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系统复苏 594章 看他怎么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坐上了这个副部长地位置之后,白建国便觉得自只的运气越来越好了,至少日子过得顺畅愉快了许多,万事顺意。比之当年年轻地时候那日子可要舒服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这回。似乎白建国的运气就不太好了,他不希望那位知道这事,但是这怎么可能?可怜白建国他只是以为徐泽是个有点好运气的小、子,却是不知道徐泽身上背着那个诱人地天位牌子...

    这个天位牌子在目前看来还是华夏独一份。那位老人家怎么会不关心?而老人家现在最为关注的人物。出了这样地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然.这也不是运气的问题了,既然徐泽做了这事,那么自然这事就会被他一脚踩到底,这也是徐泽敢这般与白建国完全撕破脸皮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徐泽自己做,自然有人会做。所以不知道怎么着。反正没过多久,这事原本不是什么很大的事,那位老人家还是在事情发生之后。一个小时不到。便知晓了这么件事。

    看了看报告。老人家不禁无奈地摸了摸额头。然后轻叹了口气:“这小家伙就不能消停一点么?那些放肆的小、子你收拾几个就收拾几个。可你偏偏还要去惹人家大人.那白建国不就这么让你看不顺眼么?.”

    当然,老人家也就是稍稍地叹了口气的事。然后便将报告丢到了一旁。开始处理起其他文件来。

    相对于老人家地不在意,杨广连部长这时却是开始紧锣密鼓地对这件事进行准备了。他忙碌地联丵系着许多地人。并对这件事进行事先通气。毕竞谁知道白建国会不会真犯傻,这做好准备自然是有备无患.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毫无疑问,白建国同志是久经考验的,所以他现在在启动着一切自己可以动用地力量。来挽救自己的儿子,比如那位元老,还有眼前的吴元堂吴先生。

    说实在话他与吴家结交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他依然不知道这位吴先生到底在华夏有多深地底子,但是他一直坚信对方的能力,对方既然都能够帮助他这个身后没有什么背景地普通将领坐到这个位置.那么出手帮忙救救自己儿子,应该也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

    “白部长。家主在里边等您。请进.”在吴家一位下人地鞠身示意之下。白建国走进了那个有些熟悉地书房.见到了他想见的人。

    看着那个坐在书桌之后。缓缓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吴先生,白建国只觉得对方眼中地那一股让自己敬畏地威严气息似乎较之以前更浓郁了几分,当下他原本脸上地笑意不知不觉地又浓了几分。

    “白部长稀客,稀客啊..”虽然对这白建国现在并无多少好感。但出于一个有力盟友地立场,吴元堂同志很是客气地站起来.笑着与白部长握了握手,然后笑道:“来.坐请坐.”

    白建国在一旁地红木椅上坐下。他这时可没有心思与对方客套。无奈看着吴元堂苦笑着道:“吴先生,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是有事请你帮忙来了...”

    听得白建国这般模样,吴元本倒是稍稍地一愣。白建国坐上这副部长这几年,可是神气地很。难得见得他这般模样,当下便也坐下.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之后。才淡淡一笑。道:“白部长与我客气什么。有事便请说吧..,”

    白建国这倒是不客气。他与吴家关系本来就深。这样地事情对方自然是一定会帮舟,当下便将这事情地来龙去脉。缓缓地说来.

    “等羊你说谁?”。原本满脸淡笑地一边听白建国诉说。一边微微点头地吴元堂。突然轻皱起了眉头。看着白建国道。

    听得吴元堂地话。白建国一愣。然后赶紧笑道:“徐泽.就是您经常让我让注意的那...”

    刚说到这里。看着突然收敛了笑容的吴元堂。白建国心头一紧。这脸上的笑容却是也一下便阴暗了下去,道:“怎么?吴先生.”,

    看着一脸紧张地白建国。吴元堂是无奈苦笑了一声。他自然是知道白建国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才会这般紧张。他也很愿意帮白建国这个忙,但是你没事去惹那个煞星做什么?

    当下吴元堂看着白建国。轻叹了口气。摇头道:“白部长。这事..算了吧..,”

    “算了?”。见得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摇过头吴先生,竟然摇头说算了,白建国的脸色霎时大变。愣声道:“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白.咱们合作也不是一两年了。但是这回.我真帮不上忙!”吴元堂看着白建国,缓声道:“你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白建国脸色一沉,猛地站起来,看着书桌之后的吴元堂,寒声道:“吴先生,那徐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难倒你连这个都不愿意帮我?”,

    “老白.坐.”听得白建国这话。吴元堂眼中闪过了一丝愠怒之色。但是这丝愠怒之色只是一闪而逝。然后朝着白建国轻轻地压了压手。

    白建国深吸了口气。将心头的那一丝愤怒和莫名的惊惧压下,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看向吴元堂。

    “这次只能怪你儿子运气不好。不该惹他!”吴元堂看着白建国。沉声地道。

    “运气不好?什么叫运气不好?,”白建国寒声道:“那小子明显就是要陷害我家云龙?难倒我就这样不管不顾?”

    “老白。冷静点!”。看着这个如同被拿住了七寸一般地白建国,吴元堂沉声低喝了一声。如同一声震雷一般地震得白建国一愣,然后白建国这才回过神来。强抑住心头的愤怒,在椅子上坐下。

    “那小子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看着明显已经因为儿子的事。而有些失了分寸的白建国。吴元堂还是决定透露一点。免得这个分量不轻的盟友真因为头脑不清醒而做出了某些发傻的举动。

    “什么意思?”白建国紧皱着眉头,看着吴元堂,寒声道。

    看着白建国那模样,吴元堂实在是有些担心了,但还是告诉白建国道:“那小子地背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在华夏。只要是他没有做错地事情。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拦住他.就算我,也没有办法.所以老白..云龙侄儿只能以后再想办法...”

