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二十七章 纠结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为一个从战争中一路走出来,久经考验的草命老同志一老同志的心性还是相当的坚韧的,虽然满心的惊疑,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发问,直到这一套检查全部做完之后,这才对着两位医生要检查报告

    当然,两位医生是相当的为难,毕竟这要是没有问题,这给个报告也无所谓,可是这有问题,而且还不题,他们可不敢乱给

    在古老头的强烈要求之下,或者是威胁之下,最后两位医生还是苦着脸给古老头一份报告

    古老头看着上边那白纸黑字上确实是有个什么血管瘤的诊断,当下真是傻了眼,这带瘤字的似乎从来都不是什么好玩意

    晋下这一把捞住那胡主任,瞪大着一双牛眼,道:“大夫,这血管瘤到底是个啥玩意?”

    “啊?那个……那个,就是血管上长了个小瘤子……”这胡主任迟疑了半响,这才言语道

    这古老头眼睛又是一瞪,然后道:“严重不?”

    听得这古老头这紧盯着不放手了,这胡主任可是有些急了,他这怎么敢说严重不严重的,这要是吓倒了这老人家可怎办?

    当下只得言语推脱道:“那个……,将草,您得去问心血管这方面的专家,他们比较专业……,我们只能做检查的………”

    见得这医生这般模样,古老头也知道问不到了,不过这时他已经感觉只怕是这玩意真不简单,当下也只得松了手,怒哼了一声,拿着报告自己出去了

    这外边围了一群人,见得古老头开门出来,倒是没有注意到这古老头的脸色,一个个便大声咋呼道:“老古……怎么样?没事……哈哈………”

    而这其中”这张老爷子却是叫得最大声,最兴奋

    不过”很快他们便僵住了,那热闹亲近的叫声也霎时梗在了喉咙里,因为出来的古老同志,这时脸上丝毫没有了首先进去时的从容和得意,有的只是一脸僵硬

    对着那站在最前边”满脸兴奋笑意,叫嚣的最凶的张家老头冷冷地瞪了一眼之后,却是理也没有理众人,紧握着一卷报告,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这一大群人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愣愣着古老头大步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只有李老爷子坐在那地是一脸的镇定和感叹,暗叹道:“这老伙计,这次只怕真是有麻烦了……心脏的问题可不是什么小问题啊”

    这感叹了两声”李老爷子看着那群围在门口的人,这时都在满脸惊疑地面面相觑,没有一人进去做彩,这却是站了起来,缓声地道:,“怎么?大家都不进去啊?那我可就先进去了啊………”

    听得李老爷子这话,这旁边才有人反应过来,看着已经走到了门的李老爷子,却是已经没有一个人敢拦他了,只好道:“啊……啊,老李你先责,你先去………”

    李老爷子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客气,然后便大步走进里边去

    看着这李老爷子缓步走入里边,这外边的人都对望了一眼,却是没有人议论什么,只是都眼中闪过了一丝忌惮

    毕竟看刚才那情况”这古老只怕真是心脏有问题,被徐泽那小子一眼给说中了这古老爷子不在,还有谁能与李老爷子对抗?

    还有这想得深的,想起徐泽竟然真能一眼便看出这身强体壮的古老爷子有病,那还真是神医级别的”这么厉害的家伙,咱们这些老家伙,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求到人家头上去的

    所以这原本兴奋嬉笑,准备看热闹的这群老同志”这霎时之间那兴奋劲儿就萎了下来,再没有几个人脸上有什么明显的笑容了

    特别是那张家老爷子,原本还特意起哄,亲近这古老头,拉近一下关系,同时希望这古老头去狠狠教训那徐泽一阵,结果这一下反倒是被这古老头冷瞪了一眼,看样子这回不但是没有看到热闹跟着出口气,而且还在这老古面前没有落到好;

    这下这脸色一下却是跨了下来,原本满脸的兴奋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脸的霉样

    想起向来身体最好的老古,这似乎也开始出现问题了,这众人这下都阴郁了下来,这对接下来自己的检查也有些担心了,这就生怕如同这老古一样一真检查个什么东西出来,那就完蛋了

    这老古身体好,检查出点小问题也不怕,吃点药什么的也能撑住,自己等人可不一定能撑得住

    虽然众人并不知道这古老头的病情的严重性,但却也没有了丝毫的热情,一个个都阴郁了下来,一场这样的闹剧便收场了

    只有李老爷子这依然是一脸的淡定悠然,他可是一点都不担心,有自己那个宝贝干孙子瞧着,自己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而古老头,这时却是心急火燎地直接在警卫员的陪同下找上了总院的院长这越是认为自己身体好的人,这碰到大问题的时候就越紧张,特别是古老头这样依然在位的老同志自然是就是如此

