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十九章 立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一十八章--十九章 立威

    看着那朝着自己凌空扑来的徐泽,吴元堂狠狠地一咬牙,眼中露出了一丝厉色,他身为吴家家主,十余年来,不论是面对谁,他从未后退过。

    今日他自然也不可能后退,当下两腿轻移,沉腰立马,深吸了口气,提足了十成功力;霎时之间,他的眼中便只有眼前的徐泽存在,怒吼一声,朝着冲来的徐泽再次一拳击出。

    这一拳积聚了他毕生之功力,甚至还带着巨大的破空之声,一拳与徐泽的拳头猛地相撞在一起。

    随着两拳的相撞,霎时如同时间凝聚了一般,随着“扑”地一声闷响,一股强大的气浪在两拳之间爆裂开来,朝着两边激射而去。

    而在两人身侧,原本正缠斗在一起的吴家和刘家四位高手,被那袭来的强大气浪一惊,都同时攻出一掌之后,都齐声后退,然后紧张地朝着气浪的中心望去。

    作为一个都已经修炼到了相当高境界的高手们来说,他们自然能够体会到那袭来气浪的威力,而要造成这样的威力的气爆,需要多强的内力。

    在这么强大的对攻之下,基本上是胜负立分,这时已经不需要他们这些人再拼斗了,只要看这两位主子的情况。主子胜了,那便是胜了,要打要杀,也是等下的事情。

    就眼前的情势看来,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却又不知道到底是谁胜了…

    这一拳爆开之后,临空扑来的徐泽,这时早已经在这一拳的反震力之下,倒翻了回去,一张俊逸的脸孔之上这时满是潮红之色,胸口之处,这时也不住地快速起伏,看得出他现在并不是太轻松。

    而立马于前的吴元堂,这时脸上却是也极不好看,两唇紧闭,脸上时青时红,好一阵才缓缓站起身来,轻吐了口气。

    徐泽一边调匀着呼吸,一边冷冷地看着对方,他这一次基本上算是没有留手,全力一击,却是也没有想到吴元堂竟然将自己这一击接了下来。

    原本按照相应的级别大致对比,徐泽已经是步入ss级,而吴元堂却是尚处于s级顶峰,徐泽理应是胜吴元堂一筹。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击下去,却像是平分秋色。

    不过徐泽知道,吴元堂现在也极为不好受,这从他那缓慢的动作来看,就能够知道;只不过吴元堂仗着他站稳在地,对着空中扑下的自己,占有地利,加上他修炼的时间是自己十数倍,内力相当凝练,所以才能够不露败像而已。

    当下徐泽自然是不会有其他选择,他今日前来,便就是为了要账而来;现在进宝和自己的帐是要得差不多了,算是连本带利都索了回来;但是母亲的那笔帐,却是还刚开始。

    当下自是冷哼了一声,深吸了口气,挥掌再次朝着吴元堂奔袭而去。

    见得徐泽再次袭来,吴元堂这时也是紧咬着牙关,吸了口气便也朝着徐泽直冲过去。

    这个时候他才深知,自己一直小看这个小野种,他不知道这徐泽是怎么练出来的,但是他现在可以肯定,对方的实力至少已经完全不逊于自己了。

    那么现在便已经不能让对方再在气势上占优了,否则自己必败无疑;为了吴家的颜面和荣耀,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豁出去与对方硬拼一把。

    “砰砰砰…”随着一声声闷响,一阵阵的气爆,两人狠狠地相撞在了一起,一拳一拳,一掌一掌地快攻对拼了起来。

    “呀呀呀…”徐泽这时也是毫不保留,大声怒叫着,一拳一拳地快速轰了出去。

    在两人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这气势便尤为重要,这是他在魔鬼雨林中所领会到的一些东西,当初最后如果不是凭气势,他只怕是会倒在那最后的一段路上。

    所以这时刻,徐泽便凭着一腔的怨气,对着吴元堂展开了强攻,将这两年来积蓄的怨气通通地通过拳头宣泄了出来。

    面对徐泽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击,吴元堂这时渐渐地开始暗暗叫苦,他绝不认为徐泽会比他强,他这数十年来,一刻不从松懈的修炼,岂是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所能比拟。

    而且这数百年来,历史上有记载的天级高手,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从来没有过二十来岁的。所以吴元堂也绝对不会同意眼前的徐泽已经超越了自己,达到了天级。