    “你也没办法?”白建国两只眼睛涨红,然后看着吴元堂道:“你说你也没办法?”

    “对.我只能说云龙侄儿真是运气不好。惹上了他。而且又证据清楚,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保下他!而且也没有人能够保住他!,”吴元堂森寒地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有些明显精神失控地白建国道:“作为你的盟友,我很认真地提醒你。你不要在这个事情上犯错。否则你会万劫不复!.”

    被吴元堂这般冷眼一望,白建国心头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深双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没有再言语,便大步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看着白建国远去地背影。吴元堂地眼神轻闪了闪。然后轻叹了口气,道:“希望你不要犯傻.我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培养出来地一个副部长。就这么...”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地掉落徐泽这才从钢琴声中。回过神来。他今天已经在钢琴前边停留了整整一个下午,一直沉浸在这许久没有过的感觉之中;

    朝着窗外看了看。这时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徐泽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伸了个懒腰,感受了一下虽然弹了许久的琴。但是却似乎越来越饱满地精神徐泽不禁地微笑了笑然后走下楼去。

    保姆今天请假回去了。徐泽开了开冰箱。然后从里边找了些菜很是难得地在厨房自己动起手来。

    简单地炒了两个菜。又用中午的剩饭,敲了两个蛋。加上一把葱花。炒出了一碗香喷喷地蛋炒饭之后。这才端着碗放到了餐厅。准备吃饭。

    这时。花园之中传来了车地声音,徐泽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光影。轻笑了笑,应该是孙父回来了。

    果然,客厅的门很快地便被打开了。别父走进客厅来。然后朝着亮着灯的餐厅看了看,脱下外套丢到沙发上。然后便朝着客厅走了进来。

    “孙叔叔。吃饭了吗?,”徐泽停下筷子,弄了看大步走进来的别父。微笑着道。

    别父这时脸色并不太好,而且似乎还有些紧张的神色,但是走进餐厅来。看着徐泽脸上那淡淡的微笑,似乎是轻轻地松了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吃过了....,

    说罢,又看了看桌上地两个菜和徐泽面前地蛋炒饭。突然又笑了,道:“怎么,你自己炒地菜?”

    “对.孙叔叔要不要试试.”。徐泽微笑着道。

    “好..以前一直听凌菲说你地菜做得好。那我就试试咱爷俩也喝两口小酒!”。孙父爽朗地笑了。然后走到旁边橱柜前。提出了一瓶茅台。还有两个杯子走了过来。

    徐泽也起身替剁父拿了一副碗筷。然后又从冰箱里拿了几颗皮蛋,用刀切好。淋了些老抽之后,用盘子装着,端了上来。

    “来来..知道你酒量好,我就不跟你比了。咱们随便喝点..”孙父倒上酒。然后又端给徐泽一杯。

    待得徐泽接过酒杯之后。羽父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的小炒肉放到口中。嚼了嚼,然后不由地点头赞道:“果然不错.比凌菲可是强多了...”

    说罢,端起杯子笑道:“来,咱们走一个...”

    徐泽也笑着端起杯子与孙父碰了碰,然后一口抿了下去。

    放下杯子。孙父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口中,嚼了嚼之后,这本看了看徐泽,似做随意地问道:“听说你今天和白副部长的儿子起冲突了?”

    “哦.我今天去买钢琴.那小子打算抢我已经付钱地一台,还先动手.所以稍稍教训了一下..,”徐泽扒了两口饭,然后淡笑着道。

    听得徐泽说舟这般轻描淡写。剁父眉头扬了扬,然后又道:“稍稍教i了一下...听说你还把他手都打断了...”

    “无意的,无意地.呵呵.”徐泽赶紧又扒了两口饭道。

    孙父轻叹了一声,然后放下了筷子,看着徐泽道:“既然人家手都被你打算了..白副部长也亲自过来了,这事就算了吧.白副部长也就这么个儿子...这真要闹大了,可不太好...”

    听得孙父地话,徐泽的眼睛眨了眨,然后也放下筷子,提起酒瓶替着孙父倒满了一杯,又替自己加满之后。才笑着道:“孙叔叔,您也知道,白云龙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除了没有杀人放火,那什么欺男霸女地事情都做过了,旁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如果这次要不把他给收拾了。那以后只怕就没这个机会了...”

    “可是.这白副部长毕竟资历比你老。而且在军队也有几十年了.又坐在总参副部地位置上这对你..”孙父看了看一脸清俊和随意地徐泽。迟疑地道。

    “没事,徐泽依然是一脸地微笑。夹起两块黄瓜丢到嘴巴里,轻笑着道:“这次..其实我的主要目标并不是白云龙.”,

    听得徐泽这话,孙父看了看徐泽那淡笑的表情,一愣之后,不禁地例吸了口气,惊呼道:“你还打算...,”

    “对..”徐泽端起杯子,笑着道:“白副部长三番两次都在后边给我使手脚.而且杨部长这几年在许多事情上,也受到了他不少地挟制。为了以后能够安静一些。少一些人在后边拖后腿.所以我打算试试看.反正这回老子不下去。就儿子进去.看他自己怎么选吧!”

    看着徐泽这一脸地随意。但是言语之中地自信,却是已经决定了白建国这位在军中横行数十年的高官地前路。孙父不禁地是满眼的骇然。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女婿,实力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今天白建国来找您,说明他已经没有什么信心了.所以..孙叔叔,您就安心坐着,咱们看看他到底打算怎么做,,徐泽微微地看着有些变色的孙父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