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晕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百四十九章 晕血

    旁边的张玲看着徐泽的模样,轻轻地笑了,现在她很确定,徐泽以前一定是在医院上过班,否则不会这般模样,当下却是笑道:“徐大夫离开医院有些日子了吧!”

    “是啊...算起来有两年了吧,前些时候偶尔还去去,但是随着工作渐渐的忙了起来,已经有许久没有到医院来了。”徐泽感叹着道。

    张玲领着徐泽进了电梯,然后却是又好奇地问道:“徐大夫以前是在哪个医院?”

    “哦...星大附一...”徐泽轻笑了笑道。

    “星城大学附一医院?”听得徐泽的话,张玲眼中不禁地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徐泽?”

    张玲正疑惑着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然后看着徐泽惊愕地道:“你就是那个完成国内首例开颅母细胞瘤摘除术的那个徐泽?”

    张玲这话,却是让徐泽也是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张玲竟然知道自己在星大附一的那件事,当下只得无奈笑道:“啊...是的,你说的那个徐泽应该是我!”

    “真是你啊...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想不到你真的这么年轻...”张玲难掩自己的兴奋和惊诧之色,看着徐泽眼中越发地尊崇了起来,然后却是疑惑道:“您怎么没有在医院了,反而是去了总参当兵了?要知道您可是国内第一个完成那个手术的人,全国的医院都等着您挑呢?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有多少大夫羡慕您,都说您前途无量呢。这可比当兵好啊...”

    对于张玲的疑惑,徐泽轻轻地笑了笑,倒是也没有怎么解释,道:“我在做那个手术之前,就已经是在总参工作了。”

    两人说这话,这电梯便到了,随着“叮”地一声,门便打了开来,张玲这时倒是没有继续刚才那个话题,而是笑道:“好了,已经到了...徐大夫请随我来...”

    徐泽跟着张玲走进一个办公室中,这时办公室中却是有一个和徐泽似乎差不太多的漂亮女实习生在,见得张玲进来,那实习生便叫了一声张老师。

    张玲点了点头,便极为客气地笑着搬着一个椅子请徐泽坐下,对着徐泽介绍道:“这是我带的实习生罗云...”

    然后又对着那实习生笑道:“罗云,这位是徐老师...”

    罗云听得张玲的介绍,看着徐泽心头却是一惊,怎么这位徐老师看起来似乎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啊?虽然觉得怪异,但却还是极为乖巧地朝着徐泽含羞笑了笑之后,叫道:“徐老师好...”

    徐泽心头也是觉得有些怪怪的,虽然他身处高位也有些日子了,很多比他年长的军人见他都要恭敬地敬礼,但是这般被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叫老师,却还是稍稍地有些不习惯,当下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你好!”

    这罗云倒是还挺懂事,赶紧起身去饮水机的那边,替徐泽泡了杯茶,端了过来。然后便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徐泽和张玲聊天。

    虽然张玲一直有些问题想请教徐泽,但是这时却是压抑不住心头的好奇,对着徐泽继续问道:“徐大夫...您在总参工作,难道就没想过继续当大夫么?我觉得以您的能力,或许稳坐国内神经外科第一把刀的位置应该是没问题的,这个应该比你在总参那边的发展前途要大一些吧!”

    “而且以您的能力,放弃做大夫,这也是我们医学界的一大损失啊...”

    面对张玲的好奇,徐泽倒是笑了,然后道:“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我现在就算是想不干也不行,领导不会同意...再说现在在总参呆着待遇也不错,也不见得比做大夫差,所以也就凑合着干吧。”

    听得徐泽如此之说,张玲叹了口气,她也明白有些时候,特别是军方部门的人,有些都是身不由己的,当下只能是为徐泽赶到有些惋惜:“哦...那就真可惜了...”

    而一旁的那罗云听得两人的言语,心底的惊讶却是越发地深了起来,这位俊美帅气又年轻的徐老师,竟然这么厉害,张老师对他的评价这么高。而且他现在竟然还在总参工作,似乎还挺不错的样子,这真是让她他吃惊了。

    徐泽倒是不想和张玲谈太多这些些事情,当下便笑道:“张大夫你说有些东西想问我,不知道是什么呢?”

