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百章 对于徐泽的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家两夫妻,这一两天,都很是有些心神不安,但是徐泽每天都会准时地有电话打回来,但还是无法让两夫妻安心”

    而今天,徐泽却是还没有打电话过来,两夫妻有些担心地打徐泽电话的时候,却发现徐泽的电话处于无法接通之卜”

    面对哭哭啼啼的要回去找儿子的徐母,徐父这是也有些紧张了,这两日,除了第一天,众人在李越的热情招待下,住着燕京最为豪华的燕京酒店,爬了仰慕已久的长城,玩得十分开心和兴奋之外,从第二天发觉这回事起,两夫妻便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出去玩了…

    而稍稍有些粗心大意的徐浩,这时也在徐父徐母的影响下,发现了不对,然后通过对姐姐许睛的询问,也总算是得知了怎么回事…

    虽然李越派来陪同诸人游玩的那位美女在第一天已经和徐家这一大家子混得极熟,不达现在虽然全力劝说,但是这下一大家子人,都已经没有心情出去玩了…

    而陪同的林薇,早已经消去了初见徐家父母的那些许的羞涩,在熟络之间,也发现了徐家众人神色之中的紧张”

    至于徐晴儿的几个室友''倒是并没有发觋徐家太多的异常…她们只是感觉到新奇和兴奋,对与现在燕京感受到的一切,都极为的感觉到新鲜…每天住燕京最豪华的套房,出行走两辆奔驰大型商务车。

    陪同的美女和司机会安排好所有一切,京城好吃好玩的地方,都轮换着去,所有的消费全包…这样的好事,不得不让人乐不思蜀…

    徐家夫妻,在最后终于忍不住想要联系,第一天极为谦恭在机场前来迎接的徐泽的朋友李越的时候,李越却是找上了门来…他的来意很简单,他的爷爷想要见见徐泽的父母…

    徐父徐母坐着一辆奔驰车,缓缓穿过了那条被武警严密把守的小街之后,才后在李家小院的门口下了车,在李越的恭敬引导下,走过了警卫守卫的大门,进入了那个小院之中…

    当满心忐忑地徐父看到那个满脸微笑的老人的时候,似乎是觉得有些眼熟,很快…他便发掘出了记忆中许多年前,经常在部队当兵时,在电视和报纸中见过的那位老将军…这位老将军他记得很清楚,因为这位老将军是当时唯一一位以军方将领身份出现在华夏政坛那个顶端圈子的人…

    当下不禁地是有些冒汗了,刚才送自己前来的这个叫李越的这今年轻人,竟然是这位老人家的孙子”

    自己家儿子,到底认识一些什么人,运能和人家孙子成好朋友,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竟然连这位老人家,都因为他,而要见自己两夫妻一一

    “难怪小泽一下从星城跑到了燕京了,而且不过这么久就是大校…看来只怕是眼前这位老人家的功劳…”想到这里,徐父这心头却是更加的紧张了,这位老人家如此培养徐泽,算起来可是对徐家有大恩…

    旁边的徐母不认识眼前的这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但是看得自己身边的老公看着对方已经是额头冒汗了…当下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位老人家只怕是身份非凡,否则自己老公这还不认识人家,这才见面就紧张成这样…

    “徐医生和夫人…请坐吧…”李老爷子看着满脸拘谨和紧张的徐家两夫妻,不禁地呵呵笑着打趣道:“徐医生”别紧张,就当我是你自家长辈就是,你家那个儿子可是比你这个老子要胆子大些啊,呵呵…”

    被李老爷子这么一打趣,徐父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倒是还真没有那么紧张了,赶紧拉着徐母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恭敬地道:“李老…我家小泽,年轻不懂事,又调皮…您别见怪就好…”

    “哈哈哈''”听的徐父这谦虚的话,李老爷子却是不禁地失声仰头大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徐父呵呵笑道:“徐医生…你这个儿子可走了不得,他要是还不懂事…那我们华夏只怕就真找不出懂事的年轻人了…”

