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第一卷 系统复苏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这些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这些事件

    看到视网膜上的这颗肿瘤,徐泽也轻轻地皱了皱眉,这时他不禁地庆幸昨日多练习了几遍虚拟手术,眼前的这颗肿瘤的位置,就算是在昨天的虚拟手术之中,也算是难度最高的两种之一。

    这时徐泽也不禁地感叹了,这纳玛小活佛还真是会***人,就眼前的这种手术的难度,就算是搁到瑞士那个眼科中心去,成功率也不会超过四成;而自己昨日却是至少完成了两遍这个手术,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今日按理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是。

    但是在这之前,他还是需要稍稍地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毕竟接下来就是真正考验的时候了,这个不但需要巧妙的手法,稳健的动作,还需要一颗自信的心,否则稍稍有一点点不慎,那就将是万劫不复。

    见得徐泽停住了手术,抬起头来,旁边的李主任和张医生都看向徐泽,眼中闪过了一丝紧张和忧虑;他们自然是知晓接下来的一步将是关键,成败将在此一举了。但是这种难度在他们看来,几乎不太可能成功的手术,自然是让他们更加的不安了。

    这时他们手术衣内的贴身衬衫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湿透了,旁边的巡回护士这时已经是开始举着纱布替他们两个的额头都开始擦起了汗来。

    原本这位巡回护士还打算替徐泽擦一下汗的,却是发现这位年轻俊逸的主刀医生额头竟然是丝毫没有任何的汗意,这倒是不禁地一愣,想不到这手术,主刀医生不紧张,这两个助手竟然紧张成这般模样,而且这两位还都是燕京医院首屈一指的两位手术高手之一,这要说出去,还真是会没有人相信。

    看着李主任和张医生看着自己一副紧张担心的模样,徐泽倒是朝着两人点头微笑了一下,示意两人放心。

    看着徐泽眼中那那自信和安抚的微笑,李主任和张医生两人稍稍地一愣之后,渐渐地脸上紧张的神色也逐渐消退,都纷纷回之以微笑。

    这旁边围观的岛国两位专家,原本在旁边的小液晶屏上显示的那个位置,都在一愣之后,心底暗乐了起来,他们做过这个手术,自然是深知这个手术位置的难度。

    当下都不禁地是有些幸灾乐祸了起来,特别是看到李张两人那眼中的惊色,更是心底暗笑。不过他们两人的位置,看不到徐泽的面色,只是他们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徐教授,在看到这个手术位置之后,应该更是会脸色难看便是。

    正当两人得意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却是看到这李主任和张医生两人在看了徐泽一眼之后,那眼中的紧张和不安之色却是迅速地消去了。

    当下岛国两专家不禁地一愣,不明白这两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却是又一下这么有信心了。当然…他们是看不到徐泽脸上的微笑,还有眼中那随之而散发出的一点让人感觉到十分安心的强大精神力。

    当然,这时参观室中的那些专家和医生们,这时自然也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徐泽从手术显微镜前抬起头来的动作,这时都纷纷地将心悬了起来,生怕徐泽这要做不下去,那就麻烦了。

    徐泽轻轻地呼吸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心境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了,然后这才又将头放到了那手术显微镜前,再次开始了接下来的动作。

    随着徐泽的手再次开始动了起来,众人都开始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那柄精巧的小剪刀,看着这柄小剪刀,当会如何。

    这时小剪刀开始缓缓地移动了,以极为细微而且又无比稳定的动作,开始朝着那颗细小的肿瘤前进了。

    在众人紧张的眼神之中,那柄小剪刀准确地停留在那颗细小肿瘤的上方,然后再小心而精确地绕开了数根小血管和神经,在众人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的时候,丝毫没有迟疑地合拢了过去。

    “咔…”众人似乎能都听见那剪刀合拢的声音。

    在这一剪刀之后,那片鲜红的东西并没有出现,而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那颗肿瘤已经被精确而顺利地剥离了出来,很明显的没有伤及道任何的血管和神经。

