱的小嘴巴,徐泽不禁地微笑着迷。

    第二日,星大的演讲如期举行了,星大门口几条长长的横幅挂着,欢迎我校校友徐泽大校回校视察并演讲…

    徐泽很是郁闷地穿着从星城军区借来的大校军服,孙凌菲却是在一旁,两眼放光地看着看着徐泽,然后走上前去,欢喜替他整理着衣领,一边道:“阿泽…你穿军服真的好帅 !”

    一旁骡子等人,在一旁看着徐泽,看着那一身笔挺的军装,还有那肩膀上的两杠四颗星,只觉得羡慕的很▲。'

    走进学校的大礼堂,只是便只听得里边是一阵猛烈的掌声响起,台下一片的闪光灯响起…

    徐泽看着下边不少面熟的脸孔,有教过自己的内科教授,还有那个当初那个自己提醒他肺癌的影像学教授…同样,还有陶依依…甚至还看到了张琳韵。。 '都在台下,看着自 己…

    而礼堂的后边和中间走道,甚至还摆了几台摄像机,上边的标志是星城电视台…还有连阳县电视台…什么的一大堆,其余倒是一些其他媒体的摄影记者等等…徐泽轻嘘了口气,然后挂上笑容,走上讲台去…

    演讲的时间并不太长,不过是二十来分钟而已,结束之后,徐泽又花了些时间,接受了几家媒体的采访之后,才算把整个事情 了结。

    正当他驾着车从星大出来,正打算乘机回燕京的时候,这时却是又响了…

    徐泽接通电话一听,却是皱起了眉头,这个电话竟然是自己的远方表兄李强的电话。也就是当初他给治好了那个因为被人体下精神力种子的那个表舅的儿子…“强哥?怎么 了?”徐泽疑惑地道:“难道你爸的头痛又犯了?

    “徐泽…我刚从报纸上看到你在星城,就赶紧打电话给你了…”李强的声音这时听起来很不精神,沙哑着声音对着徐泽道:“我爸的头自从你给治好之后,就没有再疼了…但是…”“但是什么了?”听得李强那十分不对劲的声音,徐泽狐疑地道。

    李强轻叹了口气,然后道:“徐泽…我不知道我爸爸是不是中 了邪,还是如你所说的又被人给催眠了,他这半个多月,突然疯了一般地,乱跟人签协议,而且还把公司的股份抵押出去,借了许多钱「投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项目中…”

    “我们劝都劝不住…现在我家的公司已经缩水了一半,但是我爸爸还在乱跟人谈生意,而且都是许多许多的钱提出去,管也管不了…我怀疑…我爸是不是真被人又催眠了或者是怎么了?否则…他做事绝对不会这么疯狂络!”李强这时无奈地道。

    “有这回事?”徐泽眉头一耸,皱着眉头想了想,倒是有些了想法,这表舅这么突然性格大变,而且行事不合常理,只怕是还真又被人给暗算 了,当下便道:“你在连阳?我马上过来…”

    徐泽掉转车头,然后又朝着连阳赶了过去,这一路上,他这时倒是也理出了一些头绪,当初表舅确实是被人给催眠暗算了…但是当时并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打算,但是现在,表舅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怪异

    表舅 经商已经有十多年了,才创下了这一份不算小的产业,向来是小心谨慎,绝对不会是那种胡乱投资的人,也绝对不是那种会轻易孤注一掷的人…现在的情况绝对是有问题的。

    赶到连阳,开着车来到一个豪华的小区里,小区的里边有一栋不小的别墅,这便是李强家中。

    徐泽下了车,走进李强的家中,看着较之两月前的意气风,明显要颓废了许多的李强,徐泽心头也是一黯,当初这表舅表兄可是也帮了自己家不少的忙,现在看得他这个样子,徐泽也觉得很不好受…看的徐泽进来,李强眼中却是一亮,赶紧站起来,欣喜地拉着徐泽的 手道:“徐泽,你终于来了一块帮我想想办法,你要是不来,我都没有法子了…”“没事…我帮你看看…”徐泽看了看屋内,然后道:“表骜呢?表舅哪里去了?”