    他在那胡主任的口中,听出了些不妙,既然这些不敢说,那自然有敢说的人

    这总院的院长是一位少将,虽然这古老将军基本上甚少来过总院,但这位少将自然是识得他的,见得这位大佬突然找上门来,这自然热情地迎接了一脸阴郁的古老将军:这古老将军还没将报告丢过去,这院长那办公桌山的电话便响了;这院长告了个罪,一接电话,便听得是那彩室的胡主任打过来的电话,这刚听了几句便脸色难看了起来;

    他并先还不清楚这古老怎么突然找上了自己,现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作为三军总院的院长,自然不是外行人,这一听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应了几声,然后才小心地挂断了电话:心头快地几转之后,便心头有了章程

    这客气地与古老头寒暄了数句”便接过古老头丢过来的报告看了两眼,便确认了如同刚才那胡主任报告的一般

    这那里敢怠慢,稍稍安抚了一下这古大佬之后,赶紧安排总院的心血管科主任来给古老会诊

    那还有什么说的,这主任一来看了”稍稍一检查,自然立马要求古老住院,虽然这说的不太严重,但是这古老头那是人精样的人物,一下就看出不对来了

    听得只要自己住院,其他都含含糊糊的,当下便严词呵斥道:“老子到底什么病,赶紧说清楚了,不然老子崩了你们”

    这古老头一发威,这院长自然是不太敢瞒,当下心头稍稍一斟酌,便有了考虑,当下便道:“古老,您这个血管上长了个小血管瘤,这个有些问题,怕它万一破裂出血”这一出血就容易出危险,所以您要马上住院,然后我们再通过检查,确认一下具体的治疗方案……来替您解决掉这个东西”

    听得这院长这般一详细解释,这古老头这才算是大概搞明白了一下,虽然说久经考验,但当时这脸色便霎时阴沉了下来

    虽然他这些年一路从生死战斗之间走过来”早已经习惯了生死,但他这脸色阴沉并不是因为怕死,他怕的这不是这个,他只是知道一件事,自己这回要下来了”不可能再在现在的位子上坐下去了

    就算自己不愿意住院,但自己这回这院是住定了:因为上头那位还有其他军方大佬都会马上知道自己的病情,这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可能继续工作

    虽然舍不得,不太愿意接受这玩意”但不过不管怎么的,到了这地步,这既然有危险,那自然是要赶紧治疗,这位子该下的时候还是得下,当下这古老头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便也不拒绝,便同意住了院;

    那陪同而来的警卫员是吓得是脸色发青,赶紧陪着古老爷子住进了医院之后,赶紧又通知这古老的几个在军队里的儿子

    而医院遇上了这样的大事,自然也不敢怠慢,这上头的大佬遇上了这么严重的问题,那便是赶紧立马层层上报,不过是十来分钟,这古老头的大概病情报告便出现在了一号老人家桌上了

    原本这此体检,便是老人家因为这古老头面安排提前的,现在这古老头真检查出问题来了,老人家自然不会怠慢

    根据这里边的病情报告,这古大佬必须尽快进行手术,否则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而这一动手术,就算手术成功,但那至少是半年以上不可能恢复的;而且就算一切顺利,这古老头这以后也不可能再坚持工作了,必须修养,相应工作都要重进行安排

    当然,这工作安排自然是下一步的事情,现在要紧的是,这古大佬毕竟是现在军方里头在位的资历最老的一位,当下老人家便拿起电话,亲自接通了三军总院院长的电话,立马下令总院调集一切专家,对这古大佬进行会诊,尽一些力量保证古大佬的生命和安康

    挂断电话之后,老人家这才开始头痛起这关于古大佬手中位子的事情,稍稍考虑了一下之后,这才召开了紧急军方大佬会议,安排关于古大佬相关工作的接续分工安排

    当下,这只是一个紧急的分工,这古大佬空出来的一个位置,该让谁上,但是这自然是以后的事情,反正下边肯定又少不了一番龙争虎斗便是

    很短的时间之内,一切事情便安排妥当了,一场风波又将在军方迭起……

    当然,这一切,徐泽现在自然是不清楚的,不过他知道,这次的体检之后,古老头下位是肯定的,只是他并没有声张什么,因为他也无法提醒亲近的杨广连做准备;

    毕竟他只见了这古老头一面,便能够发觉这看起来十分健康的古老头心脏有问题,已经是足以让人惊奇了,这要是连那后果的这严重性都能准确知道,那就是在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关于军方最顶层的大事,他管不到,也不关他的事情”所以他便也就稳坐钓鱼台,笑看这风云变化便是