    见得李老爷子如此随和亲切,徐父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也不禁地微笑道:“这都是依仗您老的栽培…没有您的栽培,小泽如何有今天一一

    “呵…你这样说就错了…”说到这里,李老爷子不禁地有些感叹地道:“小泽能够走到今天,虽然说有我和老唐的作用,但是大多都是他靠自己的功劳赚来的…否则他要是没有本事,任我和老唐在后边怎么使力,他都不可能以这今年纪走到如今的这个位置,成为华夏史上最年轻的打小,甚至还可能再进一步…唉…”

    看着李老爷子这时语气似乎有些沉重了起来,一旁的徐父和徐母不禁地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李老爷子看了看徐家夫妻,眼中露出了一丝沉重的颜色,然后纹声道:“这次星城出了问题…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听的李老爷子提起这个,两夫妻对视一眼,心头都是一颢,对方这般身份,今天无缘无故要见自己夫妻,而且又提起这个,两夫妻的心不禁地都渐渐悬了起来…

    “这次…这个叫TOs病毒,据说比当年的非典还要厉害许多…也是徐泽及时上报,并调动当地驻军,使这个病毒得到了暂时的控制「而没有扩散!”李老爷子缓声道:“由于他的处置及时,才算是勉强挽救了我们国家,再遭受一大劫难…主席也已经决定,在半个月之后,授于他少将军衔…”“啊…”听到这里,徐父和徐母眼前都是一亮,少将…那不就是将军了么

    不过两人注意到李老爷子脸上的沉重之色,这时心中却是一紧,徐父终于忍不住看着李老爷子道:“李老…小泽现在我们都联系不上,不知道您…”“嗯…”看着两夫妻紧张的神色,李老爷子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叹了口气道:“这也是今天我见你们的目的…”“呜…”看着李老爷子那一脸沉重的模敉,早已经预感不妙的徐母,这时却是已经开始举手捂紧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抽泣起来,只是强忍着泪,看着李老爷子,等着他说话。

    李老爷子看着开始脸露悲色的徐家夫妻,眼中也露出了一丝难过之色,虽然他这些年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东西,但是由于他自身也极为的难过,所以这时也有些艰难地看着眼前的两夫妻道:“小泽…小泽日前也已经■'。已经感染了这种病毒…而且…情况不太好…”

    “不太好?!”听到这里,紧张地期待答案的徐家夫妻,却是已经明白了什么意思,徐母却是已经开始捂着嘴巴靠在一旁徐父的身上,开始失声低汪了起来…

    徐父这时伸手挽住自己妻子,眼中也渐渐地红了起来,只是他强忍住心头的悲痛,看着眼前的李老爷子道:“李老…小泽…现在在哪里?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希望7我们可不可去看看他?”

    “小泽还在星城,正在隔离中…你们现在无法见到他!”李老爷中≠千,“-了口2011-1-1521:22气,缓声道:“但是他现在已经昏迷了…我在三个小时之前;,于。''十。'息说''很不好,你们要有一点准备,如果你们想看他…我可以安↓:','。::↑。,I通过摄像头看到他…”“嗯…那麻烦您了…”李父强忍傣眼泪,微微地点着头。

    在此同时,在燕京的西山的张家别墅之中,张家老爷子,这时却是在满脸笑意地在和人讲着电话:“喂…严峥…告诉你个好消息,那个小畜生追回总算是要死了…哈*……”“徐泽?徐泽要死了?怎么回事?”那边的张严铮一愣之后,这语气中却是也闪过了一丝兴奋。

    “星城那边爆发了一种新型传染病,那边传来准确消息,那小子逞强菜上了,已经深度昏迷了…很快就要死了…”张老爷子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哼声冷笑道:“可惜不能死在我们手里…不过也算走出了口气…”“哼…就这样死,真是太便宜他了,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才好…”张严铮寒声道。