    “噢…噢…成功了…成功了…”参观室中的医生们纷纷地是站了起来,满脸狂热地看着那个手术视野的屏幕,拼命地鼓着掌。

    到这里为止,这代表着华夏第一台超高难度视网膜母细胞瘤剥离术顺利地出现了,而且或许…这也是世界上难度最高的手术之一。

    同样,在手术室中,随着徐泽的剪刀抬起,徐泽和两位助手,都轻轻地吐了口气,这轻轻地一声吐气声,众人却是都能听得清楚,那其中的如释重负…

    旁边的两个岛国专家,这时傻傻地看着那个小型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那个场景,两人都完全地被震惊住了。

    “完成了?真的完成了?”其中一位专家呆呆地看着上边的画面,那脑海之中,只有这一个念头,竟然完成了…

    他深知这台手术的难度,但是对方竟然真的完成了,而且在那几秒钟之间,那柄手术剪的动作所展现出来的技巧和稳定性,都是世所罕见的,否则也不可能完成这个手术。

    他自忖自己离这种境界,却是还有十万八千里之远…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岛国在这方面已经没有任何人能达到眼前的这种程度了…

    但是眼前,这种手法和技巧,却是清楚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甚至就在眼前这不远处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他真是只是二十四岁不到么?这真的可能么?”两个岛国专家,失魂落魄地对视了一眼,这才真正地开始正视起这个国度来,这个以往在精细外科领域,完全不在他们眼中的国度。

    只要有他在,他还这般的年轻,以后还会继续的成长…如此下去,或许岛国这数十年,甚至百年之内,在这些方面,要超越这个国家,或许都不太可能了。

    这时已经没有人关心这两位是怎么想的了,李主任和张医生两人,这时开始满脸兴奋和轻松地协助徐泽进行了最后的手术扫尾工作,虽然肿瘤都已经切除了,但是还是必须进行一些必要的血管神经的清扫工作,以免残留的肿瘤细胞会进行转移之类的。

    接下来的手术很顺利,不过是半个多小时便已经是将善后的手术进行了完善,待得徐泽将最后一针缝好之后,这手术总算是顺利完成了。

    徐泽轻嘘了口气,这次的手术还真是费了他不小的神,毕竟这个可是现实之中的手术,不同于虚拟手术,失败了一次之后,还可以再来一次。

    这可是实打实的一刀下去就是一刀,刀刀都是聚精费神,特别是刚才摘去这肿瘤时的那几秒钟,更是秒秒都让徐泽殚精竭力,如果这要是多持续的一段时间,他还真会有些会头晕目眩了去。

    不过还好,这样的手术,需要如此费神小心的地方也就是这么几秒,否则这世上还有谁能再做出这般精妙的手术来?

    看着张医生小心地用纱布盖住了小巴桑的右眼,然后开始将那盖着的无菌巾丢了掀开,准备用胶布固定了。

    徐泽也轻轻一笑,将手中的剪刀随手丢进那弯盘之中,随手将手术衣脱下,丢给一旁的护士,朝着手术室外走了出去。

    只是徐泽这一转身,却是没有见到,随着张医生小心地将罩在小巴桑脸上的那块无菌巾掀开之后,那小巴桑的双眉之间,却是有一个奇怪的如同胎记一般的暗色影痕印在上边。

    徐泽走出手术室来,便见得那巴桑老太太正坐在门口,手中正拿着一个小小的转经筒,正在微闭着眼睛不停地转动着。

    这听得脚步声,才缓缓地睁开眼来,见得是徐泽之后,便赶紧站起来,双手合十朝着徐泽深深地施了一礼之后,恭敬地道:“多谢上师…”

    “巴桑婆婆不用客气…”徐泽双手合什还礼之后,微笑着道:“小巴桑现在已经没事了,再在这里观察一段日子就可以拆线出院回家了!”

    听得徐泽的话,巴桑脸上闪过了一丝喜意,似乎是一切都在她预料之中一般,只是再次地朝着徐泽行了一礼,道:“一切有劳上师!”

    巴桑还要在这里等着小巴桑送出来,徐泽便现行朝着眼科的办公室去了,他刚才可算是累得不轻,有些疲惫了。

    路过参观室外边的时候,那些老专家们也都走了出来,一个个满脸兴奋地恭喜徐泽,顺利地完成了手术。

    那几位都看出了徐泽的眉宇之间有些疲色,便在与徐泽约定了一起吃晚饭之后,都十分识趣先离去了。

    徐泽走到了眼科的主任办公室,好好地闭目休息了一会,直到过得一阵之后,精神回复得差不多了,才听得外边一个脚步声走了进来。

    缓缓睁开眼睛之后,便见得李主任谦恭地将手头的病历送了过来,道:“徐教授,您再看看医嘱,看是否还有什么需要更正的…”

    徐泽接过医嘱看了看,确认医嘱上的后续治疗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后,也满意地点了点头,将病历递回去,然后笑道:“没有问题,就按这个吧…这后续的治疗你们就要多费些心了!”

