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设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孙家的保姆张阿姨在张家服侍了七八年。他是见讨些世面的,这女主人不在家已经许久了。所以这张阿姨在孙家还是十分的得力,这向来待人接物甚得孙家上下喜欢。

    今儿早得了徐泽的吩咐,见得门口停下来几辆车。这便赶紧在门口迎接着;

    张阿姨这些年在这官宦之家呆着,眼睛也是毒地很,这稍稍张眼一看。就知道来人不凡,这刘先生近些日子更是孙府的常客,极为受让孙部长地恭敬;当下老早就堆起了笑意,迎接着刘长锋等人入内就坐。同时告罪道:“将军今日心情有些不太好,怕怠慢了贵客,所以正在弹琴调解一下心情..再来见客,请各位贵客先用荼”

    见得这妇人满脸笑意。待人接物也甚是得体,加上刘长锋对这妇人也甚至客气,这其余诸人虽然略有不满。但是也不好做声。

    毕竟以徐泽的天位身份,除了吴元堂,巳经是可以傲视群雄了。他这就算是摆摆谱。也没有人能说什么;年轻人吗.这有人上门找麻烦。这不给你好脸色也是正常的很,众掌门倒是理解。

    至于吴元堂。这虽然心头不悦,但是那妇人话说地又圆转,倒是也不好发作,只得在这沙发上坐下。喝着张阿姨端上来的好茶。稍作休息。

    众人在这客厅坐下,端着那香茶。随意一品。例是都暗叹了一声。这徐泽还真是会享受。这等好茶正是上品雨前龙井,至少是内供级别的...

    端着这好茶,又听着旁边这用一排檀木珠帘稍作隔断地小厅之中,传来的欢快琴声,众人都只觉得心头一畅.原本这因为前来有事,还有些浮躁地心情,却是渐渐地消散了而去。

    感觉到这一丝细微的变化。众人都心头稍稍地一凛。能够依靠琴声便能耳自己等人地心神有所撼动,这精神力修为只怕是能达到天人合一之境了。

    而一般精神力修为能达到这种境界地,无一不是惊艳绝伦之辈。而且其年龄多在三四十岁以上.这二十余岁便能有如遍历世间百味一般,将精神力修炼到这种地步。实在是恐怖地很。

    众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由地纷纷点头,难怪这般年轻便能位列天位。果然是有缘由地当下对着徐泽,不禁地是又高看了几分。

    虽然是故意要玩玩调子,显示一下自己地不屑之情,但是徐泽多少还是有些分寸的,毕竟这不徐吴元堂面子,那几大掌门,那还是得给些面子的。

    随养一曲弹完。感觉着琴音从自己地指尖轻轻地消逝。徐泽轻舒了然后,然后这才不舍地站起身来,伸手捋起那檀木珠帘,淡笑着走进客厅。

    “抱歉,诸位前辈刚才弹琴入神了一些。倒是让大家久候了.,徐泽微微抱拳。朝着众人微笑着道。

    几位掌门不敢怠慢。纷纷起身,抱拳笑道:“哪里哪里...冒昧前来叨扰,例是打扰了徐将军雅兴...”

    见得几位掌门的恭谨客套,吴羌堂在那地是心头暗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众人这客套完毕坐下来喝了两口茶之后。吴元堂便满脸阴沉地直奔主题。看着徐泽寒声道:“徐泽。今天我邀请几位掌门过来,便是为了我吴家秘技盘龙臂而来你今日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听得吴元堂这不善地言语,众人都心头微微一跳。暗道正事来了,当下便看向对面的徐泽,看他是什么反应;

    而刘长锋这时是虚捏着一把汗。他当时可是也在台上看得清清楚楚。作为吴家的老对手,他对这盘龙臂十分的熟悉,虽然当时看不清徐泽手臂地变化,但是那威力。却是与盘龙臂十分地相像。

    面对吴元堂那咄咄逼人地言语。徐泽却是冷笑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声笑道:“吴副使请问这盘龙臂是个什么东西?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见得徐泽竟然一推四五六,这吴元堂不禁地是一愣。他本以为徐泽无论如何都会好生辩解一番。却是没有想到徐泽竟然这般断然表示不知。当下不禁地怒声道:“那日,你最后偷袭我那一拳,难道用的不是我吴家地盘龙臂不成?”

    “什么叫偷袭?”徐泽这时脸色也是一冷。淡声道:“吴副使这话可有问题,咱们都是堂堂正正的在场中比试,什么叫偷袭?难不成你吴副使在那场上睡着了?”

