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一个别想跑 叶天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医生…医生…这怎么办?怎么办?”男人抱着自己怀中的女人,朝着病房里惊惶地大叫了几声,然后便听得里边便传出的张玲急促的声音:“罗云…去…给她掐人中.

    让护士给她倒杯热水喝,

    再测测血压

    』”

    很快,罗云便从里边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看着那女人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很明显…她这学西医的,不知道人中在哪里…

    见的这实习女医生手足无措的模样,那男人却是又急又怒,喝骂道:“你怎么回事?你会不会啊?不会去换别人来,乔老蕃要是出了事,我让你们赔命「”

    罗云本来就紧张,她是临床医学毕业的,又不是读的中医,这才实习半个月不到,哪里懂这些;这被对方这么一凶,这眼睛却是一下红了,娇艳的脸上这时却是一片煞白,越发的有些手足无措了。

    看着罗云那可怜的模样,还有那男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徐泽站在后边轻叹了口气,然后大步走过去,伸手托住那女人的后颊,然后右手大拇指掐在了那女人鼻唇之间的人中穴,同时对着罗云沉声道:“去倒杯热水.

    ”

    见得徐泽过来了,接手了过去,又听着徐泽的命令,罗云这才稍稍地镇定了下来,算是松了口气,然后红着脸应了一声,赶紧去办公室给这女人倒热水了,

    而这时,张玲正在里边忙得手忙脚乱,带着一双手套准备给病人上双腔二囊管止血,这趁着护士给那管子的时候,赶紧伸头看了一眼门口,她这实在是不放心罗云,毕竟罗云这才从学校出来半个月,什么都不懂,这外边那女的晕血虽不严重,但是就怕万一再出什么漏子就麻烦了。

    不过这转眼看去,便见得徐泽蹲在那里,正在替那女人掐人卓,张玲这却是松了口气,有徐泽帮忙,那自然是没有有问题的。

    话说那男人原本就担心,自己岳父突发大吐血,眼看就不行了,现在自己老昝突然又成这个样子了,实在是祸不卓讦,这自然是急得不得了。

    又见得出来妁那实习女医生一脸慌乱的模样,实在是怒气冲顶,这眼看就要爆发了。但是徐泽走过来,一脸镇定的模样,虽然年轻,但是手法熟练,似乎也像是一个医生,这男人才强忍住怒火,没有做声,只是紧张地看着怀中的女人,生怕她会有事。

    正当他心急的当头,那女人被徐泽狠狠地掐了两下人中之后,终于是“嘤咛”一声,渐渐地睁开了眼皋。

    看着这女人斯斯苏醒过来,徐泽也稍稍地松了口气,而这时罗云也端着一杯热水.小跑着过来,道:“徐老师r

    水来了!”

    徐泽伸手接过一次性水杯,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触到可罗云的手指,只是感觉着手中的杯子稍有温热感,并不烫,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凑到那女人嘴边,缓声道:“喝点水.

    等下会舒服些…”

    而罗云在一旁,却是在轻轻地抓着自己的刚才和徐泽相触的手指,看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徐泽,脸微微地泛着红。

    虽然她在医学院的时候,追她的男孩子不少,但是她却一心将心思放在学习上,总觉得那些荷尔蒙过剩的小男生们一个个都幼稚的很,从未动心过,但是这次遇上了这位似乎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徐老师,却是让她不知不觉的有着一种羞涩的感觉。

    特别是在她刚刚手足无措的时候,这位徐老师伸手替她接下了这个病人,看着他俊逸帅气的脸庞上,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雍容和自信,还有那不容抗拒的命令声,让她从来未动过的心,都似乎有些“砰砰”跳了起来。

    想到这里,罗云不禁羞涩地用手捂了捂自己那有些发烫的脸,生怕人家看到自己脸上的羞意。

    不过,她捂了捂脸,周有些凉意的手,替自己的泛红的双颊降了将温之后,小心地看看了看前边,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稍稍地放了些心。

    而这时,那女的听着徐泽的话,费力地张开嘀,然后开始喝起水来,一旁的那个男人,见得这女人好了一些,再又听得罗云叫徐泽徐老师,这心头也是大定,感激地权着徐泽道:“大夫,谢谢您了,我爱人不会有事吧?”