    “徐教授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心全力完成后续治疗的,也请徐教授有时间多过来指点治疗…”

    徐泽点头答应了几句之后,便也问了问小巴桑的病房,然后便晃悠悠地走了出去,打算再瞧上一眼,也好让巴桑老太太安心。

    小巴桑所在的病房是一个单独的贵宾房,里边除了两张床和卫生间之外,旁边还有些一些必要的家具和电视机等;这时巴桑老太太正一脸慈爱紧抓着小孙子的手,看着被麻醉还没有苏醒的小巴桑。

    这听得脚步声,巴桑老太太转头望了一眼,见得是徐泽之后,赶紧笑着站了起来。

    徐泽看了看小巴桑眼睛上盖着的纱布,然后又看了看房间里的情况,笑道:“巴桑婆婆,在这里还习惯吧?”

    “习惯习惯…一切托上师的福,我和小巴桑在这里,一切都很好,吃的用的都有人准时送过来!”巴桑老太太感激地道,她这个时候,对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徐上师,已经不单是是感激了,而是一种彻底的崇敬。

    能够得到纳玛活佛认同而且***的上师,在她的眼睛基本上就已经是极为让人尊敬的存在了,特别是在徐泽真给小巴桑动了手术之后,这种已经不是单纯的尊敬能够来说明的了,已经是完全处于了一种崇敬的情况了。

    “嗯…这样就好…”徐泽微笑了笑,然后坐到小巴桑的身边,伸手轻轻地抚着小巴桑那有些干干的小脸,正待说话,突然眉头却是轻轻地一动。

    因为他在那纱布遮盖之下,似乎看到了那下边有一个奇怪胎记模样的东西,不过他却是也没有在意,这生胎记的人多的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稍稍地与巴桑老太太聊了数句之后,约定等明日再来看望之后,便起身离去了,然后先回家休息去了…

    而在这个时候,眼科的参观室中,那些医生们这时却是依然在将徐泽手术的视频在进行反复的重播着,然后看着那些精湛的手术技巧,一个个是在学习和自我模拟的同时,是满心的惊叹和颓然;

    他们深知这些技巧的难度,或许他们练一辈子也达不到,不过所有人的都还是没有放弃,都在尽力的学习着,以提升着自己的技巧能力。

    两个岛国专家这时也早出了手术室,满脸颓然地在翻译的陪同下,返回了酒店而去,给岛国专家组们传递这个不太好的消息。

    这个时候岛国专家们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因为上午被医政局次官野藏江男狠狠训斥了一阵的松下经已经在华夏相关方面的陪同下,前去燕京日报刊发道歉声明了。

    而且是以岛国专家组的名义刊发的,这份道歉声明将在明天刊出,这这将是对岛国医学界声誉一个极大的打击。

    他们现在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华夏那边手术失败的消息,这样他们还能稍稍的得到一点点的安慰。

    不过当这两位岛国专家回到酒店之后,众人看着这两人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便知道他们这次的希望只怕是再次落空了。

    在这些岛国专家们失望和无奈的时候,在岛国本土,这时更有一个人满脸的死灰之色,正跪伏在某间充满古老风韵的庭院房间之中,以头触地,丝毫不敢有任何动弹。

    “中村…你让我很失望…”在他的前边,有一个脸上皱褶如同鸡皮一般,头发银白,身穿一身传统岛国服侍的老头,阴森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嗨…属下知罪,请主上责罚!”中村趴在地上,感觉着那老者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这时却是丝毫不敢动弹,他深知眼前这位老者的可怕,而且这次他确实是已经丢尽了雾影流派的脸,他现在只求主上能够让他自行切腹,便已经是天大的恩泽了…

    这位老者,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之上,淡淡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中村,轻叹了口气,然后沙声地道:“往日看你行事稳重,而且也学有专长,出去…也不至于丢了我们雾影流的脸…”

    “但是…想不到你却是如此大意…”

    听得老者这阴森森的话语,中村纷身一颤,脸色再次惨变,趴在地上,狠狠地抬起头“砰”地一声,再次磕头道:“属下该死!”

