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零三章 局势(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家夫妻两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到燕京了.但是这般被专人接上京.而且还有县长恭谨陪同.这确实是第一次。

    不过这夫妻两人这时丝毫没有受宠若惊之感.角的只是悲痛和沉重.这几次去燕京.都没有什么好的回忆。上回去被儿子骗去燕京玩.结果…差点此后就没见着面了。

    这回。。这回又是这样.报纸上说徐泽带队前往北非救人,百来号人去,就他一人为保护下属.杀得血肉模糊.事后数百被救同携妻带子.跪地相送.说得是活灵活现:当时两夫妻看着报纸还不相信.自家儿子现在是总参部高官.怎么会带队去国外参战?但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儿子电话.只是这电帮却是又打不通。

    正当夫妻二人忐忑不安的时候结果好了.第二天晚上新闻就播了.号召全党全军向英雄徐译学习.

    并上了徐泽的那张惨烈照片.当晚夫妻二人是抱头痛哭.以为是徐泽真死了。

    这原本也是,能够上中央台的.还是号召学习精神的.从来没有一个活的。就连在星城的徐浩和徐晴儿也是哭着打着电话回来问是不是真的。

    然后第三天,总参那边便来人顺带连阳县长等人.在镇长的陪同上.恭敬地找上门来,接二老和徐浩徐睛加孙凌兼上燕京.然后众人才知道徐泽还没死.但是这只怕是去见最后一面了。

    这二老这回也算是享受了相当高级别的待遇,杨部长特批包了飞机的头等舱,连阳县长也一路小心陪同上京。上头可是说了,主席也要接见的。

    飞机在燕京落地之后,便有总参作战部部长罗江中将、情报一局局长林毅少将、总参情报分析室主任杨涛少格等十数位高级军官手捧鲜花前来接机,这等场面,在燕京机场.可是也不多见的。

    一行人敬礼.并献花.罗江中将代表总参部杨广连部长.对二老致以亲切的慰问.并表示杨部长晚间将在燕京饭店陪同二老共进晚餐。

    面对这些军官.徐父徐母这时倒是镇定,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上了几辆军车便在警灯开道之下,直奔总院而去。

    重症监护室前.听闻二老前来的鲍雷.带领着十来个受伤尚未返回怒江的伤员,加上护卫的一队狼牙,整齐列队,见得一大群人.簇拥着二老过来,赶紧是肃然立正.敬礼便喝道:“狼牙大队向徐爸爸徐妈妈致敬!”

    虽然是在医院.众狼牙特意压低了声音,然是那浑厚的声音依然在这通道之前,不住回荡看着这些一个个两眼泛红,甚至有包裹着绷带的军人们,徐父徐母自然知道是儿子的战友.都含着泪一一点头。这才走进重症监护室去。

    这两日由于徐泽情况尚稳定.所以总院那边也特意批淮了徐家几人在罗江中将的陪同下,在全面消毒之后进入室内,进行探望。

    这两日,徐译全身的伤口倒是已经没有了那般触目惊心,而且手上的军刺已经被刘长锋取下,所以虽然看起来有些恐怖,但是并没有首先那般的让人一看便忍不住潜然泪下的感觉。

    特别是孙凌菲.已经是捂着嘴巴,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哭声,躲在一旁,泪如雨下。

    “小泽…爸爸妈妈来看你了…你听的见么?你听的见么?,徐母蹲到床旁.伸手抚着儿子的脸,夫声哭泣道。

    徐浩和徐睛儿两人,站在徐译的身后、也是满脸泪水,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哥哥、低声抽噎着。

    徐泽这时也听到了身边爸妈的呼喊声.也想奋力地睁开眼晴来、告诉爸爸妈妈自己没事,但是任由他如何用力.如何挣扎.却是也只让眼皮轻轻她动了几下。

    然后.总院负责人极为谦恭地向徐家父母报告了徐泽的情况.并道暂时情况稳定”并没见恶化现象、请二老放心.院方一定竭尽全力黎云去。。

    虽然不舍.但是徐家众人还是离院而去,准备第二日再来。

    虽然徐家夫妻不远麻烦亲家、但孙部长亲自来接,众人还是住入了西山孙家的别墅之中。晚边.总参部便有专人来接、杨部长陪同了徐家众人一起共进了晚餐。

    第二日大早.便又有人来接.前往怀仁堂接受主席的接见。

    不过一路陪同的人员都是极为的亲切关心而且真正见到了主席之后.主席的温言细语更很快便打消了徐家两夫的紧张,接受了主席的慰问.小心地和主席聊了几句徐泽小时候的事情;

