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零七章 可否赐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追书网会员发布 zhuishu.com    徐泽痛苦的发现,这捞么子武林大会,竟然也跟普通政府会议一样,实在是无趣沉闷的很,众人在这会议室中了凛然端坐,听着老人家在上边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关于过去的总结,今天的情况,未来的展望等一大堆的家伙。

    然后又说起今日华夏什么两大天位高手的出现,实在是让华夏声威大震,各派要努力向上,再创高峰云云……

    徐泽这在下边听的是直打瞌睡,但是没有法子,现在想走也走不了,这老人家在上面坐着呢,旁边各大掌门都是一脸正经地听着,徐泽可是不好意思提前退场。

    无奈之下,徐泽也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坐在那地做老僧打坐样,

    徐泽走着神,听那边在叽叽喳喳地念着,然后接着刘长锋、吴元堂又接着发言,最后那些各派掌门们也开始发言,七七八八的一大堆徐泽正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突然之间却是听到了有人开始问起这次刘家出战的天位高手的事情。

    听得这话,徐泽这却是一惊,赶紧抬起头来,瞄了这前边的刘长锋一眼。他这可就坐在那些后辈子弟当中,要是现在被暴露了身份,那等下只怕是没有安静的时候。

    而这时,这上头老人家和刘长锋以及吴元堂,这都正好看向了徐泽,看着徐泽那郁闷的模样,刘长锋倒是笑了,然后笑答道:“各位掌门不用急,下午大家就知道答丵案了……”,”

    听得刘长锋这话,徐泽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心道:“还好你灵泛,否则今儿可就清净不了了……厂

    好不容易等得到了十二点,这会议总算是结束了,众人这才纷纷地站起身来,准备散会前往餐厅用餐。

    刘云轩坐在前边,这听得散会,赶紧站起身来,朝着后边仔细扫了两眼,这才看到徐泽,脸上露出了一丝欢喜的笑容,当下赶紧挥了挥手道:“,阿泽哥……,等等我。”

    徐泽这时刚转过身,随着人流准备出去,听得后边刘云轩的声音,只得无奈地笑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等刘云轩过来。

    这旁边的各派子弟还有掌门们,倒是有不少人都听得刘云轩的喊声,都朝着刘云轩瞄了一眼。

    这些人大多认识刘云轩,毕竟刘云轩刚才便是坐在刘长锋身后”众人皆知这便是刘家嫡长子刘云轩,但听得他这一声叫喊,众人都是一愣之后,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停下脚步的徐泽身上。

    早几个月的时候,刘长锋私生子事件,在武林之中闹得挺火,副使吴元堂为了这事还大肆攻击了刘家一番,所以众人也都知道徐泽的事情,听得刘云轩的这一喊,加上徐泽的一停一回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住在了徐泽的身上。

    这些人或许有少数看过徐泽的照片,但是由于他们大部分都是世外之人,所以在整个华夏的人们对徐泽的模样还有情况,都了若指掌的时候,他们大多均不知徐泽的事情,对徐泽的印象,也大多只是刘长摔的私生子而已。

    甚至连徐泽现在已经身为军方中将的事情,清楚的人都不太多

    所有众人都有些好奇,当然也带这样一丝怪异之色地看向徐泽,看向这几个颇有些知名度的私生子。

    对于这个私生子的情况,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个私生子似乎是不愿认刘家人的,但是怎么现在却是与刘家嫡长子如此亲近,难不成这小子已经认祖归宗了不成?

    徐泽被这些人怪异的目光瞄了一阵”倒是不以为意,他自然能够想到这些人的脑瓜子之中在想些什么,所以他选择性的无视了,清俊的脸上依然满是淡笑,等着刘云轩的过来。

    看着徐泽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依然一脸淡然自信,站在那地视旁人如无物的清雅模样,那些各派的弟子们,这时心头都有些嫉妒了,眼中纷纷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暗道:“一个那私生子,拽什么拽等下要是敢上台”非打得你鼻青脸肿,看你还装不装……”,”

    徐泽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些年轻子弟们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虽然说他还没有达到那种修养到了极致的境界,但是对于这样的,他还是相当的无所谓,只是看着一脸欢喜跑过来的刘云轩,淡笑着道:“走……吃饭去。”

    “……”刘云轩欢喜点着头,然后和徐泽并肩朝着门口走了出去,只看得这旁人是满脸的愕然,不明白这两同父异母的兄弟,怎么会关系如此之好。

    倒是几个走在稍后边的掌门,这时暗暗点头,道:“看来这小子以前挺倔,现在还是回刘家去了本也是,这小子孤身一人,如果有刘家这个大靠山不靠,那才叫蠢;有了刘家的支持,看这小子能够出现在这里,参加这种大会,想来还是十分的得刘长锋看重,将来混个S级的,说不定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众人掌门心头转着两个念头之后,便不在以为意,领着自己的弟子们,便去吃饭了。

