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系统复苏 第五百五十九章 踩不死你丫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五十九章 踩不死你丫的

    桃野幸男很有些郁闷,因为这朱老先生站到台上便说了个不停,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边稍稍说两句,将整个问题稍微阐述一下便下台。

    原本他还想着这朱老头要是问题说不清的话,正好补充一下,反正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用来踩踩华夏人的脸面再是合适不过了。

    谁知朱老头站在这里,嘴巴里边叽里巴拉地说了一个口沫横飞,却愣是不下台,大有一番站在课堂里与学生们讲课那般的威势。

    “运动神经元切断之后,除了导致运动功能丧失,同时其中的神经纤维输送营养支持链接也同时断裂,渐渐将导致肌肉神经萎缩……”朱老先生站在台上缓声地讲述着,然后甚至将这个问题讲完之后,又开始转到了类似的问题进行解说。

    从运动神经元被截断讲到了感觉神经元被截断的情况,足足讲了小二十分钟之多,听得站在旁边的桃野幸男是满头的黑线。

    这到底是谁的演讲报告,自己不过是想落落这华夏人的面子,跟教学生一样,稍稍提了一个小问题,这怎么一下就被喧宾夺主、鹊巢鸠占了?

    朱老先生不紧不慢地站在这讲台上款款而谈,这眼睛的余光不时地扫上一眼旁边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起来就跟一小跟班模样的桃野幸男,心头是暗暗得意,眼中也冒出了一丝忍俊不住的笑意。

    “让你小***在咱们面前得瑟,让你丫装b,装斯文装客气…今儿咱就不下去,咱就继续讲…看你小丫能忍多久?你不给咱鞠两三个躬,咱就不下去…反正这玩意早两年的时候,咱当消遣还偏偏研究过一阵,讲一两个小时不是问题…咱就跟你慢慢耗,看你怎么着?”

    这桃野幸男站在台上,这心头是暗暗诅咒着,这朱老头今儿怎么回事?往日交流的时候,他还挺懂味的,今儿怎么连点礼貌都不懂?这上台来答题,反倒变成他主讲了?

    想到这里,这桃野幸男真是忍不住想掉头愤然下台去,但是自己这还没讲完,便自行下台,那这脸可是丢大了;特别是在这华夏,本就是来这边想踩人打脸的,这被人反踩了,哪里还有脸面回去交差?自己也混不下去啊…

    但是限于***人的传统礼貌,所以这桃野却是也只能忍着,这要是在家里、甚至在国家议会,看人家演讲不顺眼,不合心意,这口出不逊,甚至上去挥以老拳,上演全武行,把人家拉下台;还可以脱下那臭烘烘的鞋砸人,学狗咬人都没关系。

    但这出了国门,这文明礼貌可是最重要的,打断人家的讲课和演讲是很不礼貌文明的举动,***国的形象可不能毁在咱手里,所以他现在却是也只能憋着,希望这老头能在自己的耐心耗尽之前,下来就成。

    这朱老先生在上边讲得欢畅,下边的华人学者们一个个也听的舒坦,一个个满脸欢喜笑意;而旁边的***学者这看得是目瞪口呆、膛目结舌,一个个两眼发直地看着上头口沫横飞的老头,纷纷暗道:“这老头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不像是那种阴险无耻的家伙啊,怎么这却是把桃野君就这般丢到一旁,自顾自地占了人家位置就大肆宣教了起来呢?”

    徐泽同学这在下边看着这老先生越讲越兴奋,他这心底也是暗笑了起来,暗道:“想不到这朱老先生看起来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想不到这真整起人来,还真有一手;还真是给咱出了口气!”

    当下看得这老先生在上边讲了一阵,这回开始有些咽口水了,当下便很有当年轻学者的自觉,赶紧拿起一瓶矿泉水,走上台去,一边走,还一边地替老先生打开,小心地放到了那讲台上。

    这朱老先生正讲得口干舌燥,看着这讲台上一瓶水却是那桃野喝过的,心头正郁闷,这见得有人送水上来,而且还是穿工作服的,当下心头大悦,暗道这年轻人不错,有眼力劲,值得栽培,回头定要好好指导一下。

    当下便欣赏地一眼瞄了过去,却见得是徐泽,这却是一愣,怎么让这位给自己上来送水了?这可担当不起。

    哪里知徐泽这是满脸笑意,对着自家是一脸的钦佩和鼓励之色,当下自是精神一振,人家代表的可是上头,有上头支持鼓励,自己这稍稍玩一玩,也不怕别人事后追究这有些小乱来的事;

    当下接过水瓶,喝了两口之后,润了润嗓子,是张开嘴巴继续开讲。

    台下众人华夏这方看着徐泽的动作,一个个都是满脸了然佩服和微笑,特别是几个老专家和学者们,原本就是怕这朱老头来了性子在上边胡闹,担心朱老先生把这事做过头了,事后领导来找麻烦。

    但见得徐泽竟然也跟着胡闹,还上台送水,这都纷纷地是笑了起来,再不担心了,有这位在,那还怕啥?

