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金刚葫芦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打开绷带和纱布所加压包扎的伤口,徐泽看着那个铅笔大小的弹孔,轻轻地皱了皱眉,他一看就知道是Ak47.所打出来的贯穿伤。

    作为人们最为熟知的枪钟之一,虽然装备年代久远,但是却具备有其不可忽视的优点,因为使用方便,不易故障并且威力强大而深受各国武装份子和军人喜欢。特别是在非洲这样的战乱频繁的地区,最是受欢迎。

    在这里,这样的贯穿伤,绝大多数都只可能是AK47造成的。

    看着随着加压包扎的伤口被打开之后,便开始涌出殷红的血迹,徐泽伸手又拿住那纱布压住伤口,然后对着一旁的进宝道:“有输液管么?

    “输液管?”进宝看了看徐泽,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迟疑地道:“输液管倒是有…但是这次是高空伞降任务,所以没有带输液的液体』”

    “行,那就成了,赶紧拿一根大号针头的出来,再拿一个大号注射器.”徐泽摆了摆手,道。

    听得只要输液管,不用输液的液体,进宝稍稍一愣之后,便赶紧打开背包,在背包里摸索了起来,他这个背包里到全部是外伤救治药物,倒是没有背什么弹药和装备之类。

    翻了一阵之后,便从里边找出了一套输液管,然后递给徐泽。

    徐泽伸手接过之后,便快速撕开包装,扯了出来,看了看上头的针头,还比较大,差不多够用了然后又道:“注射器.”

    待得进宝将一个簋:仇e的一次性注射器也拿出来之后,徐泽也将包装打开,然后只见一挥手便将那输液管从中间弄断,然后取下那注射与乙的针头,用那输液管的断端,不知道怎么一凑,便将输液管套在了那针头之上,将一根输液管弄成了两头都是针尖的存在。

    看着徐泽这番动作,旁边的进宝是一脸的疑惑,而鲍雷各一旁看着却更是迷糊,不知道徐泽要做什么。

    徐泽一手拿着输液管,一手将李田的衣服解开,还有右手的袖子桴了上去,然后指着李田的右手肘窝静脉处道:“消毒?”

    进宝这时已经完全弄不懂徐泽在干吗了,只能听着徐泽的吩咐,然后赶紧从包内翻出消毒苟皋,从里边拿出络合碘棉球,替徐泽好毒。

    待得进宝消好毒之后,徐泽伸手掐住李田的右手肘,瞄了一眼之后,然后便将液管的其中一端针头刺入了那静脉之中,看着由于失血过多,而输液管内只冒出了少许淡红色血印,沉声道:“用胶布固定。

    待得进宝用胶布将肘窝这处针头固定之后,徐泽又指着李田右侧肋骨下方对着一旁的进宝道:“这里消毒!”

    进宝这时真是已经看迷糊了,只是听着徐泽的命令,然后又将那右侧肋骨处消好毒,愣愣地看着徐泽,看他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徐泽伸出手指,轻轻地按在李田右手肩膀处,然后按照静脉走向,缓缓地将李田手臂静脉内的血液逼了出来,直入那根输液管中。

    看着输液管中渐渐出现的大量红色血液,一旁的进宝脸上越发的惊疑了起来,如果眼前的不是这位神奇指样官,进宝绝对会制止这种行动。不过现在他只能看着,嘴巴动了几动,但却是欲言又止。

    徐泽看着输液管中的空气渐渐地被血液填满,然后直达针尖,这才松开那个推血的手指,捏着那针尖朝着李田右肋下插了进去。

    徐泽看得很准这处是胸腔的最底郜,也是血液堆积最多的地方,这样才能将李田胸腔中的血液尽可能地导回到静脉,缓解失血所造成的休克,救回他的性命来。

    进宝呆呆地看着徐泽将用输液管将静脉和胸腔连起来,但是他这时依然是一脸的迷糊,虽然他精到了李田的胸腔内,可能堆积着大量的血液,但是难道这样就可以将血液送回静脉中,重新进入血液循环不成?