    张老爷子呵呵笑着,然后道:“算了算-了…严铮,这小子有这个报应也好,省得我们在费手脚…对了…严铮…星城那边现在出了这么大问题,那聚宝盆计划星城那边完成了没有?”听的张老爷子兴奋的问话,张严铮那边这时却是沉就了…“严铮?怎么不说话?”张老爷子这时感觉有些不妙了,一双鹰眼渐渐地开始眯了起来,寒声问道。“父亲…星城的计划失败了''”张严铮低沉着语调,缓声道。“什么?怎么回事?钱呢?上次不是说已经到手了么?”张老爷子怒声道。

    “前几天那边已经通知说到手了一半,另一半最多还几天就能到手…”张严铮无奈地寒声道:“谁知昨天我再联系那边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消息了…那边的计划已经被人破坏了…而且连计划的负责人都已经被带走了…”“谁?是谁?是谁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张老爷子这时一双鹰目中满是阴怒之色,怒声喝骂道。

    他这时不得不怒了,这时正是关键的时候,只等着这些钱去买燃料棒了…谁知竟然又被人从中给破坏了…听的父亲那愤怒的语气,张严铮沉声道:“徐泽…”

    “徐泽?徐泽!怎么又是他…难道我们张家就真克在他手里么?”听到这个名字,张老爷子真的是忍不住了,猛地一下将桌上的一个白玉馈纸给榨了个粉碎…

    听的那边传过来的东西碎裂声,张严铮很理解父亲的感受…费了这么大心血,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又功亏一篑了…

    过得好一阵,张严铮才听得那边粗重的呼吸声缓缓地平缓了下来,然后才传过来一个声音:“算了…算了…反正那小子也马上要死了…你要督促另外两个小组,一定要加快进度,如果再买不到燃料棒…那我们就不知道要再耽搁多少时间了…”

    “是…父亲…”挂断了电话,张严铮这是轻轻地吁了口气,原本他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好不容易才遏制住自己的怒气,但是竟然听得徐泽要死了的消息,倒是让他稍稍地消解了一点点的怒气。同样…在这个时候,再燕京众人都以为徐泽要死了的时候…

    在星大附二院的感染科六楼,孙凌菲的病房中…医生和护士们,也对徐泽现在的情况感到很疑惑…

    医生和护士们很不明白徐泽为什么这个时候,硬要撑着刚刚稍稍有些好转的身躯,跑到孙凌菲这里来…

    他们听不到徐泽和一号之间的对话,所以一个个都满脸感叹地看着就这般伏在孙凌菲的床沿,只为握住孙凌菲的手的徐泽…

    他们都很正式地认为,徐泽和孙凌菲都支撑不了多久了,但是徐泽却是在将死之际,依然不忘孙凌菲,所以依然挣扎着跑到孙凌菲的身边,两人依然要呆在一起…

    所以,众医生和护士们,一个个看着紧握着孙凌菲手的徐泽,感动得不得了,特别是几个多愁善感的小护士们,一个个都只差是没有看的热泪盈眶…“请帮我在旁边准备一个床好吗?”徐泽脸色发白,气喘吁吁地转过头,脸上充满了温暖的笑意,看着后边的护士们道。

    “好的…好的…”其中一个护士谨记着隔离原则,丝毫不敢去用袖子或手去拭擦脸上的渐渐渗出来的热泪,只是连连地点头应着,招呼着旁边的同事帮徐泽去摊床。

    在两个医生的帮助下,旁边的床很快便铺好了,而护士们,为了徐泽能够尽可能地接近孙凌菲,甚至还违反了病房的规定,将另外一个床铺在离孙凌菲的床铺不过是两尺远的地方,然后将徐泽扶上了床…躺上了床之后,徐泽伸出左手,伸到孙凌菲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