    连阳县县长这时也小心地坐在徐家夫妻的身后.小心陪同着.他这时也是十分的小心.也十分的兴奋.他一个小小的县长,原本哪里有机会能够得到主席的接见.这次却是在了徐家夫妻的福.被召着陪同徐家夫妻进京。

    这次能够在主席面前露上一小脸.说上几句话.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果不其然.主席在与徐家夫毒交谈一阵之后.便嘱咐他这个地方父母官,一定要好生照顾徐家.如果徐家有什么困难,他这县长要担起责任.负责解黎云云…

    得了主席的祝辐,连阳县长是连连点头.小心恭敬地应着,表示会会铭于己在心。

    如此般的.徐家夫妻在与主席稍作谈话之后,这才在接更了主席的安慰之后.被主席起身送到了门口.这才离去.又赶往总院去看儿子刘长锋这两日是忙得焦头烂额、每日除了应付吴家的攻击之外还应付老婆吴灵的纠缠。

    吴家现在正在召集华夏各个门派代表.用刘家违反大忌,安插子弟进入军方.并占据高位为由要求刘家让出监察使位置。

    对于这个、刘长锋倒是并不太过担心.毕竟刘家执掌华夏监察大权已有近百年.这些年来。不论是抵御外敌还是内部监察方面,都算是极为尽职.而且和大多数门派都交情不浅,只要主席那边不支持吴家,好好向各门派解释一番,那么也并不是什么太多问题。

    他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对付眼前自己的这个婆娘。

    吴灵是二十余年前,刘家在一次某次大劫之时,为了换取吴家支持.而让长子与吴家长女结亲,而吴灵便是吴家长女.嫁入刘家。

    当年刘长锋并不喜欢自己这个老婆,而是喜欢燕京一个普通的女子黎云,但是家族有令,而且这又关系着家族命运,所以他才勉强同意娶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也算是温良贤德.嫁入刘家之后、对刘长锋甚好,为刘长锋生下了儿子刘云轩。

    原本这也算是幸辐美满,但是刘长锋当年虽然与吴灵结婚之后,却是难舍黎云,而依然偷偷与黎云在一起。

    当时黎云家虽在燕京也算是小有地位.但是黎家完全还接触不到刘家这个层次的人物.所以黎云当年前不知刘长锋真正身份。

    结果后来黎云怀孕,刘长锋被早有惊疑的吴灵终于发现了这一切。。

    此后吴灵便性情大变,再不复以前的那般温柔可人.所以刘长锋却是对吴灵也有些傀疚,在那件事了之后.便也专心致志对待吴灵,一般也多多忍让.这般平贵过了二十来年.儿子刘云轩也在年轻一辈之中算是首屈一指.这日子也过得安稳。

    谁知竞然又出了这回事.吴灵在她那兄弟的蛊惑之下.却是日夜不休地与他闹着.实在是让他焦头烂额。

    “云轩…去劝劝你妈.看她这像个什么事.现在正是我刘家的关键时候,咱们家里可不能内乱…”刘长锋无奈地看了看了眼前这个一脸刚毅之色的儿子.叹了口气道。

    “爸…我知道了…“刘云轩点了点头,虽然他对突然冒出个莫名其妙的弟弟.弄得自家与外公家再次翻脸.也甚为恼火.但他也深知这事过去已久.父亲也确实不知此事.所以也甚为理解父亲的苦处.当下便转身出去葵慰母亲去了。

    刘长林在一旁看着刘云轩转身离去,也是跟着轻叹了口气,自己这侄子也算明事理,是可以成事之人,但是却从小在他母亲教导之下、与吴家甚为亲近。

    偏偏吴家却是其心不死,虽然这些年也渐渐与刘家并立,占据了一些特殊地位,但一直图谋刘家这监察使的位置:弄得两家虽然明面上其乐融融,实则暗地下明争暗斗的一直未有停过。

    “大哥…那这事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刘长林转头看向刘长锋道。

    “还能怎么办…唉。。刘长锋疲惫地叹了口,然后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办法.徐泽现在已经身中石化蛛毒.就算是话下来也是一个植物人…吴灵也闹腾不了多久,暂时先这样吧.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便是。”

    “嗯…大哥所说有理,不过这事也不用担心…只要主席那里不开口.那咱们就慢慢拖便是…那些各派代表也多与咱们有此交情,再说咱也并不是完全理亏.施上一拖,这事慢慢就了…”刘长林点头赞同道。

    刘云轩走入母亲房中.看着正满脸愤怒地母亲道“妈.