    餐厅这时倒是开了几桌,餐宴还是相当的豪华,老人家和刘长锋以及吴元堂加上几个大派得掌门们坐在一起。

    原本老人家还打算叫徐泽过来的,以徐泽的资格,坐这桌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徐泽这时早学乖了,见得老人家寻自己的眼光,赶紧拉着刘云轩在附近一桌赶紧坐下。

    看得徐泽如避蛇蝎一般地,赶紧坐了下去,老人家不禁地是哑然失笑,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弃了叫徐泽过来的打算。

    徐泽坐的这一桌,正是几个门派的弟子们,这些家伙虽然一个个眼高于顶,但是这坐在了一桌”那还是相当的客气,毕竟在座都是各派年轻翘楚,虽然各不服气,但是这私下都还是表现的相当和谐,当然对着徐某人就没有那么好了……,

    徐某人这出身在这些名门大派高徒们的眼中,那个实在是卑微了一些而且偏偏又还看起来气度非凡,端得是比一些世家子弟还要清俊淡雅了几分,这更是让这些高弟们一个个心有不爽,自然是不会与徐泽太过客套。

    不过徐泽是无所谓”他原本就是图个清静,人家不去搭理他,他反倒清闲,偶尔与刘云轩低声言语几句之后,便一心对付饭菜去了。

    这地的准备工作还是做得挺好,安排了一些休息室给众位高人休息,徐泽自然也是有一张的,吃过饭好好地休息了一番,到了两点多,这才进入了旁边一个大厅之中。

    这个厅很明显的是持意建的”里边跟个篮球场一样,旁边都是几圈座位,中间两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看来正是小型交流比赛的场所。

    一票老同志们簇拥着老人家和刘长锋吴元堂三人,正坐在那正面的主垩席位置上,然后两边看台都是后辈子弟们,徐泽偷偷地进去,然后拉着刘云轩随意在左边的看台上找了个地方坐下。

    不过他那鬼鬼祟祟的模样,还是被老人家给抓住了,看着徐泽躲在旁边那地的模样,老人家呵呵地笑朝徐泽叫道:“徐泽你还坐在哪里做什么?坐这边来吧。”

    这厅不大,虽然众人都在互相交谈,但是老人家这一声言语,众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霎时之间,这场中便是一片寂静,无数道火热的目光顺着老人家的目光扫了过去……,

    “徐泽。”众人都是一愣,都不明白这个刘家私生子怎么会让老人家如此重视,竟然还亲切地让这利家私生子坐到他身边去。要知道那旁边都是各派大佬,这刘家私生子有何德何能能够坐到那地去?

    这不但是各派弟子们有些想不通了,就连那些牟门们都是一愣,想不明白这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只有刘长锋和吴元堂两人是毫不意外,以徐泽天位的实力,如果他要是坐不得,那又还有谁人能坐。

    听得老人家这话,徐泽却是苦着个脸,他实在是郁闷啊,虽然说等下迟早要上去,可是能够迟得一阵便是一阵,这和一群老屁股坐到一起去,实在是非徐泽所愿。

    还好刘长锋还是甚为体恤的,见得徐泽满脸无奈的模样,赶紧打着哈哈道:“主垩席徐泽这和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起只怕是不太自在,就让他和年轻人们坐吧,免得被我们带坏样,变得老气沉沉。”

    看着徐泽那脸上的不愿之情,又听得刘长锋的这般打着哈哈的言语,老人家倒是也没有再叫了,呵呵地笑着道:“长锋所言倒也是,年轻人自然有年轻人的冲劲,要真和咱们这些老家伙在一块,说不定还真要带坏了去……”,”

    这旁边的掌门们,还有那些坐得稍远一些的弟子们,都支着耳朵听得这话,都一个个面色古怪,愣是想不明白这怎么回事。

    不过他们愣归愣,自然是也不好意思去问老人家,只能是将一股疑问憋在心中,等着这挑战大会的正式开始。

    随着刘长锋的站起来的微笑一生言语,挑战大赛,终于开始了

    虽然有些人早先接到参会通知之后,还不太清楚这挑战大会,是怎么个搞法,但是自然很快便弄清楚了。

    所以这听得刘长锋说开始,众人精神也是一振,毕竟各派之间虽然偶有切磋,但是像今天一样的大规模的切磋,还真是少有,随意今儿都是鼓足了劲,等着自己的弟子们在上边一路身手。

    在座掌门,一共一十三位,加上吴刘两家,一共是十五人,这各派也都是派出一名弟子出场切磋。

    反正这个也都不是要打出一今生死来,也就是派弟子上场,露几手的样子,

    所以各位掌门稍稍地抽了抽签,这上场参战的顺序便出来了,不过由于只有十五个名额,这算起来却是有一个门派的弟子轮空,当下众人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这轮空的弟子是华山派的李清源,这李清源现在也已经是a级巅峰,实力相当的强悍,所以几个掌门一商议,便决定直接让其最后上场,反正这也就是练练手,到时候找个人上去陪他过过手便是。