    “该死…你确实该死…”老者淡声道:“你不知道这次让我在陛下面前丢了多么大的脸面…”

    听得老者这般淡声言语,中村这跪伏在地上的身形却是渐渐地有些颤抖了起来,他深知老者的性格,越是这般轻描淡写的时候,就越是他愤怒的时候。

    “说罢…将这次的情况,再仔细地说清楚,说出你心头所想…如果确认,你便切腹去吧…”随着老者的这般言语之后,这中村的身形却是渐渐地不再抖了。

    主上已经答应只要他说清楚一切,便允许他切腹,那么他便已经不再担心了,当下再次小心地磕了一个头之后,便缓缓地坐直身躯来,缓缓地再次将所有的一切述说了一遍。

    老者微闭着眼睛用心地听着,听着中村的一个字和每一个词,中间不时地两条长长的眉毛在不停地跳动着,直到中村说完一切,停止了为止。

    中村说完之后,便没有在做声,只是恭敬地低着头,等着那老者,等着老者问话。

    老者微闭着眼睛,端坐在那里,似乎是睡着了一般,但是中村却是明白,主上正在思考,也在静静地等着。

    良久之后,这位老者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眼中一道寒光一冒,看着中村,淡声地道:“你说那小子的武力级别至少有s级巅峰,甚至还可能是ss级?”

    “是…主上,属下当时调集了七成内力,但是却被他一击而破…”中村恭敬地答道,但是却也没有多上一字也没有多少一个词,更没有再加什么自己的揣测,他清楚这些主上都会自己去判断,不用他在多言。

    听得中村毫不迟疑地回答,老者的双眉轻轻地挑动了一下,稍稍地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道:“你说他多大年纪?”

    “虚岁二十四…”中村再次恭敬地答道。

    “二十四…二十四啊…”这老者轻轻地叹了口气,感叹地道:“当年我二十四岁的时候,是什么级别?…让我想想…嗯…二十四岁的时候,应该算是a级吧…当时老师还夸我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将来天位有望…”

    说到这里,老者的声音却是再次一寒,沉声喝道:“中村…你相信会有二十四岁的天位高手吗?”

    中村纷身一颤,再次跪伏了下去,颤声道:“主上,中村都是依据自己的判断所言…但是当时中村所用内力,确实是七成不假…”

    见得中村竟然坚持,老者眉毛又是一挑,然后寒声道:“你确定?”

    “确定!”中村坚定地答道。

    听得中村那言语之中毫不迟疑的回答,老者轻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在这房间之中转了两圈,然后这才淡声地道:“这个人…具有极高的智慧,而且精神力极为的强大,甚至大到了能够控制你完全失去自主如此长时间的程度…”

    “我实在是难以接受这种解释…就算是我…也做到这一点…”老者轻轻地走了两步,然后继续道:“华夏可能有天位高手,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因为这不可能…”

    说到这里,老者似乎是在自我安慰一般地,道:“刘长锋和吴元堂…他们两人都已经达到了s级巅峰,所以就算有也一定会是他们两个当中的一个…”

    “所以…你肯定是被对方使用了什么药物,在不知不觉之间,让被他控制,甚至还替你虚拟了某些幻觉…”老者这时猛地停住脚步,冷冷地看着中村道:“他可能极为擅长精神控制,甚至本身可能也是a级巅峰以上的高手,甚至也有可能达到了s级…但是绝对不可能是天级…”

    中村这时趴在地上,在老者那有如实质一般的目光下,额头的汗珠一颗一颗地滴下。

    他这时也渐渐地觉得老者所说的话很有可能,但是他再次狠狠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却是怎么着也想不起自己会在什么地方被人不知不觉的下了药。

    但是有如老者所说,对方既然达到能够控制自己如此之久的地步,那么抹去自己一点小记忆,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中村反复地思量了许久,然后终于沉声磕头道:“主上英明,所言甚是…是中村无用,侮辱了我雾影流派…”

    见得中村这时已经没有了其他意见,同意自己的说法,老者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点头叹了口气,道:“去吧…”

    “多谢主上…”听得老者这话,中村轻吁了口气,然后磕了个头,缓缓后退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