    徐泽笑了笑,然后道:“应该没事,等下我再给她检查一下,

    我们先把她扶起来,到那边坐下吧…”

    当下扶着这女人在一个空病床上躺下,徐泽转过头看了一眼脸色微红的罗云一眼,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只是伸出手道:“听诊器一一r”

    “哦…”罗云愣了一下,然后赶紧红着脸,将

    自己挂在胸前的听诊器取了下来,然后送到徐泽面前。

    徐泽接过听诊器,随手带到耳朵上,这鼻端却是闻到了一股极好闻的淡淡幽香,心头稍稍一愣,然后便发觉这香味是听诊器上带来的,当下却是明白,这幽香自然是沾了那罗云身上的。

    这样好闻的香味,徐泽除了从孙凌菲还有陶依依这两个比较亲近一点点漂亮女生身上闻到过相似的之外,还真没发觉其他人有这样淡淡自然又好闻的味道;因为其他女生,虽然不少都很漂亮,但是那身上的香味,大多都是各种香水衬托出来的,与这种淡幽的体香完全不同。

    当下倒是有了几分的诧异,这罗云虽然他没有认真注意过罗云,但是似乎长得也很漂亮,却是没有想到她身上的味道也是如此好闻,当下不禁稍稍地感叹了一声;

    虽然觉得这香味极好闻,徐泽倒是也没有顾及这个,只是赶紧拿着听诊器给这女人听了听,确认心跳什么的都还正常之后,便也放下心来。

    然后取下听诊器交还给身后的罗云,笑着交代道:“她应该没事了,只是晕血,你再给她量下血压,观察一会·’’”

    “妈的…”听着徐泽的交代声,罗云的脸微微一红后,便接过徐泽递过来的听诊器,看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徐泽,美目之中满是奇异的光彩,点了点头道:“谢谢您了,徐老师…”

    “嗯…”徐泽看着罗云眼中的奇异光彩,倒是稍稍地一愣,但很快地便回过神来,张玲还在那边,似乎那病人情况很不好,她一个人加两个护士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既然自己在,那么还是去看看才好。

    当下便大步地朝着外边走了过去,只剩下罗云看着释大步走出的轩昂背影,眼中冒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徐泽走进这边病房,却见得张玲正在替那呕血的病人进行插管止血,而且雀子似乎差不多已经插进去了,这时正在充气进行压迫。

    看号-看地上还有床上那沾红的大片鲜血,徐泽轻轻地皱了皱眉,已经出了这多的血,如果要止不住,那这病人就真死定了。

    这时,张玲已经将插进病人冒中的双胆二囊管差不充好了气,正满脸紧张地看着,希望能够暂时控制病人的出血。

    见得徐泽进来,张玲那紧张的脸上却是挤出了一丝感激的笑意,对着徐泽道:“徐大夫,刚才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既然我在,只是顺手帮点忙而已·’

    ”徐泽笑了笑,这样的

    事情,倒是还真不足挂齿。

    徐泽虽然满脸的无所谓,但是张玲还是极为感激,毕竟她这一人正忙不过来,这要是出了问题,可是个大麻烦的,当下便笑道:“嗯…罗云刚从学校出来,进医院才不到半个月,有些东西实在还不熟悲;要不是有您在,我还真不好怎么办!”

    这旁边的两位护士,这时一个在测血压,一个在跟病人做输血准备,原本对徐泽还不怎么在意,以为是张大夫以前相熟的实习生「正好来帮个忙而已。

    但这时见得张大夫竟然对徐泽极为尊重的模样,这眼中都是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以眼前这个帅气年轻人的年纪,应该是个实习生的模样,但是张大夫竟然对对方这般客气,实在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

    张玲这时紧张地盯着那病人的口鼻之处,见得虽然有三腔二囊管在里边,但是里边还在继续的渗血出来,这脸色也渐渐地难看了起来;三腔二囊管压迫止血都不行,那这些就麻烦大了。

    而远时,那男人紧张地从外边走了进来,看了眼床上的老头,然后又紧张地对着张玲沉问道:“张大夫,我爸爸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张玲这时脸色也是极为不好看,对着那男人道:“情况很不好,现在要下病危,你要有点心理准备,随时可能·’’”

    “什么?你说什么?”那男人听的这话,这脸色一下就变了,对着张玲怒声喝骂道:“我爸爸上午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刚用药,就吐血,你这下就说下病危…你们怎么搞的?”

    “先生…你父亲的情况,本身就是随时可能…”张玲这解释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这男人寒声打断。

    ——这章赶得有些匆忙,先吃饭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