    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地方被分成了四块,然后八个拒到前边签的各派弟子,便直接上场准备捉对厮对手。

    这些上场的弟子,实力都不弱,一个个都是a级以上的,当然S级的还是没有的,不过刘家子弟不在这一场,众人倒是有些小遗憾,这些后辈子弟们可是看着徐泽那小子不爽的很,都希望他能上场被虐虐就好

    当然,众人也知晓,这刘家大概是会派刘云轩上场,这徐泽毕竟是个私生子,虽然回归了,但这样的场面最多是来看看热闹,多数是不会上场的。

    见得众弟子上场,这各位掌门这便也都互相拱拱手,推举了几位上场,在旁边监督,以免有什么意外出现。

    随着众人的上场,然后几个监督掌门的到位,几位弟子都极为知礼的互相先抱拳行礼之后,这边摆开架势,开打了。

    霎时之间,只听得场中一片呼喝之声,八个人影在圈中不时腾起闪动。

    这场中有几对打的很有气势,一个是少林派的一今年轻和尚,名为:智远,一丵手罗汉伏虎拳打得是赫赫生风;而另一个却是赵家拳弟子赵刚,这两边走的都是刚猛路子,两人在场上打起来耳是声势极为的浩大。

    只听得场中生猛“砰砰”,之声不时响起,看得众掌门是不住的频频点头。

    “这少林派和赵家拳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连上头不太懂这玩意的老人家,看着也是不住地感叹,听得一旁的少林掌门和赵家拳掌门,两人脸上是满脸是笑。

    这你来我往的”虽然不是生死相争,但这面子有时候还是更重要的,所以这上场的弟子没有一个留手的,过得七八分钟之后,终于总算是逐渐开始分出了高下,有人渐渐地开始落入下风。

    当然”虽然落入下风,但大多数都还是死扛着,企图翻盘。这个时候,下边监督的极为掌门,都开始严肃了起来,这最后关头可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当下一个个小心谨慎地死死盯着场上,准备发现不对就出手。

    十来分钟之后,渐渐地这台上四对,便开始分出了胜负来,虽然有人少少受了些暗伤”但是都不严重,倒是让极为监督的掌门松了口气。

    这分出胜负来的八人,这时也纷纷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去,这胜者自然是满脸的兴垩奋,败者们虽然有些郁闷,但是倒也并不是十分难受,毕竟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这只是交手过招,并非真正打斗,只是郁闷没有替师门争到面子而已。

    第一场过去,那第二场便开始了,监督的掌门们也乱换了一下,众掌门看着站在台上的七人,其中这华山派的李清源却是只有一人的,正站在台中垩央,很是有些自负地等着指派人上场与他过手。

    这些掌门们都看向刘长锦和吴元堂,毕竟这下边华山的李清源,一身a级巅峰的实力,可不是盖的,这谁的弟子下场都没有胜的把握,所以谁也不愿主动派人下去。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由两位监察正副使来指派的。

    而其他弟子们,这时都看着场中,都是有些遗憾,这刘家果然是派了刘云轩上去,而那徐泽这时却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看台之上,看来是没有他的份了。

    当下看着这台上监察正副使正在互相交头接耳地商议,那两旁自然有那看着徐泽坐在台上老神在在而很是有些不爽的大派弟子,叫道:“大名鼎鼎的徐将军今日未上台,实在是一大遗憾!”,

    “对对这场要不徐将军上吧。”其他弟子见得有人带头,这也纷纷是起哄道。

    听得这众弟子的言语,主垩席台上的众位掌门都是一愣,但是很快地也便纷纷点头,确实……,

    听闻这刘家私生子,流落在外之后,乃是自学成才,而且似乎一身修为也不弱,否则刘长锋也不会如此重视,连这样的场合也带他过来,众人倒是也真想看看这小子的实力。

    这下边的那李清源,这听得台上的起哄声,又看着台上的一些掌门都纷纷点头,当下心头也是一喜;

    他作为众弟子之中的翘楚人物,对于徐泽那副对谁都是淡定自若的模样早感觉不顺眼了,加上这台上有人一提醒,他也早已知晓对方现在年纪比自己还轻”却已经是位高权重的中将了,这自是让人羡慕的很。

    特别是刚才台上那老人家还招呼徐泽坐到主垩席台那边去,如此得到这华夏第一大佬的重视,当然是更让他嫉妒,他可是被华山派认为是下一代中最具潜力的人物,将来天位在望的人,自然是心高气傲的很,这有机会,自然是想要狠踩徐泽一阵……,

    这趁机便转身朝着徐泽那方,昂着头,抱拳哼声道:“徐将军久仰了不知可否下台赐教?”

    昨日从下午起,有相当一部分人就无法上起点了,直到晚上起点可以上了,但是去无法进入作者专区和打开书架。天南不率也是其中一人,而且咱的编辑满江他竟然也进不去,而且一直到十二点也没有恢复,所以没有机会上传,拖到现在。

    追书网会员发布 zhuishu.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