    您就别气子.这事过去这么多年.再说爸他也不知情…,见得自己儿子来劝,吴灵也是冷哼了一声.道:“哼…当年如果不是他在外边“.如何会有今日?当年他刘家答应的好好的,一定会将那黎云给处理好.结果现在倒好,你突然冒出一个弟弟来.你让你妈我的面子往那里放?你让你舅舅他们怎么想…”

    “妈…那那徐泽现在已经都要死了、您就别跟计较了.再说现在舅舅他们可是又在打咱们家的主意,您现在毕竟是咱刘家的人,您就别闹了,您总不希望咱们把这监察使让给舅舅吧。。见得母亲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刘云轩只得再次劝道。

    听得儿子说起这个,吴灵这才稍稍地消了些怒气,哼声道:“如果老刘家这位子要不是落到你头上,我宁愿让你舅舅坐去“”

    听的母亲这话,刘云轩脸色一变,赶紧朝着外边看了看,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道:“妈…您这话可别乱说,要是让别人听到可不得了…”

    吴灵这时也是醒过神来,一惊之后,赶紧看了看外边,然后这才看着儿子道:“好了好了…唉“我听你的话.不跟你爸吵了,你也要努力…虽然你是刘家长子,但是你要是不努力、这位子到时候落谁头上现在可还说不定,明白么。。

    “知道妈…”俩母子,这般地说着一些悄悄话。。。

    徐泽这个时候.也在听着母亲在一旁絮絮叼叼地说着一些话,今天徐父徐母已经没有了昨日那般悲伤,但是徐母这好不容易见儿子一面.自然是话多了一些.而且她看到了电视剧,那些电视好多场景.都是母子亲情。或者大妻之情,唤醒了那些什么植物人。

    所以她这一来,就抓紧了时间,在儿子身边说这一些事情.还有一些徐泽小时候调皮的事情.说得她自己是眼泪婆婆的:她坚信儿子能够听到自己说话.所以一直絮絮叼叼的念着.念得一旁的徐父听得也是忍不住眼泪双流。

    听得母亲的那些话,徐泽这时也是满心的黯然,他甚至爸妈十分的爱自己.自己死了他们一定会很伤心很难过.但是很明显的,他低估了这种程度。

    所以他咬牙切齿地对着小刀问道:“小刀…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睁开眼晴来…

    “快了快了…”小刀十分理解。

    徐泽心情.赶忙安慰道:“现在能量相当充足.只是恢复需要时间,我想再过一天你就能开始掌控你的一些细微肌肉了。到时候应该能够睁开眼睛.甚至可以说一些话了…”

    “嘿…快点.快点.我都要受不了了…”徐泽不耐地道。

    “好吧好吧“.不过你要是担心,要不要我给你妈打个电话?让你和你妈说说话,让她别担心了.别念念叼叼的…”小刀挪揄地偷笑着道。

    “滚…你想吓死我妈啊…”对于小刀的提议.徐泽毫不留情地给扼了。

    张立宝现在很郁闷,他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都晃了许久,他就是进不去.门口的那些狼牙十分的尽职.根本不让他接近门口。

    “我爸是张严铮…你们敢拦我…”张立宝愤怒地对着眼产的这位狼牙吼声道.如果他不是确认自己虽然练了段日子.但是还干不过眼前这些狼牙的话.他非得一拳轰过去不可。

    “谁也不行…没有总参杨部长或者是林军长的批条,谁也不准进…”这位狼牙十分的尽忠职守、对于张严铮的名字.毫不在意。

    “你…”张立宝被眼前这狼牙战士,气得是七窍生烟、这正待算离去.却是见得里边走出来几个人,一看就是那些并非什么有来头的人,看着那几人走远.这才哼声道:“凭什么他们能进去…我是徐译的朋友.进去看看他就不行?”

