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麻醉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大夫闯到手木室地门口,匆忙地拿了件参观衣套上之后,伸手将帐篷的布帘子掀了起来伸头朝着里边张望起来

    见得里边一个医生三个护士都凑到了那手术台前小心翼翼的连一丝声音都没有而且那个医生还在轻手轻脚,全神贯注地在病人地眼睛上动着什么,王大夫这下也赶紧收敛了那急促的脚步声,缓缓地朝这手术里走了进去

    他轻手轻脚走到那手术台前伸头朝着手术台上张望着

    只是这一看,这心头却是一紧这是什么做眼科手术啊这医生就是带着一个简陋地头灯,照亮着那病人地眼瞳那处;连什么显微放大器材都没有,就用两把小镊子,在里边一掏一掏的看得人心里直打颤

    不过王大夫这时站在一旁,虽然看得心头打颤但是却丝毫不敢做声人家手里两把小铤子,还在那里边动呢?

    这万一要是惊扰了对方让他这手这么一抖,把人角膜弄坏了?把那虹膜搞伤了,那可怎么办?

    所以,这王大夫虽然是带着某些特殊想法过来的但是他现在只能是乖乖站在一旁,不敢出声,等着徐泽将那两把铤子取出来为止

    同样,这正一心盯着手术地徐泽还有两个护士这时都没有注意到王大夫地进来这一心一意地看着那两柄镊子

    对于这样地精细活,徐泽从来是很自信地在这一方面他坚信能够没有人的手能有他那么稳;

    他坚信自己手中的两柄锅子将会以最稳健也是最安全的动作,将那块已经浑浊发白的晶状体取出来

    如同他地自信一般,随着两把镊子地几次细微的挪动之后那柄深入在眼瞳之内的镊子终于随着一次轻微的用力之后取出了一颗白色浑浊的晶体样东西

    随着这颗白色晶体取出,徐泽不禁地轻吁了口气而一旁地巴莉和齐娜也都跟着大松了一口气;至于稍稍站后边的一点地王大夫.这时却是伸出袖子去狠狠地在自己的额头处抹了两把汗

    徐泽随手将那颗浑浊地晶状体丢到弯盘里然后这才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位大夫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这手术才做了一半只有把人工晶体植入进去之后,才算成功

    所以,他再次地拿起铤子,然后夹起旁边齐娜已经准备好的人工晶体便要朝着刚才地那个手术切口塞进去

    “且慢“,这时身后地王大夫终于出声了

    听得这一声低喝徐泽不禁地是一愣,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这个被口罩完全遮去了大半边脸地大夫,愕然道:“有什么事吗?”

    王大夫这叫出这一声又被徐泽这般一眼看来,这才记起眼前这位可是中将当下不禁地赶紧小声笑着道:“将军.我是这次医疗小组地专业负责人,也是眼科主任”

    “嗯?怎么了?你的手术做完了?”徐泽听得这王大夫的介绍一边点头然后一边道:“我这里不用帮忙,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呃.”听得徐泽的话,王大夫又是一愣暗道:“不用帮忙?我可不是来帮帮忙的,我可是来制止你的”

    只是他这正待说话却是见得徐泽已经将那铤子,夹着人工晶体朝着那切口中塞了进去

    当下脸色一白虽然有些为时已晚但出于责任心还是沉声道:“将军.您不用显微设备,这样能放好人工晶体吗?”

    “嗯有点困难但应该没有问题”徐泽这时却是头也没回然后小心地看着自己手中地铤子还有镊子上的那颗晶体

    “有点困难“没有问题?”王大夫抖动着嘴唇,但是看着徐泽已经将那铤子伸进去了,只得在一旁,强忍住心头地这种不安和有些忿怒地心情死死地盯着徐泽的动作,生怕徐泽一个不好就弄出问题来

    徐泽低着头,用两把小铤子,在那细小的眼瞳之中弄了许久.他倒是并不特别紧张;但是旁边地两个护士巴莉和那王大夫这时额头上一个个是汗珠隐现,明显的是紧张地不得了

    随着那些汗珠开始顺着几人的额头缓缓地流淌下去,突然徐泽却是猛地直起腰来长舒了口气

    “成了?”看着徐泽那突然放松地表情,一旁王大夫跟着精神一振,紧张地问道

    “成了1徐泽辊是了解地看着王大夫那兴奋又紧张的双眼然后微笑着点着头道

    “真的吗?真的成了?”王大夫终于不放心地把头凑了过去,小心地观察着病人的瞳仁,直到确认似乎是确实是没有问题,这才感叹着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徐泽这时也伸手过去接过巴莉递过来的小型缝针对眼睛上地那个小切口进行了缝合

    身后的王大夫看着徐泽那双手灵活地用那枚细小的缝针,利落而灵巧地将小切口缝合上而且缝的极为的精致,这时眼中终于来露出了感概和佩服地表情

    他现在才完全确认,眼前这位将军,虽然年纪确实很小,但是单就目前看到了这手医术来说,便已经是远远过了自己

    王老大夫这时真是满心地感概,难怪这位小徐将军以不过是二十三四地年纪便能够升任到中将的位置

    且不说他地战功,单这一手医术,只要资历够换个技术专业地将军军衔也是足矣了

    这王大夫,正感概着这时却是传来了潘队长地叫声:“王大夫.您赶紧去看看,一号手术帐篷地病人情况不太好.张大夫要您赶紧过去”

    听得这潘队长明显有些紧张和急切的大叫声王大夫心头一紧然后掉头跑出手术室,朝着一号手术帐蓬冲了过去

    王大夫大步冲进那帐篷之中看着小张正在做胸外按压,不禁地惊声道:“小张怎么回事?”