    反正他现在头顶上靠山已经挺多的了,这谁上位,都与他关系不大,这些事情他也就懒得去想了

    他这还正悠闲的想着,反正最近也没大事了,不如趁机请假回星城去休息休息前眸子可不清闲,现在没事了,这老人家应该会准他假才是

    如他所愿,他这跟老人家一提,这老人家正是为了古老头空出来位子的事头痛,倒是也没有在意什么,知道他这眸子把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一时半会燕京也没有其他什么事要他参与而徐泽与他那小女朋友也许久不见了,当下便笑着准了他的探亲假,让他回家休息一阵

    接了这假条,徐泽这和孙瑞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定了机票准备回星城了

    徐泽这一走,倒是十分的洒脱,但是却不知道,他让这古老头提前发现了问题紧接着这风波而起,却是不小的很

    因为很快的,随着整个燕集军方高层分工的调整,所有人便都明白了,这古大佬这回病竟然这般严重

    然后一些在古老头身后的那些人这一个个都是满脸郁闷和失落,这又少了一个大靠山

    比如这张家老头,这便是如丧考妣一般因为这古老头向来和张家还是相当亲近了,自从张老头退下来之后,这上头能够有资格替张家说话的,最亲近的便是这古老头了

    现在古老头也不在位了,这军方最上层张家便少子一个大支柱,只剩下一些稍稍有点旧关系的人,但是却没有如同古老头这般亲近的这张家老头自然是郁闷的很

    当下,这张老头便打电话告知了张严铮这事张严铮听说了这事,这也是一叹,道:“父亲……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不用担心,咱们这便进展还不错,我再继续在这便坚持一段时间,只要咱们再熬过了这一段,那到时候就一切不用担心了

    听得这话,张老头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然后叮嘱道:“一定要尽快进度,这老古不在了,这过得两年多,便又是大调整的时候,你已经在西南呆了这么久了,这回调整,没有老古说话,那是肯定要走的……必须在这两年内……”

    “我知道“父亲放s,还两年多的时间,应该够了“”张严铮深吸了口气道

    张家这边这般讨论着担忧着,张严铮也在加快着对手下基地那些人的督促而一些其他人,不少却是欣喜了起来,然后那位子到底谁能上?这各方面便动起了头脑,这能有资格的,都打算掺上一手

    吴元堂那边却是也在嘀咕着,他吴家这边该往哪个身上使力?该尽力把谁送上这个位置?

    当然,这杨广连和李老爷子却是也凑到了一起,看这谁上去,会要好一些,”

    对于这一切,徐泽自然是不在意的,他这个时候已经坐到了飞机之上,朝着星城飞了回去

    孙凌菲得知徐泽会回星城,这早已经是兴奋的不得了了,毕竟两人已经有两月都不见了,自然是早早的请了假,回去徐泽的房子把卫生搞了,等着徐泽回家

    这各方面前在热火朝天的计划着,而古老头的诊断和治疗也在继续之中,这只过了一天,总院的专家们便做出了决定,这必须马上手术,否则不知道这血管瘤什么时候爆开子,那就完了

    听得这要做手术,这古老头总算是也知道了病情到严重性,知道自己这一做手术,这变数还是极大的,当下便开始安排了许多的事情

    依列在一号老人家前来探望,两位并进行了工作交流之后,推荐了一下他的接班人的问题

    对于这下位的老同志的推荐意见,一般这组织上都还是会相当的重视的,所以老人家也点了头,会进行考虑然后也就古老头的大儿子的位置问题进行了一下谈论

    这老一辈下位,相对于他的下一辈,这组织上也会进行相应的调整,位置往上挪一挪,那也是应该的

    古老的儿子是某舰队副司令,这往上挪一挪,那便也是一个很不错,而且相当有分量的位置,所以这古老头也算是放了心,然后准备安心做手术了

    不过,这事情总是有点小周折的,这主动脉血管瘤做手术,在三军总院来说,这不是什么特别难做的手术,主刀的医生也是调集的最精悍的医生,风险虽有,但是似乎也不很大

    只是古老头年纪不小,这各方面还是极为谨慎,这一切都做好了准备,结果正式准备手术的那一天,却是发现,这古老头竟然对那种最安全的麻药有点点过敏,而使用另一种麻药,却是对老年人的心脏有影响,怕有意外,这下好了,这不能麻醉,这如何做手术?这有不是刮骨疗伤,挺一挺也能过去,这可是要开胸腔,在心脏上边的大血管动刀,不麻过去如何是好?

    这下专家们可急了…

    这古老头却是也急了,这做不了手术那难道等死,想到这里,他却是开骂了,骂起这徐泽来,这没事诅咒他,这下好了,让他提前下位进了医院,却是又没法做手术,”

    实在是该死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