    见得徐泽提起这茬,张玲这才想起今天自己请徐泽上来的目的,然后赶紧笑道:“是这么回事...上次那个小女孩是血液一科的病人,我事后还特意调了她的病历看了;然后还找到了她家的联系号码...后来一直和她爸爸保持了联系,对她的病情进行了追踪!”

    “早几个月的时候,听她爸爸说,她的贫血已经恢复了正常,而后听说后来复查了两月之后,也再没有发现异常,也就是说她的病已经完全治好了。”

    说到这里,张玲这才看着徐泽定定地道:“徐大夫,我研究过她的病历,她贫血的病因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您却能只用简单的一味阿胶,便能治好她,而且当时还十分的有把握,所以我想请教一下,您是怎么确认阿胶能治好她的病的?”

    听着张玲的提问,徐泽稍稍地沉吟了一下,对于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怎么答,毕竟他诊断这个病,靠的可是来自未来的医学知识,倒是不好拿来和这张玲解释,毕竟那些医学理论现在可是都无法证实,甚至都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不过他稍稍地想了想,倒是也想到了些解释的办法,当下便笑着道:“张大夫,当时我也仔细地看了这个小女孩的病历,那些检查方面,我看了许久,通过现代临床医学的理论来说,确实无法确认她持续贫血的原因,而且各种治疗药物都已经使用了,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说到这里,徐泽的话头却是轻轻一转,然后笑道:“但是我不知道张大夫你接触过中医没有...这个在中医方面,却是对这个小女孩的病症有过相应的描述。”

    张玲点了点头,道:“对...事后我也去查阅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中医资料,甚至还请教了一些著名的中医师,他们都说在中医来说,这样的病症叫做血虚,用阿胶治疗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能像您这样,这么肯定,这么确认能治好的,却是没有人能这般...所以我十分的好奇,想向您请教一下!”

    徐泽笑了笑,然后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对血液病也有一定的研究和了解,我家也是祖传的中医世家,我曾经见我父亲用这样的方法治疗过这样的病人,而且效果很好,所以我就也有一定的把握...就让她试了试,反正她这个病在这里治,也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不过幸好...她的病也治好了...”

    “真的么?”对于徐泽这样的回答,张玲很有些不太相信,但是又不好再怎么问,只得笑了笑,然后道:“我也是想不到徐大夫竟然也是家学渊博,难怪以您这样的年纪,就能踏入神经外科的巅峰之境,只是可惜您...”

    张玲刚说到这里,突然外边却是传来的护士紧张的呼叫声:“张大夫,张大夫,二床病***吐血了...”

    听得这叫声,张玲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大变,然后对着徐泽道:“徐大夫您坐一会,我去一下...”

    说罢之后,却是没等徐泽回话,便带着罗云急匆匆地朝着办公室外边跑去。

    徐泽自然是理解这样的情况,这血液科的病***吐血,那可是极为危险的事情,一个不好就是病人吐血止不住,然后失血而亡。张玲这般紧张,才是一个医生真正负责任的表现。

    原本徐泽是打算走了,但是这不告而别却也不是徐泽的风格,所以徐泽也只能在办公室等着,等着张玲回来再说。

    不过,等了一会,只听得离办公室不远处的一个病房里边闹哄哄的,不时传来女人惊恐的哭叫声,徐泽就知道那病人的情况只怕是不太妙,这家属都吓成这样,那吐血的情况只怕是严重的很。

    血液病科的病人一旦迸发大吐血,那基本上是比较难止住的,也就是说死亡率极高,就算只止住了,张玲也得守在旁边,这一阵子是绝对回不来的。

    所以徐泽只好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走向病房那里,希望等下张玲不是太忙的时候,能够跟她打声招呼,然后自己好先回去。

    刚走近那病房,徐泽便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然后病房的门口突然却是走出一个面色惨白的女人来,这女人一边有气无力地哭着,一边扶着门走出来;不过刚勉强走到门口,便软瘫在地,一副失去了知觉的模样。

    徐泽皱着眉头瞄了一眼,便知道这女人定然是看到了大量的血之后,出现的晕血表现。虽说一般不严重,但是也有那体质虚弱的人,因为这样的情况,甚至危及生命的。

    这时,那病房里,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一个男人见得倒在门口的女人,赶紧跑了出来,一把抱起那女人却是惊恐地朝着里边叫道:“大夫、大夫,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