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系统复苏 第五百七十九章--八十章 原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上一场欢宴。将专家组的专家教授和诸多地年轻学者放倒了大半。向来极有节制的学者们。在今天这个值得欢庆的日子。完全地放开了来,一个个极为热情地把徐泽作为了主攻对象。上来轮番敬酒。

    结果自然是众人倒了大半。而作为主要人物徐泽同学,依然屹立不例。俊逸地脸蛋上除了多了几许淡淡地红晕之外,依然没有任何的异常。

    明显有些喝多了的朱红轩老先生,伸手揽着徐泽的肩膀。端着一杯酒。楞要与徐泽再干一杯。

    看着明显就要例了的朱老先生,徐泽知道这时说井么话也没有用,只得端起酒杯与他再干了一杯。

    结果很明显,朱老先生这杯下肚,便直接地趴倒在了桌上。

    徐泽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周围那些依然还在互相拼酒的年轻学者们。然后站起身来。交代服务员们好生照看这些华夏的宝贝专家们之后,悄然地离去了。

    刚走出酒店来,手机便响了,看了看那个号码。这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没有喝醉吧?”。那边传来了那个熟悉而充满了威严地声音。

    “呵呵没有,这几年能让我喝醉地场面还真没有出现过!”徐泽淡笑着应道。

    “那倒也是..咱们的徐将军当年可是一人威震西北诸将地人物,怎么可能会栽在这样地小场面上。哈哈.,”那边听得徐泽地言语,想起了某些事,这位也不禁地是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徐泽倒是没有做声,他知道这位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自然不会是没事的。

    果然,这位欢畅地笑了几声之后,便缓缓地停了下来,然后到:“根据我们的消息,那个忍者在下午轨腹了但是那边是否知晓你是天级高手地事情。依然是个未知数.但是你最近必须还是要小心一些,”

    “嗯.我知道,您不用担心.”徐泽淡笑着道。

    “嗯.”,那边也应了一声,然后道:“原本这事不该是你出手的。我们原本应该极力隐藏你地存在,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地事唉.”

    “我明白的。总要有人出来.”。徐泽淡声地道。

    “好,你知道就好。这一切都是为了华夏.”老人家轻叹了口气。然后道:“不管他们清不清楚你是不是天级,但是我想他们都会派人过来试探,甚至还可能...”

    说到这里,老人家稍稍地顿了顿。然后到:“毕竟你地年纪实在是太小了.这会让他们恐惧..我会要求各安全部门加强对那边和入境地监搔;还有会让特殊监察部这边全力监察一切.你自己一定要注意一些!”,“好好,您放心,我在北非也能杀进杀出两回。在华夏,自然更是不可能有人能对我怎么样.我会小心地”听得老人家那关心的言语,徐泽淡声笑道:“没有人能在华夏杀死我!”

    随着徐泽地这话出口,那边地那位却是也深深地沉默了一下。老人家这时也体会到了徐泽刚才那一句话之中说隐隐透出来地那种自信,还有某些莫名地味道.

    眼中稍稍地露出了一丝异色之后,更多的却是欣慰之色。不管怎么样,徐泽的实力是越强越好;

    老人家例是不担心将来会有其他什么隐患。因为他从徐泽地身上,可以看出徐泽对这个国家和民族地诚挚和热爱。还有他那种对亲近的人极好。但是却对敌人毫不留情地性格;只要这个国家对他好。那么就永远不要担心他会有其他地想法。

    “好吧.一切自己注意。有事情随时找刘长锋便是!”。老人家呵呵地笑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回到孙家,这时孙父早已经是到了家中。看着徐泽进来。那身上还带着地一丝酒气,不禁地笑叹道:“徐泽.你可要少喝些酒才是”

    “知道了,叔叔,,徐泽笑着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接过保妖送过来地一杯茶。轻抿了两口。

    “听说你这几天又出风头了?”看着徐泽虽然一身酒气。但是眼色清明。丝毫未见醉意。孙父不尽欣慰地摇头笑了。自己这个女婿果然不是普通人,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就连喝酒看来也是一等一的.

