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第一卷 系统复苏 第五百五十八章 争斗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五十八章 争斗开始

    吴元堂脸上的冷笑之色一闪即逝,除了主席闪眼瞄见了稍稍地一丝之外,刘长锋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不过主席看到吴元堂这一丝冷笑,却是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两人不和,又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当下便也没有做声,只是看着吴元堂沉声道:“元堂…你们都是华夏正副监察使,我不管你们两家之间有什么矛盾或者想法,但是在这华夏关键之时,外敌跃跃欲试,万万不能再互相内耗,明白吗?”

    “明白…主席放心,我吴家一心为国,自然知道其中的轻重,绝对不会因为私心而有损国利…”面对主席,,吴元堂自然是红口白牙地全力保证着。

    “嗯…明白就好!”主席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好了,你们下去吧,多多观察一下情况,如果有什么异动要立即通知我!”

    “是,主席…”两人应了一声之后,便小心地朝着外边走去。

    出了怀仁堂,吴元堂走在后边,看着前边昂首一路前行的刘长锋,眼中暗露讽刺之色,低声冷笑了一声,然后大步地越过刘长锋,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看着吴元堂这般昂头越过自己朝着外边走去,刘长锋看着吴元堂的背影,不禁地是稍稍一愣,他倒似乎是觉得这吴元堂今天好像与往日有些不太一样。

    “这往日气势可是没有这么足,而且向来都给人一股阴沉沉的感觉,今儿怎么就灿烂了起来?”刘长锋摸了摸下巴,狐疑地看着,突然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暗道:“莫非…应该不会吧!”

    想到这里,刘长锋看了看吴元堂的背影,眼中闪过了一丝忧色,然后紧紧地抿起了双唇。

    大早,徐泽依依不舍地松开怀中的孙凌菲,轻轻地在那娇艳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之后,起的床来,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又从餐桌上拿了两根油条之后,便朝着燕京医院而去。

    从今天开始,接下来才是整个研讨交流会的真正开始的时候,也是这华夏和***两国研讨小组,拿出真正实力的时候了。

    今天的研讨会,已经不是在燕京医院的礼堂了,而是燕京医院的的一个中型会议室。

    华日两方人共六十多人分作两边,坐在了这个会议室中。而徐泽也挑了一个相当不错的紧挨前排位置的边缘坐下,这样如果日方那边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会以为他只是一个列席的年轻学者。

    而他作为华夏研讨交流小组的一个正式成员,虽然坐得边缘了一些,但是却也没有人能说他这是故意掩盖身份,坐的位置不对。

    选了这个位置,这样徐泽也就省了太过吸引人注意力的这一关了。只是惹得后边有几个年轻学者稍稍地有些不满,暗道这前边这人还是有些厚颜,这里虽然是边缘,但是你怎么和导师们坐到一排去了,也实在是太不知自重了。

    徐泽这坐在这里,自然是也听的后边那两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学者私下嘀咕的言语,不过他这也是淡然一笑,视若未闻;他现在就是要低调,这对于后边这些议论,他自然是置之不理的。

    反正这几人也不可能为了这事,来特意找自己麻烦。

    随着众人坐定,今天这研讨交流会便正式开始了,今日上午安排的议题是关于神经元修复的问题…

    神经元修复,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大难题,这世界各国医学界,都在朝着这个难题而在努力研究。

    这几年来,各国也都取得了一些相当不俗的成绩,在治疗瘫痪病人的过程中,起到了极佳的作用。

    所以这是一个相当热门的研究项目,作为世界***甚为靠前的几大国家之一华夏和***,对这方面自然也是研究得相当的多。

    故而这次的研讨会,将这个项目作为第一交流研讨项目,也是丝毫不出徐泽的意料之外。

    这一方面,很明显的日方的东京大学神经研究中心的桃野幸男是这方面的翘楚级的人物;

    这刚开始,桃野幸男便清咳了一声,紧了紧身上那一套开襟的西装,然后走上前边右侧的讲台旁边,满脸微笑地朝着众人鞠躬之后,便走上讲台,缓缓地看了在座的华夏众人一脸,脸上稍稍地露出了一丝得色,缓声道:“关于神经元修复的问题,我们***国向来是走在整个亚洲的前头,所以我现在就先抛砖引玉…献丑一回,还请诸位多多指教!”