    “他们是指挥官的父母…他们当然能进去…你硬要进去就去找杨部长批条子…”这位狼牙虽然不喜欢眼前这家伙,但是看对方坚持要进去看指挥官.也担心要真是指挥官的朋友,那也不太好.当下便好心提醒道。

    “操…我要是能找杨广连批条子.我还站在这里?”张立宝暗哼道。

    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这燕京圈子里,大多知道自己和徐泽的恩怨、自己要是能弄倒那批条就怪了,就算是找爷爷.只怕爷爷也弄不到…

    当下眼睛一转,看着徐家父母离去的方向,突然轻笑了起来“第二日.徐父徐母两人在总参一位中尉女军官的陪同下,再次地来到了总院者望徐泽.但是在刚进医院不远便见得一个年轻人快步走了过来,极为热情地叫道:“徐伯父徐伯母…你们好!”

    徐父徐母都是一愣、但是很快地便回过神来、儿子在燕京这么久这个应该是儿子的朋友,当下赶紧笑了笑道:“你好…,“伯父…你们这是去看徐泽吧!”张立宝满脸微笑地问道。

    “嗯…对…我们现在是去看徐泽。。徐父笑着道。

    “伯父”我是徐泽的好朋友、那您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进去看看徐译.听说他受伤了,特意从西南赶回来看他的,但是卫兵不让我进去…”张立宝一脸心焦无奈地道。

    “啊?这个…”徐父一愣.这倒是有些为难了,当下不由地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那位女军官。

    张立宝也知道徐父并不好做这个主,当下赶紧掏出自己的军官证朝着那位女军官双手递了过去.道:“这位同志…这是我的征件.您看看…我是西南军区特种大队的张立宝.和徐部长是很好的朋友.这次趁着回京控亲,特地赶过来的…”

    那女军官接过张立宝的证件看了君,见得是西南军区特种大队的上尉.便将证件递还回来,胞歉道:“张上尉你好…只是这个…

    徐父见得这女军官确认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军人不错,而且又是一脸热情的模样,便想应该不假,看着张立宝一脸的失望和无奈.当下便笑道:“这位同志…既然是我家小泽的朋友.那就让他随我们进去看看吧。”

    .

    有徐父说话.这位女军官倒是也不好反对.当下之好点了点头.

    她也是保卫局序列的特种战士.对于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上尉.也有些好感.既然是徐部长的好友,她也理解对方的心情。

    当下这张立宝便大喜,陪同着徐父徐母一起朝着重症监护室而去.

    一路上与徐父徐母说起一些关于徐泽的事情.更是让徐父徐母打消了所有疑虑。

    几人走到了重症监护室前、这领队的小队长、见得徐父徐母.当下十分恭敬地迎上来笑道:“徐爸爸徐妈妈你们来了…

    “哎“小王.真是辛苦你们了、让你们天天在这里守着…”徐母感激地看着这位狼牙的小队长道。

    “徐妈妈…您这是哪里转.能够替指挥官当护卫、可是咱们的荣幸.咱们整个狼牙大队都想来的.要是没有指挥官.就没有我们…您要再说就见外了…”这位小队长赶紧笑着道。

    “哦…小王.这位是小泽的培育.他也大老远从西南风赶回来.就想看看小泽.你让他进去看看吧…”徐父在一旁笑着道。

    张立宝这时也赶紧又掏出自己的军官征双手送过去道:“同志…

    您昨天也见过我的,这是我的证件…”

    这位小队长看了看手中的征件,确实是西南那边特战大队的人.

    同是特种兵.这多数还是有几分情面的,加上上头只是防范那些研究所的人.倒是也没有不准徐父徐母带亲友和朋友进入看望。

    当下又看了徐父徐母身边的那位女军官一眼.见对方也不反对.当下便点了点头道:“好吧.但要检查一下….

    通过严格的安检确认没有问题,这位小队长才对着那位女军官点了点头,便放众人进去了那位女军官自然也懂得意思、点了点头之后,便陪同着众人进去了。

    几人消过毒,换了衣服,便进了监护室去.张立宝走进监护室.看着那个盖着白色单子,而且还依然举着个手的在半空的徐泽.这心头是一振.总算是看到你了…你个小王八蛋了…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