    今儿孙瑞在部里,这刚上班,便有某个副部长笑着进来恭贺了。说徐泽这回在这什么国际学术交流会上。不但是主席亲点他参加。而且又替国家挣了极大的颜面。立了极大地功劳。

    看着那副部长那一脸的恭维和讨好,别瑞这心头也是极为的得意,这以前属下几个副部长都是各自为政,身后都又各自的靠山。都少有给他这部长面子。

    但是自从徐泽正式与女儿定下了婚约之后,这形势便渐渐地改变了,这些副部长们都收敛了许多。特别是最近这几月。这些副部长们一个个都是恭敬地很。与以前那种私下地勾心斗角的情况是截然不同了。所以这看着眼前这丰神俊朗地女婿心头是越发地欣慰了起来。

    “呵呵没什么,只是那些个小鬼子实在是太嚣张了一些”徐泽例是一脸的淡然,端着茶轻轻地抿了几口,与孙父聊了几句之后,便又先行上楼洗澡休息去了。

    洗过澡换了衣服,一身清爽的徐泽走上了楼顶花园,感受着周围那淡淡的夜风轻拂心情一阵的放松,似乎将一整天的疲惫都驱散了一般。

    随意张望了两眼。便找了那高处盘膝坐下,稍稍地呼吸了数口气。将心绪平稳之后。便再次地开始了能量循环地运行。

    现在他虽然已经进阶了天位,但是这个世间危险依然存在,就如主席所说,那群小鬼子定然是不会就这么罢休地。而且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只有自己的实力依然是最可靠地保障。

    随着徐泽的精神力沉入气海,气海中的能量气团这时缓缓地涌起。然后顺着任督二脉,快速地滑行着。经会阴、尾椎、由前向后,运行了起来。

    而四周地能量粒子也在能量气团的快速运行之后。由四周弥散地空气之中,朝着徐泽的身周渐渐地纷涌了过来。

    感觉那些清凉地能量粒子,快速地透过皮肤肌肉和骨骼融入了自己地能量循环之中,然后再被能量气团同化.融入其中,徐泽不禁舒坦地叹了口气。然后集中精神加速了能量循环的运行。

    随着能量循环的加速,徐泽身周方圆十数丈范围内的能量粒子开始疯狂地朝着徐泽地身周聚集。然后被徐泽体内能量循环所产生的吸引力将这些浓郁地能量粒子狠狠地扯入了体内而去。然后被揉入了那能量气团之中。进一步地扩充着能量气团的体积。

    能量气团夹带着庞大地威势。在徐泽的任督二脉之中疯狂地运转肆虐着,一圈又一圈。然后在那些被吸入的能量粒子的作用之下,更加地壮大了,紧接着便更加的肆虐了起来。让徐泽都感觉那任督二脉都开始一阵阵的胀痛。

    但是徐泽毫不在意,依然在疯狂地催动着能量气团的加速运转,他丝毫不担心会有其他什么意外或者走火入魔之类的忧患。

    他的运行线路极为简单,而且又是经过了无数次优化地修炼方法。根本不存在什么走火岔气之类地可能。同时他的体质却是已经达到了a级。也不存在会有能量气团地运行过度会损伤经脉的可能。

    所以徐泽是毫不顾忌。拼命低吸纳着周围地能量粒子,壮大着能量气团。让它更加地暴虐,在任督二脉之中疯狂地运转着。一圈一圈又一圈...

    学术交流会议。已经结束了,曾经大张旗鼓打算一展雄风,前来华夏进行学术交流的岛国学术交流专家组灰溜溜地回国去了。只剩下燕京日报上,在那黑体大字地道歉声明之下。那极为打眼的几行大字。

    徐泽接下来并也没有什么事了,至少在主席没有新任务交代下来之前。他现在便悠闲的很。

    早早的起来之后,绕着西山脚下跑了一圈回来地时候。孙父早已经是去上班了。保姆早已经在餐桌上给他准备好了豆花和油条包子之类的。

    稍稍地吃了些东西。然后便驾上车朝着燕京医院去了。他可是答应着巴桑老太太今儿还要去看小巴桑地。纳玛小活佛介绍过来的人,他可是也不敢大意,以纳玛那神妙莫测的能力,谁知道他介绍过来地人。是不是还会有其他什么?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小漏子。那自己这可就对人不住了。

    一路坐电梯走上地眼科,见得徐泽进来。那些护士门都一个个热情而又恭敬地与徐泽打着招呼。

    而眼科李主任听得外边这徐教授的叫声,也赶紧从主任办公室走了出来。微笑着与徐泽握了握手,道:“徐教授,小巴桑昨天晚上便已经醒过来了,现在情况还不错。我领您过去看看吧!”,“好吧那就有劳李主任了.”徐泽倒是也不推辞,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随着李主任地身后朝着小巴桑地病房而去。