    “王大夫病人突发呼吸困难,脸色苍白,可能是麻醉意外”张大夫年纪不过是三十来岁,但是这时却是虽然有些心焦但是却十分镇定正一边指挥护士用药,一边做着胸外按压

    “麻醉意外?”王老大夫脸色一变当下赶紧上前去,然后看了看监护仪看着那上边显示的血压为零还有心跳已经为颤波样,当下却是暗暗叹了口气;根据他的经验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只怕是很难以救过来了

    不过不轻易放弃是三军总医院所有医生的准则,当下王大夫也拿起一个气囊帮助张大夫进行心肺复苏,以尽最后的努力

    王大夫一边按着气囊,一边转头看着一旁的心电监护仪沉声道:“病人已经出现室颤,准备进行电击除颤”

    “是“张大夫点了点头然后便停住了胸外按压提起一旁护士早已经椎过来地除颤仪一一打开开关之后,沉声道:“四焦耳准备“所有人退开”

    这时护士也已经替病人涂好了电击膏,见得张大夫已经提起了电击仪当下便赶紧退开,等着张大夫电击

    “啪.”地一声响,病床上地黑人猛地一震

    王大夫这时赶紧朝着旁边地监护仪看去看着监护仪上地那颤波随着电击猛地震了两震之后,却是又回复了方才那边的颤波模样,当下脸色一沉沉声道:“如焦耳”

    张大夫听得王大夫地命令然后赶紧又调了一下电压,直接从两百上到了三百两手紧按电击开关,再次猛地按在那黑人的胸前

    随着“啪地一声响之后,王大夫再次看向监护仪但是这时那心电图的依然维持在颤波的程度,并没有什么改变

    “肾上腺素1m静推只王大夫再次命令道

    但是,随着药物地推入病人地情况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地改变

    看着这一幕,王大夫和张大夫面色都是一沉,到了这种地步,竟然都没有任何反应那基本上便算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正当王大夫打算继续让张大夫进行胸外按压地时候,突然外边一个声音传来:“利多卡因,凶凹静推,快厂

    听得这声音众人都是一愣王大夫愕然地顺眼望去却见得是一张年轻的身影从那帐蓬外猛地闪了进来

    “徐将军?”王大夫低呼了一声之后,然后稍稍地一迟疑便还是很快地便对着旁边地护士道:“按照将军地命令,执行医嘱”

    “将军?”听得王大夫的话,护士一愣,然后愕然地看了看那个刚走进来地年轻身影,突然之间眼睛便亮了这位年轻医生就是徐将军…

    当下这护士那里敢迟疑,然后立即抽取了一支利多卡因快地给病人注入了进去

    “阿托品一毫克静推电除颤纫焦耳准备,徐泽大步地走过来,看着那心电监护仪上显示地那些心电颤波紧皱了皱眉头沉声道

    他刚进来地时候,便一眼瞄见了心电监护仪上的情况根据他从虚拟空间中学到地经验告诉他这个病人虽然情况已经说是非常地不好了但是只要药物和抢救措施恰当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但是现在医学理论中却是还没有发现那种有效的抢救措施,王大夫等人所依靠的都是现代地这种效果不太确切地治疗方法

    牟以徐泽毫不迟疑地便出声让护士按照他地办法给病人用药;

    原本以王大夫这种医学权威来说在他主持抢救的时候是没有其他人可以插嘴地,而且以王大夫的自信和权威也不可能允许别人来插手他地病人

    但是徐泽这出声他却是不会也不好反对原本他还对徐泽并不是十分信服,但是刚才看着徐泽的那一台手术之后他坚信徐泽地医术应该是远于他地

    故而徐泽出声要求用利多卡因之后,他立即让护士执行,毕竟眼前地病人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把握救过来了,既然有徐泽出声,那么他自然是会同意,救活了自然是好,没有救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王大夫这般地动作,却是让一旁的张大夫吃了一惊,他却是没有想到以王大夫的权威竟然会同意别人的用药建议;在这个学术方面,至少目前来说国内已经没有谁能够在这个方面过王大夫了……

    这种情况,一般就算徐将军是上级军官,也是无权轻易插手而且就眼前徐将军的用药建议来说这种用法确实是闻所未闻,但张大夫却是没有想到王大夫竞然这般轻易就同意了徐将军地用药建议

    当下他看着徐泽,那般的年轻虽然早有闻徐泽的经历但心头却是还有些不服毕竟这个治病救人靠得可是经验,没有什么巧可取的;他怎么都不相信,以徐泽地年纪可能达到这种能让王大夫也敬佩的地步

    不过他这时自然也是不能插嘴地只能在一旁看着然后那照徐泽的要求,快将除颤仪的电压提到了三百六十焦耳等着徐泽的命令;但这心头却是想到:“今儿就看看你徐将军的本事看;看你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浪得虚名”

    看着护士将阿托品推入了静脉中去徐泽沉声命令道:“三百六十焦耳电击开始”

    他这时也就是看这一次的情况了如果这一次还无法将病人的颤波复律到正常的心跳,那么就只能再试着用银针加生物电试上一试.

    只是这种用法,他确实是不太想在王大夫他们这样地专家面前使用,否则王大夫他们一定会问到底地,这事要说起来,就真不太好解释了

    用银针插心脏来复律徐泽自己想来,都不好用什么理由解释给王大夫他们听

    随着徐泽地命令张大夫毫不迟疑地用力按住电击按键然后朝着病人地胸口按了下去

    随着“啪,地一声响之后众人都整齐一致地转头看向了心电监护仪这有没有效果,就看这一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