    这华夏众人是得意了,出气了…但是那日方,还有那桃野幸男,看着徐泽上台送水,那是目瞪口呆。

    “这上头这个老头耗在上边不下来,已经够无耻的了;却是没有想到这下边还冒出一个更无耻的小子来…竟然还上台送水,一副让老头继续坚持作战的模样…实在是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这下这桃野幸男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老头得到了弹药补充,这下还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下台,当下咬了咬牙,趁着朱老先生再次停口喝水的当头,却是赶紧干笑着插口道:“朱老先生…朱老先生辛苦了,这个问题阐述的很好…那个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让我继续吧?”

    这桃野幸男站在旁边,说的这话,首先那翻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弄得这桃野幸男站在那地,见得朱老先生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自己却是装得一脸疑惑的模样;当下是满脸尴尬,只得强忍心头的恼怒又是一躬鞠了下去。

    这下这翻译总算是反应过来,然后赶紧替他翻译了过去。

    “啊?!”听得这翻译的言语,这朱老先生这才露出了一脸恍然的模样,看着还弯着腰在自己面前的桃野幸男,装得一脸尴尬才反应过来的模样,干笑着道:“啊呀…桃野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人讲课讲习惯了…一讲就收不住口…实在是那个…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这桃野鞠着躬在这里,是满脸郁闷和悲催,赶紧直起腰来,看着这连说不好意思,但是却依然双手撑着这讲台两边不放手的朱老先生,暗骂:“无耻啊无耻…您这说不好意思,您就下去啊,你还在这里干嘛?还得俺再给你鞠躬不成?”

    但见得朱老先生这把着那讲台,似乎仍然不愿放手的模样,当下咬了咬牙,赶紧又继续鞠了一躬道:“辛苦了…朱老先生…”

    “啊哈…啊…桃野先生客气,客气…”朱老先生见得桃野鞠了两个躬,这才干笑着放开讲台,在桃野的鞠躬之中,背负着双手,迈着个小方步,很是有专家气度地缓缓走下台来。

    老先生这走路的姿势,在这鞠着躬的桃野的衬托下,却是颇有些被弟子恭送的模样。

    看这朱老先生开始下台,而且气势非凡,这徐泽在下边是赶紧带头鼓起掌来。

    见得徐泽鼓掌,这原本都兴奋的一脸通红,还不太好意思鼓掌起哄的年轻学者们,见有人带头,这下是都不再顾忌啥子,纷纷用力鼓起掌来;弄得这台上的桃野幸男瞪着徐泽是一脸青黑,台下***学者们更是一脸的悲愤和郁闷。

    这前边坐的一排老头子都是有些脸面的人,自然不好意思也跟着鼓掌,去明着打国际友人的脸,但是这脸上的笑意却是憋不住的,一个个看着迈起个小方步,雄赳赳气昂昂走下台来的朱老先生微笑着点头,表示赞扬和同乐。

    而徐泽见得那桃野幸男瞪着自己一脸怒火的模样,倒是一脸的淡然微笑,他是无所谓,这可是华夏的地盘,他打的算盘便是能隐藏身份就隐藏身份,不能隐藏那就不隐藏,反正就算***研讨组那边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能奈他何。

    他当年的那一台脑细胞瘤手术做得是享誉全国,这全球医学界也有流传,这***那边自然知道这事;加上还有那tos病毒那回事,怎么着也算是一个脑神经外科专家和微生物病毒学专家。

    而且现在他又没有什么主任的军职,只是军委一个特参,这回特意挂在总后勤部下的三军总医院里,也算是医学界学者,愣是没有人能说什么。

    至于这上忍中村井上的事,他暴露了身份也无妨,他来这的目的不过是防止中村搞事,再说除了华夏有数几人之外,根本没人知道他是天级高手的,甚至知道他是修炼了某些特殊功夫的人都不多。

    所以这影响更是不大,身份暴露了也无所谓的,否则当初主席也不会让他来参加这个研讨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