    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徐泽竟然如此发狂一般地与自己对拼,他这时却是渐渐地有些后悔了,早知这小子实力如此之强,性情如此之疯,自己惹他干嘛。

    这下好了,自己可是吴家家主,身份又是长辈级的,这打赢了不光彩,这万一要是打输了,那脸皮可就丢大了。

    所以吴元堂这也已经是被逼上了梁山,不得不拼了。

    “啊…”感觉着自己双拳上所传来的酸胀,当下,吴元堂也顾不得什么颜面,开始发出大声的狂叫,帮助着自己气势的提升,也加快着攻速,与徐泽对攻了起来。

    “砰砰砰砰…”随着两人之间的气爆之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强,所有的人都惊骇地远远退开,小心地关注着场中这场数十年难得一见的拼斗。

    两个至少是s级的高手,如此舍命对拼,至少在他们来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一般像这种级别的高手,可以切磋,但是绝对不会如此几乎是生死相斗一般的对拼,毕竟能够达到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哪里还会这般舍生忘死。

    但是他们今天却是竟然见到了两个…

    这时,那吴军却是早已经被人救了进去,而吴家大院内,也再次涌出了大批的人手,十来个吴家高手,一个个看着前边那正不停大声狂喝硬拼的两个身影,这时都是一脸的凝重和紧张。

    而徐泽这边,进宝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个冲撞在一起,连动作都要看不清楚的两人满脸的惊骇之色。

    他现在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武林高手,而比自己只大上两三岁的年轻指挥官,到底有多强;当下却是暗暗庆幸,当初在那魔鬼雨林之中,连如此之强的指挥官都伤成那样出来,如果不是有他,那自己等人能不能在魔鬼雨林中走到一半都是未知数。

    而这时车内那些寂静无声的狼牙们,也都被外边的战斗给震慑了,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切给弄得一个个自信全无,他们到现在才算是真正了解到了指挥官到底有多强。

    自己等人平日在其他特种部队前,引以为傲的身手,此刻却是连鸟毛都不算…

    不过同样,他们也暗暗庆幸着,这入伍这么多年来,执行如此多次的任务,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敌手。

    相对于这些狼牙,更为震撼吃惊的,其实是前来护卫徐泽的两位刘家高手。

    这两位也是刘家从外系子弟中挑选,从小培育出来的高手中的佼佼者,不过是三十一二的年纪,便都已经达到了a级的水准。

    所以,刘长锋才会派他们出来保护徐泽。

    这两位自然是知晓要修炼到s级以上,需要多么好的资质、多么的刻苦,还有需要多么长的时间。

    他们两人从小便被家族挑选出来培育,一直到现在才堪堪突破a级,可眼前这位少主子,才多大?竟然就能与对头家族的族长打得平分秋色…这让他们在极度兴奋的同时,也充满了震撼。

    别的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只知道,家族中如果有了这位…十年之内,刘家将再无敌手可言。

    所以两人现在同样都是一脸紧张地,死死看着场中拼斗在一起的两人,生怕自家这个少主子刘家未来的希望之星要是被伤到了那就杯具了…

    不过,他们的担心似乎是白担心,徐泽此刻却是越打越勇,随着任督二脉中的能量气团全力运转,周身血脉在这激烈的战斗中也越发的顺畅,徐泽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感觉到自己四肢肌肉越来越协调,攻击的动作越来越流畅,速度也越来越快,那种畅快到淋漓尽致的感觉,让徐泽不禁地大声欢啸了起来。

    听得场中那声气势惊人的欢啸,那吴家众人都是脸色一白,打了这么久,对方竟然是越大越畅快的模样,这只怕是大事不妙了。

    而刘家二人这时也是紧握着双拳,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随着场中的气爆之声一声强似一声,一声快似一声,众人渐渐的明白,这场拼斗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了。胜负的分出,应该就在眼前。

    吴元堂这时脸色越来越红,气息越来越急,那手头的动作却是渐渐地有些凝滞了起来。

    他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了,虽然内力凝练悠长,但与与徐泽这样血气方刚,而又实力更胜一筹的年轻人比起来,那自然难以相较。

    发现那小子似乎越打越勇,吴元堂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猛地将牙一咬,大喝一声,随着一击完毕之后,提聚了全身的内力,双掌猛地朝着徐泽一撞。