    李强赶紧道:“他在公司…他现在天天都呆在公司,碓,少回家,每天都兴奋得不得了,说公司马上就能大赚一笔了…”

    “但是每次问他,到底是什么生意,他又不说,只 是看起来很不对劲,每天将一笔一笔络资金调出去,然后伸直还用公司的产业进行抵押贷款…”说到这里,李强脸色却是一黯,然后道:“现在公司大半的产业都已经抵押给银行了…但是我爸还不休止,还在将一些产业拿去银行进行抵押…”“这样 啊十 一 一”徐 泽 皱 了 皱 眉 头然 后 道=“走 十 一 一 我 们 去 公 司 秦看 一 一”

    泰达烟花公司是连阳县很有名一的一家花炮公司,这些年在连阳县的企业中,可谓是屈一指。

    泰达公司的办公楼位于连阳县城内的一栋二十多层的大楼内,两人在公司门口将车停好,李强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栋大楼,转头对着徐泽无奈苦笑道:“这栋大楼前天已经被抵押到 了银行,贷了 三千万出来…但是昨天这三千万就已经转了出去▲。 '如果两个月内,这钱还不上去,这大楼就没了。”

    “什么?”听到这里,徐泽不禁地拧了拧眉,这表舅到底是在搞什么,三千万也能随意丢出去。''

    两人走进大楼的大厅里,然后坐着电梯直上二十二楼,二十二楼便是泰达公司的办公楼层了。''

    两人走进泰达公司里边这事里边的一些工作人员脸上都带着一丝忧虑之色,见得李强进来,众人都点了点头,满脸希 冀之色。

    这些工作人员自然也知道自家老总最近有些异常,甚至是有些疯狂了,将公司的资产竟然都投入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项目中去,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是一些什么项目…所有人都觉了不对…

    但是没有人能劝动李董事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下去…唯一还有可能的就是少东李强了,这见得李强过来,众人都希冀李强能够再次劝动董事长才好…李强带着徐泽走近了董事长办公室,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才带着徐泽进去。

    徐泽走进办公窒,便见得表舅这时正神采飞扬地坐在那老板椅上,拿着电话与人打什么电话…

    “梁总放心…这三千万昨天顺利到位,最后的四千万,应该这几天也能下来,到时候我再给你转过来…”表舅这时似乎在专注地讲着电话,丝毫没有注意徐泽和李强进来…

    看着表舅那神采飞扬的模样,徐泽不经意地扬了扬眉,然后在一旁的沙上坐下,而李强这个时候,便去饮水机那边倒了杯水,放到了徐泽面前…

    徐泽端着水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而这时突然一号却是出了警报声:“徐…水中含有少量的氯胺酮…”“氯胺酮?致幻剂?”徐泽听得这警报声,不禁地轻轻扬了扬眉,水中竟然有致幻剂…

    徐泽看了看手中的水杯,然后又看了看依然在讲电话的表舅。看着他那明显有些太过兴奋表情,这时…他终于完全确定,确实是有人又对表舅 下手了…而这次的目 标很碉上显,就是为了钱

    李强看着徐泽喝了一口水之后,便皱起了眉头,然后又看着手中的水杯;当下迟疑了下,然后看着徐泽道:“怎么 了?水不好喝么?还是变质了?”

    当下端起自己的水杯,便打算试试味道…这水杯刚凑到嘴边。却是被徐泽拉住;李强疑惑地看着徐泽,然后道:“怎么 了?”

    徐泽看了看还在讲电话的表舅,然后低声道:“水有问题…别喝!”

    听得徐泽的话,李强猛地一惊,呆呆地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杯「然后又惊愕的看了一眼正在讲电话的父亲,然后正要说话,却是被徐 泽阻止了 一r,

    而这时,表舅李长根刚好放下了电话,转头看向两人,待得见得是徐泽之后,却是大笑着站起来,朝 着徐泽走过来道:“哈哈…徐泽…你怎么过来了?你过来怎么不给表舅打个电话,表舅让人接你去…”

    徐泽站起来轻笑了笑,然后伸手和李长根握了握手,笑道:“表舅,您跟我还客气什 么…您还帮我当客人不成?”

    “啊…哈哈,也是也是来来…坐…”说罢,李长根然后便转头对着外边大叫道:“吴林,给我在云天顶一个包房,我请我外甥吃晚饭一r”

    徐泽这时坐在沙上,刚刚已经看到了李长根眼中那极度的兴奋,然后又带着的一丝淡淡惘然,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原因…自己这表舅 李长根,不但是被人下了药,而且还再次地被人催眠了 一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