    听得这话,吴元堂不禁地是一僵,然后恼羞成怒地道:“我是问你盘龙臂地事!”

    徐泽冷笑了一声,然后哼声讽刺道:“吴副使看来那一仗愣是输得心不甘情不愿帆这打不过徐某,便硬要污蔑我偷学你家地东西,难不成你觉得败在自己家地东西手里。这脸上是不是会好看一些?”,

    徐泽这话一出。吴元堂这霎时之间却是脸色大变,羞怒地道:“你不要以为胡乱扯些东西,就能把这事给掩盖过去.我吴家的秘技你到底是从哪里偷学来的?,”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最后伤你那一拳是你吴家的功夫?,”看着吴元堂那羞怒舟模样。徐泽倒是轻笑了起来心头很是出了口气,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道。

    看着徐泽这一脸无所谓,轻描淡写的模样,这直欲吐血的吴元堂深吸了两口气,才算勉强将心头那股怒火给强压了下来,然后这才看着徐泽沉声道:“众所周知,只有我吴家盘龙臂才有可能达到那日你那一拳地效果,而我当时生受了你那一拳。难道我还分辨不出来不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徐泽淡定地轻哼了一声,然后淡声道:“既然吴副使如此坚决地认定徐某那天那一拳是你吴家地盘龙臂,那可有什么实在的证据?”,

    见得徐泽终于扯到了这正题之上。吴元堂深吸了口气,然后才道:“证据?只要你再出那天那一拳,这在坐的几位掌门都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出到底是不是我吴家地盘龙臂!”

    “再出一拳?,”徐泽地眉头挑了挑。然后却是寿着吴元堂淡声嗤笑道:“你让我出。我便出?”

    “难道当着这么多掌门的面。你还打算抵赖不成?,”吴元堂咬牙切齿地道。

    “抵什么赖?我可没学你们那鸟毛什么盘龙臂。那东西我还真看不起,,徐泽倒是没有心思和吴元堂多说。冷声笑道:“你要我再出一拳也可以。只是如果不是你吴家那什么盘龙臂,你待如何?”

    “如果不是那我便亲口向你道歉!”见得徐泽这般自信满满的模样。吴元堂这例是有些惊疑起来。但是他依然坚信,这徐泽那日那一拳,除了自家独门地盘龙臂。绝对没有其他的秘按会有如此强悍。而且那种感觉也是熟悉地很。应当是错不了的,当下咬了咬牙。便沉声应道。

    “,产就一个道歉了事?”徐泽瞄了吴元堂一眼,心头暗笑了一声,然后便淡声道:“吴副使硬要我出手证实也可以;要知道天下武道,殊途同归,很多武技都会有相似地效果;以后不管怎么样。你吴家不得再以任何类似地理由再来找我地麻烦。

    说罢。徐泽便看向吴元堂轻笑着道:“否则你吴家以后有事没事来找我点岔子,我可没有时间和你们纠缠,不知吴副使是否答应!”

    听得徐泽这话,众人都是一愣。例是没有想到徐泽这般餐易答应,还提出了这样一个有些怪异,但是看起来又十分合理的理由。

    吴元堂也是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徐泽竟然提出这个条件,当下心头一股火猛地涌起。差点没被徐泽给气晕了。这当咱老吴家是什么人?地痞无赖不成?只要抓住了你这回,还能给你再来两次的机会?

    什么鸟毛的殊途同归,这要是都能随随便便地弄出这样强悍地武技来,那天下各派还能对这些武道秘技之类的如此小心紧张地,生怕外传?

    当下脸上青筋直冒。强抑住恕火道:“好..就依你,只要你这次证实了并非是我吴家地盘龙臂,我吴家也不可能厚着脸皮,再用类似的理由来找你...”

    徐泽等得就是吴元堂这句话。小、刀可是还将他吴家地鬼影身法给记载些下来,预计这一两日便能有结果。到时候虽然说或许还可以试着改良一下,吴家这身法似乎还不错。以后可能用的上。

    但要用地话。可省得以后万一。吴家再来找什么麻烦。所以徐泽便设下了这个局;现在让吴元堂当着这么多掌门的面,钉死了这句话。那以后他老吴家也不好意思再找上门来。

    吴元堂这回来找麻烦。这自然是做好了准备而来的。从车上搬出了一根尺余粗,米许长的一根结实致密地松木。拿在手中。对着徐泽冷声笑道:“就请徐将军出拳将这根松木击碎便是。我估算过了,以徐将军那日的力量。足以将这段松木击碎...只要击碎之后,我们无法确认是我吴家盘龙臂,我吴元堂立马向你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