    说罢,这不等华夏这边的反应,这便转过身去,拿着一支激光笔,再次对着投影仪上早已经准备的一些资料,侃侃而谈地慢慢讲解了起来。

    听得这桃野幸男的这般言语,那另一边那些***诸人,却竟然是纷纷自得点头,脸上满是得意赞同之色。

    看着这桃野幸男那倨傲的模样,还有旁边那些***人自得的样子,这旁边华夏诸人心头都是暗怒,什么叫走在整个亚洲的前头,虽然你们某些方面研究确实是还不错,但是也只是某些方面,怎么能包括整个神经元修复?

    当下众人都是憋了口气,但这是学术研讨会,总不能阻止人家发言讲解,只能是寻思着等下怎么来压一压这桃野幸男和这些自大的罗圈腿们的傲气,要能狠狠地抽他们一把脸就好。

    桃野幸男一连讲了数分钟之后,突然却是收起手中的激光笔,然后道:“关于神经元修复,我们最近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神经元的功能:大家都知道神经元的基本功能是通过接受、整合、传导和输出信息实现信息交换...但是如果运动神经元中断,它最后将对一些什么有影响呢?”

    说到这里,桃野幸男却是满脸微笑着看着华夏这边缓声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东京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做过很多实验,也有了一些新的发现,不知道贵国关于这个,是否也有什么妙论?”

    听得这桃野幸男这般言语,众人眉头都是一拧,就连一直坐在这里淡然如水的徐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淡淡的怒意。

    这小***还真是太欺负人了,这你自己讲便讲就是,发现了什么新成果,你拿出来张扬张扬也行,怎么又反成了考究咱们呢?这研讨会今天在正式开始,这群罗圈腿就开始嚣张了…

    虽然众人都暗生怒意,但是既然人家都点名找到头上来了,那么自然是不能退缩的。

    当下众人都轻轻地看向首都医大的朱红轩教授,这关于神经元修复的领域,国内可是以朱红轩教授为尊,这自然是由他来应对,才算是万无一失。

    朱红轩老先生这时自然也清楚这事定然是落在自己身上,而且又是自己的专业领域,当下便也不推辞,缓缓站起身来,走上前台去,站在讲台前,微笑着朝桃野幸男点了点头,然后缓声笑道:“关于这个问题…老朽倒是也有些研究…”

    见得这朱红轩老先生这般淡定上台,这桃野幸男倒是也稍稍地收敛了一下脸上的傲色,他与这朱红轩老先生都是做神经研究的,两国相距不远,平日也常一起参加各种神经病学的国际会议,自然也是旧识。

    他深知这朱红轩老先生在这神经病学方面的造诣却是也丝毫不低于他,只是这在神经病学的研究方面,两人各有所长而已。虽然他自信这神经元修复方面,在这亚洲应该无人超过自己,但是却在这朱老先生面前也不敢大意。

    这见这朱红轩老先生上来,他自然是不敢再这般倨傲,只是心头暗念着,莫要被自己抓住了什么小漏子,否则嘿嘿…

    当下便站到一旁,微笑着鞠躬道:“那便有请朱老先生讲解一下,您认为的情况…”

    朱老先生这时对这桃野幸男也十分的不满,当下轻笑了笑,双手轻扶讲台,缓声言道:“关于这个问题,众所周知,如果运动神经元被切断,那么必然会导致运动功能的丧失…但是除了这一种主要的,那还会有什么呢?”

    “关于这个,或许有许多同僚都没有那般深入的研究…”朱老先生清咳了一声,然后轻扫了旁边的桃野幸男一眼后,便淡声笑道:“我曾经也对这方面稍有涉猎,我在研究中发现,除了运动功能的丧失,还关系着一个神经营养性作用的问题…”

    一旁的桃野幸男一厅的朱老先生这话,这脸色却是稍稍地一变,他本以为他带领的小组最近刚刚发现这方面的一点新东西,这特意开始便拿出来想要压一压华夏这边,谁知这朱老先生竟然似乎也早对这边有发现一般。

    不过,朱老先生还直说了一个大概,这桃野幸男倒是也不慌,而是瞪着朱老先生继续解说,他这是打定了主意,如果朱老先生只有些粗浅的了解和研究的话;

    他便等这朱老先生说完,等他确认没有什么了,然后便接着这个问题继续补充延伸,显示一下自己这方面的研究深度,定然在这里稍稍地让这些华夏人脸红上一红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