    徐泽也知道对方已经没有了耐心,也跟着大喝一声,双拳也猛地撞了过去。

    终于,随着一声闷响,两条身影猛地倒飞而出…

    两人齐刷刷地落地,然后都纷纷倒退了五六步才险险停住。

    徐泽深深地吸了口气,原本殷红如血的脸色,一会之后,便渐渐地开始平复了下来;而那急促的鼻息这时也开始慢慢平缓。

    但是对面的吴元堂,这时在落地之后,却是脸色煞白,突然之间脸色又是一红,然后突然闭紧了嘴巴,那粗重的鼻息却是许久都没有能平缓下来。

    看着吴元堂这般模样,那身后的人都是一惊,惊声呼道:“家主…”

    吴元堂猛地一抬手,将身边人的惊呼声止住,然后似乎是缓缓地咽了口口水,慢慢地呼吸了两口气,那煞白的脸色这才缓缓地恢复了些许红润。

    然后看着徐泽寒声道:“徐部长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吴某佩服…”

    看着吴元堂强撑着没有露出败像,没有将口中的那口血喷出来,徐泽这时也稍稍地有些遗憾。

    他深知自己确实实力已经超过了眼前的这个吴元堂,但是自己只是仗着实力逼着这吴元堂硬拼才能险险获胜。

    而想要狠狠收拾对方出一口气,也确实也不太可能。

    这回是自己太过自信,以为自己已经达到ss级,便无人是自己对手;

    但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战斗经验绝对是没有吴元堂那般丰富,如果是自己处于那种劣势,那是绝对没有办法这般不露明显败像地退出。

    而吴元堂首先不是那么大意的话,以他那几十年的经验,自己想要获胜,只怕是绝没有这么容易的。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徐泽也知道,这次能让吴元堂受伤已经是不易,而吴元堂已经受了伤,这个老狐狸自然是绝对不可能会再和自己打了;

    加上现在对方人手众多,自己也再没有机会,当下只得见好就收,反正这回已经是大大地挫了一回吴家的脸面,也算是值得回票了,以后吴家这些人,只怕也是不敢再随意招惹自己了。

    这帐以后自己再与他们慢慢算便是,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

    当下便昂着头,淡声道:“吴先生果然也是老当益壮,今日指教了…告辞!”

    说罢,转眼冷冷地扫了那吴家众人一眼之后,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身便走。

    那吴元堂身后的那些高手,这时齐齐地面露怒色,正要上前,却是被吴元堂阴沉着脸,举手拦住。

    他虽然现在也很想将对方拦住,但是以对方的实力,自己这边虽然人多,但想要突围却是并不难,加上对方那两车的狼牙,那手中的火器也不是吃素的,真混战起来,吃亏的终究是吴家。

    所以,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泽就这般领着那小兵上车,然后扬长而去。

    他知道,这次吴家的脸面算是丢了,自己虽然强撑着没有露出败像,但其实自己内腑已经受伤,刚刚一口鲜血已经涌到了口中,只是被自己强行压住而已。

    而且被这小野种上门来当着自己等人的面,打断吴军的腿,还有那几根肋骨,已经足以让吴家颜面扫地。

    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忍着,技不如人,也就无可奈何。而且现在刘家有这样的高手在,那以后吴家就得更是小心谨慎,这丢了些脸面也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刘长锋这带着人一路急奔,才刚刚驶入路口,便已经接得那两个属下的回报,徐泽已经在打断了吴家小子的腿和几根肋骨之后,平安离开。

    但在听着这消息之时,却是猛地一愣,他怎么着也想不通,徐泽对吴家子弟下了这样的狠手之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然后,满心惊疑的他,再次听到了属下的回报,得知徐泽竟然与吴元堂动手,而且似乎还占上风,最后威震了全场,这才轻松离去时,这下完全是彻底呆住了。

    “这怎么可能?”刘长锋愣愣地坐在车内,实在是无法接受属下回报的这些东西。

    吴元堂的实力,他作为刘家家主,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他与吴元堂都是s级顶峰,而且实力在伯仲之间。

    但是吴元堂竟然会打不过徐泽,这怎么可能?

    自己那儿子才二十四岁不到,就算是有a级武力,那已经是世所罕见的天才了,怎么可能比得过那威震江湖已经数十年甚为s级高手顶峰的吴元堂?