    根本不可能,根据血流动力学来说,这样的做法只会让静脉中的血液导入到胸腔之内,从而导致胸腔中的血液越积越多,而李田的失血情况将会大大加重,然后甚至可能在短时间内死亡。

    “指挥官,-这样,-这样不行,这样会舍死李田的!”看着徐泽的动作,进宝迟疑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涨红着脸对与自己的上级提出了质疑。

    看着这个可能比自己小那么一两岁,甚至嘴巴上都还带着些许淡青色绒毛的进宝能够在自己面前说出运番话来,徐泽倒是欣赏地笑了笑,但是他没有回话,而是伸出了右手,轻轻地按在了李田的有胸之上。

    右手食指的指环紧贴着李田的胸口,一根细小的钢针快速地弹出,插入那已经被血液极度压缩的右肺的肺干处。

    徐泽调动着体内能量循环内的内气,开始顺着手太阴胂经通过指环朝着李田的肺内灌入了进去。

    这些内气同样蕴含能量,但是却并非小刀存储众人一惊,这什么动了?

    当下一个个都顺着进宝的手看向了那输液管,这才注意到,里边的血液似乎开始流动了,而且那流动的方向,似乎有些怪异…

    等得众人一个个仔细看清楚,这都不紧地倒吸了口凉气,这血液竟然是倒流,那-肋部的位置现在稍低于右手肘静脉,但是那血液竟然是朝着静脉内倒流的。

    众人一脸惊愕地看了看输液管,然后又看了看徐泽那按在李田胸口处的右手,再看看徐泽那满脸肃然似乎正在使力的模样-,这都不禁地有倒吸了口气。

    “高手?内功?金刚葫芦娃?神奇奥特曼?”

    这些狼牙不是没见过高手,不过他们练的都是外功,相对于这样的内功,似乎也听那些偶尔过来指点的客座教练说过,但却从来没见过,但这回似乎还真是见着了。

    “难怪指挥官这么厉害,一把重狙夜里能都打得那么准;而且一人挡住了数百人,还能轻易便突围;说不定就是练了这内功的缘故,有葫芦娃那样的千里眼.”众人都在暗暗掖测着。

    但是却又心头暗喜,有这么强悍的指挥官,这仗打起来,要输都难。接着想起徐泽现在的动作,呃.还有这内功还能用来治伤,这咱们要死也不容易。

    众人眼鼓鼓地看着那输液管中的血液,还有徐泽的那右手,但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生怕吵了徐泽,让徐泽岔了气去,毕竟这武林高手,那运功的时候可是不能被人惊扰的,这万一一个走火入魔,那就完了。

    十分钟左右,感觉着这胸腔中的血液都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徐泽这才缓缓地收了手,看了眼李田,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的李田,被徐泽将那刚漏出去的将大量的血液重新输回体内血液循环中,大大的缓解了失血的情况;加上血液的排出,肺部复张之后的肺功能恢复;这时原本惨白的脸色却是明显的红润了许多,而呼吸也渐渐由微弱变粗重平缓了一些。

    看得李田的变化,众人都心头大喜,看着模样,李田的命是暂时保住了。

    而进宝这时也是一脸的狂喜,现在这个失血休克的大问题解决了,那接下来的止血问题,应该难不住这位神奇指挥官才是。

    徐泽满意地伸手拔下那根输液管,交代进宝再压迫一下针孔防止渗血之后,便打开进宝早已经拿出来的战地清钊急救包,准备进行最后的一部,创口止血缝合…

    这个对徐泽来说自然是简单的,挥手几根银针扎上去,暂时止血加针麻,消了毒,戴上手套,连麻药都省了,在众人神奇的目光中,直接用手术刀划开皮肤肌肉,而那些被划开的皮肤肌肉,却是连血都不怎么出,在那银针的效果下,只是稍稍地渗了些许血之后,便如同一块死肉一般,再没有血涌出。

    徐泽快速地找到了那断裂的血管,这血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直接结扎是最方便最节省时间,但是这血管要是扎了,以后这李田运手就会有些供血不足,可能会出现乏力手麻现象,而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以后就得退役了。