    走进小巴桑的病房之中,这时巴桑老太太正在小心地端着一碗稀饭再喂给小巴桑吃,听得后边的声晦,赶紧放下碗来,然后对着徐泽恭敬地双手合十行礼。

    看养巴桑老太太每次都这么恭敬,徐泽也有些无可奈何,他知道在这些藏丵人眼中,上师都是极为崇高地存在。这些礼节却都是必不可少地。

    当下也只得在旁边一脸感叹地李主任眼中。微笑着还了礼。才笑着让巴桑老太太先喂小巴桑吃完饭再说。

    巴桑老太太见得徐泽在一旁坐下,丝毫不急的模样。倒是也不好勉强。然后又端起稀饭的碗给小巴桑喂了起来。

    李主任这时站在一旁笑道:“这些稀饭都是我们地小厨房特意为小、巴桑准备地鱼肉粥,每天菜肴都是特意按照藏族口味给小巴桑准备的。尽量保证巴桑婆婆和小巴桑在这里吃的惯...”

    “李主任想得很周到。例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徐泽点头笑着道。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们应该做地。比徐教授您可差远了”李主任倒是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徐泽的马屁。

    巴桑老太太加快地给小巴桑将一碗粥喂完。然后这才轻徐泽给小、巴桑进行检查。

    小巴桑这个时候却是躺在病床之上.那小脸蛋例是明显地较之昨天红润了不少;那李主任这时赶紧从旁边地拿过来一个小型换药包打开。待徐泽动手。

    徐泽伸手轻轻地解开小巴桑地眼睛上地那块纱布,正要伸手接过李主任递过来的消毒棉签。突然眼睛扫到一物,后然却是一愣。

    “咦.”徐泽轻咦了一声,然后却是收回了手。轻皱起了眉头。然后俯下身去仔细看了看。

    他看着这小巴桑这眉心之间的这一颗青灰色的菱形胎记。不禁地觉得有些好奇了,这个胎记并不像是那种普通的胎记,如果说是天生地胎记。那就真地太奇怪了。

    因为这个胎记虽然边缘并不是十分的清晰,但是却明显是一个很规整的菱形,而且却是正好生在那眉心地稍上方。与两边眉间的位置相称,看起来却是如同二郎神的眼睛一般的规整。

    这一旁的李主任,站在一旁。见得徐泽注意到了这个胎记,然后赶紧解释道:“这个胎记在手术之前便存在,只是似乎没有这般明显.这两日做完手术之后,稍稍明显了一些;我还特意请相关科室的主任进行了会诊。他们都认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色素沉着。并没有什么异常.,”

    “哦.”徐泽点了点头。但是看着那菱形的胎记,却是总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看起来似乎是有些熟悉地感觉。只是他又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熟悉。

    当下伸手接过消毒棉签。轻轻地将小巴桑那紧闭地眼睑消了消毒之后,这才小心地扳开眼睑,然后右手拿起一只小电筒观察了起来。确认这眼睛之中并没有什么出血以及其他异常,瞳孔对光反射都还真长,这才小心地松开手。让那眼睑重新闭合了拢去。

    然后再次小心地用消毒棉签将这眼睑消毒之后。接讨李主任夹过来地纱布.小心地将小巴桑的眼睛盖住。只是这盖之前,却是依然忍不住再瞄了那菱形胎记一眼,这个胎记实在是太奇怪了。

    将这纱布覆盖上去之后.徐泽再用胶布固定了好纱布。取下手套随手丢进垃圾桶中,然后笑着道:“情况还不错。治疗方面就继续按照昨日地治疗即可...”

    “好的!”这李主任倒是还有些眼力,知道徐泽似乎想和这巴桑老太太私下聊聊。当下便笑道:“徐教授,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事地话您就叫我…”

    “好,就麻烦你们了“。徐泽点头淡声笑道。

    待得这李主任出去小心将门带拢之后,徐泽这才接过巴桑老太太送过来地一杯茶。然后笑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朝着争鞠身恭敬站在一旁地巴桑老太太笑着道:“巴桑婆婆你也坐吧。我们随意聊聊小巴桑的情况..”

    “哎.”听得徐泽的话,巴桑老太太欢喜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心地在一旁坐下,看着徐泽道:“上师这次我和小巴桑真是给您添了不小、的麻烦。”

    这巴桑老太太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见识却是非同一般,知晓这次自已和小巴桑能够在这燕京医院住下。而且还能让医院免去一切费用,并且如此照顾,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徐上师地面子。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这自然是对徐泽毕恭毕敬地,感激的很。

    “不用客气。巴桑婆婆,您们千里迢迢前来找我,那便是一种缘分。我自然是会尽心尽力。徐泽倒是没有居功,毕竟这个对他来说,除了手术稍稍地麻烦一些,其他的都不用他费神地事。

    说罢,徐泽这便问起了他心头地疑问,道:“巴桑婆婆。我想问下。小巴桑那额头处地那个胎记地事情...”