    这时,他渐渐地想起了徐泽那日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我的实力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你们刘家,吴家在我眼中,其实什么也不算…”

    当时,他还只认为是徐泽的气话,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这儿子竟然真有说这般话的底气。

    二十四岁的天级高手,如果再磨练两年,华夏哪里还找得出敌手?如果自己刘家能够有这个儿子在,这百余年内,便不会再有任何忧虑。

    想到这里, 刘长锋不禁地是兴奋道:“掉头…掉头…”

    只是这车刚调过头,朝着两个属下传过来的位置赶去,刘长锋这时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担心和紧张,自己这儿子刚刚恢复,便与吴元堂狠狠打的一架,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以自己这个儿子的执拗性格,只怕是就算受伤了,也会强行压制,不会表现出来;

    他这伤病刚愈,万一要是再受了伤,而又强压着的话,那可是会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的,想到这里,刘长锋不禁地心头大急,大声催促着司机加速追赶。

    徐泽可不知道刘长锋这个时候已经追了过来,他坐在车内,看着身后那一批看着自己满眼敬畏的狼牙们,淡淡地笑了笑,但是也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催动能量循环的运行,调息了起来。

    刚才这一战,消耗的能量内力可是不少,已经深有危机感的徐泽,自然是会抓紧任何时机,尽量将自己的状态保持到最佳。

    不过,他这刚刚将能量循环稍稍运行了几圈,这便感觉车缓缓停下,那驾车的狼牙转过头来,看着徐泽,轻声道:“指挥官…前边首长找您!”

    听得这话,徐泽不禁地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只见得刘长锋正满脸心焦地站在车前。

    看着这个人,徐泽便觉得是一阵心烦涌上心头,当下便沉声道:“开车…我不见他!”

    “啊?”这众人听得这话,都是一愣,这首长在前边拦着要见指挥官,指挥官竟然一句不见就算了?这到底谁是首长啊?

    不过众人也都不是傻子,早看出了这两位之间的关系怕是有些怪异,当下却是也没有人说话,只是那狼牙看着刘长锋那随侍站在车前,却是也不敢开车。

    刘长锋见得这车停在前边,却是无人下来,便也知道徐泽是不愿见他,只是徐泽不愿见他,他却是要见徐泽的。

    当下便示意开车的狼牙打开车门。

    这狼牙见得刘长锋的手势,自然是不敢不开,赶紧按了车门的气阀,打开车门,让这位老大上来。

    至于上来后,这位老大与指挥官到底怎么搞,就不是他的事了。

    见得车门打开,刘长锋大步地走上出来,朝着那些正欲弯着身子站起来的狼牙们摆了摆手之后,这才看向徐泽。

    看着坐在前排,周身之外,还环绕着一些淡淡能量气息的徐泽,他便知道徐泽刚刚应该在进行调息。

    当下这心头便更是一惊,徐泽这刚打完一场,在这样环境极为不好的地方,也赶紧调息,只怕是真受了伤,当下是毫不顾忌旁人恭敬诧异的目光,伸出手去,轻轻按在了徐泽的手腕之上。

    闭着眼睛的徐泽,感觉到有人摸向自己的手腕,便知是刘长锋这个粘皮糖,当下眉头一拧,猛地挪开自己的手腕,睁开眼睛看着刘长锋,沉声道:“我没事…”

    “没事?真的没事?”看着徐泽睁开眼来,精神尚佳,而且脸色也未见异常,刘长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但是依然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徐泽紧拧着眉头看着刘长锋,如果不是有别人在,他真会不给刘长锋脸面,懒得搭理他。

    见得徐泽一脸不耐烦,而且并无异样,总算安下心来的刘长锋,这也并无恼色,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没事就好…那你回去好好休息,让医生再检查一下,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罢,刘长锋却是也没有再等徐泽回话,他也知道徐泽不会理会自己,当下便掉头下车,坐上自己的车,带着那两个一直保护徐泽的护卫离去。

    见得首长离去,众人也松了口气,然后继续开车前进,但是刚走了一段,徐泽却是又睁开眼睛来道:“送我去西山…”

    鲍雷听得是一愣,然后道:“指挥官…我们不回医院了啊?您刚康复,要不要再复查一下?”

    “复查什么?我刚还一架打得痛快,难道你认为我还没好?”看着一脸紧张的鲍雷,徐泽轻轻地扬了扬眉道。

    “呃…那自然不是,自然不是….”看着指挥官朝着自己瞪着眼睛,鲍雷赶紧点头干笑着应着道:“好…走,去西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