    那些纯粹的生物能量,但是对于这种充填和冲击的效果,却是比生物能量效果要好,而且想对的要节省大半的能量消耗。

    众人这时都听得了进宝方才的话,他们对进宝这个兼职的随军军医向来还是十分信任的,这时都有些惊疑地看着徐泽,生怕徐泽这一个不好,还真把李田的性命给提前断送了。

    徐泽这时却是难得去顾及他们的脸色,缓缓地提着气,将体内能量循环中的内气朝着李田的肺内灌了进去,随着内气的冲击和刺激,李田砰枝血液所压缩的肺开始缓缓地舒展开来。

    而积聚在胸壁和肺之间胸腔中的血液,在肺但突然扩张之下,也被压缩,然后在压力增加之下,找到了一个宣泄口,那就是徐泽插进胸腔中的那个针头,那些血液在压力之下,便顺着那针孔涌入了进去,然后通过输液管快速地进入李田的静脉之中。

    众人见得徐泽似乎信心十足的模样,这下倒是都定定地看着徐泽那按着李田的胸口是在做什么。

    而这时那一旁正死死盯着徐泽动作的进宝,突然总算发现了异常,却是指着那充满了血液的输液管惊叫了起来:“啊…动了,动了,”

    众人一惊,这什么动了?

    当下一个个都顺着进宝的手看向了那输液管,这才注意到,里边的血液似乎开始流动了,而且那流动的方向,似乎有些怪异…

    等得众人一个个仔细看清楚,这都不紧地倒吸了口凉气,这血液竟然是倒流,那-肋部的位置现在稍低于右手肘静脉,但是那血液竟然是朝着静脉内倒流的。

    众人一脸惊愕地看了看输液管,然后又看了看徐泽那按在李田胸口处的右手,再看看徐泽那满脸肃然似乎正在使力的模样-,这都不禁地有倒吸了口气。

    “高手?内功?金刚葫芦娃?神奇奥特曼?”

    这些狼牙不是没见过高手,不过他们练的都是外功,相对于这样的内功,似乎也听那些偶尔过来指点的客座教练说过,但却从来没见过,但这回似乎还真是见着了。

    “难怪指挥官这么厉害,一把重狙夜里能都打得那么准;而且一人挡住了数百人,还能轻易便突围;说不定就是练了这内功的缘故,有葫芦娃那样的千里眼.”众人都在暗暗掖测着。

    但是却又心头暗喜,有这么强悍的指挥官,这仗打起来,要输都难。接着想起徐泽现在的动作,呃.还有这内功还能用来治伤,这咱们要死也不容易。

    众人眼鼓鼓地看着那输液管中的血液,还有徐泽的那右手,但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生怕吵了徐泽,让徐泽岔了气去,毕竟这武林高手,那运功的时候可是不能被人惊扰的,这万一一个走火入魔,那就完了。

    十分钟左右,感觉着这胸腔中的血液都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徐泽这才缓缓地收了手,看了眼李田,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的李田,被徐泽将那刚漏出去的将大量的血液重新输回体内血液循环中,大大的缓解了失血的情况;加上血液的排出,肺部复张之后的肺功能恢复;这时原本惨白的脸色却是明显的红润了许多,而呼吸也渐渐由微弱变粗重平缓了一些。

    看得李田的变化,众人都心头大喜,看着模样,李田的命是暂时保住了。

    而进宝这时也是一脸的狂喜,现在这个失血休克的大问题解决了,那接下来的止血问题,应该难不住这位神奇指挥官才是。

    徐泽满意地伸手拔下那根输液管,交代进宝再压迫一下针孔防止渗血之后,便打开进宝早已经拿出来的战地清钊急救包,准备进行最后的一部,创口止血缝合…

    这个对徐泽来说自然是简单的,挥手几根银针扎上去,暂时止血加针麻,消了毒,戴上手套,连麻药都省了,在众人神奇的目光中,直接用手术刀划开皮肤肌肉,而那些被划开的皮肤肌肉,却是连血都不怎么出,在那银针的效果下,只是稍稍地渗了些许血之后,便如同一块死肉一般,再没有血涌出。

    徐泽快速地找到了那断裂的血管,这血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直接结扎是最方便最节省时间,但是这血管要是扎了,以后这李田运手就会有些供血不足,可能会出现乏力手麻现象,而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以后就得退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