    “那个?”听得徐泽的问话。巴桑婆婆一愣之后。然后却是赶紧小、心地答道:“巴桑额头的那个印记并非什么胎记..”

    “不是胎记?那是什么?怎么他们说是胎记?”徐泽眉头一扬,沉声道。

    听得徐泽言语一肃。巴桑老太太赶紧解释道:“上师息怒。这事不怪他们。”

    “哦?”听得巴桑老太太的言语。徐泽眼光一闪,竟然是巴桑老太太特意隐瞒。

    “事情是这样的.上师。当初小巴桑刚被那异光闪过导致眼睛失明地时候。他地额头处便又了一个淡淡的印记,只是当时我们以为是小、巴桑被闪电击中了...”

    巴桑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看了徐泽一眼之后。道:“您知道。被闪电劈过地人.一般都是有邪魔作祟.后来没事了之后,我们便不敢再说这事,直说是胎记..”

    “嗯.”徐泽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巴桑老太太道:“那你是说,被那闪电闪过之后。小巴桑地额头眉心处便有了这个印记对不对?”

    “是的当时就发现有,但是不很明显。只是这次随着眼睛地再次失明,这印记便渐渐地明显了不少。但是我用看了.”说到这里.巴桑老太太却是又蒙地站起来。然后跪伏到徐泽面前。悲声哭泣道:“上师.不知我家小巴桑是不是真被邪魔作祟.才会导致这般反复。还请上师慈悲,大展法力。替我小巴桑消灾解难!”

    “来来.巴桑婆婆。您快起来川听得巴桑老太太这般言语,徐泽一愣之后。便赶紧伸手扶起巴桑老太太一边劝道:“此事我们从长计议。你不用担心,既然我已经插手此事。定然会尽量帮小巴桑找出原因六听得徐泽地这般言语,巴桑老太太这才爬起来,在一旁坐下,看着徐泽悲声道:“上次是纳玛活佛大展法力才控制了我家小巴桑地情况;这回是上师慈悲,挽救了我家小巴桑一命。但是这额头地印记似乎却是颜色更深了,不知是否还有下回.万望上师可怜我家小巴桑”

    徐泽这时也是眉头微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巴桑婆婆放心。我会尽力替小巴桑查清楚原因.但是目前看来。手术相当成功。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

    听得徐泽这般安抚,这巴桑老太太这才稍稍地安下心来。

    徐泽想了想。然后对着巴桑老太太篡:“巴桑婆婆,你叫一下小巴桑。我和他聊几句好吗?”

    “好地,好的.”巴桑老太太赶紧上前,轻轻地摸了摸小巴桑的脸道:“里泽里泽,上师要问你几个问题,他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好么?”

    “嗯.再莫啦.”小巴桑例是十分地乖巧。

    徐泽的藏语虽然没有学。但是小刀地语言翻译系统还似乎相当地不错,所以徐泽便笑着与小巴桑谈了起来了。

    这巴桑老太太对于徐泽会藏语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在一旁小心地听着徐泽和笑巴桑谈话。

    徐泽的精神沟通术,那可是屡试不爽的,虽然小巴桑地眼睛还看不见,但是听得徐泽的声音中地某些特殊地语调之后,却是很快地对徐泽十分的亲近和熟悉了起来。原本还有些害羞的巴桑很快地便和徐泽熟悉了起来。

    徐泽似乎很是随意地和巴桑聊着:“里泽你几岁了?”

    “嗯.九岁半了。巴桑这时还有陌生。虽然听得奶奶是上师,却是也有些紧张。

    “哦.九岁半了啊.”徐泽微笑着道:“家里养了多少羊啊.”

    “有一大群羊呢.”说着说着两人越来越熟。徐泽已经顺利地获取了小巴桑地信任感之后。便也开始问起了那日地事情。

    “嗯.那天我在屋外边玩。看着太阳已经下山了,便打算回家。但是这时头顶上似乎有什么呼呼的声音传来。当时我就好奇地抬头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u>,,,,

    为了方便您阅读,请记住“彩 虹 文 学 网”网址:http://WwW.CaiHonGWeNXue.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